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六十六章想叫就叫

第六十六章想叫就叫

    第六十六章想叫就叫  “二位,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神医为博美人一笑,特意拿出这车子来,可不是让二位在这抬价的。神医,您说对不对,这事情我看还是老规矩,竞价。”说话的这一位叫李恒,登州城里有名的海商。专门做东瀛的买卖,常年跑东瀛到登州,再到福建,每年银子挣的海了。据说他的靠山在京城里,不知道真假,总之登州城里也没人会找他麻烦就是。  现在大家都认定了,陈燮是看中了这楼里某位姑娘,不惜代价的把车给送了。身家惊人的神医,根本不在乎这几千两银子。不是为了美色,谁能这么一掷千金。  陈燮一直笑着不说话,一直等到满头大汗的刘掌柜进来,大声道:“都安静,请各位来,可不是为了马车的事情,想挣银子都给我做好了,听神医说。”  这一下大家都安静了,可越是这样,心里就越跟猫挠着似的痒痒。坐在陈燮身边的英娘,被搂着肩膀时身子就软了,一点抗拒意识都没有。陈燮没有再去看她,而是笑眯眯的一一看过去。这个时候英娘冷静了下来,想到之前的对话,心里对这个男人的手段佩服的五体投地。  “王启年,把东西拿进来。”陈燮慢悠悠的招呼一声,没一会王启年便拿着两块瓷砖进来了,往桌子上一放,默默的行礼之后出去。陈燮一指桌面上的瓷砖,笑道:“都看见了,这玩意大家都知道了吧?”  这话一说出来,有几个人就脸红了。为啥,过年之后,张瑶家里进行了家居改造,刘掌柜家里也进行了类似的改造。瓷砖、马桶、化粪池,彻底的告别了木质马桶的时代,家里还干净的多了。很多人眼红啊,一看这瓷砖还不好弄?自己就去烧了瓷砖,这里头十几位,有一半都搀和进去了。  但是问题很快来了,没水泥啊,怎么贴瓷砖?传统的工艺也能贴的上,但是花费就大了。再说了,马桶造不出来,这事情就有点尴尬了,家居改造失败,还有人能厚着脸皮去找刘掌柜的帮忙。在场诸位跟联合商号有合作的,这会陈燮不用说啥,一些人的脸上都有点烫。  “行了,都别不好意思的,不就是瓷砖么?自己烧了也就烧了,不过这水泥,大家就别烧了,陈某挣点手艺钱也不容易,还有抽水马桶,大家也别再琢磨了。”陈燮一句话说的一干人等把头低下去后,这才不紧不慢的站起道:“就这个事情,晚上大家尽兴,花多少银子算我的。”  英娘很配合的站起来,陈燮搂着就出了门,扬长而去,换个雅间关上门。  陈燮刚走,钱不多就嘿嘿的冷笑了几声道:“我说,有的人做事情不地道,连累大家都跟着没面子,这事情大家都在,说说该怎么办?”  王楚龙一听这事情,脸色变了几下,没插嘴表态。这事情呢,说起来没法说是非。陈燮肯定是不满的,毕竟这个东西有人招呼都不打一个,就照着去做了。王楚龙不想得罪人,所以装哑巴。  “刘掌柜,神医是个啥意思?”这时候,有干了不地道事情的商户开口了,刘掌柜不紧不慢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也没啥大不了的。神医没往心里去,就是想告诉大家,想改善家居环境,就去找文八斤的工程队。瓷砖大家烧了就烧了,回头用上就是。不过嘛,大家如果要请文八斤的工程队干活,这工钱可不能少咯。”  说了半天,刘掌柜就是不提马车的事情,这时候大家其实最关系的就是这马车了。这种新式马车,这是太豪华了。车厢内的装饰就不说了,单单一个外形就能把人给看醉了。还有前面两个灯,也不知道是怎么闹的,往前照的叫一个亮堂。  “刘掌柜,您还是去问问神医,这马车的事情,总的给大家一个说法,不让叫人看这心里痒痒,总惦记这个事情,回头雄风不振,那可丢人丢大咯。”钱不多这家伙也真是会说话,一番说辞算是提大家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这马车的造型,在明朝确实属于比较特别,前面两个小轮子,后面两个大轮子。轮子都是铁的,牢固性就不用说了。关键还是几个大户一起试坐了一小段路,那个舒适性就别提了。丝毫没感觉到颠簸,这在大明就是没法想象的事情。  刘掌柜见火候差不多了,故作犹豫,对门口一个龟奴招手道:“去瞧瞧,神医方便不方便。”