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三十七章辽东流民王启年

第三十七章辽东流民王启年

    第三十七章辽东流民王启年  联合商号一炮而红,这一夜却不那么平静。联合商号的代理制度,都是按照府来划分的,山东就那么六个府,外省的代理权暂时不考虑。这些在在代理细则上都说的清清楚楚。十几家商号根据各自的实力,寻找盟友,拉帮结派,都要在第二天的代理权洽谈会上有所斩获。  还真别说,联合商号很上路,山东的代理权,只对登州的商号开放。这就是给大家一个抢占先机的机会,甚至可以说今后大家利益就是一体的。联合商号自身,不做零售只坐批。这是给各家的一个承诺,同时也要求所有拿到了代理权的商号,在价格上必须执行统一。至少在山东省内这个是必须执行的。  这里头其实是有漏洞的,大家敏锐的意识到了,山东省内不让卖高价,难道不能运到外省去卖么?这一点稍有脑子的人都能想到,难道联合商号想不到?但愿是个疏忽。  这个洽谈会开的很成功,山东省六个府的代理权如何处理,为了显示公平,直接拍卖。这一下算是把大家给折腾惨了,为了抢代理权,暗地里合纵连横,什么手段都用上了。最后拍卖的结果,单单押金一项,就收了五十万两银子。如果在山东省,出现高价的现象,扣除当地代理的押金,取消其继续代理的权力。  这一招还不是最狠的,交了押金,进货你还得现银。就这个,没有一家商号退后的。实力不足的,就拉上一两个盟友,咬牙切齿的也要拿下一个府的代理。实际上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山东省的销量不是主要的,挣钱主要是怎么往外省买。联合商号,就是逼着大家拿本钱,替他们去打开市场。  估计外省的钱也没两年好挣,但是就这两年,也够大家为之疯狂一下了。  等到联合商号这边散会,各家商号又凑一起了,包下春香楼,商议怎么瓜分全国的省份。  刘掌柜一开始还觉得自己的货不少了,怎么也能撑两月的,没想到不到一旬,存货就去了一半。这下刘掌柜着急了,赶紧控制出货量,怎么也得撑到陈燮回来不是?  就算是控制,刘掌柜也没能撑到陈燮回来,就在三天前,因为不堪各家商号的骚扰,躲到张家庄来清闲了。没法子,现在要货的商号,每天都堵在联合商号门口。这些还都是取得了代理权的商号,还有一堆河南、直隶、江苏、甚至浙江、安徽的商人都来找他要货。刘掌柜以代理制度为由,拒绝给货,这些人私下里手段层出不穷。有在家门口等着的,有私下里打算贿赂的,还有的要请他春香楼的。  最难缠的,还是各个衙门的关系户,官员都不是本省的人,比如孙国桢就是浙江人,他老家的商号找他帮忙说话,就像现代的干部批条子似的,搞的刘掌柜在登州城里呆不下去了。  就在陈燮跟长生说话的时候,大门边上蹲着的一个人站了起来,噗通一下,上来给陈燮跪下,口称:“叩见神医,小人王启年,只要您能出手救小的娘子,今后这条性命就是您的。”  陈燮一听这话,出于医生的本能,立刻道:“病人何在?”一边说,一边打量这个汉子。此人个头颇高,口音也不是山东这边的,身上穿着的皮袍,带着狗皮帽子。  “我家娘子也来了,已经被里头好心的姑娘们收留了,小人不宜在院子里呆着,便在门口等着神医回来。”男子抬头说话,陈燮这才看清此人面貌,国字脸,络腮胡,额头上有食指长短的一块疤痕,平添三分狰狞。而且这个人举止不像寻常百姓,倒像个军人。  “你也别跪着了,赶紧起来,跟我进去。现在什么都不要说,先救人。”陈燮大步流星往里走,奔着医院快步走去。等他进了院子,正在扫地的青青看见陈燮脸上就是一喜,丢来扫帚就道:“神医,昨天来了个女伤员,腿上有两寸长的伤口已经化脓,高烧不退,我们按照您说的,用酒精物理降温,体温降下来,每过多久又升了上去。”  陈燮一边走一边点头,伤口化脓就好,不是破伤风,而是感染炎。这些**女子,现在还不能给病人开药,只能按照陈燮教的方式处理伤口。陈燮接近治疗室时,红果正在给伤员的身上用酒精降温,立刻出声道:“神医稍后,马上就好。”  不到十秒,红果就说行了。其实在现代没这么麻烦,但这里是明朝,陈燮必须遵循一些规矩。良家女子的身子被人看了叫失节,所谓饿死是小,失节是大。有夫之妇失节,必为社会所不容,只能去死。  