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四十五章唐寅最出名的画原来是这个(求推

第四十五章唐寅最出名的画原来是这个(求推

    第四十五章唐寅最出名的画原来是这个  大的独立卫生间,这种日子总算是过上了。这是陈燮的心声,绝对的。现代社会的大别墅还没住进去之前,先在明朝享受到了住大房子的生活,现在加上这个神医专用澡堂子,就算齐活了。如果,……。  躺在石板上,泡在热水中的陈燮,自觉的把如果字两个后面想法的咽回肚子里去。那不过是yy,现在是现实。两个丫鬟轻手轻脚的进来了,这地方本来就是陈燮的专属后院的范围,院子门口有王启年把守,没经过陈燮同意就进来的人,王启年打死勿论。  看过《金、瓶梅》的看官就知道,明朝人的后院是个什么概念。只要在外面,就算是鬼,也要装成人,进了后院,想干啥就干啥,皇帝老子都管不得。陈燮在这个后院里,就是天。  眯着眼睛假装睡着,一条缝隙里余光闪动,四条白腿两具白身子下了池子,陈大神医还是一个撸男子的时候,无数次在脑海里yy过的场面真实的出现了。  时间是午后,这算不算白日宣yin?  从前,现在,将来,暂时都被丢一边去了,沐浴在午后的放肆中。  抛开责任的话,现在的明朝生活,给个皇帝陈燮都不换。即便是回到现代,放下责任,谁不想生活的无忧无虑,毫无牵挂,自由自在的想干啥就干啥?  问题是,不行啊!短暂的忘记一些的闲暇,很快就被登州城里的来客打断了。  张家长子张薪,带着两个弟弟杀来了。府学已经放假,都在准备回家过年了。陈燮出海回来之后,迟迟没有去登州。周氏有点着急了,就跟张瑶商量,这孩子也不知道在忙啥呢,回来了也不知道来家看看,请个安什么的。  张瑶知道她不是这个意思,笑着为陈燮辩护道:“如今那么多事情,哪一样离开思华?”  周氏一想也是啊,付出一个庄子,还有商号的人手,就换来了在家数大把银子的好事。以前吧,张家一年的进项,也就是一万多两银子,这还全都算上了。海上有条船,那也是跟娘家合伙的买卖,每年也就分个五千两左右。这里头有没有讲究,周氏不好追究就是了。  联合商号开张不过两个月,刘掌柜那边利润算出来了,四成的股份,分得银子十三万两,这还没算那些押金呢。就为这个,张瑶惭愧了好几天,一直说当初投入太少了,这银子拿的不安心。周氏也是这么想的,以前没想到进项那么吓人,现在有点担心,万一拢不住陈燮怎么半?变得患得患失起来的周氏,心里就琢磨别的手段了。  “不行,这孩子一个人,得赶紧给他寻个媳妇。”周氏这么一说,张瑶表示赞成。成家立业,开枝散叶,这是绝对的大事。  “娘家有个表侄女,长的倒是水灵,就是家境差了点。”周氏提起这个,张瑶便笑而不语。夫人心里想的啥,老夫老妻了,还不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的夫人诶,思华啥品性?你担心这就没意思了。赶紧的,看看谁家有合适的,怎么也得举人家里的嫡女。不然配不上思华的身份。”张瑶这话说出去,还真有说服力。陈燮这个神医,在明朝想做官,那可太容易了。进了太医院,六七品的医官手到擒来。虽然以后前途不算远大,但胜在安稳。一个举人家的女儿,哪有资格在陈燮的面前摆架子。更不要说陈燮挣钱的本事,登州城谁不知道他的能耐?  服气俩一商议,周氏就开始活动了,赶上儿子放假了,打去张家庄,给老太爷请安,接来过年,顺便看看思华大兄在忙啥,刘掌柜也说不清楚,什么改进基础设施,不就是修了个澡堂子,挖几条水沟么?  张薪领着弟弟们给老太爷请安,张老太爷的病基本好了,现在走路都不用人扶着,也不咳嗽了。每天闲着没事干,就在庄子里闲逛,看看陈燮给这个地方带来的变化。现在这里是陈燮的地盘了,老爷子决定去登州城儿子那里住着,张薪就是来顺便接人的。  张薪找到陈燮的时候,这家伙正在学堂的工地上指手画脚的。  “水沟再挖深一点,排水一律要用暗沟!蓄水池小了,再大一倍。”文八斤手里的小本本,记录的叫一个快,碳素笔这东西真好用,就是这名字有点怪啊。  张薪来到工地,很快就看出这个学堂的不一般。先是大,怎么也得有府学三个大,中其次这建筑也特别的很,一排一排的,三面都是很长的大房子,下面一层已经初见雏形了,正在上面铺大腿粗的柱子,铺上木板就是地板了,这是要盖两层么?  