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零七章 京师消息(为读者王孙武阳加更)

第一百零七章 京师消息(为读者王孙武阳加更)

    第一百零七章京师消息  登州团练呆久了,自然知道这支部队里对老爷最死忠的就是这些女兵,医术是老爷手把手教出来的,上了战场受了伤,就得指望她们救命。其次才是家丁队出身的教练和学员,前者是主仆关心,后者是师生关系。有趣的是,在这个团队里,家丁的地位明显受人追捧。  可惜,长官、神医老爷不再收家丁了!军营里,长官必须摆在第一位。  烫脚之后,自己去水沟边上倒掉水,回到帐篷内,往睡袋里一钻。此去要与建奴开战,自入家丁讲武堂第一日起,被灌输的都是军队是国家的军队,军人的职责是保家卫国之类的观念,丁子雄没多想就睡着了,没想过战死的事情。偶尔想到,也就是一个念头,不就是马革裹尸么?保卫国家不是天职么?  明朝的长途行军是非常苦逼的一件事情,登州团练营这种按照近代军队模式打造的军队,每日行军保持在四十公里的水准,可说是大明唯一的一家。  最好的行军路线是从海路到天津,可惜王廷试和张可大都没提这个,大概两人都巴不得队伍走的慢一些吧。于是这样一支奇怪的军队,沿途从不扰民的军队,在山东境内唱着军歌,大步行军的场景时常出现。即便是在山东境内,团练营也是沿途各县严防死守的对象。  作为陈燮的“核心”幕僚,莫泰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挥的余地真的不多。团练营行军三日,至莱州。城外扎营之时,按说应该是莫泰这种有文化的人出面跟地方上打交道。看看能不能采办一些新鲜肉食。  莫泰也感觉良好的准备挥个人前巡抚幕僚的私人关系网的作用,不想陈燮丝毫没有这个意识。莫泰只好决定亲自去提醒陈燮,告诉他自己的表演的舞台来了。  找了一圈,才现陈燮带着十几个人年轻“实习参谋”,站在路边东张西望的。刚走过去。一匹快马就到了,翻身下马的是一名年轻的传令兵。  “报告,莱州本地商号的车队出城了!”莫泰觉得自己在听天书,经过黄县的时候,可没听说什么商号的车队。殊不知陈燮就没通知到,这一路要演练各种军事科目。非府城不另行采办。联合商号的信使早就先走一步,各地仰仗美洲商品财的商家,早就盼着有机会来捧一下联合商号实际上的东家陈某人的臭脚。  登州马车作坊生产的四轮马车,拉着杀好的猪、羊,骑马走在前面的是斥候小队的成员。随后是笑容如菊花的本地商户,联合商号的三掌柜老秦,领着一群本地商家来见陈燮。  “东家辛苦了,这是莱州府的张氏商号……。”一通介绍,陈燮一个都没记住,就是不不停的笑,拱手,致谢。热闹完了。卸下东西,这些商家也识趣,各自告辞回去。水都没喝一口。莫泰站一边保持沉默,等人都走完了,这才默默的转身回去。  打击有点大!拿着高薪没有体现价值的舞台,这活还怎么继续下去?  陈燮似乎知道莫泰的心思,笑着走近道:“莫先生,待建奴退却后。怕是要辛苦你在京师留一阵子。”这话莫泰听了眼睛一亮,脸上的笑容也有了。拱手笑问:“任凭东翁差遣。”这个时候的莫泰,心理已经生了根本的变化。以前还拿乔。见识了这支军队的严整之之后,以前在孙国桢手里经常跟军队打交道,比一下就知道那些都是垃圾。  “莫先生,燮虽有家财万贯及雄兵两千,然朝堂之间根基太浅。先生至京师后,不要在乎花费,大把的撒银子,尽量多结交京师官员为友。……。”陈燮不紧不慢的跟莫泰解释自己的计划,经过这次的事情,陈燮的心态生了很大的变化。从打造一支看家护院的军队,到现在不得不考虑上层的关系。  建奴是要打的,但是此前的陈燮,对于建奴的了解,都是建立在历史资料上。所以,仅仅是一个概念,没有太直观的感受。尚且现在陈燮对自身的定位,还存在一个模糊的情况。  沿途有商户的送来的粮草,虽然联合商号花了银子,但是客观上减少了辎重消耗。出了山东,这个情况才结束了,不是陈燮不想继续这样,而是还不具备山东之外的影响力。再者,直隶正在经受战火,各地勤王军队纷至沓来,哪个城池都是大门紧闭。  出了山东一路行军陈燮就走的急了,每日行军不少于五十公里,从登州出,前后走了18到天津,陈燮没有跟地方上打招呼,继续往前走了十余里才停下,安营扎寨,撒出去的斥候回来了一个小组,带回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  陈燮正在跟王启年、莫泰等人商议军务,斥候队的头子何显进来汇报:“报告,天津来了个锦衣卫的坐探,称有军情相报。”  