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章节操掉尽

第一百章节操掉尽

    陈燮做足了礼数,亲立门外相迎。张可大也没拿架子,客气寒暄两句,做神秘态低声道:“思华神医,可否寻个方便处说话?”  陈燮立刻请他去了书房,下人退出后才道:“张大人,到底是什么事情?”  张可大站起拱手,面露畏惧道:“思华神医,张某特来求救!”  这个转转有点神奇,陈燮站起惊道:“张大人这是何意?”  张可大一声叹息道:“思华神医有所不知,建奴出了喜峰口,陷遵化等多地,如今已经杀到了北京城下,朝廷有旨意,登州镇派兵勤王。”  这事情陈燮倒是早就知道的,更知道山东官兵就是一群扶不上墙的烂泥。当然了,这个时代的明军,能跟清军打几下的也就是一个关宁军。  “张大人,燮不过是一介团练大使,你跟我说这作甚?”陈燮听出点意思来了,坐下之后冷下脸。心里在盘算,这家伙是不是想玩什么花样?  “思华神医,兵巡道王大人接了京城的命令,腿疾作,出兵一事由在下负责。实不相瞒,登州账面上有九千战兵,实际上各营人马加起来不足五千,其中去掉老弱,不过三千。即便这三千人马,也都长期疏于操练,做个样子还行。真正能打仗的,是张某人养的百余家丁。”张可大说完,可怜巴巴的看着陈燮,言下之意很明显了。  陈燮心说我去年买了表,登州是军镇啊,你们都敢这么玩。这事情还是不能搀和。手下的人还是少了,一个营的人马五个队,全部拉出去也才不到一千人。关键还是登州这一堆产业,兵马拉走了,谁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张大人。此事与在下无关。陈某办团练,为的是看家护院。”陈燮越说脸越黑,心里对张可大的鄙夷之心更甚。  张可大见状面露无奈之色道:“思华神医,当今天下各个军镇,无不如此。不是登州营一家,整个大明都这样。登州说是每年二十余万饷银。自户部到登州,上下其手,可大一介武夫,又能如何?真的按照九千余人的名册来练兵,怕是连百余家丁都养不起。”  有的话说明白了就没意思了。张可大说到这里,见陈燮还是不肯松脸,站起长揖道:“思华神医,袁督师能斩了毛文龙,免了孙国桢,杀一个张某副总兵不过碾死一个蚂蚁似的。登州营就算想在路上拖延时间都不敢啊!可是按期抵达,必须加快行军度,万一遇上了建奴。张某这条命怕是保不住了。”  陈燮冷笑了起来,打定主意,任你怎么说。不要惦记我的团练。不曾想剧情生了重大转折,堂堂副总兵张可大,竟然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口称:“张某也是老带兵的,见识过神医的团练之精锐,这些日子也派人探查。知道神医的团练还有轻便大炮一队。请思华神医一定救一救可大,日后可大一定惟神医之命是从。”  历史上的登州营是怎么勤王的。陈燮不得而知。反正他知道就算去的慢一点也没事,因为那个作死的袁崇焕自己把自己玩死了。眼前这个张可大。畏惧于袁崇焕的心狠手辣,不得不出兵,这个不难理解。但是给自己跪下这个举动,真是让陈燮毫无思想准备。  陈燮赶紧伸手扶起,张可大不可起来,口称:“神医不答应,张某就不起来。”陈燮托着他的双臂,一使劲道:“你给我起来吧!”张可大面露惊骇之色,就算全身力气都用上了,都没能挡住陈燮的抬起之色。  “神医神力!”张可大下意识的赞了一句,陈燮给他按回位置上,没好气道:“让我想想,别啰嗦。”摸着下巴,陈燮脑子里琢磨了起来,嗯,只要不是张可大调虎离山,出兵也不是不行。当兵的不见点血,那不能叫兵。而且看这意思,要不答应,就算是把张可大得罪死了。今后虽说谈不上怕一个武将,但是架不住被人惦记。  这个时候陈燮倒是很果断的下了决心,反正袁崇焕是死定了,半路上没准就被朱由检拿下了。到时候再慢慢走就是,就当一次长途拉练好了。  “张大人,不止出兵的钱粮可有着落?”陈燮这么一说,张可大先是一喜,随即又一脸苦色道:“神医,登州营哪来的钱粮?王大人和萧知府,拨了五百石高粱米,一百两银子。”  这一下陈燮直接就乐了,呵呵呵的就笑出声来,这些文官真是太他妈的混蛋了。