陈燮算是深深的体会到了在明朝想搞建筑有多难了,没有钢筋混凝土的结构,修两层都费劲。更不要说陈燮修的是宽度长度1o米,宽度5米的大教室,还是2层的。  在文八斤一通解释后,陈燮差点痛下决心用钢筋水泥来盖房子了,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事情,真不能太过。最后选择了砖木结构的两层建筑,一人抱的木料,都是从东江镇走海路运来的。做柱子真是没说的,顶个七八十年都不在话下。  这里是陈燮未来班底的摇篮,自然一切都要做到最好。所以陈燮有点不惜血本的意思。  张薪背着个小褡裢,笑嘻嘻的来到陈燮跟前:“大兄,大兄,您要的东西,我给您弄来了。”陈燮看见张薪也很开心,听到他说的话,更开心了。赶紧跑来道:“唐寅最出名的画,你都能搞到?”  张薪自得的拍着胸膛道:“您不看看我是谁,这点小是还不是手到擒来,不过用大兄的名字,在余掌柜处,支了一小瓶子大力丸,还有就是从刘掌柜拿,要了几瓶花露水。”  “这些都是小事,东西你给我看看。”陈燮真无所谓了,加起来不到五百块的本钱,能弄到唐寅的画,拿回现代还不得死啊。  张薪鬼头鬼脑的看看四周,然后低声道:“走,这里人多,我们去角落里看。”  陈燮笑了,什么嘛,鬼鬼祟祟的,伸手抓住褡裢道:“不就是唐寅的画么,怎么就不能在这看了?”一伸手,褡裢到手,打开一看,里头一卷绢布画轴。拿出来展开之后,短暂的楞了一下,动作很快的就把东西放回褡裢。  走到角落里没人了,陈燮才道:“我说,这真是唐寅最出名的画?你没被人骗了吧?”  张薪一听就急眼了,拍着胸膛道:“怎么可能啊?这大明天下,谁不知道唐寅?谁不知道唐寅的春、宫图天下一绝。这是我一同窗从家里跟长辈要来的,绝对的珍藏。当年从南直隶买回来的,花了三千多两银子。这可是长卷,一共是六六三十六式。出自洞玄子的秘籍。你看,这还附了一本房中秘术,正经的洞玄子秘传。”  “不说了,我带回去再看,你该干啥就干啥去吧。”东西到手,陈燮很不客气的要撵人。张薪陪着笑道:“大兄,母亲那边收紧的很,最近手头不宽裕,同学相邀去春香楼都没敢跟着去,就怕大家都抱着美人……。”  陈燮掏出小本子,刷刷刷的写了一行字,然后摸出印章,哈了一口气,盖上章递给张薪:“去找雨荨,一百两,够你过年用的。”  “谢谢大兄!”张薪喜不自胜,结果字条收好,陈燮又道:“我给俩小的带了点吃的,还有给张叔和婶子带的礼物,都在雨荨那收着,你走的时候记得带上。算了,我也回去吧。这画我要了,回头你去找回春堂余掌柜拿银子,我再给你写个条子。”  陈燮心里惦记着欣赏唐寅的画,所以也没心思看工地了。交代文八斤几句,匆匆回转。张薪这边天黑前要回登州,也没久留,没多一会就回去了。临走之前一再表示,没几天就过年了,赶紧回登州一趟。算算日子还真是,腊月二十六了。  送走张薪,陈燮回到房间里,迫不及待的要欣赏唐寅最出名的作品,好吧,明朝人是这么说的。这还真是一副长卷,摊开之后能有三米,大床上都摆不下,只能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欣赏。  坦白讲,看了无数动作片,再看这个真是没啥意思。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陈燮的兴趣真不大。画的再好,也不就是形神兼备了,谈不上跟真的一样。飞快的欣赏完毕,陈燮在最后看见了一串的印章。一个一个的辨认一番后,很是恼火的惨叫:“老子不认识篆书啊!”  不认识就不认识吧,反正明朝人说了是唐寅的作品,还是很下流的作品。殊不知,明朝人在性的问题上,尤其是在自家内部,玩的远远要过现代人呢。这在明朝读书人中间,叫雅事,逛**找美女真不算啥,娈童才是时尚和潮流。  这还是比较正常的春宫画!陈燮觉得没乏味,在明朝这真是宝贝。  现代人有各种媒介和渠道,找几本动作片看看,真是太容易了。所以见怪不怪,但是在明朝,这就是难得一见的珍品了。陈燮也不知道真伪,更不知道唐寅确实是以春宫闻名。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0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