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别人能看的下去,我看不下去

第一百四十三章 别人能看的下去,我看不下去

    第一百四十三章别人能看的下去,我看不下去  有意思的是,第一次巴山度被陈燮收拾的时候,豪格笑话了这哥俩。席特库被收拾,豪格依旧笑话了岳托。结果这一次他带兵去打香河,信心满满的想展现一下能力,结果历史生了变化,本该是被打下的香河没打下,没打下的三河反而打下了。  这个变化,让豪格羞愧不已,也不好意思让这哥俩帮着去报仇啊。  多尔衮和多铎当面还安慰了一下豪格,心里却乐不可支。让你当初得意来着,知道厉害了吧?不过心里也埋下了阴影,又是那支了绿皮军,这家伙是哪里冒出来的?打起野战来,毫不在意后金的铁骑,硬桥硬马的顶着打。火炮、排枪,战无不胜的后金勇士就败了。大明的火器确实厉害,如果明军都是这个装备,“我大清”的好日子就不长了。  这哥俩也干脆,立刻就收拾行装撤了,追着黄台吉的主力去。反正投降三河得手了,通州去不去都无所谓了。豪格肯定不能一个人杀回去,只好带着剩下的人一起走,追黄台吉去。  二月,春风不寒,阳光温软如触摸情人的胸膛。  这样一个睡懒觉的大好季节里,自然是……。好吧,苦命的陈燮一大早就起来了,一番溜达之后,迎着阳光闭上眼睛,分外的怀念在登州城里的被窝。就在这一刻,什么家国天下民族大义。统统的得让路。狠狠的怀念一番暖裘里的温润和娇吟……。  通往京师的官道上依旧看不到车马,只是断断续续有难民,互相搀扶着,艰难的往前。  衣衫破烂,面色菜黄,表情麻木,生存的本能促使下,迈动脚步。  陈燮已经练的心肠如铁,香河县不会纠集他们,那就只好继续让他们南下。可现在是春天啊。眼看就要春耕了。这对大明京师周边的经济生产,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强盗们抢够了,留下一地荒芜走了。下一次再来,会抢的更远一点。这个强盗。就这样一次一次的张嘴咬下大明的一块一块的血肉。想到这里。陈燮不禁心如烈火。不能就这么算了。人自私没错,但是一个有能力的人,过于自私就是在犯罪。  转身回营。大步流星的走进中军大帐,一群年轻的军官们正在开会,学习总结战争。看见陈燮,王启年立刻站起敬礼!丁子雄、翁正清、李云聪、将岸,一个一个年轻的面孔,经历过战争的洗礼后,神态坚毅从容。  “官道上最近几日的人流,大家想必都看见了。我不知道大家心里怎么想的。但是我想告诉大家我是怎么想的。作为军人,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父老流离失所,不能看着我们的兄弟姐妹在建奴的铁蹄下哭泣。别人不敢打,我来!所以,我命令!不等京师的消息了,估计他们一时半会也商量不出什么好结果。现在请大家告诉我,豪格以五千兵力偷袭香河,最大的可能性是什么?各位说说看?”陈燮丢下一个问题,众人皆面露思索时,将岸挺胸大声道:“报告长官,卑职以为,这是一种战术动作,目的在于掩护其真实意图。纵观当前战场态势,后金连昌河、乐亭这样的小县城都打不下来,还指望他没能打下京师么?卑职以为,黄台吉已经在撤退了。”  “长官,卑职也是这个意见,请长官下令,卑职原率本部人马,急行军追杀三河之敌。”李云聪大声开口,主动请缨。  “卑职愿当前锋!”“长官……。”丁子雄等人先后站起来请战,看着一张一张年轻的脸,充满朝气,跃跃欲试。陈燮信心百倍,走到巨大的地图跟前,气势凌人的抬手,一拳狠狠的砸在滦州上,大声道:“兵法所谓避实击虚者,滦州正当其时。王启年,我把斥候队给你,你带六个步兵队和六门野炮,携带三天的干粮和弹药。嗯,现在是上午九点三十三分,十点整,部队必须出。赶到滦州之后,只要有机会,就给我突然的杀进去。”  “卑职明白!”王启年比起其他人就要沉稳多了,站的笔直,立正敬礼。  “就这样吧,王启年走后,其他部队立刻收拾,下午两点之前,必须出。执行吧!”  一个一个的昂挺胸的出去了,望着他们的背影,陈某人悄悄的擦了一把心虚的冷汗。果然热血青年还是好忽悠啊,陈某人可不是各位心目中算无遗策的战术人。  