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三十二章镇宅利器拿破仑炮(求推荐)

第三十二章镇宅利器拿破仑炮(求推荐)

    第三十二章镇宅利器拿破仑炮  方钢属于那种很实在的技术宅,按照他的自我介绍,家里开了个小型的机械厂,专门生产一些农用机械变箱的齿轮。搞这个,纯属个人爱好。  “两千支,价格两千五,枪柄不要,样品我们带走。三个月交货,有问题么?”吴琪酷酷的开口,声音就像没感情似的。这一点陈燮很奇怪,这虚拟女人跟自己说话的时候,怎么都是一副日本女优的调子,跟外人说话,都这么冷冰冰的极为生硬,难道是区别对待?  吴琪的越俎代庖,陈燮没有任何意见,反正这个领域自己不擅长。方钢没有丝毫的犹豫,因为这个价钱已经很公道了,而且这是一笔五百万的买卖。考虑到这里头蕴藏的风险,陈燮和方钢都认为这是很公道的交易。  “成交!顺位问一句,青铜炮要不要?”方钢抛出这个问题,把陈燮给镇了一下。  “怎么,你还能造青铜炮?”陈燮非常的吃惊,明朝的大炮都是铸铁的,叫一个沉。因为炼铁技术的落后,生铁中含硫甚多,导致生铁有点脆。为了防止炸膛,只能加厚炮身。登州城墙上,就摆着几门大将军炮。  “不是我能造,是烧友群里的一个能人。我告诉他,有人要燧枪,他就让我问问,要不要拿破仑青铜炮。”方钢这么说,陈燮心里有点紧张,这种事情不宜太多人知道。就算燧枪,这玩意杀人也是轻轻松松。  “他来了么?”陈燮留了个心眼,随口问了一句。方钢没有防备,随口道:“一起来了,住在酒店里。要不我现代打电话请他过来?”  陈燮觉得有必要见一见,免得出什么事端来。方钢打了电话,大家聊了半个小时左右,楼下就传来脚步声。陈燮抬眼望门口看,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平头,各自不高,眼睛小,笑的时候眯着就剩下一条缝。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来人进来就抱歉,接着自我介绍:“韩庆丰,开了一家小铸造厂。”一番客气,韩庆丰也坐下了。陈燮大量一番后道:“韩先生,你说能铸造青铜炮,这玩意如果不是我,你打算卖给谁?”  韩庆丰一拍大腿道:“别提了,这事情是我自己太想当然了。”接着韩庆丰说起这个事情,很快大家就觉得哭笑不得。这家伙在网上看见有人卖青铜炮,打的招牌是镇宅用的风水宝器。他是个烧友,就琢磨着自己也铸两门玩一玩,回头也当镇宅的风水宝器卖掉。  这哥们有点冲动,想做就做了,然后花了十几万和半年的时间,真给他弄出来一门青铜炮来。玩上瘾之后,自己造了实心弹,鞭炮厂弄点**,回来自己动手提纯颗粒化。然后给这炮拉山里,打了几实弹,嗨的叫一个疯。  所谓天作有灾,人作有难,他的难很快就降临了。家里的铸造厂因为一个客户捐款跑路,欠他的几百万没给,导致他的铸造厂就要办不下去了。别人跑路,他的厂子还得继续,欠的原材料款子你得给人还上不是。东挪西凑的,他的家底折腾的差不多了,钱还差不少呢。怎么办?起起青铜炮来了,于是跟人网上联系,说他有真正拿破仑青铜炮。那边很客气的告诉他,我们就是自己做来买的,而且请高人开过光的,你的就算了。  碰了一鼻子灰,赶上银行催还贷款,他都快愁死了。网上聊天的时候,方钢说有人要买燧枪,他就顺口一问。方钢也厚道,就说你不如过来吧,我争取让你当面跟老板谈谈。韩庆丰本着有枣子没枣子,先打个三杆子的精神,就来碰碰运气。  要说这哥们也确实够能玩的,都造出拿破仑炮来玩了。这么疯狂的事情,陈燮听着想哈哈哈大笑三声,暗道运气真是好到爆。  近代军队,怎么能没火炮呢?正在为这个事情愁呢,有人主动送上门。  “能说说具体数据么?”陈燮还是很冷静的先了解数据,表现出有兴趣。  “具体数据?这个真的没去记录,我造的是6磅炮,口径93,1.5kg的射药能将2.5kg实心弹打出25oo米左右。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没去记录。”韩庆丰这么说,陈燮也就听听,他是外行,所以瞄了吴琪一眼,没敢求助。  也许是良心现(哪来的?),吴琪这一次竟然主动开口道:“炮身重量多少?一门炮多少钱?