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一十章 平地起风雷(下)

第一百一十章 平地起风雷(下)

    第一百一十章平地起风雷(下)  目睹对面的步队刚刚跑起来,翁正清的听到了“装填完毕!标尺调整完毕。”的声音,前方是凌乱的战马在四散而动,不足五百米外,建奴是建奴步队。  摇动手柄就能利用螺栓调整角度的这个设计,在翁正清看来就是天才的设计。现在没时间去想这些了,举手使劲往下一挥。“开火!”  距离虽然只有五百米,但是对于头一回遭遇这种战术的后金士兵来说,简直就是在地狱里行走。那种火炮的射远远地出了想想。小跑向前不过五十步,黑黝黝的炮弹又来了,这么大的目标,这么近的距离,想打不中都很难。  不过,还真的有人做到了这么难做到的事情,头两炮弹居然从建奴的头上飞过去了。飞……过去了!翁正清气的脸的青了,好在后面的四炮,一炮正中人群,三炮落在人群的前面一点。高滚动的炮弹,扯散了密集的队形,留下一路血槽,还有数十人的惨叫声。  这时候多古那看出不对来了,这支明军清一色的鸟铳加大炮,而且鸟铳的射程极远。  犹豫不决多古那,很难出后退的指令,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对面的火炮又响了。可能是不那么紧张了,这一次打击前方三百米左右距离的建奴步队,居然六炮全都没打空,就算是落在前面的炮弹多达五,高前冲的炮弹,根本就不是人的反应能躲避的开的。  “撤退,快撤退!”多古那终于出了撤退的指令。身边的传令兵还楞了一下,这都没接战呢,就撤了?  虽然只有三轮炮击,但是后金大队已经凌乱不堪,陈燮看的很清楚。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把刀往胸前一举,这个动作就是命令,所有军官虽然都不理解,但是也都机械执行并跟随旗号。  “登州团练营,前进!”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战鼓就是命令,全体士兵扛枪在肩。跟着鼓声的节奏,跟着最前方那个高大伟岸的身影,就算前面有刀山火海,一往无前!  刷刷刷,整齐的步伐声。咚咚咚,鼓点沉闷的敲在心头上。  两军距离已经不足25o米,前方陈燮把刀一落,斜斜的朝下。刷!整齐的止步!  “举枪!瞄准!开火!”连贯的命令后,登州团练营上空,飘起了一层硝烟。  就像一阵狂风扫过,顶在最前面的士兵倒下了一片,没人去仔细的数。但是肯定不会少于五十人。不等他们做出反应,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听清楚,又是一顿急如骤雨的枪声。再次刮倒了一片。  就像在整个后金步队几步之前,画了一道死亡线。小跑前进的势头被一道无形的铜墙铁壁狠狠的挡了回去,弹丸不断的击中身边的同伴,溅起一朵一朵的血花,出的惨叫声渗入骨髓,无论披甲奴才还是重甲主子。挡者披靡。又像一道无形的重锤,将整个正面狠狠的往回砸。被击中者。运气好的被击中肢体,告诉弹丸把人往侧面狠狠的一拽。倒下去就爬不起来,虽然疼的惨叫不休,但是死不了,顶多废掉一条手臂或者腿脚。运气稍微差一点的,被击中面门、胸膛这些要害部位,直接就往后一栽,喊都来不及喊一声就没了性命。运气最差的,要属那些躯体中弹者,高旋转的铅弹击穿甲胄,哪怕是身穿了三层甲的后金猛士,无一幸免的被弹丸钻进体内,翻滚搅动,有的肠子被打断,顺着伤口流出来,有的肺部被打中,到底后口鼻溢血,这些人的共同特点就是一时半会死不了,还要被痛苦折磨很久才会咽气。  距离一百五十步,鸟铳能破甲,这个现象已经很骇人了。即便是身经百战,视生死为寻常事的后金老兵,也被这一残酷的现实击穿了心理防线。更不要说,他们以前面对的是别人死的时候,今天面对的是自己马上要死的现实。  如果之前的炮击让这些自诩能轻易击败对手的后金士兵的阵型松动,心理动摇,生出了畏惧的情绪。那么这一顿排枪,就彻底了将他们的勇气打掉了。不要扯什么后金勇士的顽强斗志,这个时代没有哪怕一支军队能支撑住这种伤亡度带来的心里压力,能够承受三成伤亡而不散的军队,就是铁军了。能够承受五成伤亡还能坚持战斗的,那就是钢铁之师。  而建奴,距离钢铁之师还差的远呢,要不在北京城下能被关宁铁骑造成一千多的伤亡之后便溃散?