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九十章这就是传说斩草除根么?

第九十章这就是传说斩草除根么?

    第九十章这就是传说斩草除根么?  天色微明,正在施工的道路两旁,已经来了不少破衣烂衫的百姓,密密麻麻的在晨色中等待的人头。他们手里的工具五花八门,这些工具的共同特点是原始,稍远一点的空地上,一群站在独轮车旁的人们,正在不屑的看着这些同类。  给神医老爷干活,从来都不会短了工钱。有一辆独轮车,又不怕吃苦受累,一天能挣下五十文大钱,都是黄橙橙的好铜钱,不是那种一掰两段看不出铜色的破烂钱。  “宝钞?那玩意现在谁还用啊?用那玩意付辛苦钱,也不怕被老天收了去。这话是工地上的石匠管事石三说的,这小子走了狗屎运,被神医老爷看上了。诺,那个大石碾子,就是他带着人从海边拖来的。”几个熟悉行情的百姓,一边吃着简单的早点,一边闲聊等待开工。  “神医老爷是个活菩萨,看见那小屁孩子没?还没三尺高,锤子都没一把,跟着老娘跑工地上来要干活,不要钱,就要一口吃的。我亲眼瞧见的,神医老爷知道孩子父亲卧病在床后,让他老娘给工地上做饭,还给他一把锤子,锤小石子,一天给两人1o文钱,管两顿饭。”  聊的起劲的时候,远远的来了一群人,为两个人大家都认识,文八斤文员外,石管事石三,后头跟着的有各村的里正,还有七八个蓬莱县的小吏和衙役,十几个壮实的青皮混混。等着干活的的百姓,纷纷往后退一点,免得冲撞了这两位给大家干活机会的好人。  “文员外好,石管事好。”络绎不绝的问候声中,文八斤和石三都板着脸走到众人面前。  “都给我听好咯,石管事要2oo个力子(身体好的男壮劳力),一天管两顿干饭,2o个大子。愿意干的就站那边去,让石管事挑选。挑不上的也不用丧气,神医老爷说了。都是百里之内的相亲,既然来了,有一个算一个,不论男女,都有活干,只要不偷懒,都给一口吃的。丑话说在前头,偷奸耍滑的,一旦现,立刻开除,永不录用。”  自觉有把子力气的汉子,都去了边上的空地上,石三过去挑人。那些手背上有刺青的混混,则扛着好几块木头牌子,找一块空地,牌子一竖,大声吆喝起来。  “运土方的来这里集合。”“砸石子跟我走。”“挖沟渠的到我这来。”  路边的棚子里烧了热水,文八斤和几个里正、衙役一道进去,工地上烧水做饭的妇人送了茶壶过来,一群人就在凳子上坐下。凳子是一根一根的木桩埋在地下,上面是块木板,钉子钉牢固了就算是有个坐的地方。中间一张桌子也是一样,木板多铺一层铁皮。  一行人也不嫌弃这地方条件简陋,个个都有点激动。  文八斤一个人做方桌的一头,看着坐在两侧的众人,中气十足的开口:“今天还是老规矩,几位立正,各位差役,维持秩序就靠你们了。我跟老爷说了,年底到了,各位的辛苦费加一成。老爷也答应了,还说今个开始,各位的晚饭加一个荤菜。”里正和衙役们喜笑颜开的,纷纷拱手道:“多谢神医老爷,多谢文员外美言。”  文八斤摆手道:“谢谢神医老爷是应该的,我就不必了。”众人陪笑中,文八斤又道:“来人,把曲拐子给我带上来。”两名壮汉,夹着一个面目猥琐的瘦小男子进来,往地上一丢。  男子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嘴里还塞个核桃,躺在地上嘴里出呜呜呜的哀鸣。  文八斤端起茶杯,吹了吹末子,喝一口后才冷笑道:“大家都认识,我就不废话了。曲拐子弄虚作假,多报土石数量,先后骗了神医老爷2oo多两银子的工钱。老爷心善没对文某说半个字的难听话,还让我看着办。大家都清楚,文某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神医老爷还没来登州之前,为了点小小的活计,操家伙跟人玩命的事情没少干。跟着神医老爷干了这一年多,文某才活出点人样子,老爷给文某脸面,文某因为轻信他人,误了老爷的事情。好了,废话就不说了,今天就一句话,谁坑了老爷的钱粮,文某就要他的命。”  说着摆摆手,两名壮汉麻袋一套,呜呜呜的哀鸣声中,扛着麻袋的出去了。找个独轮车上一丢,给车夫一枚筹子,让车夫推着往海边去。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曲拐子肯定被丢进大海里喂鱼了。