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意外的温柔

第一百五十三章 意外的温柔

    第一百五十三章意外的温柔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现代社会一手熟悉的歌曲,轻易将陈燮略显浮躁的情绪平静了下来。对于陈燮来说,这歌具有魔力,沙哑的声线能有轻易的安抚浮躁的灵魂。多少个孤独的夜晚,陪伴陈燮的是这歌。  车子动了,陈燮开的很稳,副驾驶位置上的钱丝雨,缩在椅子上,就像一支淋雨之后的流浪猫。微微的抖着身子,似乎在害怕什么,似乎沉浸在无限的孤寂之中。  手机上的短信显示地址的时候,陈燮明显的怔了一下,这女人竟然是自己的邻居。很明显这是最近生的事情,在此之前没有任何迹象。  “累了,打个盹!”钱丝雨声音就像蚂蚁在叫,还好陈燮的耳朵好。车在都市中穿行,陈燮意外的现,自己对这个时代的陌生感并没有来临。似乎,只有在这里的一切,才是真实和正常的,在明朝就像一个梦。  车子经过自家院子前,看见那辆辉腾,陈燮知道自己之前的梦是白日梦。  “你家里还有人?杨丽丽?”两个问题,陈燮都没回答,而是把车停好,熄火,下车,关门,到这边来抱起这个眼神里突然多出一些慌乱的女人。一脚把车门踹回去,钱丝雨急了:“那是我的车!”陈燮很淡定:“我知道,我的车才舍不得。”  “我咬死你!”钱丝雨气急败坏,下嘴的瞬间。慢慢的,停下了,笑了笑,脸贴着某人的胸膛。这个怀抱很舒服,温暖平稳。  别墅很大,上下两层,陈燮皱眉道:“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有病!”钱丝雨也不生气,笑吟吟的继续扮演袋鼠这个很有前途的角色。上楼开门,这间是空的!再开门。还是空的。楼上四个房间。竟然有三个是空空的。  现代社会第一次走进女人的闺房,这个女人的胃口比较特别,窗帘是紫色的,上面印着小百花。不知道是百合还是别的什么。床上的各种用品。也是紫色底子。印的是另外一种小白花。床很大,站在床前,陈燮想放下。钱丝雨却搂紧脖子:“再抱一会。”  陈燮的心狠狠的被人揪了一下,这个时候才现,这个女人才是自己心里最深刻的那个影子。以前一直觉得两人是不同世界的人,内心深处会去排斥她。后来仔细想想,别看钱丝雨在钱上占了自己不少的便宜,实际上让陈燮自己操作的话,根本就没那么轻松便捷的拿到钱。说句不好听的话,找别人合作的话,着急要钱的时候,别人比她可狠多了。生意人,哪有看见钱不多挣一点是一点的?  沉寂了一分钟左右,钱丝雨总算是松了手,缩进被窝里。外套丢在床边,很快就丢出外面的裤子。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陈燮,就像一支饿了的宠物狗。不能不说,这个角色的转换幅度有点大,陈燮不是很适应。嘟囔着不满的字眼,捡起她丢下的衣服,挂好了,开门。  “喂,你这就走了么?”声音依旧很可怜,柔软嫩腻的就像豆腐脑在舌尖。  “闭嘴,蠢女人!”陈燮来火了,扭头瞪她一眼,老子在大明,那是穿衣都不用自己动手的,今天居然要给你做饭。仅仅是一个瞪眼,钱丝雨竟然感受到凌厉的杀气。好在陈燮很快就出去了,门也带上了,砰砰跳的心脏才平静下来。  缩在被窝的里的钱丝雨,脑子里都是刚才那个杀气腾腾的眼神。在现代社会里头接触的人,没有一个人能有陈燮那样锐利如手术刀一般的眼神。刚才那一瞪眼,强大的气势和杀意,让钱丝雨手脚冰凉,呆呆的不能动作。这是怎么一回事?  想不明白,钱丝雨就不想了。管他那么多,睡了一会之后,精神了不少,缩在被窝里打开电视,本地电视台上正在放新闻,那个女人正在侃侃而谈。钱丝雨气的给电视关上,电话又讨厌的响了,低头看一眼号码,恼火的关机。  回到现代社会的第一顿晚餐有点惨,冰箱里除了方便面和鸡蛋,什么都没有。陈燮是神医,不是神仙。只好一人煎两鸡蛋,泡两碗面条?  看着碗里的面前,钱丝雨一双大眼睛里全是问号?陈燮很不客气的问:“吃不吃?”  “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是煮面,而是泡面?你明明煎了鸡蛋!”  “你能不要问这么没文化的问题么?”  “我怎么就没文化?”  “妈蛋!