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被发现了,怎么办?

第一百二十三章 被发现了,怎么办?

    第一百二十三章被现了,怎么办?  “陈思华是第一个傻子,秦良玉是第二个。”这是秦良玉信中的最后一句话。朱由检不断的自言自语,重复着这句话,眼睛已经湿润,拳头紧握青筋绽露。  正在与皇帝商议朝政的周延儒等人,表情各异。这个陈燮陈思华,从哪里冒出来的?  “着令马世龙,务必接应此二部,如畏敌……。”说到这里时,周延儒开口道:“陛下!”崇祯看他一眼,知道他的意思。此刻正是用人之际,孙承宗没消息,能用只有马世龙。煌煌大明,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  “就这样吧,下去拟旨。”崇祯摆了摆手,这个对付魏忠贤很有一套的皇帝,对付大臣的法子真不多。你抓也好,杀也罢,这些人该吹牛的还吹牛,该骗你的还继续骗你,该每天说空话的,照样一点都不耽误。  “陛下,可否令各路勤王之师,猬集蓟州及三河一带,如此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周延儒还是提了一个自己的看法,崇祯心里很清楚,就算人再多,也不会有胆子杀出去野战。这天下的官兵,只有一个秦良玉,大明的义民,只有一个陈燮。  一个人装逼,迟早要付出点代价的。陈燮就是如此,正午时分,刚下令就地休息,吃点干粮休息一番,前方斥候便传来消息,现后金游骑。  这个消息给陈燮狠狠惊吓了一下,怎么这么远就被现了?这个后金的游骑,也太尼玛嚣张了一点吧?“可曾与敌交手?”陈燮故作镇定,这个时候不镇定也不行了。北直隶一马平川,正适合后金骑兵高机动。他可都是步兵啊,万一后金不按常理出来,来个一万八千的,他这点兵力肯定罩不住。本来是跑来打劫的,别让人给自己劫咯。  “只有三个建奴游骑,何队长带人围上去了,准备抓活口。”斥候这么一说,陈燮放心了一些,不过还是不安的继续往前看,策马上了高处,举起望远镜却什么都看不到。  因为侦查通信手段的落后,明朝的战争很多时候都是聋子跟聋子打,瞎子跟瞎子撞一起的事情生。如果陈燮手里有个两万的战兵,那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往前推。问题是他的身份,不允许他搞这么多部队出来。看来这一次,还是要搞点大的动静出来才行啊。  最可恨的还是吴琪,尼玛这个不让带,那个不让带,不然带点对讲机和航模拍摄飞机也好啊。通信和侦查的手段都有了,不用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的盲人摸象。万一一头撞上大股后金军,那乐子就大了。  “来了,来了!”王启年眼神不错,看见了卷起的烟尘。陈燮精神一震,举起望远镜仔细一看,不错,是登州团练营的服装,这个想搞错都不可能。塔塔塔,一个小队的斥候,回来的时候在马背上的只有七个人,除掉一个回来报信的,剩下的两个呢?  陈燮心里一紧,何显越来越近,终于看清楚中间两匹马背上,后面还有两个人,应该是受伤了。“红果!准备手术!”  红果等人立刻动了起来,就在路边上搭帐篷,手术台是可以拆卸的一张大桌子,所有部件都可以轻松组装起来。何显越来越近,陈燮看清楚了,他的身前有个被绑住的男子。  “王启年,审问的事情交给你了,命令部队做好戒备,斥候放远一点,稍有动静立刻准备战斗。”陈燮交代一句,立刻迎上前去。  何显把被俘的后金兵往地上一丢,气喘吁吁的正要说话,陈燮已经先道:“去跟王启年说,我要看受伤的兄弟。”  两名伤兵被同伴七手八脚的抬下马,陈燮看了一眼,一个腮帮子上中了一箭,贯穿伤。另外一个还一点,伤在小腿上。陈燮立刻道:“这个送上手术台,另外一个交给医护队处理。”  战争意味着大量的伤亡,陈燮现在还有时间给这个幸运的伺候做手术,一旦打起来,出现大量伤亡,那就得看红果这些二把刀了。能不能活下来,全看运气了。好在有消炎、抗感染的药物,应该能死的少一点。  在明朝学外科的好处,大概就是不用担心那些需要手术病人家属给神医老爷的医院捣乱。这就是钱多到可以砸死人的好处了,上了战场,这种拿活人练手艺的机会就更多了。  “红果,你来主刀,我在一边看着。”