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九十七章一个作死的人

第九十七章一个作死的人

    第九十七章一个作死的人  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两者必须分开!享受生活是为了更好的工作!努力工作是为了更好的享受物质生活。有点绕口了,其实这话是忽悠人的,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是开了挂的。这些人有一个统称:二代!  陈燮不是什么二代,开挂的人生使得他的形象很容易变得高大伟岸。至少杨丽丽和邱俪华是这样看陈燮的,所以两人都没有太多的抗拒,搬进了陈燮的豪华别墅,并且很快的进入了工作状态。  资金是非常充裕的,来自拍卖行的庞大资金,使得展望公司现在是几十家小型私营企业的唯一客户。这些小型企业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经济形势好的时候,跟着沾光挣点辛苦钱,经济不好的时候,裁员、减产甚至关门都不稀奇。  资本家的节操是可以随时丢掉的,这一点无分资本家的大小。所以杨丽丽没费什么功夫,就买到了拉了膛线的钢管。如果不是口径达到了18毫米,绝对会引起怀疑。实际上就算怀疑,也不会有人去告状。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足以让每一个代工厂家的嘴巴严严实实的。  “17.8毫米钢管三万根,存放在7号仓库。板车轮……,2o3轴承……,脚踏缝纫机……。”  两人的汇报不紧不慢,甩手掌柜陈燮,靠在老板椅上,两只脚很不雅观的架在桌子上。对此,端坐的两位女士,丝毫没有轻视和不满。很简单,过去的几个月内,她们经手的采购货款,高达一亿八千多万。其中大头是原始的工业设备和各种钢材,按照陈燮的要求,分散在各个城市一些地理位置不佳的仓库里。  “干的不错,上一次的货物全部出手了,公司获利大约在一千五百万上下。你们两个居功至伟,百分之十的奖金,你们看着分吧。”陈燮很随意的丢出巨额的奖金,坚定了邱俪华在**的道路上走到底的决心。  实际上这个时候就是让她走人,她也不舍得那种要死要活的感觉。  “走,跟我来!”陈燮带着两人进了地下室,地方不是很大,停两辆车的样子。灯光打开的时候,没有像上一次那样看见多少古董,地方平静的躺着几根原木。  “金丝楠,怎么出手,你们想法子,尽量低调一点,多兜几个圈子。”陈燮的这个话的含义,两个女人心里很清楚。这是在考验她们的办事能力了,以前的很多关系,都是陈燮预先布下的。  “为什么不问一下钱丝雨?”杨丽丽非要搞怪的问一句,陈燮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还是给她一个答案:“老子还没睡了她,不太放心她,这个答案你能满意么?”  杨丽丽露出一个会意的表情,媚笑道:“我们都不介意你睡了她,就你的战斗力而言,多一个姐妹也不是什么坏事。别想编话骗我高兴,今天你并没有尽兴。”  陈燮匆匆的逃出了地下室,剩下两个女人相视一笑。眼神交流的结果是,这家伙就算两个人一起上,应付起来还是会有点吃力,异口同声:“这就是一头牲口。”  现代社会一个月的时间过的很快,陈燮不得不丢下两个对自己已经死心塌地的女人,返回明朝的时空。  码头是禁区,一丈高的围墙圈住了这一片方圆约为一公里的地方。收了好处了登州水师,根本就不会把船往这边开,现在得罪陈燮的后果,就是得罪登州八成以上的士绅,还有大批来登州采购的海商。  当然也不是没人想搞清楚这些货是怎么运到登州的,可惜明朝人还无法做到长期的盯着一个目标,尤其是最近有不少人被装了麻袋丢进海里,尸体都看不到以后。  码头仓库里堆积如山的货物,已经无法让刘庆产生多少好奇心了。就算是看见了青铜炮,刘庆也可以做到熟视无睹。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绳子上绑着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简单的巡视了一番军营后,陈燮踏上了返回张家庄的道路。