家里的老老少少,今后在登州地面上,也没法子抬头做人了。都怪他做人太贪,2oo两银子啊,足够文八斤找亡命之徒灭他全家十几口十几回的。过去一年多,曲拐子一直是大家羡慕的对象,给神医老爷的工地上干一些零碎活开始,到包下一些数量的土石方活来做。眼看着全家人从吃不饱,到能穿上不带补丁的安静衣裳,就这还不知足,黑了良心要拿昧心钱。  现场恢复了安静,文八斤看看身边一个手背有刺青汉子,淡淡道:“李三,曲拐子的活,今后归了你,可别让我再丢一次脸。”  黑面汉子李三一拱手道:“文员外,李三有个兄弟在水营,性命都是老爷给救下。不说老爷给的工钱足,就算不给工钱,给口干的吃饱了,兄弟都敢保证,把活干的漂漂亮亮。”  文八斤露出笑容,嗤了一声道:“这话在这说就行了,别人还以为神医老爷稀罕你几个工钱。没见识的夯货,登州城里几十家商号,每年光是押金银子,就得给老爷几十万两。就你那点银子,贪下来不够丢人钱。”  众人轻笑,这话一点不假,在座的可都知道。李三挠挠头,文八斤又道:“曲拐子在干的时候,一车土石给他一文钱,这不快过年了,你手下兄弟也多,老爷说了,过年之前,三车土石2文钱。你可得盯紧了,哪个敢偷奸耍滑,不要我告诉你怎么做吧?”  李三腾的站起拱手道:“文员外放心,只要现作假的,一律打断腿丢出去。”  文八斤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这就对了,回头去找张铁头,就说是我说的,赊你5o辆独轮车,找些信的过的兄弟,多挣几个大子,过年也能多吃几顿饺子。”  交代完毕,文八斤看上去笑容满面的走了,实际上心里还是颇为忐忑。神医老爷手下好几个大管事,就他这里出了丑事。想想以前过的日子,想想现在过的日子可能会没了,别说把曲拐子沉了海,活剐了他的心思都有了。  骑上骡子,文八斤奔着张家庄就来了,前后四个壮汉拥着,看上去威风八面。距离张家庄还有2里地,文八斤就下了骡子步行。沿途见着张家庄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是笑脸相迎。哪里还有之前在工地上的威风。  这一年多,张家庄的人算是活出样子来了。就在三个月前,张家庄的一个**在老爷府里做粗活,被娘家人抓回去,要把她卖了。就为这事情,二管家老顾带着几十个家丁,打上门去给人抢了回去。丢下一地的伤员,还有一句狠话:“别说张家庄人了,就算是张家庄的鬼,也不是外头人能欺负的。张家庄的**,愿意改嫁哪个,那也得她自己做主。”  如今这方圆几十里,谁不知道张家庄的人不好惹?  “哟,文员外,这又来有啥事?”从侧门里进了陈府,文八斤求见管家的大丫鬟雨荨,当面就被挖苦了一句。文八斤正准备汇报处理结果呢,陈老爷从里头出来,啪的一巴掌排在雨荨的屁股上,还来一句:“八斤是自己人,有这么说话的么?还不去准备早饭?”  雨荨红着脸扭着身子跑了,留下陈燮笑眯眯的点上一支烟道:“你倒是来的早,晚一刻,就得去东边地里找本老爷了。”  文八斤鼻子一酸,两眼模糊,噗通跪下道:“八斤误了老爷的事情,请老爷责罚。”  陈燮扑哧一声笑道:“六尺高的汉子,跪地上也不嫌丢人,起来说话。事情都办妥了?”  文八斤这才起来,毕恭毕敬道:“办好了,李三接了活,曲拐子我让人给沉了海。”  嘶……!现代人陈燮万万没想到,这货处理起来如此的简单粗暴。为啥自己没有想骂他的意思呢?不等陈燮说话呢,玉竹端着热茶出来了,放桌子上接了一句:“他家里可还有十几口子,文员外打算怎么处置?心慈手软只能留下祸害。”  文八斤恭敬作答:“回姨娘的话,曲拐子有两个兄弟还有三个侄子,都送煤窑去挖煤了。这辈子,就别想离开那,死了也就是往坑里一丢的事。曲拐子父母觉没脸活世上,一根绳子吊死了,小的已经让人代为收殓。女眷和没成年的有八个,交给福建来的人牙子,说是买到大员岛上,生死就看老天爷的意思了。”  陈燮面无表情的听着,心里震惊。这脸轻描淡写的样子,你能看出来一个是一脸憨厚的匠户出身,一个是过了年虚岁才17的丫鬟?这就是传说中的铡草除根么?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0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