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双重性格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双重性格

    第一百五十四章贵宾服务  两人都没有去讨论需要不需要理由的问题,就这么安静的呆了一会。 章节更新最快就像一交响乐,**已经过去,现在是余韵在回荡。  管他那么多,在一起的时候很爽!这就是陈燮心里的想法。之前没有说,是因为理由太龌龊。昔日高高在上,我辈**丝只能仰望的对象,被按在身下蹂躏。这是杨丽丽她们都无法给陈燮带来的精神愉悦。  这个时候陈燮突然想到,大明那些流贼们,在打破城池之后,将富贵人家的女人们压在身下的时候,会不会也这么想呢?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可怕的念头,两者之间没有可比性。那是一种人性丧尽的行为,斑斑青史上多有记载,非人多为的禽兽之举。  早餐有粥,加了瘦肉,还有香菇,阿姨说熬了半个小时。还有雪白的馒头,拿在手里,软软热热的,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对面,促狭的一笑。心有灵犀的钱丝雨,张嘴无声道:下流!  陈燮朝给自己端来早餐的阿姨道了一声谢谢,尝了一口道:“味道很好。”  化了淡妆的钱丝雨看上去神采飞扬,完全没想到昨夜她还是个病人,并且迸出巨大的战斗力。陈燮觉得跟女人的潜力无关,无非是本来就不是什么大毛病,因为心情不好而变得更加的脆弱。大概就是这样了,不然无法解释的符合逻辑。  书房在楼下,走进书房的瞬间。那个斤斤计较的钱丝雨又回来了。似乎有双重性格,陈燮严重怀疑她缺乏安全感,呃,这个时候用一丘之貉来形容,好像比较准确。  厚厚的一摞账本就摆在面前,端坐在对面的钱丝雨气焰嚣张:“看看,一共六十件,全卖出去了。按照你的要求,款项都打进了你提供的账户。”  看表情就知道,这女人为自己的工作成绩感到骄傲。一副夸我吧。快点夸我的吧的样子。如果在大明,下面的人敢这么跟陈老板说话,一顿板子打过去是必须的。天大地大,家规最大。这里很明显不适用家法。  “我相信你的职业操守。账本就不看了。我也没那个时间。回头自然有人找你对账。接下来,跟我走。”陈燮站起,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钱丝雨没想到是这个结果,多少有点郁闷。昨夜那个在床上会撒娇的女人,这会看不见了,只有一个不服输的女汉子。  沉重的地下室铁门打开,当初买这个房子的时候,地下室是主要原因。啪,灯光亮,眼前的世界让钱丝雨陷入了呆滞。  “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钱丝雨自言自语,陈燮在旁无情的下刀:“我找人看过,都是真的。具体有多少我记不清了,好像是一千二百多件,你慢慢看,我去泡茶!”  对于进入财迷状态的钱丝雨来说,陈燮这一招可谓击中要害。看到这个女人脸上的狂热,就有种说不出的爽感。  不紧不慢的烧水,泡好了茶,陈燮再下来时,钱丝雨意外恢复了平静,站在地下室的门口,看着在台阶上的陈燮。眼睛里的狂热没了踪迹,对此陈燮深感意外。  “目录呢?”坐在沙上的钱丝雨,伸出白嫩的小手。陈燮轻轻的敲了敲茶几,钱丝雨看见上面摆的文件时,再也装不下去了。猛的扑上来,抱住陈燮的脖子,使劲摇晃:“混蛋,混蛋,我要咬死你。”  “咬吧!回头看上哪件,你就带走。”陈燮笑眯眯的表示,钱丝雨总算是安静下来了,在大腿上占山为王,一双大眼睛盯着陈燮的眼睛:“说吧,你打算怎么处理?还是像以前那样就不合适了,被人扒一层皮,想想都心疼。”  陈燮淡淡道:“这就是我跟你最大的区别了,我一向都是主张,把更多的人牵进来,大家一起财。说句不好听的,就算你有能力开一个拍卖行,那么多东西也够你处理一阵的。你能保证,没有人眼红么?到时候别让人吞的骨头都剩不下。那个陈风笑的拍卖行,我让人查过他的底细,背景在京城。既然已经开始合作了,为什么不继续?还有一个问题,之前那六十件东西,你卖的太快了并不是什么好事。”  钱丝雨很聪明,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想了想摇头道:“问题不是很大,陈风笑的货源来路很杂,他不说,没人知道东西是从你这来的。”  “我也希望如此,不过我建议今后不是特别顶尖的玩意,就不要走拍卖的途径。只要这条财路还在,每次少挣一点就是了。安全,是第一位的。”陈燮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钱丝雨当然很明白了,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这个别墅的钥匙,都谁有?地下室的钥匙呢?”  “别墅的钥匙,杨丽丽有一把,每周都会来两天,开窗换空气。地下室的钥匙,只有我有。”陈燮如实回答,钱丝雨张嘴就是一口咬在肩膀上,不过没怎么用力就是了。  “这些东西从哪来的我不关心,别墅的钥匙,地下室的钥匙,我都要。回头我想开一间古玩店,价值不是很高的东西我会挑出来,放在古玩店里镇店。价值比较高的,我会请陈风笑去店里看货,你这个别墅今后还是少让人过来。”  这个时候,陈燮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歪着脑袋看着钱丝雨那张修饰后非常精致的脸,低声道:“昨晚上可是一点防护措施都没有,你不担心么?”  “怀了就生下来,我自己养。我没想过要结婚,这个答案满意么?”钱丝雨的语气降低了一点问题,陈燮笑了笑:“满意,你要是真的给我生孩子,这里的东西有你三分之一。”  “为什么不是一半?”钱丝雨突然很严肃的问,目光紧紧的盯着,似乎想看穿陈燮。  “因为这些东西,我只拥有三分之一。”陈燮说的是实话,刨除各种开支,去掉采购物资的款项,每次盈余也就是三分之一的样子。当然陈燮没有说出他在明朝还有一份更大的家业,到底有多少银子自己都说不清楚了。  钱丝雨把头低着男人的胸膛,久久不动,肩膀微微抽了起来。陈燮保持不动的姿势,良久之后,再抬头俏脸带泪笑了笑:“成交!”  陈燮直接丢下两把钥匙,这里的一切就不管了,走的时候就一句话:“我有其他事情要处理。”钱丝雨也很干脆,一挥手:“你去忙吧,晚上记得回来播种就行。”  这种结构简单的关系,看上去很不正常,实际上很正常。陈燮确实没想过要结婚,理由是他不知道将来会是个什么样子。  现代社会的采购,因为陈燮在明朝的作坊事业的蓬勃展,而生了不小的改变。军械方面,除了枪管和炮管之外,陈燮已经不从现代社会购买成品了。采购的方向,也从最初比较窄的面,变成了涉及诸多领域很广的面。两年的时间,明朝的工匠们用聪明才智和陈燮提供的一些手工工具,成功的达成了批量生产除枪管和炮管之外的零件。就算是座钟这么复杂的东西,明朝的工匠们也能手工完成制作了,当然材料还是要从现代社会来购买。  这也导致了一个很特别的局面,摆在明朝工坊面前的不是工艺障碍,而是设计、材料这些无法克服的难题。解决不了问题只好先摆一边,先解决能解决的问题。这是一贯的思路。  现在的明朝,需要的是积累,这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陈燮那个学堂的算学水平,就算是学了三年下来,也就是小学二年级的水平。说白了,教育是关键,想大批量的生产产业工人,你必须得先教育作为基础。可惜,在明朝所谓的教育,集中在四书五经。不是说四书五经没有用,而是对陈燮没用。而且明朝的读书人,读书是为了做官,为了应付科举,就那么几本,早给读书人读烂了,读的扭曲不堪。  车到银行,找了半天才找到车位。陈燮打算取点现金,没想到提款机上贴了维修告示。犹豫了一下,陈燮进门去拿号排队办理业务。取号的是时候看见贵宾窗口,再看看等候的人头茫茫一片。陈燮灵机想到的是,我要不够资格成为贵宾,应该很少人能达到这个标准了。  坦然的走到贵宾服务台,里头的一位三十来岁面容姣好的少妇起身笑迎:“能帮您做点什么?”陈燮拿出准备好的纸条,摸出银行卡递过去:“给这个账号上汇五百万。”  少妇不动声色的接过卡道:“这是普通卡,需要验资后办理贵宾手续,才能享受贵宾服务。”陈燮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那就看看账户上有多少钱吧。”  就这么一个很随意的动作,带着强大的自信,让面前的少妇面色微微一紧。这就是在明朝当大爷的衍生属性了,不管是谁,在那种都是有身份的人之中混的久了,都会有一些习惯。  少妇熟练的刷了一下卡,陈燮输入密码。很快少妇便双手捧着银行卡送回来,恭敬的柔声道:“您请跟我来。”(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