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买卖成交

第一百四十八章 买卖成交

    第一百四十八章买卖成交  这些当兵的,最近一段时间收入不菲,打完仗抢来的银子,陈燮都是按照三七开来分配的。本文由 。。 陈老爷得七成,当兵的分三成。你别说奸商连卖命钱都贪污,这就不错了。  陈燮的兵不是白杆兵那种没军饷还得自己带家伙打仗的军队,三七开绝对良心价了。  抚宁城,一场小范围的争论正在进行。人不多,两个人,祖大寿、吴襄。  “此事,知道的人只有你我。说说看吧,这帮石柱来的南蛮,想银子想疯了。估计是见户部的银子不靠谱,便打上了我们的主意。”祖大寿说起这个话头,其他两人都深有同感的点点头。明朝军费七成花在辽东,他们都是有钱人,有了钱打仗可就怕死了。吴襄就是个典型代表,明年的时候,他战场跑路,可是坑苦了大舅哥祖大寿。  吴襄稍稍沉吟道:“这机会可难得啊,五万两银子虽然不少,可是比起收复失地来说,真不算什么。京师一役,哥哥可是被陛下惦记上了。不是孙督师让哥哥上奏自辩,这事情就没法子过去。我看,不如答应这个石柱土兵,让祖宽带五千骑兵,悄悄的走一趟。买卖成了,就说是适逢建奴与石柱兵激战,我部趁机夺城。不成也不要紧,不过要成了,陛下那边就能改善印象,花点银子值得。”  这个时期的祖大寿,还是比较愿意接受吴襄的建议的。吴襄这个人。打仗的手艺很潮,不过做买卖什么的,是把好手。倒是他儿子吴三桂能打一些,比当爹的强多了。  “五万两银子可不少啊,建奴的级兵甲之类的搭头,怎么也没谈下来?”祖大寿银子不缺,但是一次拿出五万两,也很心疼。所以要讨价还价。  吴襄苦笑道:“这混蛋太不是东西,昨夜花酒他喝了,姑娘也睡了。就是不松口啊。”马祥麟这货。对陈燮绝对言听计从了,来到抚宁之后,求见祖大寿,四下无人谈起买卖。祖大寿当时没说啥。让吴襄接待。结果吴襄也没谈下来价钱。马祥麟按照陈燮说的。咬死了价钱。  陈燮无疑是在赌祖大寿需要功劳来弥补他带兵跑路的事情,所以才敢这么干。  占领滦州第五天的时候,马祥麟回来了。还带来了三千关宁骑兵和三千步兵。  陈燮也见到了白白胖胖的吴襄,在城门口的时候,陈燮报上名号,吴襄可谓眼前一亮,很热情的上前招呼:“可是登州陈神医当面?”  陈燮笑道:“应该是我!”这下吴襄就更热情了,这货别看是总兵,一直在负责关宁军的买卖。只要能挣到银子,没有他不敢买卖的。吴襄的船队也跑过几次登州,进过一些“美洲”货,不过他手下的掌柜都是从代理那里进的二手货,根本没资格靠上刘庆,更不要说陈燮了。  陈燮当然知道吴襄是个什么货色,不过这不妨碍他从吴襄身上赚银子。吴襄打仗不行,人际关系的本事很想强悍,两个奸商很快就勾搭在一起。至于陈燮为何出现在这里,吴襄也没多问,关宁军那边也不知道,这滦州是陈燮主力打下来的。  吴襄还以为,陈燮就是给白杆兵提供点军需挣银子的商人呢。这不是东西消息隔绝么?孙承宗派人去京师报信的人,回去之后也没给那边带去陈燮这么一个小角色的消息。  接着吴襄介绍身后的两位将军,第一个叫祖宽,第二位就让陈燮瞠目结舌了,吴三桂同学。看见陈燮一脸的惊讶,吴襄和吴三桂都很不理解。吴襄笑着问:“思华神医,这是怎么了?犬子有何不妥?”  陈燮反应过来,连连摇头道:“没有不妥,在下略通相面,小将军的面相大富大贵,未来前途不可限量。”陈燮这话说的没错,也没有骗人。这不,吴三桂造反后都称帝了。你还别说,吴三桂就长相而言,绝对是相貌堂堂,电视剧电影里面扮演正面角色都不用化妆的。  好话大家都喜欢听啊,就算是一直板着脸扮酷的吴三桂,也露出一丝微笑来了。殊不知,此刻的陈燮已经在暗暗盘算,今后得找个机会,灭了这个孙子。要不是吴三桂放清军入关,“我大清”这群野猪皮的后代,哪有那么容易取得天下。任何时候,汉奸都是危害最大的。  陈燮陪着吴襄热情的说话,马祥麟和秦翼明对付其他两位将军,大家看上去一派和谐的场面。关宁军大队人马暂时留在城外,几名主将带了数百骑兵跟着进了城,很快就凑一起喝酒扯淡,关系进步的非常之快。  聊的正热络的时候,吴襄道:“思华神医,我可都听说了,这美洲货出自阁下之手。”  