话刚落音,众人一起嘿嘿嘿的笑了起来。刚才神医跟英娘那个亲密,现在还不知道在干啥呢?十有八九在成其好事中,真要在入港的时候去打断了,那真把人得罪惨了。  “等一等,这事情先不着急了,大家该玩的玩,该乐的乐,耐心的等半个时辰再说。”钱不多及时的开口,众人很配合的一起窃笑。  钱不多还很猥琐的出门,沿着楼道在二楼好像在随意溜达,听到好几声尖叫之后,回到雅间里眉飞色舞的低声笑道:“头一回听到英娘浪叫,果真闻声以销魂。”一帮很没品的家伙,再次一起怪笑起来,刘掌柜没笑出声,心里冷笑这帮蠢猪,果然在神医的算计之中。  时间往回退一些,英娘领着陈燮进了自己的卧室,陈燮进来四下看看时,英娘关门后靠在门上,眼珠子火热的盯着这个俊俏的后生,恨不得一口吞进肚子里。  陈燮打量一番后,不是很满意道:“花露水撒的太多了,味道有点重。窗帘的颜色太艳,回头改素一点。这凳子坐着也不舒服,为何不用椅子?”  一番点评,英娘听着心里暗暗失望,这小冤家真是不解风情的紧。上前低声道:“我的老爷,您以为官椅是个人都能坐得?奴家这等身份,要坐了官椅子,叫人报了官,那是要吃官司的。”  陈燮意识到自己想当然了,明朝很多东西都是有说法的。这个时代的性工作者,社会地位绝对是最底层的。很多东西,对她们来说是禁忌。  点点头,陈燮一转身,看见一个胸怀半开的英娘,一条肚兜带子能看见,柔腻的肌肤如雪一般的白。一时眼珠子有点转不动了,这个时候的英娘,更具诱、惑力。陈燮这些日子经历了两个丫鬟轮流上阵侍寝的洗礼,已经没那么容易冲动了。这个时候现火气有点旺,某位小同志抬了头,不免心中暗暗羞愧。定力好差!  这时候英娘过来低声道:“神医老爷,要不要奴奴叫几声,免得有人想听又听不到。”  陈燮一听这个,心里便明白了,脑子里一转便道:“不用假叫,那样没意思。你躺着,我给你来个足底按摩,保证你叫的跟真的一样。”这个足底按摩,是在学校里学的,一直没有挥的余地。陈燮当初学的时候,就是想这给吴阿姨按摩,报答她的养育之恩。  没想到一直没这个机会去施展,现在倒是有机会了。听到按摩足底,英娘有点扭捏,神医这是啥意思?难不成看出什么端倪来了?“躺下吧你!”可惜不等她多想,陈燮上来给人横抱着,往床上一丢,做床边拿起一只脚,就给按了起来。  你还别说,开始的时候没觉得有啥,几下用力,酸酸麻麻痒痒的滋味就跟有蚂蚁在骨髓里咬,而且顺着脚底往全身窜。英娘没几下就扛不住了,憋着的嗓子不自觉放开了。陈燮又及时道:“别憋着,想叫就叫。”  英娘下意识的叫出第一声后就失控了,一声比一声高亢婉转,根本停不下来啊。  舒服,真是太舒服了。这就是英娘的感觉,完全忘记了之前自己的担忧。折腾了十几分钟,陈燮才停下手,英娘出了一身的汗,身子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真的像做了欢好之事后满脸红润,胸前起伏不定。这时候不知何时扣子松开,肚兜带子不知何时送了,坐起身子的英娘羞涩的看了陈燮一眼。现陈神医眼珠子不转了,低头一看才知道自己走了光,当时就是浑身烧,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屋子里安静了好一会,没见神医有下一步的动作,英娘抬头一看,陈燮已经不在屋子里。心中暗暗苦涩,随即又为陈燮开脱:他是个君子。是不是君子陈燮不好说,反正今晚上不能继续呆下去了,不然天晓要出什么事情。二话不说,陈燮出了门就往外走,正好另外一个房间里出来一个王楚龙,见了陈燮就上前套近乎。  “神医,神医,那车子……。”陈燮着急要走,丢下一句话道:“我有急事,车子的事情,回头你去张家庄找我。”说着匆匆下楼,出了大门,叫上几个狗腿子,离开了春香楼。  英娘知道陈燮走的消息时,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心里虽然无限的失望,但还是习惯性的给陈燮找理由,问了一下几个下人之后,知道事情的始末,不免又找到一个强大的理由:“真好手段,真是高明,妙极!”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