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两个月来发生的事情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两个月来发生的事情

    第一百五十六章两个月来生的事情  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呃,搞错了,没战火。现场很和谐!  “关门啊!没看见都穿的不多。”说话的邱俪华,说完之后又低头忙活。  三台电脑并排,三个人都带着耳机,陈燮转过展示橱柜,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感情这三位在英雄联盟开黑店,三人并排而坐,意外的默契,甚至都不用摘下耳机交谈。  都坐着没动,陈燮扫了一眼,绕过中间的桌子,上楼去也。在外面跑了几天有点累,倒床上就睡着了。丝毫没注意到,深夜时分,钱丝雨得意洋洋的进来。看见陈燮睡着了,小心翼翼的从另外一侧上去抱着也睡着了。  什么都没生!这是什么节奏?陈燮很不明白。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忙了两个月下来,每天回来家里肯定是有人做好饭菜,然后还是两边的人轮着来的。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对此陈燮决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们不提,陈燮也当什么事情都没生。两边的时间也掐的很准,这边刚走没一会,那边才会出现。  这两个月,陈燮忙碌的事情就是每天带着吴琪,开着新买的大卡车,游走于一个又一个仓库之间做样子。上万吨的货物是个什么概念?陈燮没法子想象。好在这个事情都不用陈燮操心,吴琪神出鬼没的,干净利索的给事情办好。  又到了穿越时间,陈燮跟以往一样。给三位女士条短信,然后就“偷渡”去了外国。  殊不知,陈燮这一次错过了一个好机会,这天晚上,三位女士都在,接到短信后一起给他打电话,可惜电话已经关机。三人对着一桌子菜呆好一阵,最后还是钱丝雨苦笑道:“我们这么玩,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他这个人,没什么安全感。”杨丽丽对陈燮的认识还是很深刻的。  “唉。还有三天就是春节啊。”邱俪华哀怨了的叹息一声。三人似乎有所感触。  大概只有在陈燮离开的时候,她们才会感受到自己太作了。本质上,人都是缺乏安全感的,只是程度不同罢了。所以。现实的物质享受才会努力去抓住。  “吃饭吧。这次不知道要等多久!俪华。晚上我们一起睡。”杨丽丽端起饭碗,钱丝雨看看两人道:“我就住在边上,要不晚上干脆一起住吧。”这俩异口同声:“好啊!我们也在边上买了房子。正在装修。”  黑夜,码头上很安静。周边五里之内,被陈燮化作了禁区,任何人不得进入这个范围。铁丝网早就拉上,这里是私人属地。士兵在也只能在围墙外巡逻,甚至连仓库,也都只能修在围墙的边上。神医老爷的神秘大家已经麻木了,不断的有人被装进麻袋丢下海之后,这一代渐渐的没人敢靠近。有一种传说还是接近事实的,神医老爷召唤了一头水怪为其运货。  陈燮还是第一次看见所谓时空穿梭机的本体,就像一座山从海里长出来似的,黑漆漆的伸出一条长臂,抓住一个又一个包装箱子,往岸上一放。一些不怕摔的货物,则有一个传送带,一箱一箱的滚上岸,落在地上成堆。  站在码头上的陈燮,看着海面上巨大的手臂在忙碌,低头看看手腕上的屏幕道:“我走了,你可以提了。”说着转身离开了码头,心里暗暗庆幸的自言自语:“还好这家伙不能在明朝出现。”意外的事情生了,屏幕上现实几个字:“以后会的。”陈燮一晃,差点摔倒。  提出看一眼怎么下货的过程这事情,真是自己给自己找虐啊。从码头走到军营,整整要走半个小时。漆黑的夜晚,一个人走路,手电都没一把。  “哎,手机不让带就算了,怎么连手电都不让带?”  屏幕再次做出反应“你能生产出灯胆,就等带过来。”呃,今天这个家伙怎么跟吃了春药似的?陈燮没想到她如此的活跃,短暂的屏幕照亮之后,四周再次陷入了黑暗。  叮,打火机点上,慢悠悠的一个人走在道路上,一直到前方看见灯火。岗楼上的士兵紧张的喊了一嗓子:“口令!”嗯,陈燮满意的点点头。  “让你们长官出来接我进去,我不知道口令。”