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这么简单都没想到

第一百一十七章 这么简单都没想到

    第一百一十七章这么简单都没想到  在工兵队的帮助下,秦良玉所部三千白杆兵,还有一千多的辅兵,扎营的过程很顺利。你还别说,这些白杆兵吃苦耐劳,打仗也凶猛,扎营的时候干活也卖力气。不过他们干活的水平,根本不能跟陈燮这些部下相比。怎么练一支工兵种子,陈燮也是下了大工夫的。别看这些士兵年轻,都是匠户出身,有铁匠、木匠、泥瓦匠等等。在陈燮的贩运过来山寨版理论的打磨下,短短十个月左右,这支工兵就显得相当专业了。  先是勘定了地形,然后指挥那些白杆兵挖沟,营地的安排也是井井有条,单独的帐篷区,还有单独的厕所等等,一些新理念,说的白杆兵都是一愣一愣的。人家说的有道理,自然按照指点去做。  秦良玉被陈燮请去做客,进了村子看见里头还有女兵的时候,表情有点严肃,眼神怪异的看看陈燮。这小子,有点混蛋啊。陈燮知道她的意思,笑着解释道:“这些女兵,都是活不下去要卖身的流民,收留她们在军营里,主要是做一些照顾受伤士兵的活。”  这不是实话,陈燮也没打算跟她解释清楚这个问题。不过很快秦良玉就有打陈燮一顿的冲动了,一个院子里很随意的堆着缴获来的各种武器、甲胄和从尸体上扒下来衣服,其中主要是棉甲。陈燮让人这么干,主要是想卖点银子,看上去东西多一些也好开价。  秦良玉站住之后,指着这些东西道:“陈将军,这些东西都不要了么?”  陈燮扫了一眼,面露懊恼之色道:“这些东西我军都用不上,杨国栋那个王八蛋,赖了我一万两银子。算了,不提了,反正这些东西我没用,您要看上就都拉走。”  秦良玉深呼吸之后,确定自己没听错,还是不放心,看了一眼秦翼明。这货一点都不客气,笑道:“那我可就都拉走了?”陈燮摆摆手道:“都拉走,都拉走,放着还占地方。”  然后,秦翼明就一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进院子,啧啧声不断。这时候陈燮才反应过来,自己看不上的东西,在人家白杆兵那里都是好东西。棉甲这个东西,穿着多暖和啊,还能起防护作用。刀枪什么的,就算买铁都能换点银子,更不要说这些铁都是这个时代的好铁,刃口处还用了好钢。  秦良玉知道这货是真败家,心里还是被他感动了。不过她性格沉稳,没有露在脸上而已。一行人继续往前,丢下那个在忙着搬垃圾的秦翼明,进了陈燮住的正屋。请坐,上茶。  “秦将军,据我军的得到的情报,后金主力已经东进,看样子是奔着山海关去的。黄台吉放弃了围攻京师,充分说明了后金军队缺乏攻坚能力。我琢磨着,既然他打不下京师,就不要说能打下孙阁老镇守的山海关了。所以,黄台吉回师往西,沿着来路返回的可能性最大。既然如此,贵我两军不妨联手行动,急向北,沿途清扫后金游骑,奔袭遵化。”  陈燮这个战略构想,其实是建立在对历史认知上的。黄台吉在东边扫荡,遵化现在是比较空虚的。两军加起来,偷袭遵化是没什么太大危险的,而且带着大量粮草的陈燮,一旦占据了遵化,凭着城墙坚固,黄台吉想夺回来就难咯。  这是一个不错的战略,陈燮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秦良玉不这么认为,因为没有见到陈燮大战建奴的一幕,她对这支全火器的部队,严重的缺乏信任。不过人家还是很客气的回答:“想法很好,可惜我们加起来也才六千多人,这点兵力,别说跟后金主力遭遇,一旦遇见一支万余人的后金军,想跑都跑不掉。”  尽管秦良玉很客气,陈燮还是明白她的话和眼神里的含义。小伙子,勇气可嘉,可是我看不上你的团练的战斗力,我要为土家儿郎的生命负责。尽管对陈燮的队伍缺乏信心,秦良玉还是很喜欢这个年轻的将领,并且对面前这张精细的地图,深感喜爱,一直瞄着。  陈燮也知道自己想当然了,刚刚卖的战功,后悔药也没地方找去。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你不去,我自己去行不行?陈燮暗暗下了决定,明日就率部去三河,看看有没有打劫遵化一把的机会。  “陈将军,不如跟我一起去京城吧,或者留下来等待登州营主力。”秦良玉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她倒是很愿意跟陈燮一起走的,至少能保证吃的好。陈燮笑了笑,摇头道:“算了,我懒得去京师看那些大官的嘴脸。”  秦良玉默然,他看的出来,陈燮对于去京师有抵触情绪。