非要逼我跟你说出马伯庸三个字么?你不怕祥瑞老子还怕!”  争吵之间,两人把面条吃完了,陈燮收碗的时候,钱丝雨盯着他看,突然道:“别动!”  陈燮停下动作,这女人跪在床上,伸手拿纸给陈燮擦嘴,还道:“吃完了也不擦嘴!”贴身的秋衣很合身,勒出一段细细的腰,盈盈一握。  心跳了一下,陈燮仓皇而遁。走到门口,迟疑了一下,轻轻的敲门。  “进来啊!”“算了,不早了,我回去了。”嗖的一声,门开了。站在门口的钱丝雨赤着脚,仰面看着男人的脸:“再陪我一会!”  陈燮低头看见那双白嫩的赤脚,叹息一声,再次抱起这个愚蠢的且可怜的女人。塞回床上,坐在床边。再傻,这会也明白这个女人今天不正常。“我吃点亏!陪你一会!”说的很委屈,钱丝雨再次笑了。傻傻的!杀伤力意外的强大,陈燮赶紧扭头,抬手摸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新闻已经结束,电视上在放肥皂剧,陈燮想换台,遥控器被夺走。  算了!陈燮放弃了抵抗,闭目养神。房间里开了空调,暖暖的。淡淡的芬芳在空气中流淌,熏人欲睡,这些天“累”了一点,没一会陈燮真的就睡着了。  一觉起来,屋子里是暖色的灯光,身上还趴着一个人,就像八爪鱼紧紧的缠住猎物。  我靠!陈燮头疼了,跟这个女人有说不清楚的关系那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啊。  艰难的挣脱,溜进洗手间,嘘嘘很爽的时候,看见正在晾晒的一些不宜对外公开的东西。尼玛,居然穿丁字,这么风sao?身体相当不错的陈燮,居然有了反应。赶紧闭眼,完事之后转身,悄悄的开门准备离开的时候,感觉到身后有动静,回头!  一句温软的身躯揉了过来,温软柔软的抱了个满怀。低着头的女人没有说话,就像是一个等到判决的囚犯。腰被抱住,陈燮有点不知所措,刚刚平息的少儿不宜,又重新点燃了。  “千万不要考验我的人品!松开吧?”第一次善意的建议,结果是双手抱的更紧,身子贴的更紧,并且微微的摇摆,研磨着最后一点清醒。  “去尼玛的!”猛的抱起,往大床上一丢。  …………………………  烟袅袅,淡淡的烟草味道和淡淡的芬芳混杂在一起,味道很特别。  “你用的啥香水?”很没头脑的一句话,实际上这个时候的陈燮,脑子里确实是一片空白。“空气清新剂啊!”答案令人很没面子,更没面子的是,这个女人不依不饶。  “我记得你见血了!你确定还能顶的住?”陈燮恢复了一点清醒,低头看着已经跨坐上来的钱丝雨,嘴角有一丝倔强。  “做姘头的,哪有那么讲究!刚才老娘差点断气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停下。”  好吧,那就继续……。  肩膀上多了一排牙印,这是兴奋至痉挛的钱丝雨留下的。对着镜子,简单的梳洗后,下楼去,厨房里竟然有人,还是一个陌生的五十来岁的阿姨。看见陈燮,露出讨好的笑容:“先生回来了?我是这里的阿姨。”  习惯了当老爷的陈燮,只是简单地点点头就出来了,抬头看见披了一件睡袍,有点慌乱的钱丝雨。看见陈燮没走,钱丝雨这才露出笑来:“你怎么起这么早?”  陈燮无言的指了指墙壁上的石英钟,这女人又一次脸红,转身回去。  迈着沉重的步伐,陈燮来到卧室,正在对着镜子穿戴的钱丝雨头也不回道:“你放心,我知道你跟那个杨丽丽有一腿,我不会逼着你娶我。”  陈燮坐在床沿,点了一支烟,淡淡道:“我有婚姻恐惧症!”这是一个绞尽脑汁想到的答案,钱丝雨回头,露出微笑道:“那我给你当一辈子的姘头。”  陈燮觉得这个词很刺耳,怒道:“能文艺一点么?叫情人不是更好听么?”  钱丝雨丝毫没看见他的不悦似的,穿了一件厚旗袍,腿上是黑丝,走进了俯下身子,双手撑在床上,低声在耳边问:“我跟她比,谁更让你有征服的快感?”这个问题不好回答,陈燮犹豫的时候,这女人干脆抱着脑袋往胸前按,威胁道:“如实交代,不然闷死你。”  陈燮使劲,推开她,正色道:“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你要跟我,就得忍受寂寞。”  钱丝雨抓住陈燮的手,按在胸前,坚定的回答:“感觉到了么?你一直在这里!”(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