陈燮喊了一嗓子,岗楼上的士兵激动的摇动气死风灯。照明的问题,真是头疼啊,陈燮心里如是想。很快营地里的一盏灯也摇了几下,没一会,从里头跑步出来的是翁正清。  “报告长官,值班军官翁正清,向您敬礼!”  看着平胸礼,陈燮随手回了个举手礼,突然想到,不如今后军官都这么行礼吧。  “准备一匹马,一盏灯,我要回去。”陈燮简单的交代,很快就看见需要的马和灯。翁正清还不放心的问:“卑职派几个人送长官回去?”陈燮摇摇头,翻身上马。  等到陈燮走远了,翁正清想起事情来了,赶紧回去布置,今夜加强巡逻。  离开了两个月,陈燮回来自然是一片鸡飞狗跳。庄子里灯火大亮,陈燮被迎进后院才消停。靠在躺椅上,陈燮眯着眼睛享受地主老财的剥削生活,看着两个丫鬟忙前忙后。一个给他洗脚,一个在布置厨房做饭。  “这两个月,没生什么事情吧?”陈燮很自然的问了一句,玉竹立刻道:“回老爷,前天英娘姐姐来过,说是什么关宁军吃了败仗,差点滦州都丢了。”  陈燮腾的坐直了,惊呼:“怎么回事?”玉竹赶紧擦了擦手,拿了一封信递给陈燮道:“上面都写着呢,您看看。”  信是元中写来的,内容大意为自陈燮离开滦州之后,东西交通打通。关宁军见陈燮能打的赢,自诩不在陈燮所部之下,四月初关宁军集中三万余人,北上欲凭借一军之力取永平、迁安。不想遭遇两万后金主力的迎头痛击,两军一番苦战,关宁军不支后退往抚宁方向。如果不是孙承宗带援兵及时赶到,顶住了后金军,广宁军退回抚宁之后,滦州必不可守。后金军见不能趁胜追击,遂主动后撤。孙承宗也没有追击,就地集结大军。此役,关宁军损失三千余(含失踪),后金伤亡不详。数日之后,马世龙率部夺回遵化,挥师东进,阿敏见势不妙,杀尽永平、迁安百姓后,率部自冷口撤回关外。自此,已经是四月底了。  也就是说,这一次的后金入寇,比起历史上要提前了将近一个月全师而还。这大概就是陈燮这个变数造成的一点点影响。按说阿敏手里只有一万五千余人,怎么冒出个两万主力来?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陈燮没料到的是,豪格自香河后撤,到了遵化遇见阿敏,才知道他也吃了亏。两人一商量,一起去找绿皮报仇。于是挥师到了永平,左等右等都没等到陈燮,倒是把关宁军给等来了,那还客气个啥,一通胖揍。  不管怎么说,大明朝京畿附近,再次回复了平静。崇祯三年的舞台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大凌河,一个自然是西北。这些地方都比较遥远,陈燮暂时不去关心。  靠在躺椅上,玉竹不紧不慢的给陈燮将最近生的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钱不多又给弄来了三百多号铁匠,好像是从京师工部弄来的。这家伙本事不小。张瑶上任不久,萧鱼也调走了,换了新来的宋知府。新来的巡抚老爷也姓孙,还带来了好多红毛番鬼。这个消息陈燮听了陡然一惊,再次坐了起来。  脚已经洗好擦干,陈燮匆匆来到书桌前,翻出自己的一个小本子,对着灯光仔细的看一阵之后,确定了一件事情。“今天是什么日子?”陈燮问了一句,玉竹道:“五月二十五了,老爷连个端午节都没赶上。”  如果没有出错,孔有德要来了。历史上的吴桥兵变,孔有德一度被那个李九成架空。可见要关注的对象,不止一个孔有德,还有李九成和作为内应的耿仲明。其中最后一个耿仲明,那可是清初的三藩之一。这货当初是镇守水寨,没有这个水寨,孔有德等人都跑不掉。  哼哼,既然老子来了登州,你们的好日子就别指望了。还有黄台吉,也别指望等到铸炮的技术。孔有德的登州之乱,可以说给整个历史进程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尤其是孔有德等人帮助清军建设了火炮部队,使之具备了攻打坚城的能力。在此之前,面对坚固的城市,后金的办法不多。坚城被攻克的,大概就是济南了。而且济南被攻陷,是因为没多少兵防守。  大致弄清楚这些事情后,陈燮又头疼了,孙元化这个巡抚,好不好相处?该如何与这些东江镇来的“同僚”相处?没有这个参将的位子,陈燮被捆住手脚的地方不少,有了这个参将的位子,依旧有诸多束缚,甚至受到了更多来自体制内的束缚。  躺在床上,陈燮呆的时候,身边多了一具身子都没反应过来。一直到有人在耳边:“老爷,不早了,休息吧。”(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