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切都是生意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切都是生意

    第一百四十九章一切都是生意  交割银子加上换防,也就是一个时辰左右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防着关宁军,两军直接撤出了滦州城。在城外选好的一个大村子里扎营,反正这些村子都空荡荡的没一个人,两部人马加起来七八千,安顿起来有点憋屈,村子外头扎了些帐篷对付一夜。  接管了城防,祖宽和吴三桂的脸色变的阴沉,尤其是看着对面防范的很严格,最后时刻才让出城门的防务,心里更加的不爽。广宁军能打不假,可是看看这两部人马的军容整齐,估计这六千人也拿不下人家。关键是那一千多个建奴的人头,这个震撼力太强了。  当兵的见没见过血,一眼就能看的出来。那些白杆兵还好一点,绿皮兵带着怪毛子,后脑盘个女人的髻,下巴抬的高高,自信和杀气扑面而来。关宁军自诩彪悍,对上他们也没有任何心理优势。  打了这么多年,关宁军收获的真奴人头,也没人家一仗来的多。想要人头,人家也说的很明白,真奴一个八十两。这银子肯定还得出,不然怎么跟朝廷交代,合着你打下了滦州,一个级都没拿到?总不能杀良冒功到一个真奴的脑袋都没有吧?  这事情不用他们出马,吴襄这为总兵亲自操刀,给陈燮送进驻地还不立刻走,要讨杯茶水喝。这一看就是有话要说,陈燮请他进了自己的房间。从滦州城里带出来的丫鬟上了茶水出去,吴襄便迫不及待的开口道:“思华老弟,你这买卖做的好。”陈燮装糊涂,笑道:“客气客气,小本经营而已,就是图个长久的买卖。”  “既然是长久的买卖,哥哥就不客气了。一千多个人头,给哥哥来五百,顺带打个折扣,如何?”吴襄脸上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这哥们做买卖绝对是把好手。白白净净脸上总是在笑,让人生气不来。  “吴老哥,不是不给你面子,这些级可不是我一家的。要不这样。白杆兵缺战马。五百个级。你给一百五十匹战马,三个级一匹战马,多出来的算是小弟奉送。”看了关宁军的马队。陈燮真是眼馋的厉害。说是这次缴获了一千多匹马,但主要都是挽马,战马不过二百来匹,距离陈燮想组建一个五百骑兵的马队还有很远的距离。  陈燮这个价格绝对良心价,寻常的马顶天一百两,战马则不然,就算有银子也很难买的到。陈燮的斥候队,一百匹战马来的可都不容易。每次三匹五匹的,一些客商想法子搞来的。赶上这天年月不太平,战马的来源就更稀缺了。行市战马在二百两多一些,三个级一匹战马,也算是打折扣了。  吴襄倒也干脆,伸出手来击掌道:“成交!”说完这个事情,吴襄便转移话题:“思华老弟,看这意思,你还需要不少战马吧?”  陈燮当然不肯上钩,摇摇头道:“不瞒哥哥,我这次带人出来,是为了挣银子的。我这不是官兵是团练。登州营明着说九千余人,实际凑个三千人能走到京师都够呛。这不,兵巡道、知府、总部,找上小弟了。没法子,只好走这一趟。开始还不太乐意,很快就现这买卖做的过来,老哥也看见了……。”陈燮说着淫、笑起来,吴襄会意的点点头,大家都是干这个出身的,当兵放马出来,纵兵劫掠这种事情大家都是熟练工了。那么多的大车装的满满的,还有女人。看看伺候陈燮的丫鬟,身边的女兵,就知道这货是一路人。  呃,好吧,吴襄理解错误。主要是看见陈燮的军队里有女人,这货连人都抢,何况其他?实际上陈燮是想炫耀一下,自己抢的是建奴,还有做了白杆兵的生意。  理解错误不是主题,吴襄再一转话头道:“老弟,白杆兵那种盔甲,老哥看着眼热啊。当哥哥的可是打听过了,出自登州的美洲板甲。”  陈燮露出做贼心虚的样子,惊讶的看了一眼吴襄,这家伙心里暗暗得意呢。  “老哥,这可是杀头的买卖。”迟疑了好久,陈燮才开口说话。刚才还说自己是团练来着,现在就干起了盔甲的买卖。吴襄听了真是佩服这个家伙的无耻,他妈的你连火炮都装备上了,一点盔甲也能算个事情?  “老弟,要银子还是要战马,你给个说法。”吴襄这次很干脆。陈燮听了这话便路出笑容道:“要不要先看看货?”吴襄一摆手道:“不用看了,犬子之前在军营里,亲手实验过,雁翎刀砍上去,就掉了一点漆。”  拿明朝的雁翎刀去砍65锰钢板,这个真是一点都不好玩的事情。陈燮心里也确实吃惊,就这么一下的工夫,吴三桂就实验过了盔甲的质量?仔细一想,不用问,是马祥麟干的事情。这货爱吹牛,喝了点酒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哎,几十岁的人了,不跟他计较。  “老哥,不是不给你面子,这种盔甲的产量可低的很。一年最多五百具。”陈燮说的是明朝的产量,没说现代社会。现代社会搞这个,就是冲床和模子。简陋一点的就是片钢板,然偶钻几个眼的事情。这东西只管正面,背面是不考虑的。  陈燮也没打算给团练营装备这种简化版的板甲,在他看来这玩意在米尼步枪面前就是活靶子。这个东西其实就能护住躯干,还得加上铁盔才能算一套。  “两副盔甲换一匹战马,如何?”吴襄开出了价钱,陈燮听了嗤的一笑道:“我说老哥,不带这么杀价的。这种盔甲,强的不是盔甲本身,而是采用的特殊钢材和工艺。算了,我跟你说这个你也不懂,看在大家要长久打交道的份上,给你点折扣,一口价,三副板甲换两匹马。就这价格,你要多还没有,一年最多提供二百具,其他的我得给白杆兵,不然他们能卖命替我打仗?”  话说到这个份上,吴襄笑着点头道:“成交,仗打完了,一准有人上门提货。”  陈燮送走吴襄的时候,这货慢腾腾的磨蹭,东拉西扯的,眼珠子四处乱看。陈燮也不防着他,随便他磨蹭和观察,心里暗暗冷笑不提。  次日一早,陈燮整军拔营的时候,吴襄又来了,这一次送来一份奏折,意思就是串供。按照这份奏折的说法,祖大寿侦查到建奴主力离开,决定偷袭滦州,将东西打成一片。  巧合的是,陈燮率部也准备攻打滦州。建奴与叛将李际春两部约五千人,与陈燮及白杆兵部于城外展开激战。吴襄现后,先以步兵偷城,再以骑兵包抄建奴后路。前后夹击,建奴溃败,关宁军趁建奴混乱,夺取滦州。东西两军,各有斩获云云。  奏折里面的自我吹嘘自然是少不了的,陈燮看看没有太大的问题,点点头就认可了。拉上马祥麟和秦翼明,在奏折上签名,算是三家合伙奏报。按照官职大小,吴襄排在第一位。算是占了不小的便宜,陈燮等人看在银子的面子上,也没计较这个。  只是陈燮他们还是小看了关宁军的无耻,人家在奏折上可是做了手脚的。就是在签名的地方留了空白,回头祖大寿把名字签上,虽然奏折的内容没变,但是祖大寿的功肯定跑不掉了。兵部那些文官一看这个奏折,肯定会片面的理解成祖大寿是主角,陈燮他们是酱油党。  这是陈燮没想到的,就算是知道这个事情,陈燮也不在意。这一趟滦州之行,现银就拉回去八万多两,粮食四千石,布匹几十车,古董字画装了好几大车。最重要的是,关宁军搀和进来之后,陈燮显得不那么突出了,而且今后还多了个战马的渠道。  再说了,陈燮的眼里,这一切都是生意!  总而言之,能挣到大量的银子,又解决了棘手的问题。陈燮一点都会生气。秦翼明和马祥麟就更不会生气了,这一趟出来,银子挣了不少,虽然要付板甲等装备的银子,乱七八糟的支出加起来,银子基本就没剩下多少。问题是解决了从陈燮那边进货的银子问题,这人情债可不好欠不是?  吴襄亲自快马回抚宁城,见了祖大寿,把事情经过一说,这事情算是把祖大寿也给吓着了。真是凭着一帮团练和一群土鳖,就干掉了一千多建奴,还是野战获胜。这个战斗力就太惊人了,在仔细一问,才知道人家装备精良,尤其是那种板甲,用的钢材好的没话说。吴三桂拿东瀛刀砍过,就留下一个白印子,根本就砍不穿。这已经出了百炼钢的范畴了。  事情上报在山海关宿夜忧叹时局的孙承宗,也把老家伙吓着了。居然一个偷袭,就夺回了滦州?这只能说明,后金大军已经撤退,之前的西进就是战术欺骗。老孙心里也很清楚,就算知道人家是战术欺骗,大明军队无法野战获胜,你也只能看着人家撤退干瞪眼。(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