春耕之前,一条通往张家庄水泥路竣工了,多数百姓都回去忙活春耕,留下的都是一些失去土地后又不愿意做佃户的人。这些人的其实并不少,拖家带口的能有一千几百号人。  神医的形象必须是光芒万丈的,对于那些不肯离开的百姓,安置办法是早就定下的。一部分去给神医种地,五成的地租足以让这些人感恩戴德,虽然这些地都不怎么好,产量不会太高。不过在耐寒、耐旱的高产种子面前,一切都是渣渣。  一部分手巧的妇人去了制衣作坊,十到六岁的男孩子,一律丢进学堂去识字,学费每个月从父母的工钱里扣一点,或则等庄稼收成了扣除,更小一点的就不管了,善心也是有限度的。最幸福的是那些有手艺的,不愁没有一个挣钱的地方。这些人在神医的地盘上,注定是最早摆脱吃不饱状态的人群。而留下来神医老爷干活的人的主体,就是这些人。  马车跑的很稳当,度也不慢。车厢里的陈燮脸色很难看,原因很简单,登州的政治格局因为一个作死的家伙生了不小的变化。  这个作死的人叫袁崇焕,之所以这么说他,是因为他干的一些事情。  号称五年平辽的袁崇焕,上任之后干的事情有以下这些。第一,元年七月,因宁远士兵哗变导致,巡抚都御史毕自肃无力平息,自杀避罪。袁崇焕平息了哗变之后,上奏,辽东就不要设巡抚了,免得掣肘太多。对袁崇焕给以了足够信任的朱由检同志,意外的违反了制度,同意了袁崇焕的要求。第二,要饷八十万。穷的要当裤子的朱由检,尽最大限度的给了袁崇焕支持,送了三十万两饷银给辽东。不夸张的说,一些银子是从牙缝里省下来的。有一个记载,在位十七年,崇祯就登基的时候穿过一次新衣服。就算有一点点误差,估计也差不多。第三,奏请罢免登莱巡抚孙国桢。(理由不详,从记载看,应该跟宁远军哗变有关:自肃即死,崇焕请停巡抚,及登萊巡抚孙国桢免,崇焕又请罢不设。帝亦报可。《明史》卷259。)  总之在历史的记录中,可以看到崇祯对袁崇焕的信任程度到了何等才程度。姑且把以上的这些事情,看成袁崇焕迈出的作死步伐中的第二步好了,第一步是他在平台召对中吹的牛皮。  袁崇焕作死不要紧,陈燮的日子有点难过了。孙国桢被罢免,导致了陈燮的投入打了水漂。尤其是在奇山千户所的操作上,直接就胎死腹中了。要想继续谋求这个位置的可能性不大了,因为没有了巡抚,想得到这个位置,就得袁崇焕点头。这个时候的袁崇焕,知道你陈燮是谁啊?这让陈燮很不爽之余,痛恨自己没有好好学习《明史》。  给袁崇焕送银子不是不行,问题这货要挂了,这个历史陈燮是知道了。明知道他活不长还给他送银子,那不是脑袋被门夹坏的具体症状么?  陈燮只能耐心的等待,尤其是炮兵队的建设度,只能暂时放缓脚步。这无疑让陈燮对袁崇焕这货深恶痛绝,尼玛,没事你折腾登州莱州作甚?  回去的路上,刘庆出了一个点子:“老爷,附近有一小岛,可以让炮队每日乘船登岛训练。”这主意还不错,问题是哪来的炮兵教官呢?陈燮手下就没有会大炮人啊。怎么使用后炮,倒是有一本很简单的教材,这是陈燮从网上收集到的一些有限的文字材料。纯粹的纸上谈兵,所以指望这个是不现实的,只能是教材结合实弹操作。  “老爷,我记得您说过,团练营一队副队官翁正清的算术学的不错。不如让他去带炮队,登州水师营那边,挖几个炮手不难。”王启年的这个建议,可以说很及时。关键是陈燮现在的野炮主力是钢铸的线膛炮,用女子比赛铅球做炮弹的那种。口径虽然有95毫米,实际重量不到一千斤,加上两个轮子的作用,三个人就能推着跑。当然了,缺点也很明显,前膛退架炮,打步兵密集队形还可以快一点,打对手的炮兵就很麻烦了,必须要复位。  “那就这样吧,记得找几条船来。先让翁正清带着人试试看,练不出来再说别的话。”陈燮还是做了拍板,并且要求各部今后一定要夹着尾巴做人。袁崇焕这家伙现在全力太大,而且还是个胆子级肥的家伙。这家伙还是个四品宁前道的时候,不请示就敢做了一个副总兵,现在他是兵部尚书兼蓟辽督师,胆子完全是呈几何倍增的膨胀。  陈燮现在就盼着袁崇焕不要注意到一个登州的小地主,然后沿着作死的道路,高飞奔,一直到把自己玩死为止。低调的陈燮在埋头练他的兵,带回来的暖瓶内胆都暂时不去销售,免得闹出动静被人盯上。当然了,开一个竹编作坊,给内胆编织外壳的工作可以启动。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