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滦州城下“正常”的战斗

第一百四十四章 滦州城下“正常”的战斗

    第一百四十四章滦州城下“正常”的战斗  宋毅没再往下劝了,也没那个脸面掉,过头就往回跑。简单的午饭之后的,各部队收拾完毕,留下一个排看着营地,主力也开始上路。  陈燮刚刚出了营门,就见前方路口,人头攒动。惊讶之余上前,但见宋毅与香河父老设酒于路旁,遥遥拱手致意。  大步上前,陈燮动容道:“如何敢劳县尊与各位父老于此。”  宋毅端起一碗酒,肃然道:“思华,啥都不说了,干了壮行酒,替我们多杀几个建奴。”  陈燮也不多言,一口气干了碗中的酒,微微拱手正色道:“多谢!”  翻身上马,淅沥沥的一声战马嘶鸣,塔塔塔的马蹄声碎。  春光里背影远去,惟余大道蜿蜒。送行者久久才散去,转身的宋毅步履蹒跚,竟是泪眼迷蒙。多年宦海,一颗心坚如铁石,今日不能不为之伤怀。  “来人,取笔墨来。”  笔走龙蛇,一道急报写就,信使快马进京。至夜,香河县令的奏报已经摆在朱由检的书桌上。一双眼睛瞪圆,拳头攥紧,脖子上的青筋清晰可见。朱由检瘦弱的胸膛起伏不停,指甲陷入手心亦不觉疼。  “别人等的起,我等不起。”“国家到了如此地步,我辈唯有为其去死,再无别的选择。”这些大白话,都是原文照抄,宋毅没有加任何修饰。可是却没一个字都打在了朱由检的心头。  王承恩在旁也看的清楚。忍不住扭头抹了好几次眼泪。奏报不长啊,看一次流一次泪。怎么都忍不住!啪,一滴眼泪落在纸上,朱由检没有去擦,而是站起仰面。左手扶着大殿内的柱子,右手在柱子上一下一下的拍打。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内心的酸楚。  陈燮是什么人,朱由检自认为查的已经很清楚了。一个海外游子,做点海商的买卖。大明的禁海形同虚设一事,朱由检真不知道么?笑话。怎么可能?无非是利益太大。不敢轻易去碰触。那样整个文官集团就会像屁股被点着的猴子,上蹿下跳。  没拿朝廷一两饷银的陈燮,愿意为大明去死。每年拿三百万两银子养着的广宁军,竟然因为皇帝拿下了袁崇焕而害怕的跑了。各地的勤王之师。都在观望。三河都陷落了。都还在观望。为由一个陈燮,还是一个白身吧,他说要为大明去死!  “王承恩。你说说,朕的这些大臣和将军们,都怎么了?”朱由检冒出这么一句话,王承恩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四下看看,然后才上前低声道:“万岁爷,时候不早,您不如去歇着。”朱由检看看王承恩一脸的惶恐,脸色煞白的样子,不忍心的叹息一声。  答案是什么,他不难想到。正是因为清楚,所以才对文臣如此的苛责。  “让人盯着点,一有消息,马上回报。”朱由检也只能这样了,手里就这么一些牌。  五日之后。  眼睛通红的王启年,用望远镜观察滦州。城门竟然打开了,这个现然王启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后金兵也太狂妄了一点吧?据查,滦州有后金镶蓝旗兵卒两个甲喇,这就是最少三千人马。王启年当然不会莽撞的打过去,实际上陈燮对他的要求,也是缓缓行军,等待大队。  王启年就是开道的先锋,并不是让他自己去打滦州。  “回去!”大概看了一下,王启年起身返回了。大军营盘设在距离滦州二十里地之外,他不过是来查探一下。就他这个位置,距离城池还有五里地呢。  距离滦州十里外的一个村子里,登州团练营主力加上白杆兵四千人凑一起,可谓兵强马壮。秦翼明得知陈燮率部东进之后,立刻派出快马追上陈燮,请他一定要等一等。  陈燮很给面子,到了开平就不动了,要不是打着大明的旗号,差点给开平卫的明军吓死。还以为后金打来了,等了一天,总算是等到了秦翼明。两军凑一起,陈燮心里更有底了。斥候不断的带回消息,陈燮终于肯定,后金大军已经撤退。很不明白的,历史上黄台吉是二月撤军,为何明军要等到五月才反击。  清军打滦州没费什么事情,守备李际春投降,知州杨某自杀。从这个情报,再次验证了陈燮的判断,这一时期的后金军,攻城能力简直就是蛋疼。  三个脑袋凑一起看地图,王启年进来的时候,一起抬头。  “不出老爷所料,城门是开的。”王启年进来就汇报,陈燮听了点点头,拿出烟来点上后,看看秦翼明和马祥麟道:“说说怎么打?”  “还能怎么打,人家城门都开着,直接开过去,我看不等我们到城下,他们就先出来了。”马祥麟笑呵呵的接过话,陈燮看看秦翼明,这货也点点头道:“我看也是这样。”  “那行,天快黑了,今天晚上抓紧休息,明天一早,摆开阵势杀过去。”陈燮做了决断,众人散去,抓紧时间休息。当然陈燮现在还不能睡,他得选择一个好战场才行。运气的是,北直隶是个大平原,一马平川的,很适合陈燮的排队枪毙加火炮战术。  初十日,晨,战鼓隆隆,旗号鲜明的登州团练营,大摇大摆的开往滦州。  成内后金军果然不惧,以降将李际春所部千余人为头阵,出城列阵迎战。马祥麟主动请缨,率一千白杆兵列于阵前,其后为登州团练营,压阵的是秦翼明的三千白杆兵,因为没有装备板甲,被放在了最后。这一点,秦翼明一点脾气都没有。这个时期打仗是这样的,不是说打就打,两边都不少人,都在列阵,折腾了好一会,有心等后金军出城来再打的陈燮,真是无奈的很,只能默默的看着对手出城,列阵。  装备了板甲的白杆兵,就像是游戏里的血牛,两个方阵顶在前面。这个阵型,给对面的后金军造成了一个错觉,就是可以用骑兵自两翼而上,冲垮对面的炮队和鸟铳兵。  战斗在上午1o点半正式打响,兵力稍弱的后金兵,以最熟悉的战术主动起攻击。两侧的骑兵各五百人,中路以李际春的一千五百余人,驱赶百姓一千余人为前驱,试图冲垮对面的阵型,然后一举而破之。  你还真别指望那些拿着三国演义当兵法来看的后金将领懂多少战术。明军打不过后金,不是战术问题,是军队的**到了极点的问题。多次重大战役,都是有军官先跑路,导致战役的溃败。就这么跑啊跑的,明清之间最后一次大战,松山战役,跑了一个王朴一个吴三桂,导致整个明朝最后一点野战兵力的败亡。就这样,吴三桂还**事没有。  今天这场战斗,当然不会有人跑。陈燮的套路很简单,管你是谁来冲阵,先拿大炮轰你没商量。为避免阵型被冲乱,15oo米的距离,陈燮就下令开炮了。  跳动的弹丸在人群里舞蹈,那些不敢抵抗来冲击阵型的百姓,本来走的就慢,就算跑也是跑的不快。四轮炮击后,千余百姓就死了三成,炮击造成的伤亡其实不太大,就是吓人而已。真正的伤亡还是那些偷袭的明朝士兵,他们毫不客气的向自己的同胞举起了手里刀枪,走的慢一点就是一下,逼着百姓跑来。  后面是刀枪砍,前面是大炮轰,前后都是死,不如往两边跑。这大概是人类的本能吧。  直面炮火的时候,投降的明军依旧穿着明军的制服,在后金主子的逼迫下,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前飞奔。只要干掉自己的同胞,就能有一条生路和今后的荣华富贵。为什么投降的明军会对自己的同胞更加的凶残呢?很简单,他们没有退路。  可是顶着炮火冲2oo步之外时,枪声响起了。这个距离是谁都想不到的距离,一顿排枪,就给这些徒步往前冲的伪军带来了成片的伤亡。鸳鸯战袄对付弓箭还凑合,对上米尼弹,那真是惨不忍睹。  如同雨点一般的子弹,将这一千五百多明军打的稀里哗啦,他们还不敢跑,敢回头就得被主子一刀砍死。战斗的转折点生在伪军冲击长矛阵的时候,一子弹在李际春的胸前开了个洞,伪军就此溃散。后金军连砍带啥杀,也没能止住溃散之势头。更要命的是,被逼的走投无路的伪军中的半数以上,战场倒戈了。  左右是个死,看上去这会明军更凶残,干脆对着刚才还喊主子的后金兵砍过去。  在正面战局先崩溃之前,两侧的战斗也在激烈的进行。押后的秦翼明,指挥白杆兵对阵清军的骑兵。没有板甲,白杆兵的伤亡不小,但是在两队登州营步枪兵的协助下,秦翼明还是很轻松的将两翼冲击的后金军给打退了,并且给后金骑兵造成了近二百人的伤亡。  没有尝试过米尼弹滋味的后金军,虽然依旧很勇猛,但是越勇猛就意味着死的越快。  等后金军反应过来不对的时候,又是炮轰,又是排枪打击之下,后金军损失已经五百余人。大口径铅弹这个东西,只要打到你的身体,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基本就是个死字。  一场本该“正常”的战斗,打出了不正常的结果。支撑不住的后金军刚准备退,端着长矛的白杆兵就起了反冲锋。身后是端着步枪的登州团练,上了刺刀的步枪,捅人的效果一点都不差。更不要说,步枪里还是有一子弹的。(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