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公祭忠勇

第一百五十二章 公祭忠勇

    第一百五十二章公祭忠勇  三日之后,一场细雨来的及时,随未解近三年来雨水稀少之困,却也给登州大地带来了希望。也给张家庄团练营的公祭大会平添了三分悲意。  晨起,团练营所有官兵沿着大道两侧肃立,阵亡将士二十八人的出殡仪式,正式举行。  细雨之中,顶着雨点的年轻官兵,护送着二十八辆四轮马车而行,一辆马车上有上好棺木一副,周围以鲜花环抱。每辆马车两侧,各有四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扛枪在肩,面色肃然,护送着车队缓缓往龙山脚下而去。  龙山脚下的一片朝阳的坡地,被紧急改成了“登州忠勇祠”,这也是日后“忠烈祠”的雏形。整个队伍最引人注目的,还在走在最前面的神医老爷,一身戎装,牵着第一匹马。  消息传开,周边三十里百姓全部出动,站在道路两侧,为登州阵亡将士送行。  这个场面太轰动了,关于阵亡待遇的消息,就跟插了翅膀似的,传的很快很远。  凡阵亡烈士,父母能得到二百两的抚恤银子,这还不算,如果是陈老爷的佃户,租子直接免掉。如果不是佃户,可搬至张家庄来给陈老爷当佃户,兄弟姐妹年幼者在学堂读书免费。父母只要在世,每年可领到小米一百斤。  如此待遇,加上今天的场面,阵亡者家属早早起来,跪在龙山脚下的“登州忠勇祠”大门口。这里有一面墙,黑底白字刻了十八个名字,供后任瞻仰。可以说这就算青史留名了了,死后父母兄弟有人照顾,香火供奉不断,这还有什么怨言,怕是要被登州百姓口水淹死。  八名年轻的士兵抬着一具棺木,前面有一队士兵开道,后面有一队士兵压阵。陈燮持刀在前,抬腿正步走。观礼的家属和百姓。无一不面带肃然。陈燮亲自念祭文。接着棺木入土,陈燮亲自铲第一铲土,然后才一一的掩埋,堆坟。立碑。  最后时刻。两队士兵举枪朝天。砰砰砰的排枪响起。  等到陈燮走了,和尚道士也跟着出场,大门口摆坛。连着做七天的法事。  一场土洋结合的葬礼之后,陈燮在登州地面上的威望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给陈老爷当兵,也成为了当地最热门的职业。可惜,陈燮迟迟没有再次招募,而是给队伍上的官兵轮流放假,一次放一半官兵的假,假期为半个月。  葬礼之后,新上任的参将老爷也不去军营上班,直接就玩了消失。登州人民在获悉这消息后,纷纷微微一笑。各家商户则开始了新一轮的期盼。  这次离开的时间有点久,陈燮回到自己的豪华别墅内,外面的世界竟然是白雪皑皑。明朝那边是春天,现代是冬天,看来玩的是阴阳对立的节奏。  空气扭曲,黑洞浮现,钻出来的吴琪,淡漠的看了陈燮一眼之后,坐在沙上人五人六的开口:“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一个,你想先听哪个?”  呃,这是跟谁学的坏毛病?陈燮还不敢质疑,也不敢反问,直接道:“先说好消息吧。”反正消息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好消息是我的新身体做出来了!可以表达比较丰富的表情。”说着,还做了一个剪刀手和一个嘟嘟嘴。陈燮被雷的个外焦里嫩,这也是好消息?就算当了参将老爷,陈燮也没有抵抗这个随时翻脸的家伙的勇气。  “那说说坏消息吧。”陈燮已经无力吐槽了,从抽屉里摸出手机来,先充电。  “坏消息就是,从今天开始,穿越费用上调。每次费用为六百万!求助费用也上调至一千万!”这可真是个坏消息,更可恨的是,陈燮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欢喜的情绪。  “我能不能理解为,这是一个规律?”陈燮突然想到什么了,露出了惊悚的表情。  “聪明,确实是一个规律。原则上是从穿越开始的那一年,第三个春节之后。之前因为需要能量做身体,所以时空一直不那么稳定。两边的时空对点不稳定。现在嘛,这个情况已经解决了,所以今天开始,两个时空是春、冬对应。稳定之后,收费自然要上涨,另外再奉送一个免费的消息,从今天开始,每年每次穿越的次数最大值为四次。这个数字是稳定不变的,每隔两年,费用会做稍微的上调,每次上调多收一百万元。”  