嘟嘟嘟,集结号响了!安静的站在营地中央的陈燮,看着年轻的士兵们飞快的从各自的帐篷里出来,全副武装,动作敏捷的完成整队。这些年轻的面孔,就是陈燮最大的底气。  “一二三!”炮队的士兵,喊着号子,将火炮和弹药车连接起来,套上挽马。  半个小时后,这支精气神十足的队伍,已经开始走上了出征的道路。陈燮默默的站在大营的门口,挺立如一杆标枪,注视着每一个走过的士兵。目光所到之处,这些年轻人的表情都变的异常严肃,腰杆笔直,健步如飞。  营地里的忙碌,自然惊动了马祥麟,走过来看见陈燮的样子时,马祥麟站在五步之外没动。默默的等到最后一个士兵也走出去,这才过来笑道:“思华,怎么不通知一声?”  “现在通知也不晚是不是?”陈燮说着脸色一变,狰狞咆哮:“知道了还不快点去收拾你的人马,下午两点之前还没有准备好,就带着你的人滚蛋。”  马祥麟连滚带爬的跑了!  营门外烟尘滚滚,三千白杆兵以骑兵为先导,正在急赶往白杆兵香河。  “将军,城上派人来问,白杆兵为何调?可有兵部的手令?”一名士兵来报,秦良玉面无表情,淡然道:“回报,就说去天津接一批采购的物资,路上不太平,我多派点人手。”  韩爌没得到皇帝是挽留,请辞的折子很干脆的得到了批准。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如此特殊的举动,说明了皇帝对东林党失去了最后的耐心。  没有三留三辞的过场,朝中诸臣不免生出兔死狐悲的寒意。文人就是这样,当他们对阉党喊打喊杀,绝对不留一丝情面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拿来和现在朱由检还算客气的举动相比较的。更有意思的是,这个时候文华殿内的重心不是如何退敌,而是韩爌辞职之后,谁来当这个辅,谁来递补内阁的问题。  所以,秦良玉无令调兵的事情,就像丢进一滩死水的池塘里,微微荡起的波澜很快就散尽。头疼的事情很多,那个叫陈燮的年轻人的叙功的问题,眼下如何退敌的问题,暂时都先放在一边了。缓一缓再说。但就是这么缓一缓,历史上就缓到了五月,然后才由孙承宗率部反击。也不怪崇祯说“朕非亡国之君”“文臣各个都改杀”,但是站在皇帝立场看问题,朱由检忽略了一个最本质的问题,就是君权和臣权,本质上是利益一体的。君臣之间的关系一旦彻底撕裂,又没有一支强大的国防力量作为后盾的前提下,大明朝的败亡无疑会提。  香河的陈燮可不管这些,王启年所部没走远呢,宋毅就从城里出来了。吓的屁滚尿流,陈燮要走啊,后金就在三河,他能不着急么?  见到陈燮,宋毅气急败坏的追问:“陈大使,本县可有怠慢于贵军?”  陈燮面对这个文臣中的一员,决定给足他的面子,作肃然状拱手道:“县尊何出此言?燮不过是率部追击建奴,何曾言香河怠慢本军?”  追击建奴?这个说法把宋毅说傻掉了,我的大爷诶,别人躲都来不及,你往跟前凑。这是犯了哪门子的病啊?  “思华啊,建奴虽去,然主力犹在,贵军不过数千人,此番东去,一旦遭遇建奴大军,该如何是好?”宋毅不可谓不苦口婆心,好心好意的劝陈燮,也算是救人救己。  “三河陷落,京师危机。昨夜闻讯,燮心急如焚。奈何将微兵少,不能正面与敌主力决战。一夜未免,苦思对策,最终得出这么一个办法。东进,威胁敌后,尽量为京师争取一点时间,哪怕只是一时半刻,也是好的。燮也知道,此去荆棘满路,危机重重。可是一想到,大明的百姓在建奴的铁蹄下哀鸣呻吟,每念于此,屈辱在心里如火烧似的煎熬。别人等的起,我等不起,别人看的下去,我看不下去。登州团练营就算只有三千兵马,也要去捅一捅黄台吉的腚眼儿。宋县尊不要劝我了,陈燮没什么文采,说话粗俗之处,还请多多包涵。如此去不回,还请县尊代为禀报于君前,就说陈燮为了大明肯收留我这个海外游子,感激之情不能用语言来说明。国到了如此地步,我辈唯有为其去死,再无别的选择!”  宋毅听傻了,是真的听傻了。大明的官员,论嘴的时候,都能说的花团锦簇慷慨激昂。可是要说做,谁能比的上眼前这个还是白身的陈思华?要说君恩深重,陈燮得到的跟他付出的,又如何能比?(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