陈燮嘿嘿一笑道:“这话没错,怎么,老哥也想弄点美洲货?这个好办,回头让人给老哥送一些,保证嫂子满意。”陈燮这家伙也坏的很,故意跟吴襄称兄道弟,占大汉奸的便宜,先心里上满足一下下。  吴襄看见陈燮,就跟看见白花花的银子似的,哪会在意称呼,笑的很是开心道:“居然思华不见外,那哥哥就托个大。老弟,这辽东好东西可不少啊,不如咱合伙做点买卖?”  陈燮做惊喜状,一拍大腿道:“既然老哥哥这么说了,小弟也不客气。辽东的皮毛、药材,都可以到联合商号换美洲货,这样一来,大家都省下银子来回搬运的麻烦。”  两人真是越谈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势。吴三桂和祖宽这边,就没那么热闹了。军人嘛,不免要问起滦州战事。结果这个秦翼明就吹上了,说白杆兵如何如何,枪林弹雨的打败了三千后金军。祖宽那表情,就是当笑话听,吴三桂则直接难。  “既然如此,级总是在的吧?不如请在下去开开眼?”  “好说,好说,喝完这顿酒,大家都去看看。”马祥麟也答应的很干脆,这下吴三桂和祖宽的脸色都变了。这关宁军号称大明第一强军,就他们来说,相同的兵力对上后金军,根本就没有胜算。人家这里,很干脆的就灭了斩一千多。这个战斗力就太吓人了。老子天下第一的人,那可是心里很不舒服的。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话不是乱讲的。文人斗嘴,分不出胜负很正常。武将上阵,真刀真枪,不是输就是赢,没有半点取巧之处。  酒席散了之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一行人摇摇晃晃的来到军营,吴襄还在和陈燮瞎扯淡,吴三桂和祖宽的注意力,则放在了那些正在搬家的士兵身上。  “思华老弟,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士兵们在搬家似的,人人都全副武装背着行囊,吴襄也很吃惊的问。  陈燮笑道:“这不是你们来了么?我们也该回去了。”吴襄可不傻,早看出来马祥麟和秦翼明为陈燮马是瞻,所以才这么问。陈燮同样不遮掩,位置摆的很清楚。  “老弟,银子可还在城外的军中呢。”吴襄提醒了一句,语气也没之前的那么亲热了。陈燮微微一笑,极其自信的表情展露无遗:“我能从建奴手里夺下城池,就不怕没有银子。”  吴襄满面微笑猛的一僵脸,吴三桂和祖宽的表情也冷了下来。陈燮丝毫没看见他们表情变化似的,抬手指着一辆四轮马车道:“不是要验看级么,这一车都是。”  不算那些伪军,单就建奴的级,就是一千多颗,这可没法造假的。一直心存疑虑的吴三桂和祖宽,可是一点都不客气,各自抓起级就看了起来。这些级放了几天,虽然用石灰腌制,味道可不怎么好闻。两人一点都不在意,一个一个的连着看了几十个,又翻了翻,从低下拿出十几个来看,忙了十几分钟,最后才慢慢的退回来,脸上尽是肃然。  “怎么样?二位?”陈燮不紧不慢的摸出烟来点上,味道太重了,需要压一压。  “全是真奴!”吴三桂倒是说了实话,不过眼神里的不服气还是很明显的。陈燮呵呵一笑道:“要不这样,你们派个人回去跟祖将军商量商量,也不要等各路的勤王之师了,就我们三方联手,再往北面打一打,我看收复迁安、永平,也不是什么难事。”  之前他们是真怀疑陈燮这边的战果,以为夺取滦州是因为后金主动收缩,被他们捡了便宜。现在一看这么多人头,那都是前额都是旧的痕迹,不是新刮的。这就很说明问题了,人家确实打了一仗,还比较完整的收复了滦州。  “嘿嘿,合伙往北打的事情再说,还是先谈谈,这滦州是怎么收复的为好。要不,先把银子交接一下?”吴襄不得不低头服气,就算是吴三桂和祖宽,这俩牛逼哄哄的,也都没之前那么冷面了。这个世界,果然是要比拳头的。  “成交,那就先交割银子,然后再谈怎么收复滦州。”陈燮笑的很开心,正好反衬出吴襄三人的郁闷。这银子,交的不冤,本还惦记讨价还价的,不行就摆开兵马吓唬吓唬。(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