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这才叫做大买卖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这才叫做大买卖

    第一百四十六章这才叫做大买卖  夜晚来临,四门紧闭。陈燮习惯性的在走了一趟,看看守备和士兵安顿的情况。军纪这个东西最为重要,军法官带着身穿黑色制服的军法队,恶鬼似的在城里四处溜达。这些人别看不用上战场,那些在战场上杀红眼的士兵,看见他们没有不老实的。就连白杆兵,跟着呆了一段时间,也都见了军法队如同老鼠见猫。  现在这个执法队的长官是陈燮的绝对嫡系,当初的手术救下的小子猛子,接过了军法队。如同恶犬一般,替老爷看着家当和地盘。这货在士兵的眼里忒不是东西,但是在陈燮心里,军队之中最放心的人就是他了。另外一条恶犬是长生,这货走到哪都是先掏出一个小算盘,现代社会的产物,整个大明也就三副。两位姨娘各有一副,剩下就是他了。  陈燮最在意的还是军纪,士兵们打完仗肯定需要泄,但是不能来硬的。活不下去的女人多了,给点粮食就能解决问题,何必要来硬的?不过今天肯定是不行的,必须全都得安生点,谁知道后金会不会杀一个回马枪。  查到半夜,四处情况都不错,陈燮回到住所,累极了往床上一倒,衣服都没脱就呼呼大睡。你还别说,陈燮确实有点憋伤了,夜里做了个旖旎无限的春梦,貌似跟自己有关系的女人,都躺在一张大床上,任凭采撷。  早晨醒来时。坐在床上的陈燮觉得很丢人,裤裆里黏糊的难受。要命的是,四下瞧一眼,还没找到自己的行囊。昨晚上都丢一边了,唔,交给谁来着?  “来人!”习惯性的喊一嗓子,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丫鬟,低声:“老爷起来了,奴婢这就伺候老爷起来。”陈燮皱眉道:“去问问。我的行囊谁收着的。要换身衣服。”  坐在被窝里,陈燮还不敢起来。昨晚上睡的太死,衣服都不知道谁给脱的,就剩下一条三角裤。进来的是红果。语气不悦的对丫鬟道:“笨手笨脚的。伺候人都不会。要你何用。”  陈燮听着相当的无语,这个红果,眼睛里除了老爷。其他人的帐一律不买。而且大明人的属性点似乎都有点歪,自己以前还是苦命人,刻薄起同类来真叫一个心安理得。  陈燮是不会为了一个陌生人去责备红果这种绝对死忠的,而且还得笑着摆手道:“我说,好歹是个受人尊敬的医官了,跟她们计较什么?都说了不用她们伺候,生人用着也不顺手。”  陈燮这么说,红果心里甜的跟吃了蜜糖似的,老爷还是拿这些姐妹们当体己人。出的穿的都是最好的,在老爷的地盘里,谁敢小看她们一眼?  “我就去了一趟厨房,看看粥熬的如何,让她盯一会,就惹的老爷起来不高兴。说她都是轻的。”红果喜滋滋的上前来,看了一眼半身裸着的陈燮,脸便有点烫。  陈燮招手示意她凑近了,低声附耳说了一句,红果脸更红了,低声抱怨道:“老爷也是的,那么多姐妹,哪个不能叫来伺候,非憋着自己的身子。憋坏了算谁的?”  跟这种从小被封建思想毒害的女性,这道理没法说的清楚。只好正色道:“在外打仗跟在家里不一样,三军之,就得给大家做个样子。我带头占了人家的女眷,下面的人就会照着样子做。都把心思放在女人上头,这仗还怎么打?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一边说,陈燮还一边自己动手脱了三角裤头,还真不敢让红果出去。不然她可活不成了,这些女的自尊心特别强,都拿自己当陈燮的奴婢来着。伺候穿衣,这是最起码的权力。  瞅了一眼黏糊糊的一滩,红果掩着嘴笑了,拿了衣服递给陈燮,自觉的转过身去。陈燮松了一口气,穿上起来,鼓鼓囊囊的一坨。就这么着,还得乖乖的坐床沿,让红果给穿衣服。  穿裤子的时候,软软的手在腿上蹭了几下,陈燮就有了动静。红果见了,脑子里也不知怎么就是一热,伸手就给掏了出来,低头张嘴……。陈燮拦阻不及,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她摆布,不过也确实是爽啊。  摆弄完毕,陈燮穿衣服时,红果还在边上劝:“老爷,我打听清楚了,里头俩丫鬟还是雏。憋的很了,不妨拿她们泄泻火气。走的时候,愿意带走就带走,看不上就打几个铜板。”  