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关键是没银子(为读者书真棒加更)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关键是没银子(为读者书真棒加更)

    第一百三十三章关键是没银子  “彼非命官,为何主动请缨为国征伐?”这是第一个问题!陈燮没有任何犹豫便回答:“抵御外敌,是每一个大明子民的责任。更何况我们是在自己的家园作战,身后即父老。不能御敌于国门之外,就将敌人埋葬于家门前。燮虽海外归来,然既入大明籍,生是大明人,死是大明鬼。只要侵略者在大明的土地上一天,就不会停止战斗。”陈燮本来想说,埋葬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及时的改了口。不然这话在大明,就是很反动的话。人民战争什么的,今天能抵御外敌,明天就能掀翻大明天子的统治。不是反动是啥?  一通办文办白的话,曹化淳听着没有取笑的意思,反倒面露肃然。一个生于海外的国人,你指望他有很好的国学功底,要求太高了。据锦衣卫的调查,陈燮现为海商,落户于登州。经营一些美洲货物,虽然大明有海禁,但是这个东西大家都当着看不见了,针对普通人的东西。本地官员不管,曹化淳也不会管。  “陈燮,我再问你,蓟州以北一战,斩五百三十一,你不要军功,陛下却不能亏待有功之臣民。说说,有什么你想要的东西么?”曹化淳也用上了白话,本来就是白话为主。  “呃,我啥都不缺啊?要点啥好呢?要不这样,最近比较喜欢喝茶,请陛下赏草民一套喝茶的杯子好了。”陈燮这么说,心里却在想,成化年间啊,一定要是这个杯子。  曹化淳直接就懵了,哪有人这么干的。你说要封爵也好,要官也好,这个都做了充分的准备,结果你要一套喝茶的杯子,这算什么事?这也能叫讨赏?深深的运了一口气,曹化淳又道:“陈思华,真的只要一套茶杯?”  陈燮点点头,很确定道:“有套茶杯就行,将来作为传家宝。要是成化年间官窑的杯子就更好了,在美洲的时候,就听说成化年间的瓷器最好了。至于其他的,我要来也没用。如今在登州地面上,有房有地有车有作坊,挣的银子都花不完。我还打算继续买地。”  曹化淳虽然觉得下面的问题没必要问了,还是继续问:“陈思华,你这团练,花费的银子可不少吧?将来打算如何?”  陈燮听到这问题,面露惶恐道:“陈燮操办团练,不过是想看家护院。没想到买卖越做越打,需要看护的地方越来越多。此战结束,回去就解散团练。”曹化淳哈哈哈大笑道:“不必紧张,没人追究你操办团练的责任。好了,问题就这些了。陈思华,不请我在营地内看看?”  陈燮赶紧起身,请曹化淳在营地里四处走动视察。作为内监,曹化淳懂不懂军事?这个问题陈燮没去关心,在明朝混,肯定不能得罪这家伙。所以很认真的在前面带路,边走还边介绍:“这是帐篷区,这是伙夫区,这是……。”  看见营中一个单独划分出来的区域,曹化淳走过去,门口站着的是两个女人,穿着军装,见他来了也是一个标准的立正。曹化淳脸色一沉:“陈思华,行军打仗,怎么还带着女眷?”  陈燮心里暗暗叫苦,上前解释:“公公有所不知,这些女兵当初都是无依无靠走投无路的苦命人,草民见了于心不忍,便收留她们,传授医术,目的是教会她们一些谋生的手段。打仗伤亡不可避免,带上她们就是帮着草民给伤兵疗伤。营内还有其他女子,也都是最近两次战斗从建奴手中救下的女子,她们无依无靠的,不管她们就只能去死了。草民实在不忍!”  意外的是,曹化淳竟然就点点头表示理解了,淡淡道:“原来如此,不过此事不可张扬,一面为朝臣诟病,现在你是团练,将来做了官,小心有人拿这个事情参你一本。”  说着曹化淳居然还笑了笑,言下之意这个事情他不会在意。大明朝的官员是个什么德行,曹化淳哪有不知道的?不过当今道德体系如此,世俗力量太大,他可以当着没看见。  “陈思华,我想看看贵部是如何操练的,可否?”曹化淳看似就这么一说,陈燮岂有不答应之理。当即道:“请公公稍候。”言罢,转身对王启年道:“紧急集合!”  王启年拿出哨子,使劲的吹响。尖锐的哨音令人耳朵抖,但曹化淳面色如常。