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做笔交易

第一百一十二章 做笔交易

    第一百一十二章做笔交易  一条腿哆嗦着从轿子里伸出来,解巡抚总算是找回了一点力气。方才一下,把他吓的魂飞魄散,在轿子里抖的腿都不敢动。要是在城里,还能撑住场面,这是才城外。这帮粗坯杀汉,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时候大概是看见枪声没有继续,一干衙役轿夫都跑回来了,解巡抚没好脸色的看着这帮混蛋,回去再收拾他们。  正准备往前走呢,李秋的大嗓门响了,一句喝骂之余,枪口又对准过来。解巡抚再次受到惊吓,腿一软,还好这次有个衙役伸了手扶住他。  前方的交涉还在继续,杨国栋被骂的面色涨红,身后家丁噌噌的抽刀。哨兵的哨子响了,刺耳的哨音就是战斗警报。最近的一个步兵队立刻放下手里的一切,操起步枪就列队整齐。  实际上借杨国栋和他的家丁十个胆子,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动作,做做样子而已。可惜,没想到做个样子,都会遭致激烈的反应。道路上还有一具尸骨未寒的尸体,他们可看的清楚。  夸夸夸!整齐的脚步声如同风声在山岳之间回荡!对面的一个排,已经往步枪的火药池子里倒火药了,很快都举起来,瞄准北面。  “所有人都给我听好了,这里是战场,我可不管你什么御史、总兵,上了战场军法最大。我劝几位情绪激动的兄弟,最好是放下武器,抱头蹲下。”李秋的嗓门又来了,这一次更加的难听就算了。而且还透着浓浓的不怀好意。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塔塔塔的马蹄声响起,陈燮策马飞奔,口中高呼:“都给我回去打扫战场,来的又不是建奴。”正在赶过来的队伍和正在集合的队伍。纷纷停下,该干啥干啥。  来到对峙点的陈燮,翻身下马后看看李秋,又看看对面的人,怒道:“干啥?想造反啊?都给我把枪收起来,你。刀收起来。”  说完这些,陈燮似笑非笑的走上前,朝杨国栋拱手道:“总兵大人,久违了。”  杨国栋看见正主了,勇气也就来了。当兵的可以不在乎他这个总兵,陈燮不敢。  “陈思华,你的兵可真厉害啊,连我的人都敢啥。这事情,你得给我个说法,二位大人受了惊吓,你也得给个说法?”杨国栋越说越来劲,尤其是看见身后两位大人正在上前。觉得自己真是有理有据,很快又上升到大义凛然。更重要的是,只要陈燮理亏。今天这顿战功就跑不掉自己这一份。  “说完了?”陈燮笑眯眯倒,杨国栋一愣神,下意识的点头。结果刚点头,陈燮的身影就上来了,快的根本就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一拳狠狠的击中小腹。弯着腰当时就跪下了,话都说不出来。  几个家丁见状。纷纷抽出雁翎刀,喝道:“大胆!”疾步上前护主。  陈燮身后的士兵见状。挺着步枪就冲了上来,正在互相打气往前走的两位官老爷,看见前方突变的时候,也都愣住了,怎么又打起来了?这一次真是倒霉催的,这才距离前面不到十步远,跑是肯定跑不掉的。  几十人端着刺刀冲了上来,加起来不到二十人的家丁,顿时就没了抵抗的勇气。陈燮走到杨国栋跟前,抬手托起他的下巴,笑道:“总兵大人,你得搞清楚一个事实,老子不是你的下属,也不是平头百姓。老子捐了旌表,见官不拜。再说了,建奴在城下耀武扬威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出来耍威风啊?这会跟老子摆总兵的架子,找揍呢你!”  杨国栋羞愤难当,怨毒的眼神盯过来,似乎想记住这混蛋长什么样子,将来好报仇。陈燮想都不想就指着那些家丁道:“三声之内,放下刀,否则就地格杀。”  “陈思华,你敢!”杨国栋看见了正在互相扶持颤抖的两位大人,立刻又有了勇气。你可以不在乎我,你敢不在乎两位文官大老爷?  “1!”陈燮根本就不看杨国栋,轻轻突出一个数字“2!”杨国栋听着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已经彻底的不报幻想了,陈燮肯定不会手软的。  “都放下武器!”