陈燮是医生,看伤口没问题,但是看别的就不行了。  运气的时候,女子的伤口在小腿上,陈燮偷偷的松一口气。良家女子不想红果她们,被人看了私密处,那真是只能去寻死,就算是医生也不行。至少社会道德是这么一个标准,当然这个也不是绝对,看各自的家庭吧。  “昨天送到的时候,伤口还在流脓,我帮着简单处理一下。”红果赶紧介绍情况,陈燮满意的点点头道:“处理的不错,不是拖的太久,你处理的手法已经可以控制伤情了。记录一下,麻沸散准备,手术器械准备,TaT……。”  红果掏出小本子,飞快的记录。这女子的不知什么出身,字写的很好看,学东西也快,用硬笔写字一段时间后,竟然写的又快又好,成为了陈燮在医院最得力的助手。  记录完毕,红果飞快的去找玉竹。陈燮出来看了一眼王启年,见他一脸的紧张便道:“问题有点严重,但是还有救。你就在外面等着吧,不要紧张,尊夫人性命基本无忧。”  伤口感染很严重,必须手术割去坏肉,运气差一点,一次手术不解决问题,还得要截肢。不过陈燮还是很有信心,因为抗生素的作用对于这些没有任何抗体的病毒而言,效果太好了。  喝了麻沸散,女子的气息变的平稳。陈燮让红果和青青当助手,一边手术,一边教她们一些伤口处理的知识。没指望她们现在就会,次数多了,自然就会了。反正明朝这个地方,拿病人练手没人知道。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清理伤口,除去腐肉,这手术不复杂。完事之后,最好一道缝合的程序,陈燮突然对红果道:“最后这个你来,别害怕,冷静点,手不要抖。”  红果坚定的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开始她的第一次伤口缝合,陈燮一直没说话,安静的看着。每次红果紧张的时候,陈燮温和的声音都在耳边响起“做的不错,继续。”  尽管是冬天,第一次上手的红果,还是紧张的冒汗。浑然不觉的红果突然听到陈燮的声音,“停一下”。然后一条雪白的手帕,轻轻的在额头上按了几下,陈燮去洗手又回来了,亲自动手给她擦汗。就在这一瞬间,红果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属于自己的。  一个半小时后,陈燮走出治疗室,王启年坐在地上抱着头,听到动静,立刻站起来看着过来,眼睛里充满的希望。陈燮露出微笑道:“手术很顺利,但是病人伤的太重,暂时还没有渡过危险期。十二个时辰后,如果没有变化,这条命就算抱住了。”  王启年的表情有点呆滞,陈燮已经越过他往前,正准备追上去,大门口冲进来一道人影,拽着陈燮就往外冲,口中道:“我的公子爷,您还有心思在这闲逛,老刘屁股都要着火了。”  屁股着火?这什么情况?王启年楞在当场,看着两人消失在门口。抬抬手想喊,又,慢慢的放下手,目光中露出坚毅。自言自语道:“不管能不能救下来,这条命已经不是我的了。”  拉着陈燮的自然是刘掌柜,做生意的哪有怕货卖掉的,现在他正好相反,手里一点货都没有了,你说他能不着急上火么?  出了院子门,陈燮站住了,笑道:“你拉着我作甚,还不赶紧去准备车队?这次货比较多,准备多跑几趟吧。不行就去窑厂和工地,让人带上独轮车,都去运货。”  车队是现成的,人早就等在这里,估计陈燮要回来,刘掌柜根本不让这些人走,就在庄子里等着。陈燮一句话,刘掌柜就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喊:“狗蛋,拿上锣敲起来,挨家挨户都告一声,神医要人帮忙上货,一天庄子上的青壮都去,一天五个铜板,管两顿饭。”  狗蛋是张家的长工,现在是陈燮的长工了,三十来岁的光棍壮汉一个。一把子力气,干活不偷懒,就是能吃一点。老张家厚道,没嫌人能吃撵人,在张家做了有两年了。  刘掌柜一声杀猪般的嚎叫,门口的边上的小房子里窜出一个壮汉,手里锣拎着,冲出大门,很快锣声响起,一声洪亮的喊声:“老少爷们都听好了……。”  王启年听到动静,也出来看了看,就见没多一阵,一个白胡子老汉拎着扁担走的飞快而来,身后还跟着两个青壮男子,还有两个女的应该是婆娘。  年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