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五十三章神医变恶魔(求推荐)

第五十三章神医变恶魔(求推荐)

    第五十三章神医变恶魔  神医化身恶魔的过程太快,快的让包括王启年在内的一干新晋家丁们丝毫没有思想准备。很明显,陈燮没打算给他们准备的时间,穿好衣服之后,棉衣不让穿,开始跑步。你还别不服气,陈燮跑在最前面一个。  在张家庄过了一段时间的舒坦日子,这帮家伙已经有点淡忘逃亡生涯的艰辛。所以,一开始有点不那么适应,跑一半就有人跑不动了。不过没关系,陈燮会用鞋子踢他们的屁股,敦促他们咬牙坚持。  五公里跑完,累的像条死狗,家丁们迫切需要休息一下的时候。陈燮却告诉他们一个不幸的消息:“你们只有一刻的时间,梳洗、吃早饭。过这个时间,我就要对不起了。”  火烧屁股似的,一群人拿着各自的洗具,冲向压水井。以最快的度梳洗之后,冲到食堂(临时搭的棚子),还得排队打早点,然后才能坐下吃早饭。  一台丑陋的座钟就摆在饭桌上,滴滴答答的声音就跟催命似的。总算是吃个半饱,陈燮出现了:“时间到,都给我起立!”  回到院子里的空地上,神医继续以恶魔的面孔出现,对着这些家丁嘶吼:“都给我听好了,从今天开始,我会教你们怎么站,怎么坐,怎么走路。在这里,一切都是老子说了算,谁要不服,老子就打到他服气为止。”  寒风之中,11个家丁站的笔直,稍有不对,陈燮就是一武装带抽过来,根本就没有任何余地可讲。站了一个时辰(两个小时)之后,陈燮才下达了解散的命令。  一干人等都快撑不下去了,一屁股都坐在地上。陈燮这时候又出恶魔的吼声:“士兵守则都忘记了?解散之前该说啥?”  “是!长官!”所有人都爬了起来,站直之后大声喊。陈燮这才满意的转身离开。  这时候大家才现,已经都快晌午了。  午饭之后,除了王启年之外,其他人又被陈燮折腾了两个小时,也没跑步了,就是练怎么站。站不好的,站不住的,就等着吃武装带的抽打吧。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黑,更残酷的事情还在后面,洗澡之后竟然要上识字课,这个可要命了。这11个人,只有王启年是识字的,其他人都是文盲。让他们识字,那真是要命了。  你不想学还不行,一晚上必须学会五个字,学不会不给吃早饭。  残酷的训练,陈燮只管了一天,接下来就丢给王启年了。要求很明确,陈燮每七天考核一次,有一个人达不到他的标准,先打王启年三十武装带,然后一一打过去,每人三十。  至于标准嘛,都贴在墙上呢。每七天一次考核的标准清清楚楚,七天换一次标准。  要命的是,这些标准中可恨的不是什么跑步、站姿、识字。而是几十条内务条例!严格到杯子放在什么地方,都有严格的要求。还有就是连坐,一个人达不到要求,全体受罚。  折腾家丁还不算,神医又开始新的折腾。这一次折腾的是庄户,把一干老人召集起来,还是在老槐树下,陈燮让大家今年每家每户,都要种一些来自美洲的粮食。神医还不强求大家种多少,表示自觉自愿,并且一再申明,这些种子不用上好地,随便找一些种高粱都不怎么高产的贫瘠之地就行。  至于怎么种,陈燮找了几分地,每一种都种一陇,亲自动手给大家做示范。  张家庄的土地,有的好有的次,上好的水浇地,都在陈燮的名下。一些次一点的地,情况就不那么理想了,老天爷要是刁难,一准干旱,而且今年这个天气,已经有这个展趋势了。陈燮在田间地头转了几天之后,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折腾计划。  “本老爷出钱,大家伙出力,修沟渠,兴水利。实在上不去水的地,就多打井。今年这个气候,十有八九要干旱,大家伙要是愿意,就多辛苦一点。”  有人出钱,张家庄的百姓自然没有意见。本来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嘛。抢在春耕开始前的一段时间,各家各户倾巢而出,修缮多年未修而败坏不堪的沟渠,一些地势高的地,就在边上打井。这个时候打井,有一半是要看运气的。登州治下,有打井技术的匠人,基本被陈燮搜罗一空,在张家庄四处寻找合适的地方打井。  春耕之前,张家庄的水利设施基本上大概的修了一下,还不能算完善了,但是比起以前好的太多了。半数以上的非水浇地,现在都能通过沟渠,用上河里的水车打上来的水。