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五十一章崇祯元年的脚步近了

第五十一章崇祯元年的脚步近了

    第五十一章崇祯元年的脚步近了  从绝望到希望真实的摆在眼前的一条金光大道,这个人生经历无疑非常的宝贵。陈燮站在现代人的立场看这个问题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太了不起。在他那个时代,只要肯卖力气,饿不死人的。  但这是在明朝,你就算有力气,也没有给你吃饭的地方。  陈燮觉得无足轻重的一些过年物资,虽然是有意识的去收买人心,但是在明朝人的眼睛里,人生走到绝望境地的事情,可谓比比皆是。陈燮一不小心,就收拢了几十号本已经绝望的男男女女。  刚刚目睹一帮女人哭的死去活来的陈燮,很快又看见了一帮壮汉痛哭流涕的场面。  王启年用匕把一帮兄弟的脑袋变成葫芦瓢之后,又领着大家顶着凉飕飕的脑袋去了仓库。正在忙活的雨荨看见这一幕也乐了,1o个光头凑一起,颇有喜感。  家丁的待遇不能个护士比,他们吃饭都在下人的厨房里做好,大家一起吃。区别是他们有装备,什么装备么?帽子一人一顶是必须的,从某劳保商店里买的这种款式古老的帽子,戴上之后陈燮来了,看了一眼就想笑。脑子里浮现的是这些人脖子上扎一条白毛巾,似乎就可以高唱一曲:咱们工人有力量。  陈燮不能笑,对这帮人必须板着脸。很严肃的陈燮往边上一站,原本排队稀稀拉拉的1o个家伙,立刻被王启年拳打脚踢的站好了队伍。陈燮这才微微的点头,搬把自己坐下,翘着二郎腿,享受着丫鬟端来的热茶。  “曲彪!这是你的装备!拿好了,识字就签名,不识字,这里按个手印。”说话的雨荨也坐在椅子上,那神情,如果穿上棉袄,头上包个头巾,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地主婆。  家丁的装备就一个大背袋,所有东西都在里面。从里到外一套新服装,一条武装带,一把匕,一把驽,一双运动鞋。走到一边,打开背袋,曲彪看清楚里面的东西时,再看看身上的衣服,对比之前自己穿的那些破烂(已经一把火烧成灰),忍不住眼睛就红了。  长这么大,就没人对他这么好过,新衣服从里到外,昨天一套,今天一套,鞋子昨天一双,今天一双。这得多少银子啊?还没算盔甲吧?这衣服的舒适性,早就深有体会。普天之下,恐怕是早不到对家丁这个好的老爷了。  一群大汉,凑一块检查装备的时候,似乎都受到了曲彪的感染,眼珠是红的,心里是热的,鼻子是酸的。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来了一句:“这辈子,就没人一次给咱这么多衣服,也没人拿这么好的料子给咱做衣裳。”  这话就像是瘟疫,所有人都抬头,热切的眼神看着陈老爷。脸上流着泪,当有一个人控制不住的哭出声来时,所有人抱在一起嚎啕大哭。这一路从辽东逃来,头一回有了个宣泄的机会。这就再也忍不住了。  陈燮呆不下去了,叹息一声,歪歪嘴走了。又是一个无聊的下午,明朝没有太多的娱乐手段,能做的事情真不多。很想喊一句“好无聊”,又怕被那些忙里忙外的下人们鄙视。只好一脸正色的,默默的在各个院子里流窜,宣誓主权。  这个宅院再大,一个上午也走完了,无聊之极的陈燮,想起一个事情,村子外头有一个土围子,不是很高,好像存在很久的样子。决定去看看,张家庄这个地方,是当做老巢经营的。指挥打仗什么的,陈燮是不懂的,但是又很怕死,明末的流民潮从来都不是用几百几千能形容的,动辄就是数万,几十万。所以,这个乌龟壳一定要坚固。  王启年带着彪子、山子,不知何时,悄悄的跟在陈燮后面,距离不不过三步,随时可以上前护主。陈燮走到出村口,没多久就看见不足五尺高的土围子,在风吹雨打多年后,只剩下半截痕迹。  葛老汉推着一辆独轮车过来,看见陈燮丢开车子就要下跪,陈燮抢上两步扶住他:“老葛,你都一把年纪了,就不要给我下跪了。折寿!”  葛老汉脸上露出朴实的笑,嘿嘿两声道:“老爷,您是活菩萨,哪有见了菩萨不跪的?”  陈燮无法跟他说清楚,这个世界是没有神仙鬼怪的。只好笑道:“老葛,这土围子,是个什么情况?”  “老爷问这个啊,这是早年间修的,那时候老汉还没生呢。打小这东西就在这,听老辈人说,这是当年为了防备倭寇修的围子。后来倭寇叫戚爷爷都杀光了,这围子就没人管了。”  陈燮上了土围子,望远镜里视线良好,一马平川的能看到远远高大的城墙。  “如今这天下可不算太平,要我看,这土围子还得修起来。”陈燮这么说,眼睛看着王启年等人。王启年听了没有着急表态,而是往前走出十几米,然后回头看看,又走回来。  “老爷,这土围子有年头了,重新修得花不少银子。”  陈燮用土豪的语气叫嚣:“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统统不是问题。”豪气万丈之后,陈燮跳下土围子,跟葛老汉打个招呼就走了。奔着村西头的张铁匠铺子里去。  张铁匠就是那个用一把锉刀,将傻大黑粗的吴琪制造的座钟变成一个工业品的人。忙活了一个星期,他得到的报酬简直就是惨不忍睹。一台座钟,十斤小米。也就是说,忙活了7天,他得到的报酬是2o斤小米。就这,张铁匠一张嘴都笑歪了。上哪去找这么大方的老爷,这点活也叫活?做完这活,白得一把精钢锉刀就不说了,还得了一把玻璃刀,一大块没用完的透明玻璃。  陈燮出现的时候,张铁匠正在熄灭炉火,准备关门,过年期间天王老子来了都不开炉。陈燮不是天王老子,他是神医老爷。在张铁匠这里,神医老爷了比天王老子重要多了。  “小人见过神医老爷,您这是要打点啥?”张铁匠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一脚踹开挡路碍事的徒弟。弯腰鞠躬,做出请的手势。  陈燮站在门口笑道:“本老爷就不进去了,这有个东西,我想撞在车轴上,你看看怎么弄根铁车轴。”陈燮丢过来一个轴承,张铁匠接住后,又丢来一块碎银子道:“给你过年买酒喝的,记得上点心啊,这活过了年得给本老爷个准话。走了!”  把自己幻想成一名恶霸地主陈燮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身后是三个面露凶恶的狗腿子。这个队形,陈燮很满意,要是能弄条狼狗牵着就更理想了,这年月,也没地去整条德国牧羊犬啊。对了,这时候,有德国么?貌似没有啊!  要不去**一下村姑?貌似这村子里的村姑,也没见过长的好的,不值得拉到林子丧尽天良一回。陈燮叹息一声,他更担心是自己丧尽天良之后,那闺女家里的人兴高采烈的给女儿换上红色的喜服,洗的干干净净的用小毛驴从后门运进内宅。什么?轿子,那玩意要花钱的。陈燮无奈的放弃了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放弃了成为一名恶霸地主的远大理想。  又一个黄昏降临时,天空中堆起了阴云。村子里的老人见了纷纷露出欣喜之情,期盼着下一场厚厚的冬雪。就像唐朝腐败分子白居易在诗里写的那样,“心忧炭贱愿天寒!”。  天启七年,腊月28,夜晚来临的时候,张家庄的天空中终于看见了落下的雪花,不大,就像一滴滴的雨点,落地就化了。坐在炕头上的陈燮,对着窗外密集的阴云,面前摆着一桌子酒菜,独自小酌。  崇祯元年的脚步近了,这场风雪似乎开了一个好头。陈燮希望这场雪能下的大一点,来年不用运太多粮食过来,耽误他挣钱。  一夜之后,雪并不算太大,当太阳再次升起时,陈燮知道历史没有太多的变化。  除夕夜终于来临了,张家庄的陈宅,正在大摆酒宴,新的主人陈燮宣布他的决定,给下人们轮休,每人三天假期。同时,预祝新年愉快,每人了一个一两银子的大红包。  乒乒乓乓的鞭炮声,揭开了除夕的序幕。尽管过去的一年,人们并没太多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新的一年还是要来了,在除夕夜晚,人们总是会把希望寄托在来年。周而复始!  知道历史进程的陈燮,对崇祯朝的未来无法看好。不过除夕夜,必须让张家庄的人高高兴兴的,所以搞了一个集体活动。陈家大宅子的门口空地上,点了无数的灯笼。猜灯谜、丢竹圈、单腿跳跃比赛、扔沙包比赛等等十几个花样,让全庄男女老少玩的都很开心。一些不值钱的小礼物,跟是让孩子们欢喜不已。  一小挂鞭炮,一块糖,一块糕点,一支笔,一个本子等等。  这些东西,给张家庄的百姓们增添了无数的欢乐。闹到晚上十点左右,活动结束了,没送出的奖品和灯笼一番大派送,更是让活动达到了**。  陈燮做这么多事情,就是给张家庄的百姓一个理由期盼来年!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0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