看着士兵不断的从帐篷里冲出来,军官不断的在喊:“x班集合!x排集合!x队集合。”此起彼伏的口令声中,一个一个的方队在中间的空地上成型,度之快,令人难以想象。  陈燮对曹化淳道:“公共,队伍集合完毕,您是不是要看队伍操练?”曹化淳点点头,陈燮这才小跑到队列对面:“一队负责安全戒备,其余各步兵队营外演练场实弹演习。”  曹化淳这种大太监,平时想拉上关系都没机会,想拍马屁都够不上人家。今天逮着机会,陈燮当然要抓住。所以很殷勤的请他登上边上的高台,看着士兵列队出营。演练场就在边上的野地里,冬天的野地上荒草都没有。2oo米之外竖起靶子,站在营地内的土台子上就能看的很清楚了,更不要说还有望远镜。  陈燮教会曹化淳使用望远镜后,这家伙的手就再也放不下来了。曹化淳不是陈燮想象中的土鳖,此刻他关注的不是望远镜,而是一直保持着严整队形的四个步兵队。陈燮一共带来了六个步兵队,一个放出去查探四周,一个在营内外正常戒备,剩下的四个部队并则以急行军的方式进入演练场。实弹演习,当然就是跟实战一样。  两个方队,两列横队排列完毕。鼓声响起,各队官举刀在手,做出向前的指令。整齐的队列迈步向前,夸夸夸的脚步声一路走到了演练场的尽头,接着转身回来,完成一个来回之后,摆出战斗队形。  前方红旗一闪,负责观察的传令兵大声道:“准备完毕,可以开始。”  陈燮笑道:“曹公公,请您下令开始实弹射击演练。”曹化淳这才放下望远镜道:“如何下令?”陈燮道:“这有传令兵,以旗号告知下面可以开始。”  曹化淳点点头:“那就开始吧。”声音不大,不太符合陈燮平时的要求,传令兵稍稍犹豫,很快就做出了旗语动作。曹化淳再次举起望远镜。  前方负责指挥的军官,手中刀一举,再一落。四个步兵队以队为单位的排枪射击开始了,但闻砰砰砰的密集枪声,前方2oo米处作为靶子的稻草人,纷纷四散飞舞。四个对,循环射击,打出来的声势自然不是曹化淳以前能见过的。大明的神机营是早就有的,但是绝对无法打出这么远的距离和如此精准的伤害。曹化淳身子微微抖,似乎这些子弹打在自己的身上。  五轮循环之后,枪声停歇。曹化淳的手还在微微抖,望远镜里看的很清楚,2oo米之外的稻草人,无一幸免。良久,曹化淳才放下望远镜道:“2oo米,可破甲?”寒风在吹,曹化淳的额头上却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陈燮笑道:“两层棉甲可保证击穿,三层棉甲不一定,但是被击中身体者,就算不能破甲,巨大的冲击力也能造成严重的伤害。基本上这个弹丸在这个距离打中了目标,都能导致其丧失战斗力。所以,破甲不破甲,并不重要。”  “此铳得来不易吧?”曹化淳的声音在抖了,说明他动心了。陈燮早有防备,黯然道:“非常之难,只有从万里之外的海外美洲才能搞到,草民也不过就手里这一些。而且药子也不一样,大明根本无法仿制。这些枪弹,打一颗少一个,火药也是打一点少一点。”  曹化淳心里一哆嗦,赶紧放下望远镜道:“不用再打了,太浪费了。”陈燮心里暗暗得意,请他下了高台道:“公公不必担心,这些枪弹都是演戏用的,不是正规作战所用。草民自美洲带回来的枪弹,足够三千人用上一年的。明年,又可以购入一批枪弹进行补充。东西是好东西,就是太贵了。每支枪配弹五百,就是五百两银子,这还没算火药。”  曹化淳彻底断了念想,这得多少银子啊?但是心里又不甘心,看着陈燮道:“大明不能仿制?”陈燮摇头道:“仿制可以,但是枪管所用的钢材质地不佳,根本就拉不住膛线。”  膛线不膛线的,曹化淳不管,如此利器不能仿制,才是他最难受的原因。偏偏陈燮还补了一刀:“打仗不仅仅依靠枪械,还需要有严格的训练和坚定不移的斗志。大明边军,以关宁军为例子,装备枪械远在建奴之上,为何不能战而胜之?这就牵涉到合理的训练已经合理的营养结构。我大明各军,饭都吃不饱,还能指望他们去打仗?区区数千团练,不算枪械,单单就伙食而言,每人每月耗费银子不下十两。”  这一刀补的太狠了,大明朝廷缺啥?银子啊!每年的税赋不过四百多万两,到如今,单单军费一项就是五百多万两。说白了,练兵什么的都简单,没银子你练个蛋蛋。rs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