十几万这个说法怎么来的?”  “哎,具体多重我真没在意,当时就是为了玩。大概七八百斤吧,轮子是铸铁的,装了轴承炮起来很轻松,两个人就能推着走。因为是第一次做,没有经验,反复失败了几十次,这成本就上来了。我也没打算卖太鬼,给五万块钱,这炮您拉走。”韩庆丰倒是很自觉,没有漫天要价的意思。实际上他是惦记着,是不是能多造几门来买,家里还有一些材料没用掉,眼前这俩男的帅气,女的漂亮,身上都是名牌。万一人家需要多几门呢,这不就有钱挣了么?  “我没有问题了,放心,求助费用你已经付过了。”吴琪这一句,陈燮差点眼泪下来了。  “我确实需要几门这样的炮,具体的就不解释了。铸造一门炮,需要多少时间?”陈燮接管了交易谈判,意味着这买卖基本确定。  “我还原了铁范铸造法,一门炮成型大概需要十天时间。这主要是其他部件麻烦了一点,要是需要的量大,时间又急,我可以招几个帮手,一个星期一门炮没问题。”韩庆丰还是很保守的留了余地,实际上他的度还能更快。  “我对怎么铸造的过程很感兴趣,但是有没时间去看,这样吧,你给弄一份录像,回头我有空看看怎么个过程。至于这种炮嘛,我要的量不是很大,但是也不算太小。我看过一些资料,还有一种12磅的炮,你能造么?”  韩庆丰有点激动了,买卖上门来了,岂有不开心之理。使劲的点头道:“没问题,就是重新开个模子的问题。其他工艺很简单,没什么技术含量。”  这次会谈很愉快,本着不管买主买去干啥的精神,韩庆丰顺利的得到了一笔订单,12磅青铜跑24门,6磅炮72门。单价分别为7万和4万。这里头考虑到模子的费用,所以才会这么高的价格。这是给他一年的单子,付款方式和以前稍有不同的是,先付款5o万做为押金,以后每次按照具体数量结算,已经有的那门炮款也在押金里头,韩庆丰还得组织运输,给陈燮松到江城仓库里去。最后,射天公司为韩庆丰和方钢提供担保。  为了验证韩庆丰的话是否有水分,陈燮特意上网看了看,果然有一家店卖拿破仑炮模型的,不过人家那个肯定不能打响,作为风水器物来卖的,价格贵的离谱,摆在门口当石狮子用的性质。不过这个店很快网上就看不到了,不知道是不是被镇压了,后话不提。  陈燮出于谨慎的态度,问了一下吴琪,为啥青铜炮这种杀人利器能贩运,结果吴琪很冷静的告诉他,“这是镇宅的风水器物,不算武器。”陈燮的三观有点崩塌的前兆。  这一次看上去很顺利的买卖,实际上风险还是很大的。没有实地去考察,燧枪也好,青铜炮也罢,都有被人捐款私逃的危险。不过陈燮也没什么太好的选择就是了,只能选择相信。不然还能怎么办?他是时空贩子,不是上帝。做的本来就是风险很大的买卖,这时候只能拼人品了。  真的想弄一支看家护院的军队时,陈燮才现需要做的事情很多。这支队伍的性质先不说,编制问题就让陈燮伤了三天的脑筋,反复查了n多近代军队的资料后,陈燮决定先按照两千人的标准来弄。具体编制不能照搬现代的,只能临时自己弄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纸上谈兵肯定是要闹笑话的,结果白忙活一场,结论是等买官的结果再说编制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两千人的装备是肯定需要先采购的,这钱已经流水般的花出去不少,心疼的陈燮晚上有点失眠,干脆爬起来上网去找军品店。这一搜失望不已,记忆中的什么棉军大衣,解放鞋、武装带,之类的东西,一样都没找到。让陈燮花钱给明朝的兵配所谓的现在的单兵装备,那真是脑袋被门夹坏了。  望远镜,户外水壶,这两种东西,陈燮定了一些之后,转变了思路。直接找军品店很愚蠢,上面的货物太时尚了。当兵的鞋子,可以找生产厂家的库存积压,武装带可以采购帆布,带回明朝开个作坊自己造啊,还可以解决一些就业人口。服装问题就更好办了,直接买布匹,买脚踏式缝纫机,回明朝去开服装厂啊。总之一切要有针对性。  这个恼洞一开,陈燮的视线就打开了。根本就停不下来了,花了一个星期,在网上四处流窜,订购老式缝纫机五十台(比较冷静,售价15o),价值五十万元的布匹,找到一家本地的鞋厂,以五元一双的价格,买了五万多双仓库里积压好几年的橡胶底帆布解放鞋。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