陈燮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红果开始还有点抖的手,因为陈燮信任的目光变得稳定了下来。去掉箭支,止血、清创、缝合。这些过程做的很到位,每一个细节都没有太大的毛病。陈燮满意的点点头,能做到这些就很难得了。  “长官老爷,那小子嘴巴硬的很。”王启年来了,在后面说了一句。称呼什么的有点乱,陈燮也不在乎这些了,转身出来道:“带我去看看。”  跟着王启年来到路边,一棵大树下,被俘的后金士兵绑的结识,这货浑身是血,依旧一脸的轻蔑,这让陈燮看着就很不爽。  “我知道你想死,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死是必须的,但是想激怒我现在一刀剁了你,那就是在做梦。”陈燮先声夺人,根本不给这个家伙施展的余地。  “来人,扒光他,把炭炉给我点上,先烤熟他的jb喂狗,记住了,要烤熟的,生一点都不行,还不能切下来烤。”陈燮一声令下,刚才还一脸不屈的勇士,脸色剧变。  “#¥……※*。”一串母语,陈燮也听不懂,当然就算他再会骂人,陈燮也不会在意的。“小子,我给你个机会,乖乖的把知道的都说出来,我知道你会说汉话,也能听的懂我在说啥。我还告诉你,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你的尸体会被我用一种药水泡起来,存在一个大大的罐子里,隔一段时间就会取出来,看看你的心肝是红的还是黑的。”  “混蛋,你不能这样侮辱一个勇士!”这货终于说了一句调子很怪的大明官话,陈燮对此报以平静的表情,抬手指着附近的一个村落的方向道:“就在我来的路上,在那个村口,看见了至少1o具尸体,其中有三个女人的尸体是光着身子的。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有个女子不过13岁。勇士?在我的眼里,你们就是一群畜生,不是人。我还告诉你,既然落到我的手里,就不要想好死。再次提醒你一句,想死的舒服点,就给老子乖乖的说实话。”  炭炉被端来了,就放在这个后金斥候的胯下。因为满脸是血,陈燮看不出他长的什么样子,但是他脸上的惊慌很清楚。“艹,你也知道害怕?”心里这么想着,坚定了陈燮的行动。  说完陈燮就走了,在边上捧着保温杯喝茶看地图,很有耐心的等着。按照陈燮的心思,等半个时辰,估计能等到白杆兵的先头部队了。半个时辰,也够那家伙招供了。陈燮还是低估了烤小**这个招数的威力,一个男人看着自己的小**被烤熟的过程,真是太恐怖了。  “不要啊!”声嘶力竭的喊声之后,前后不到十分钟,那货什么的都招了。王启年来身后道:“长官老爷,都招了。”陈燮手抖了一下,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淡淡道:“都招了些啥,别被他骗了。”  王启年道:“此人叫巴山度,后金镶红旗人,据他招供,现在遵化领兵的是岳托和豪格,遵化城一共有兵约五千,正准备东进,所以派出斥候查探蓟州军情。他还说,一行斥候一共是八个人,我们的斥候对才干掉了三个,我军北上的消息,肯定走漏了。”  陈燮挥挥手,示意王启年和其他人下去,翻起手腕上的屏幕,偷偷摸摸的忙活了一阵后,历史似乎有一点点变化,但是变化不大。按照正常的历史,这个时候岳托和豪格应该在永平。看地图,遵化距离永平,以骑兵的度,不惜马力的话,一天一夜也能赶到。  也就是说,陈燮团练部的情况还是和糟糕的。万一引起了岳托和豪格的重视,缩在城里不出来,那就麻烦了。怎么办?这是个问题。  就在陈燮犹豫的时候,王启年又来了:“老爷,秦翼明将军率三十骑兵追上来了。”  陈燮一愣,暗道白杆兵的行动很快,出乎了自己的预料。当即出来,往后队方向走去。站在一处高地上,望远镜里看见了秦翼明的旗号。不过三里地的样子,也就是几分钟,秦翼明就赶到了陈燮的面前。  “思华,你太不仗义了,怎么能说走就走,还当不当我是兄弟。”秦翼明的话,陈燮还是很受感动,但是现在不是谈这个时候,结结实实的挨了秦翼明落在肩膀上的拳头,陈燮笑笑,打开地图,蹲下身子,指着地图上道:“我们的位置是这里,蓟州在这里。刚才抓个后金斥候,得到的情报如下……。”  不等陈燮说完,何显跑来了:“长官老爷,那混蛋果然没说真话,又招了一个重要的消息。”陈燮一惊,陡然站起。rs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