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三十九章我让你装!

第三十九章我让你装!

  

  第三十九章我让你装!

  王启年以前是干啥的,陈燮不太关心。这家伙跟在后面的距离很有意思,不远也不近,一看就是很习惯的节奏。

  陈燮漫无目的的在海边走着,走到一出海边的乱石堆,仔细看了一阵,觉得有点不对,跟周围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这附近就没看见几块石头。

  “这以前是烽火台,往东五里,应该还有一个。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嘉靖年间为防倭寇而建。修的时候就没怎么下力气,塌的也就快。”

  听到这一句,陈燮突然抽出手枪,指着王启年,冷笑道:“你不是辽东来的难民,你是建虏的细作!”

  王启年一脸的惊愕,没有做出防备的姿态,用一种不在乎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陈燮道:“老爷,谁说辽东难民就不能知道登州的掌故?当年我就是从登州上的船去的辽东,那会我才十六岁,这些都是听同船的老兵讲的。”

  这下陈燮听出点端倪来了,他的口音里头,有点不太纯,夹杂着南边闽浙一代的口音。

  “王启年!”陈燮把枪慢慢放下,露出的冷笑。

  “小的在,老爷有何吩咐?”王启年弯腰拱手,做出一个下属应有的反应。这一下,陈燮有点信他说的话了,但还是不能彻底放心。历史资料上可是写的明明白白的,皇太极素爱用间,明朝九边被建虏渗透的跟渔网一样全是眼。

  “我看的出来,你觉得这东西对你没威胁,呵呵,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你随便指一个目标,三十步以内的都可以。”陈燮话音刚落,王启年已经动了,板起一块怎么也得有六七十斤的石头,非常轻松的走出三十步,然后放下。

  陈燮看了一下,应该在五十米以内,再看远端干活的地方,有五六百米了应该听不到。于是,做个手势示意他让开,王启年走开三步不到,陈燮军训的时候打过手枪。几个同学凑了一条云烟贿赂教官,八一杠更是打过一百多。

  “再站远一点。”陈燮喊了一嗓子,王启年很自信的挥手:“没事,老爷自管放心就是。”

  陈燮心说我就是不放心啊,这是手枪啊,老子又不是神枪手,万一手抖一下,歪一点点就打中你了。陈燮喊了好几次,王启年死活就是不动,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这下陈燮恼火了,不难看出这小子确实要给自己卖命,但是他还真的对自己的战斗力没放在眼里。

  “行,是你自找的,打死算倒霉。”咬咬牙,陈燮双手端起手枪,盯着目标石头,这个靶子算是比较大了。按照当初教官教的,屏住呼吸,心平气和,三点一线,扣动扳机。哦,还有枪托要抵紧一点,这是手枪,这句用不上。

  砰砰砰……,陈燮一口气把弹夹里的子弹全部打出去,淡淡的硝烟还没来得及散开,就听到咔的一声,没子弹了。

  一直淡定且自信的王启年,这个时候就像一座雕像,呆呆的站在原地。拎着手枪的陈燮,就像一个笑眯眯的魔鬼,正在慢慢的朝他走来。

  “装,我让你装!”陈燮心里偷着乐,心情无比的愉悦,爽啊,真是太爽了。这货之前对自己的战斗力丝毫不在乎的样子,陈燮真是憋的难受。

  等陈燮走到跟前的时候,才看清楚王启年呆呆的表情下面,是两条不断打抖的腿。陈燮没有补刀的意思,走到石头跟前上下打量一番自己的战绩。全部命中……石头下面的沙滩。

  “艹!”对于自己的成绩极度不满的陈燮,忍不住骂出声来了。八颗子弹啊,就这么全部脱靶。更丢人的是,别人的子弹就算脱靶,也是往天上或者两边飞,自己倒好,全都打沙滩上了。陈燮不明白为什么,其实原因很简单,他的力量变大了,打的时候按照以前的习惯想压住枪,结果枪口不断地被压低,实际上他现在的力量,手枪那点后坐力根本就没用。

  “不行,我要再来。”很不爽的陈燮,这一次退后了十步,不到二十米就停下了。换个弹夹,然后再次举起枪。这时候王启年终于有反应了,连滚带爬的往这边跑,口中大喊:“老爷,等一下,等一下。”

  狼狈的样子让陈燮受伤的心灵得到了些许安慰,等王启年跑身后地上一屁股坐下后,再次举枪对着石头。这一次他学乖了,单手持枪,侧身瞄准,就像影视里看见的那样。然后慢慢的调整呼吸,轻轻的扣一下扳机,砰的一声,前方目标溅起一朵火星。

