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善意的提醒

第一百三十五章 善意的提醒

    第一百三十五章善意的提醒  迁安之后是滦州,后金横扫北直隶东部。祖可法死守抚宁,后金不能得抚宁而转向山海关,距离三十里而扎营。明史上在提到这一次的山海关之行,只有一句话“副将官惟贤等人竭力作战。”  就这么一句话,然后黄台吉就掉头往东南,昌黎,守住了,乐亭,守住了。读明史至此,不禁令人脑补了一些场面。这三个城,都不算大城,不过是县城一个级别的而已。但是,守住了,因为抵抗而守住了。  敌人,真的有那么强大么?  在陈燮的心目中,狗屁的“女真满万不可敌”,翻看明史,为“我大清”征服大明的都是些什么人呢?有趣的是,这些人中间的很多人,在乾隆年间,上了一本书,这本书叫《2臣传》。这些人,注定遗臭万年!不能不说,这是中华文明传统道德体系的伟大胜利!即便是乾隆这样的统治者,也不得不在这种文化体系和道德体系面前妥协。  回到北京的曹化淳,自然要去交差的。文华殿的黄昏,阴暗冷森。书案前的朱由检,佝着腰,在认真的批阅奏折。王承恩低声汇报时,朱由检放下了笔,难得露出一丝微笑道:“宣。”  曹化淳进来跪下,崇祯摆摆手:“起来说话吧,那个陈思华,怎么回答的?”曹化淳起来后,一五一十的开始汇报,最后一段自然是要省略掉的。  随着曹化淳的讲述。崇祯脸上的表情变得生动,眼神异常的专注。听到一杆火枪要五百两银子,忍不住叹息:“陈思华,数千团练,怕是要耗尽家资了。”  曹化淳及时的补了一句:“听他的意思,就这么几千人,倒是能维持,再多就撑不下去。”  “不能寒了功臣的心啊!呵呵,就要一套茶具作为传家宝,此人虽不是生长于大明。心却是向着大明的。也是向着君父的。王承恩,茶具的事情,你派人给他送去。”王承恩应了一声,曹化淳在旁笑道:“万岁爷。以奴婢看。陈思华立了大功。不如顺势赏他一个官职。他不想离开登州,那就在登州为官便是,左右不是文臣。没那么些讲究。”  崇祯听了忍不住笑出来道:“老奴,陈思华就算怠慢你了,也不能这么算计人家吧?”  曹化淳赶紧跪下,口称:“奴才的心里只有万岁爷,只要能为万岁爷所用的人才,一定是要替万岁爷想法子拢住了。奴才万万不敢于此事怀有私心。”  王承恩在边上偷偷的撇了一下嘴,没私心都是怪事了。你这是受了人家的银子吧?兜着圈子为陈思华说好话,左右对万岁爷有利,装糊涂谁不会?  “这事情,以后再说吧。”朱由检的态度不明显,但是明显心动了。曹化淳识趣的告退,出来之后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道这也算对得起三万两银子了。  天津码头,张可大带着手下来接自海路运来的粮饷,凭着这个小手段,他在天津赖了近十天。哎,眼看就要赖不下去了。贪生怕死几乎是大明武官的共性,张可大就算自己不怕死,手下那些人也不会跟着他一起去送命。历史上的登州城被孔有德打破的时候,张可大杀了爱妾,然后自己吊死。总的来说,这是个节操还有一点的武官。  要不是因为这个,陈燮当初不会给那么些粮食。  码头上的海船多的出乎预料,打着登州水师旗号的海船,不过寥寥十余。另外几十艘海船,则是属于联合商号雇佣的。站在码头边上,看着大批物资被一种联合商号特有的吊杆给转运下船,张可大身边的一些武将,眼珠子都红了。  “总兵大人,都是当兵的,看看人家……。”一名属下刚说了一半,就被张可大的眼神瞪了回去,还奉送一句教训的话:“别打这些东西的主意,我们能在天津待这些天,还没被兵部下文斥责的原因,你不是不知道。”  正说着话,身后响起马蹄声,张可大回头一看,立刻露出“真诚”的笑容。  “哈哈哈,思华,总算把你等来了。”还在十步之远,张可大就出了声音。  陈燮也露出“真诚”的笑容,翻身下马大步上前,拱手致意:“总兵大人,在下盼援兵如大旱之盼云霓,总算见到你们了。”这话说的很亲热,但是怎么听都不像好话。