建奴能横扫明军,唯一的解释就是明军烂的够彻底!  而今天,站在建奴面前的是一支由残酷的军纪和最严格的训练打造出来的一支军队,加上越时代很多的武器装备组成的近代军队。这是一架杀戮机器,冷血、残酷、毫无情感,驱使士兵不断强忍内心恐惧、焦虑、狂躁等负面情绪,不断本能的重复那些杀戮动作的原因,不是精神力量,而是对严酷军法的恐惧以及长期训练造成的条件反射。  最后一点勇气都被打掉的后金军,终于听到了人世间最美的声音,那就是撤军的命令。没有任何一个人迟疑,掉头就跑。但是身后的敌人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六门火炮再次出怒吼,追着后金的步队打。更惨的是,就算转身逃跑,也依旧在米尼步枪的射程之内。  砰砰砰……,密集的步枪声再次响起,米尼弹将那些落在后面的后金士兵打的东倒西歪。  站在队伍最前面的陈燮,这个时候再次举起军刀,做了个向前劈砍的动作。  “上刺刀!全军突击!不要俘虏!”这个动作被身后的旗手用旗语做出了演示,注意力高度集中地各级军官,出了全军突击的指令。  “大明万胜!杀光建奴!”整齐的怒吼声后,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全军开始追击。最先启动的是五十人的斥候队,随后是潮水一般的刺刀海。  “胜了?”城头上的解巡抚如同大梦未醒,看着身边的方御史,这哥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正在使劲的掐自己的腮帮子。“胜了!胜了!”杨国栋不愧是武将,这个时候第一个反应过来,城头上的数千士兵和百姓,一起跟着喊了起来。  “胜了!胜了!”确定不再有城破家亡的危险后,城头上欢声四起,一时间成为了欢乐的海洋。崩啊,跳啊,好像这场战斗是他们打胜的。  看着这些光顾着高兴的士兵和百姓,冷静的人总是能先冷静下来。比如两位文官系统的大佬,在别人还在欢呼雀跃的时候,他们回复了冷静,互相看看,心有灵犀的点点头。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从这场大胜里头捞点好处的问题。  追击还在继续,战场上狼奔豕突,斥候骑兵人人一手持短铳,一手持马刀。但凡敢于转身抵抗者,迎上去就是一枪,埋头逃跑又没有跑过同伴的,追上去就是一刀。  多古那在下达了后撤令后,带着身边百余骑兵绕了个弯子去了侧翼。一直在注意观察敌情的陈燮,立刻做出反应,作为预备一直没有出击的一个步兵队被调了上来,严阵以待盯着侧翼可能起的攻击。与此同时,喇叭声响了起来,部队停止追击。不是陈燮不想追杀,而是他知道两只脚去追,什么都追不到,而且会破坏严密的队形。甚至可能遭致反击而损失。  多古那确实想过进行反击,但是对面的敌人真是太狡猾了,很快就停止了追击,骑兵停止下来,配合一个始终没有轻举妄动的步兵方队监视对手。其他的步兵则端着步枪,给那些倒在地上还没断气的建奴补刀。  为什么不要俘虏?这个事情陈燮是这么理解的,不是什么没那么多粮食浪费的废话,而是很明确的告诉各级军官,那些敢于打上门来抢劫的强盗,除了死,没有更好的赎罪方式。  多古那带队远遁,被明军追在屁股后面的步队士兵,很多人都没机会回到自己的马背上。三百镶白旗的一个牛录,加上四百余披甲奴才,七百多人的队伍,最终逃离战场的不过二百人。当然这是后话,陈少爷、陈老爷、陈神医同志,此刻正在一辆四轮马车后面,抱着一个属于红果的脸盆在狂吐。妈的,刚才一脚踩在一堆肠子上,真是太恶心了。当初解剖人体标本,都没觉得有多恶心,战场上浓浓的血腥味道,才是让人难以忍受的原因吧。  这辆马车是伤兵专用,平时都是红果她们坐的,这会一帮女兵现老爷在吐,当然不能让人看见,毁了老爷的伟光正的高大形象。端着步枪的女兵岗哨放出去十几米远,老爷出来之前,谁都不能过去。下意识的,这些女医护兵已经把陈燮当成自己的主子。  总算是吐完了,陈燮从马车后面站起来,甚至还站在马车上,举起望远镜观察。很快陈燮就注意到一个镜头,一名年轻的士兵,拄着步枪狂吐不休,吐几口就停下,拿刺刀捅死一个还在挣扎的建奴,然后又继续往前走几步,再吐,再走,再捅死人。(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