  “耶!”陈燮摆两个剪刀手的姿势,自我卖萌一番后,看看目标又往后退了五步。王启年也学乖了,跟在后面免得再次被**。方才那一瞬间,算是把他的魂都吓掉了,他可不认为陈燮打不着他,就在三步之外,地面上的沙土飞溅,而且还是连续不断的,砰砰声不绝。

  当过兵,打过鞑子,他当然知道这是火器,而且可以肯定,就他这个没穿盔甲的情况,刚才要是对着他开枪,早被打成筛子。

  砰,又是一枪,手感越来越好的陈燮,再次命中目标,看见溅起的灰烟,心情好了很多。

  “老爷,这是什么火器?适才连续火,声势惊人。”王启年似乎忘记了之前陈燮说的话,实际上他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就记得一个枪字了。

  陈燮鄙夷的看他一眼,没有回答他,老子的话就说一次,听不懂是自己蠢。刚才你敢怀疑老爷,不收拾你收拾谁。这一次陈燮直接往后退到五十米开外,王启年如影随形。

  用了三子弹再次举枪命中目标之后,陈燮仰天哈哈哈的大笑三声,差点喊出“老子就是天才”。

  及时的停止犯2的行为后,陈燮总算是把枪收起来了,也不看王启年,走到一边找个平地坐下,然后从随便小背包摸出一块帆布铺在地上,手枪拆开,这个过程有点慢,毕竟是第一次嘛。陈燮慢条斯理的擦拭每一个零件和子弹,干活的时候很专心。

  王启年直接就跪在一边,头也不抬,一副等着老爷处置的样子。陈燮这下心里平衡了,忙活了半个小时后,才把手枪装回去,运气不错,没有生多一两个零件的事情。拉动枪栓,哗啦一声,一点问题都没有,这才装上弹夹,小心的收好手枪。

  忙完这些,陈燮才有心情处理王启年的事情,瞄他一眼,见他垂头丧气,淡淡道:“起来说话。”经过一段时间的明朝生涯,陈燮对于下跪这种习惯,已经放弃纠正了。至少现在不打算纠正,一个人在一个时代里,要是显得太不合群,那不是什么好事。

  王启年站了起来,陈燮淡淡道:“知道你错在哪了么?”

  “回老爷的话,小的不该质疑您。”王启年这一次回答可以加十分了,陈燮很满意的点点头,刚才那么收拾王启年不就是要这个效果么?他是要练兵保家产的,怎么练兵,陈燮心里没底,王启年当过兵,收服之后,可以作为一头牲口来使唤。混在明朝这个地方,陈燮早看明白了。以他现在的身份,要是对一个下人客客气气的,那家伙肯定会吓个半死,以为自己要被老爷炒掉或者别的什么倒霉事要落在头上了。

  只有那家里那些下人当牲口使唤,他们才会心安理得的享受在张家庄子里的优厚待遇。不好好干活,能给你吃小米白面?以前在张家的干活,哪一顿里头不掺上一大半野草?只有农忙的时候,才能吃上小米粥和高粱面掺点面粉的馒头。白面馒头,那是过年吃的好不好?

  现在不一样了,张家庄换了神医少爷当主人,每顿饭都是纯小米饭,隔三差五的能吃上馒头,不掺高粱面哦。所以张家内外二十几个下人,对新主人忠心耿耿,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当然有个前提,神医是活菩萨,跟正常人不一样,要区别对待。

  实际上原来的张家老太爷,那也是也大善人。整个登州府,没几家老爷能跟他比心善,谁家下人顿顿高粱面管饱的?总而言之,明朝人的思维模式跟陈燮的思维模式,完全不是一个时空的。每天做那么多的活,就给点高粱面吃饱,陈燮看来这就是在养牲口啊。

  所以,短毛神医的底限就是,干活买力气,小米饭管饱,白面馒头三天吃一顿。就这个,张家老太爷也让小妾来劝过几次,不带这样对下人的,会把下人养刁的。

  陈燮坚持,事情就这么定下了。张家老太爷安心养他的病,反正后院他也不出来了,省得看着心里难受,小米白面多好的粮食啊,怎么就不知道节省。

  这些经历,对陈燮还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所以现在的陈燮,变化还是很大。刚来明朝那会,肯定不会这样对待王启年,他肯定一副圣母的嘴脸,跟人家讲道理摆事实。不像现在,简单粗暴,立竿见影。

  “嗯,以后记住了,老爷说的话总是对的,就算是说错了,也有错的道理。”陈燮满意的点点头,很享受这种感觉。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