张可大略带尴尬的时候,看见陈燮后面跟上来的队伍,除了两队绿皮团练,还有一堆扛着白蜡杆的兵。  张可大微微颤了一下心肝,这才多久没见,这些绿皮团练的气势就完全不一样了。以前看上去很整齐,现在看上去还是那么整齐,但是一种压迫性的气势非常的明显。天津距离通州不远,他倒是听说陈燮在通州城下打了一仗。见了血的绿皮团练,竟然变化如此之大?  被派到陈燮这里的白杆兵头子是马祥麟,这活是他抢来的。不为别的,就为了吃的好一点,然后还能去医护兵那里要点酒精兑水喝。  远远的刘庆也看见了陈燮的旗号,立刻带着一群海商走了过来,这些人都是这一次出了大力气的,刘庆必须要让陈燮知道谁才是可靠的盟友。  别看张可大是副总兵,面对这些海商可牛不起来。走在前面的刘庆、钱不多、李恒等人,那都是背后不知道站着多少大佬的主。要不大明朝的海禁,你当是摆设?  见面之后一番客气,张可大没摆什么总兵的架子,区区一个天津知县就敢把他拒之门外。这个时期的武将,真不算什么,尤其是天津这个地方,距离战火比较远。实际上距离并不远,但是文官就是这个德行,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太多了。平时拿武将不当人,打仗的时候还得让人去卖命。大明朝这个现象太奇特了。  尽管纠集了大批劳力下货,但是这一次来的货太多了,一天都下不完。陈燮吩咐部队安营扎寨,并在营中设宴款待众海商还有一干登州营武将。  酒是从登州运来的,陈燮和张可大单独一桌,别人都没叫。马祥麟跟一帮登州营的武将一桌拼酒。看看四下没人注意,张可大才低声道:“思华,通州一战,我可听说了。”  陈燮笑而不语,张可大心里着急,眼前这个年轻人,可以说每天都在变化。从最初一个医生,到现在登州头等大户人家,还有一支能打的团练,根本就不是张可大再拿捏的主。  “建奴也就那样,排枪打过去,照样前后两个眼。”陈燮随意的一句话就算带过去了,张可大不敢啊,赶紧道:“思华,你可有东面的消息?我听说,滦州已经被攻陷了,后金正在围攻乐亭、昌黎。这两个县城要是掉咯,后金的刀尖可就顶在天津的嗓子眼咯。”  “这事情不该你我操心,登州营还是赶紧去京师吧。别回头想走,你都走不成了。”陈燮善意的提醒一句,张可大深以为然。天津知县不让进城那是眼前的事情了,真要后金拿下昌黎,你看看还让你走不?那时候,天津比京师危险多了。  “多谢思华提醒,明日一早,我就兵京师。”张可大还是很醒目的。陈燮又道:“到了通州,那可有保定巡抚啊,呆着别动地方,出了问题有大个扛着。”  “受教了!”张可大再次拱手致谢,陈燮笑了笑开始转移话题。历史如果变化不大,黄台吉是要回头打三河一带滴,豪格奔袭香河得手,截断了运河。给黄台吉从容撤退,创造了机会。实际上就算豪格不打香河,后金主力要撤退,明军也只会干看着。这个时候,山海关一线的情况,这边根本不知道。还得等到后金主力都撤了,孙承宗派死士沿着海岸走,传出消息来,知道后金主力走了,一帮明军才敢出动。  二十万大军,欺负黄台吉留下的一万五千余,才算有了点胆子。也算是世界战争史上的一朵奇葩了。  酒足饭饱,张可大率部告辞,连夜准备上路。陈燮这边却没闲着,五百白杆兵所需的装备,这次都随船运来了。2oo杆步枪8oo简化型板甲,都是陈燮给白杆兵量身打造的装备。  板甲这个东西,陈燮是打算给自己的团练用的,顺便让铁匠们练手。没想到二仗打下来,陈燮现板甲恐怕没有挥的余地了,赶上白杆兵出现,又有了用武之地。  简化版的板甲其实就一块拱形钢板,加上一个铁盔。要求也不高,挡住正面就行。这东西穿了防刺服的团练仗着远距离的火力打击,根本就用不上。白杆兵就不同了,4oo人穿上板甲,保护住中间的1oo火枪手,这就是一个西班牙方阵的大明版。  西班牙方阵可是经受过历史考验的,西班牙人靠着这个横扫欧洲,成就了一番霸业。总之,白杆兵要是把这个玩好了,绝对完爆“我大清”。(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