陈燮一开始被吓着了,后来才现这个收费标准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两年才上调一百万嘛,不是玩什么开平方,那就好,那就好。不过仔细一想,两年加一百万,十年后收费就过千万了。一百年后?……,一百年后都死成灰了,不关心这个了。  “哈哈哈,你慢慢的哀伤吧,我要出去逛街了。”这女人竟然……。呃,她不是人。  陈燮悲愤的望着她扭着腰出去,很快就恢复了淡定,不就是增加点收费么?比起受益来,真不算什么。甚至连听到汽车的动机声音,陈燮也不在意了,不就是辉腾么,随便她开。  仔细又一想,古董这个东西,多了会不会不值钱了?  想到这里,陈燮就不淡定了,他这次带回来的东西可不少,都是平时刘庆借口要讨好陈燮,托各地商家收的。这帮人哪会在乎一点玩意,这些东西在明朝的价值,怎么能跟现代社会比呢?这一次回来,单单是从“我大清”手里打劫的古董字画,就是整整的三车。  想到自己的钱钱,陈燮立刻来到地下室,吴琪这个没人性的家伙做事还算靠谱,一排一排的货架上,摆满了各种古董,而且分类明确。字画放一起,瓷器放一起,青铜器放一起。看见这些让人精心挑选过的玩意都在,陈燮才满意的上来。回到房间,手机电已经充满了。  一开机就死机的现象没有生,电话里也没几个短信,显示来电最多的,竟然是钱丝雨这个女人,打了七十六个电话。陈燮真的不想招惹她,不过古董全靠她卖,还是决定先问问她销售情况。  电话刚拨通,对面就接听了,没有预想中的咄咄逼人,而是病恹恹的语气:“回来了?打那么多电话你都不在,昨晚上变天受凉了,在医院吊水呢。”  这女的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陈燮不会关心她的死活,主动告知现状。  陈燮确实不关心她的死活,考虑到今后的收入,还是决定借口看看她,顺便问问清楚。让钱丝雨给条短信来,告知哪个医院之后,陈燮准备出门了。对着镜子看看,头长长了真是很讨厌啊,但是不能剪短。毕竟要混大明,开始的时候你可以说海外归来,后来肯定不行了。找个杨丽丽留下的皮筋,随意的把头扎上,陈燮变身一个文艺范青年。  在明朝做惯了老爷,陈燮的气质也在悄然生变化。走在医院的走廊上,微微昂起的下巴一副生人勿进的傲然。招致了很多不爽的眼神,还有一些花痴女的目光追踪。  窗外已经是黑天,偌大的注射室只有钱丝雨一个人在吊水,病怏怏的脸色苍白,看见陈燮无精打采的点点头,似乎说话的力气都没了。这个女人在生病的时候,比平时多了几分娇柔的意味,这个现让陈燮很无语。一直以来,钱丝雨给陈燮的印象很糟糕,强势、贪财、任性,总之都是负面的。而且陈燮还从她的眼神了,看见了欢喜的意味,是“看见了提款机后自内心的喜悦么?”  “死不了吧?”陈某人打算安慰一句,结果心里有所想,开口成了挖苦。  钱丝雨意外的没有货,只是把头扭开,然后眼泪跟掉线的珍珠似的。呃,这个反应大大的出乎陈燮的预料啊。赶紧的坐边上,装着检查药水的样子,然后问:“还有药水么?”  钱丝雨摇摇头,陈燮看看快完事了,伸手取下针头道:“行了,我送回去吧。”钱丝雨摇摇头,低声道:“我走不动。”靠,陈燮暗暗后悔,老子怎么就来看她了?看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蹲下身子道:“算了,怕你了。”说着双臂轻轻的前后一抱,钱丝雨的身子轻的就像羽毛。忍不住道:“瘦成麻杆了你。”  牙尖嘴利的钱丝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柔弱的钱丝雨,似乎换了一个人似的。也不争吵,也不闹,双手环住陈燮的脖子,脸往胸膛一贴道:“我睡一会,车钥匙在包里。”  陈燮只能自认倒霉,一手拿着包,挂在脖子上,双手抱着钱丝雨离开了消毒水味道很重的医院。停车场找到她的车,打开后放在副驾驶位置上时,才现钱丝雨睡着了。想小心翼翼的给她放下,却现这个女人根本不松手,只好喊醒她:“喂,你住哪啊?还有松手行不行?”这女人竟然会脸红?陈燮还以为自己看错,问题是苍白的脸上,这抹红清晰如白玉染蔻。陈燮突然觉得,今天有点诡异。  上车关门,打着火,钱丝雨伸手摁了一下,一手陈燮很熟悉的音乐响起。(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