为来年的产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学堂工地在忙,打井的匠人在忙,家丁的训练在忙,张铁头也在忙,窑厂也在忙。  大家都在忙的时候,正月底来临前夕,我们的神医老爷丢下一句话,要出海一趟,然后就消失了。其实陈燮不想回去,实在不能不走一趟。拿到团练大使的头衔后,征兵练兵迫在眉睫,陈燮必须把装备问题彻底的解决好。  上一次回现代,陈燮搞定了燧枪和青铜炮,最后时刻被吴琪提醒了一下,还缺少盔甲。用什么盔甲的问题,是陈燮回到现代社会之后必须要解决的事情。还有就是军队的编制,都团练了,就不要管大明的一套了,自己搞一套就是了。  陈燮在军事上是个外行,训练家丁那一套,都是似是而非的东西。所以他只能现学,问题是在明朝没地方学,只能回现代社会学。  回到现代社会的第一件事情,自然是想法子出售手里的字画。从明朝带回来的东西,陈燮还是很有自信的。再不济,这也是明朝的古董啊。就算是赝品,也是明朝人搞的赝品。  陈燮先去了钱思章的药店,老钱不在,正准备走人呢,在门口被一辆红色的法拉利给堵住了。车上戴着墨镜的自然是钱大美女,远远的看见陈燮时,钱丝雨激动地差点给陈燮撞咯。要不是陈燮身手敏捷,没准就是一场“重大”的交通事故。  “你这家伙,最近躲哪里去了?手机也打不通!”钱丝雨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陈燮看看脚边的车轮,差一点就给自己压了,心中怒意升腾。  “开跑车和牛么?你差点给我压了!”对这个上次狠狠杀价的女人,陈燮有新仇旧恨一起来的感觉。回头看看没人,拿钥匙刮你的车,我让你开法拉利,我让你得瑟。  “切,我的技术,怎么可能?就算我的技术不行,你不也躲开了么?别生气,我请你吃饭,就当是赔罪了。”钱丝雨跳下车,摘下墨镜,一脸的笑容带着浓浓的讨好意味。这一下陈燮心里一惊,这个女人的厉害是品尝过的。  “别,你的饭我不敢吃,我怕你给我下**。好了,直说吧,火急火燎的开车撞我,你想干啥?”陈燮的火气没下去,说话自然不好听。钱丝雨丝毫不介意,就上次的交易,她挣了一千多万,就是转个手的事情。这种好头子,不是想遇上就能遇上的。  “嗤,男子汉大丈夫,跟我一个小女子置气,也不嫌寒碜。”说着一点都不见外,伸手要挽着陈燮。这时候的陈燮,在钱丝雨的眼睛里就不是人,是一座金山。被说两句算啥,被金山长了腿跑了,那才真叫欲哭无泪,寻死无门呢。  陈燮这一次身后没那么敏捷了,没有躲开。实际上就没想躲,钱丝雨虽然比他大几岁,但是长的确实够艳丽。现代社会的女人会打扮,穿的好一点,找个好一点的形象设计,整个人的外表能加分不少。还有就是气质,钱丝雨这种出身的女人。打小受到的教育和熏陶,自然有一种寻常人家女孩不会有的气质在骨子里。  给钱丝雨挽着手,不自觉的被拽进她的办公室。钱丝雨脱下浅白色的风衣,露出里面被紧身衣料绷紧的饱满。这时候看真有料,凹凸很明显。不像在明朝,就算有身材,穿那衣服你都看不出来。  “现在你可以说,拦着我有啥事情了吧?”陈燮懒洋洋的开口,这一次他决定,一定要让这个女人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老子手里有别人没有的货,你就得乖乖的。这一次和上一次不一样了。上一次陈燮等钱急用,这一次没那么急,银行账户里还有五六百万。陈燮可以从容一点,让这个女人知道,现在是卖方市场。  “好了,我也不兜圈子了。野山参,虫草,我都需要。”钱丝雨很直接,她可聪明的紧,看出了陈燮的抵触情绪。很明显,上次宰的太狠了,人家肉疼了一次,自然有防备。  陈燮来找老钱,本意是请他介绍几个懂字画的行家,现在老钱不在,去京城了。这事情就耽误下来了。现在看看钱丝雨,陈燮原本打算一口拒绝的念头改变了。  “货我有,而且还不少,可是我凭什么让你把的当肥羊宰呢?因为你长的漂亮?”这个时候的陈燮,眼神突然变得很有侵略性,身子前倾的厉害,眼皮下面就是饱满的山峰。  钱丝雨下意识的后仰,但是没有太好的效果。觉得眼前这个上一次牲畜无害的家伙,这一次脑袋上要安两个角,手里再拿一把叉子,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恶魔。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0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