杨国栋及时的喊了一声,陈燮叹息一声,伸手拉起杨国栋道:“我说总兵大人,早这么不就完事了么?大家都是为了大明朝,何苦伤了感情?”  这货居然变脸了,还能笑的很和气,就像久别重逢的老友,又像好基友相见。杨国栋狠狠的打了个寒战,看着这个年轻人脸上的笑容,脊椎出凉气肯定停不下来往外冒,顺着脊梁就往上窜。  “李秋,把那些动了兵刃的家伙都带去干活,一堆没脑袋的尸体,赶紧堆起来一把火烧了。”一帮家丁被李秋带着人押走干活,杨国栋想说点啥时,陈燮在耳边低声道:“十个级,真鞑。”买卖人的口气出来了,这才是杨国栋熟悉的陈燮嘛。看看两位大人,杨国栋突然明白了什么,心里那点委屈和怨愤也没了,压低声音道:“不行,至少五十具。”  “做人不能太贪了,顶多二十。”“我还挨了一拳打,死了个家丁,四十五。”  “那是他自找的,骑马往前冲军阵,三十,不能再多了。”  “好歹是一条性命,再加点,三十五。”  陈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低声道:“成交!”两人露出会心的微笑,拉着手往前走去。  “登州团练营大使、草民陈燮,见过二位大人。今日三千建奴进犯通州,与我部勤王之师遭遇,两军激战僵持,战火激烈之际,二位大人指挥守军城头炮,建奴骤然被袭,阵脚大乱。我军趁机冲杀,击溃来犯建奴,总兵杨国栋奉命出击,引精骑五百,绕袭建奴侧翼,酣战一日,建奴不支而去,通州得以保全。此役,上赖圣天子庇佑,下靠各部死战不退。经查,此役阵斩建奴级四百四百八十具,登州团练营斩三百八十,总兵杨国栋斩五十,建奴死于炮击者五十余。二位大人,今天真是太惊险了!”  两位文采斐然的大人,还没开口说话呢,陈燮就是一通说个不休,开始还脸色苍白的表示不满,越听这味道就越不对了,接着就是脸上露出难以抑制的喜色,再接着就是狂喜了。  嗯,这小子很上路,就不弹劾他狂悖了。至于那个家丁,那是冲军阵造成的,死了自认倒霉吧。杨国栋都不在乎,他们就更不在乎了。  “嗯,这一仗真是太惊险了。”解巡抚恢复了翩翩风度,方御史也露出满意的微笑。  陈燮这个时候放低身段,低声道:“二位大人,借一步,再说点事情?”  两人微微一怔,杨国栋也走了上来。四个人就站在路边,陈燮开始抱怨道:“各位大人有所不知,陈燮所部是团练,这一趟出来可是亏大了。”  两人都看着杨国栋,那意思你在登州干过,你作证一下。杨国栋笑道:“思华所言不虚。”  陈燮又道:“登州府库穷的都能跑老鼠了,拿不出钱粮,找到陈某要钱粮就算了,还让在下带兵出征当了先锋。这事情没法说,也说不清楚。不如这样,左右这一仗是在登州城下打的,二位大人跟下属商量商量,要不就把这些级、甲胄、兵器什么的,都买了回去。就当我团练营没来过。”  嘶嘶!嘶嘶!嘶嘶!两文一武,三位大员一起出倒吸凉气的声音。明白了,太明白了。这事情摆明的,不想便宜了登州府那帮混蛋!感情,这家伙吃了不少亏,出门带着怨气。难怪方才对杨国栋的人不客气,该弄死也就弄死了。杨国栋在登州呆过啊,拿他撒气呢。  “杨总兵,这事情你怎么看?”解巡抚是不会表态的,但是他的眼睛里在冒金光,说明他已经动心了。陈燮的功劳,肯定跑不了登州兵巡道和登州营一份。现在陈燮要拿来换银子,找回了本钱还不便宜那边,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杨国栋当然要接下这笔买卖了,竖起一个巴掌。五万两,这买卖接下了。陈燮当然能立刻答应,竖起两个巴掌。杨国栋伸手按下去四个,陈燮又竖起三个,两人开始演哑剧。身边两位文官看不下去了,各自转身呵呵呵,天气不错啊。  最终陈燮留下了六根手指头,杨国栋也放弃了努力。成交!  做了笔好买卖的两边,心情都很愉快,陈燮对二位老爷道:“二位大人,天色不早了,我军一路行军辛苦,得赶紧扎营休息,方便的话,能不能给弄点肉食,这都吃了半个月的干粮了。”  六万两银子,吞下这份大功劳,可以说这笔交易真是赚翻了。这俩心情大好,也不计较陈燮失礼了,赶紧吩咐下去,让人准备猪牛羊送来。  两下里皆大欢喜,陈燮以军务为由,谢绝了二位大人邀请进城喝酒的好意。杨国栋留下继续买卖,两位大人打道回府。(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