对眼前京城战局毫无头绪的陈燮,闻讯后大悦,立刻道:“快请!”  陈燮见到来人就傻了,惊道:“元中?怎么是你来了?”  对于自己妹子的姘头,元中见了可没啥好脸色,随意的拱手道:“托你的福,我妹子给送来一批有银子都买不到的美洲货,上下打点,不用去辽东了。现在本官是锦衣卫天津百户。”  陈燮对他的黑脸一点都不在意,笑嘻嘻的搂着肩膀,勾肩搭背道:“都是一家人,就不用客气了。坐,坐,说说现在啥局面?”  元中扭了一下,都没躲开陈燮,只好作罢。乖乖坐着道:“自勤王令下,各地兵马纷纷北上。罪臣袁崇焕率部先于建奴两日至京师,十一月二十日,袁崇焕、祖大寿领关宁兵九千人和莽古尔泰、阿巴泰、阿济格、多尔衮、多铎、豪格带领的后金左翼大军、护军及蒙古兵大战于广渠门,互有死伤。二十七日,左安门大战,袁以五百跑手潜至海子,以炮击黄台吉大营,建奴败走远遁。转道南下,于良乡击败山西勤王之师,继而陷房山。”  陈燮听到很淡定,因为知道只不过是个开始,边上人的都露出笑容来,这仗感情都快打完了。就算赶到北京,后金抢够本了也该回去了,就是一次武装游行而已。不用打仗,大家都高兴。不过接下来的话大家就笑不出来了。  “本月一日,圣上将罪臣袁崇焕下狱,五日凌晨,祖大寿遁走宁远,十六日,黄台吉再攻京师。这是最后一次接到的急报,督促勤王之师快进京,下面的消息至今没送出来。”说到这里,元中停下了,下面的情报他也不知道了。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期间生的事情太多了,蓟辽督师都被拿下大狱,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消息。深知历史走向陈燮一脸的苦涩,历史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车轮滚滚,一点都不带改变的。  “现在是二十七日下午五点,如所料不错,圣上是不会闭门死守的,肯定会督促下面的军队出战。当今大明,能与清军野战不落下风的,只有关宁军。猜都不用猜,我军必然会迎来一次惨败。满桂一败,京师危机,全体都有!”  陈燮突然一声大喝,所有人都肃然立正,啪啪啪的马刺声作响。元中给吓了一跳,下意识也站了起来。  “我命令,部队抓紧时间休息,明日凌晨二点起来,拔营北上。三点整,团练一营五个队,掷弹兵队,炮队,卫生队、各自携带三日口粮,急行军北上通州。预备队掩护辎重、工兵随后跟上,一律给我打回去。莫先生,明日我率部轻军急进,后续的部队就交给你了。如有其他勤王之师觊觎我军辎重补给,大可放手打回去。出了问题我担着,拿银子砸也砸个平安无事。各位,我登州团练营苦练这么久,不就是等着这一天么?建功立业,就在此时!”  一干军官眼珠子都红了,跟着振臂高呼!  莫泰还好一点,笑眯眯的看着这些人,元中直接傻了,别的部队都赖着不走,就算走也是走一步停两步,自己的便宜妹夫倒好,还要急行军去送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劝他。你一支团练,连甲胄都没一具,你这是要闹哪样?  等到陈燮宣布散会,元中总算找到机会劝说陈燮了,还不敢大声说话,只能低声道:“思华,京师告急之时,天津勤王之师光是粮草准备,就用了八天才出的门。第一日就走了三十里,次日走了二十里,到了通州听说建奴退却,这才加快行军度。贵部不是战兵,何苦走的那么急?”这个狗特务,良心还没坏完,还知道自己帮他挣了个百户的位置。  “我随自美洲海外而回,但自小受到长辈教诲,皆以忠君爱国为己任。今建奴来犯,岂可坐视山河破碎,生灵涂炭?我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到京城,与建奴决一死战。”  陈某人大义凛然,元中就像看一个脑子进水的傻子,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陈燮没给他机会了,安排人架着他下去休息。各部队按照陈燮的命令,抓紧准备不提,就等明日起来,全军急行军。(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