陈燮有点走神,心道,怎么没见她吐出来,说话也清楚的很。  “呃,算了,这种嫩雏没啥意思,弄的哭天抢地的叫疼,没准还得收拾换垫被。憋的狠了,就刚才那样好了。”陈燮很干脆的断了这个苗头,这个决定倒是让红果欢喜不已。  知州衙门被征用作为指挥部,陈燮来到的时候,大家都在忙碌。好几万人口的城市,打下来后防御是一个方面,其他事情也很多。清理城内的尸体,驱使百姓打扫干净,治安恢复等等,事情其实很多。不过都没陈燮什么事情,基本都是陈燮身边的年轻的参谋们在做。当然这个规矩也是陈燮立下的,实在是缺人才,只好自己培养。最好的培养办法,就是多做事,不怕做错,就怕不做。  十几个人分工明确,各自带着人忙碌。陈燮来到指挥部,就看见两个闲人,有椅子不坐,坐在门槛上抽烟扯淡。手里还都捧着一个不锈钢的茶杯,军需处那边弄的估计。  马祥麟和秦翼明看见陈燮,也都笑着站起来。尤其是马祥麟,非常亲热的搂着陈燮的肩膀道:“思华,这一仗打的痛快。我那些兵的威风你也看见了。黑甲鲜明,白蜡杆子往前捅就是了,任谁都挡不住。这个板甲,再来个万儿八千副的……。”  陈燮一歪脑袋,眼珠子里看不到黑色了,秦翼明哈哈大笑道:“思华,别理这混球。占便宜还占出病来了,照我说,再来一千副就行。”  陈燮狠狠的呸了一声:“你也不是个好东西!一副板甲上好的钢材三十来斤,十几个工匠,三十几道工序,这银子你出啊。还一千副,我给你个锤子。都给我滚蛋,看见你们就烦。”  这哥俩已经是二皮脸了,根本就不生气,马祥麟反而更加亲热的笑道:“别动火啊,这样,战马都归你,再来4oo板甲,1oo鸟铳。”  “赶紧滚蛋,战马本来就是我的。要不是看在今天你还算买力气,打扫战场落下的金银,我就得跟你算算清楚。那帮附庸的伪军,哪个身上不藏着百八十两金银?你当我没见过世面对吧?再跟我这打马虎眼,信不信我收你干粮钱。”  陈燮死活就是不松口,好处这个东西真不能太白给,就算是再好的关系,也得有个底线。白杆兵跟着陈燮打仗,可算是了大财了。棉甲、盔甲、刀枪这些东西得了无数,没看见秦翼明带来的五百骑兵,穿着都是后金手里缴获的棉甲么?  “思华,你就说怎么办吧,反正今天不答应给弄些板甲,我们就不走了。”秦翼明开始耍赖了,这也是知道陈燮不会真翻脸,板甲太好用了,他真是流口水啊。  “我怎么就认识你们这俩个蠢货,四川是什么地方?天府之国啊,守着这么好的地方,穷的跟要饭似的,我真服了你们了。”陈燮这么说,这俩也只能陪着笑,马祥麟还得露出谄媚讨好道:“思华,我们读书少,也不会做买卖,你给出个主意,该怎么办?”  陈燮等的就是这个,白杆兵绝对是当今难得的精兵。不是说身体素质多好,是打仗买力气,听指挥。稍加整顿,就不逊于天下任何一支强兵。陈燮一直在想,怎么把自己的利益和白杆兵绑在一起,单纯的付出肯定是不行的。最好的方式是合作。  “我是个买卖人,讲究的是将本求利。不是看不起二位,你们除了一把子蛮力,什么都没有。不过动脑子这种是事情,我也没指望过你们就是了。回头我跟秦姨说说,弄个联合商号四川分号,你们负责帮忙把货运到川中买咯,再负责把川中的货运出来。这个总能做的到吧?”这俩把头点的跟鸡啄米似的,听的很认真。  “不过这是今后的事情,眼下有笔买卖,绝对挣大钱,想不想干?”陈燮这么一说,这俩就来劲了。  “有银子挣,谁不想干谁是王八。”两人赶紧表态,陈燮点头时,嘴角露出准备坑人时的招牌笑容:“这滦州城里缴获的东西,派人运回香河。然后再联系一下抚宁,问问他们,想不想要滦州克服的功劳。咱也不多要,五万两银子,这滦州就让给他们。别说我没提醒二位啊,这户部的银子,可不好拿。有没有银子两说,就算有银子,能拿到多少也是两说。关宁军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他们可是真肥的流油。”  嘶……,两货齐齐吸了一口凉气,做买卖能做到这个地步,真是空前绝后了。  “这才是做大买卖啊!”想到五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兄弟俩就没法淡定了,眼珠子都红了。互相看看对方,达成一致之后,使劲的点点头。(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