你让一群士兵去打仗,连饭都吃不上,一天两顿高粱面都没着落,你还指望人家打仗?正是这一次的勤王行动中,一个叫李鸿基的下岗公务员(驿卒),经过一段时间的剿匪之后做了把总,正跟着一个叫王国的参将东征,走到金县,实在是饿的厉害,向知县所饷。其实就是要顿饭吃,没有!然后这些兵就不干了,杀了王国,兵变了。  明朝真不缺银子,大量的欧洲白银,通过贸易流入中国。这些银子,最后很多都便宜了“我大清”。这是后话不提。  “行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不帮忙都不行。”陈燮没有拿张可大什么惟命是从的话当真,这家伙估计是走投无路才如此作态。要不是看在他在孔有德叛乱破登州的时候,还知道以死殉国,陈燮都懒得看到他。  张可大脸上一喜,正色拱手道:“如此,请神医示下。”陈燮心说我示下你妹啊,都不知道你要出兵多少,走哪条路线。“示下不敢说,你我商议着来。”  不管怎么说,相互之间总算都愿意加深交流了。陈燮让人取来地图,现代社会的电子版打印出来的明朝地图,摆桌子上就把张可大看花了眼。再看陈燮的时候,就不是之前的敬畏了,而是一种崇敬为主要因素的目光。  神医同志再次展示了自己神奇后,指着地图道:“沿着运河走是最正常的行军路线,道路也相对要好走很多。张家庄团练出兵:五个步兵队,一个斥候队,一个辎重队,一个炮队,一个卫生队。总数一千人左右,登州营能出兵多少?”  张可大想了想道:“战兵一千,辅兵一千。钱粮太少了,只能出兵这么多。”  “这就是两千人,按照每人每天消耗三斤口粮计算,一天就是六千斤的消耗量。算了,你让人把高粱米拉张家装来喂猪吧,那东西也就能喂猪了。”陈燮一点都不客气,张可大面色尴尬,但是他也没啥脾气。陈燮有的是银子,这是登州城的共识了。其实来这里,还是王廷试给他出的主意,登州府未必拿不出更多的钱粮。  出门招呼一声,一干下人都进来了,陈燮也不理张可大惊愕的眼神,几个下人也都各自拉开阵势。陈燮很自然的口述:“计算一下,按照修路的劳力为标准,两千人一个月正常的作战口粮。需要多少大车来运输,还有牲口的草料也要考虑进去。每人再给一双鞋子吧,制衣厂里还有多少棉衣?够的话,一人一套。”  进来的是雨荨、玉竹、长生、猛子,都是陈燮亲手带出来的最信任的人。四个人很快做了分工,啪啪啪的算盘一顿响动,张可大见状怯怯的走到陈燮身边,低声问:“神医,这是?”  陈燮递给他一支烟道:“既然要出兵,粮草的问题就要计算清楚,一个月是最少的。现在算的是登州营的,团练的不用那么麻烦,早就算过并记录在案,直接调阅就行。”  张可大彻底的没脾气了,感觉除了服气还是服气。  不到十分钟,四个人把各自的数字一凑,最后由雨荨记录归总。  “老爷,两千人的棉衣、鞋子,明天就可以领取。一个劳力每月消耗为2o斤小米,番薯丝25斤,罐头1o个。合计9万斤粮食,2万个罐头。用四轮马车运输,把牲口的嚼谷算进去,需要大概12o辆才能满足需要。”  陈燮抽了抽腮帮子,看着张可大道:“张总兵辛苦一趟,连夜回去,跟王大人和萧知府说一声,陈某的银子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下不为例!再者,此次出兵出粮,总要给个说法。不然都成什么了?战兵不动,出兵的是团练,这能说的过去么?知道的是张总兵奉命连夜来此哀求,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登州城是陈某人家里开的商号。”  张可大被陈燮说破了玄机,半点尴尬之色都没有,之前好像下跪的人不是他。武官的膝盖不值钱,就他这个副总兵,见到萧鱼这个知府都得跪下说话。求人办事,让人出钱粮出兵,跪几下又不要钱。节操这个东西,武将就不该有。  “来之前,王大人和萧大人都有交代,奇山千户所的位置一直空着……。”  “不行,如果仅仅出点钱粮,我也就认了,加上团练出兵,得再来一个黄县守备。”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