坐了一会,客气了一番,秦良玉起身告辞。陈燮送她出门时突然道:“秦将军稍等。”说着冲回去,抄起桌子上的地图,拿起望远镜的盒子递给她。  “一点小小的礼物,请别客气。”接过地图,递给身边的卫兵,秦良玉看看盒子道:“此为何物?”陈燮盒子,带子往脖子上一挂,做了个望的动作道:“就像这样,你看就知道了。”  接过望远镜,秦良玉照着陈燮的样子做了一遍后,嘶的一声!这东西的太有用了,从这里看通州城,都能看清楚城垛。“不行,这东西太贵重了!此乃兵家利器!”  陈燮抬手按住她归还的手,秦良玉又吃了一惊,小伙子的力气真大,轻轻一按就动不得了。“秦将军,您是长辈,就当我肖敬您的好了。”秦良玉看看他坚定的眼神,慢慢的点头。  陈燮给送出村口,这会秦翼明已经带人装车完毕,四辆大车装着东西跟着回去了。  秦良玉出了村口,上了官道,就在对面不到五百米的地方,营地就设在这里。  “你怎么看陈思华和他的队伍?”秦良玉这话是对弟弟说的,秦翼明犹豫了一下道:“没怎么看,就是觉得他们对我们是真心的好。”秦良玉气的抬头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道:“我问你这支队伍的战力如何?”  秦翼明这下明白了,挠头道:“精兵,绝对的精兵!”秦良玉吃了一惊道:“你说什么?”  秦翼明理所当然道:“姐姐,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您又不是没看见那支掩护粮队的步兵行军的样子,走了一天的路,队形丝毫不乱。我们的白杆兵都做不到这一点。”  秦良玉若有所思,回到营地时吃了一惊,一群白杆兵拿着一种小铲子,正在干的欢实。一道壕沟一惊挖好,挖出来的土拍严实了就是一堵墙。往里走的时候更为惊讶,里头的一切显得井井有条,中间一条路,两边是水沟。走到火头军处,更惊讶的事情出现了,一口压水井,几个兵正在玩的不亦乐乎。水井的边上,更是挖了水沟排水,行军锅灶不用砖头,直接就在地上挖出来,这会已经往里倒米粮了,正在做午饭。  秦良玉把儿子马祥麟叫来,问道:“这些都是怎么回事?”马祥麟道:“这帮登州团练营,太能折腾了。这营地的样子是他们给指挥弄的,这井也是他们打的,这灶台也是他们弄的。对了,走的时候还给留下了五十把小铲子,真好用。”  秦良玉呆着了,问弟弟而儿子:“这个陈将军,凭什么对咱这么好?”  马祥麟挠挠头,不知道怎么回答。秦翼明倒是笑道:“这有啥,人家莫先生说了,要不是遇见我们,拖后的粮食保不住,大军就得挨饿。”  秦良玉摇摇头,心里不敢认同这个说法。那么多粮食,甲胄、兵器、衣服,虽然都是从建奴手里捡来的,嗯……?秦良玉突然打了个寒战,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就没想明白。  “原来如此,通州城里的那些窝囊废,占了人家陈燮的军功,就给留下这些东西。人家还看不上,转手给了我们。”秦良玉这么一说,秦翼明也明白了,一拍大腿道:“没错,城下多有血迹,可见是一场激战刚过去不久。通州城门都不敢开,不就是怕建奴打回来么?”  “老了,老了,人也糊涂了。不说了,这次丢人丢大了。”秦良玉多少有点后悔,可惜已经拒绝了陈燮的建议,只能继续上京去了。建奴往东而去,她就得赶紧去京城报道。  这一夜秦良玉睡的有点不踏实,凌晨天还黑着呢,就听到喇叭声。这种喇叭声,她可从来没听过,赶紧起来,走到塔楼上朝村子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灯火摇曳,人家这是要出了。  秦良玉犹豫了好久,还是决定去看看这支军队。带上秦翼明和马祥麟,还有十几个卫士,大步走到村口,看见正在出村子的一个步兵队。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自从穿上了军装,就责任重大。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是青春年华,都是热血儿郎。说不一样,一样的足迹留给了长高水长。”这《咱当兵的人》,经过陈燮的稍稍改动,就变成了一团练营官兵们喜爱的歌曲。  看着这支唱着军歌出的队伍,迈着整齐的步伐,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举着火把前进。秦良玉的心头涌起一股腾腾热血!rs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