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二十九章这才叫奸商(求推荐)

第二十九章这才叫奸商(求推荐)

    第二十九章这才叫奸商  回到现代的小出租屋里,陈燮本能的喊一声:“雨荨,来杯茶。”  没反应?低头看看身上的长衫,再看看外面的世界,呼的出了一口气。  “家里没茶叶,没开水,电磁炉也坏掉了。”一个声音如同来自天外,陈燮吓的噔噔噔后退三步,坐在床垫。一个需要抬头仰望才能看清楚的身影,呼!又吐了一口气,陈燮终于忍不住吐槽:“吴琪同志,时空旅行期间,我严格遵守时空旅行守则。回到了现代,也请你尊重我的个人隐私,这里是我家,下次出现时,能不能敲门?”  自号吴琪的美女穿梭机,走到门前,抬手有气无力的敲了两下,然后又走到陈燮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给陈燮一种动画中小白兔被大灰狼看上的危机感。  “碳水化合物,我现你情绪不高,看来你遇到困难了。根绝时空旅行守则,你可以采取付费的形式,获取一些我的帮助。我的账号,你知道的。”声音在头顶,陈燮很努力的仰面,依旧看不全这家伙的脸,两团肉的规模好像又大了一号,严重的影响视线就算了。竟然还丧心病狂的连**都没穿,顶出两个明显的凸点。你一个虚拟人物,这么玩合适么?你考虑过一个处男的感受么?  很想伸手摸几下,然后很轻佻的来一句:“美女,撸一么?”当然也只是想想,陈燮很清楚,眼前这一位很乐意有个借口,结束某位陈姓时空旅行者的行程。  “好了,我知道了,你站开一点。”陈燮闭上眼眼睛,实在不忍目睹,再看下去,肯定无法控制的伸手去摸,然后……,可能就再也没然后了。  虚拟组合美女吴琪,用眼睛看着陈燮的裤裆,笑眯眯道:“我可以免费提供一些帮助,一劳永逸的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免得下一次你再拿这个东西指着我。”  刷,陈燮动作很快的一滚身子,出去好三米之外,缩在墙角里瑟瑟抖。  啪,吴琪打了个响指,得意洋洋道:“好了,我出去逛街,你自己好好想想,需要我的帮助,可以先咨询,后付费。随叫随到。”  开门,走人,过分的是门也不关上。没一会,房东大妈一脸的八卦,探头笑道:“小陈,不错嘛,上哪找的女盆友?”  哦,房租有到期了,陈燮很自己的从床垫下拿出一个信封,递给房东大妈。目送八卦欲没有得到满足,一脸欲求不满的房东大妈离开,陈燮觉得这地方不能继续住了。有这么一位八卦的邻居,加上一个完全不知道收敛行迹的虚拟美女,迟早要露出马脚。  买房子的问题已经刻不容缓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在哪买房子。想到就做的陈燮立刻行动,换上一身范思哲的行头,人摸狗样的出门下楼。  拦一辆出租,先去卖野山参和虫草。钱氏药店内,钱思章显得有点坐立不安,脑袋一直朝外看。最近几天都这样,搞的药店里的伙计很好奇,就是没敢问。  半个月前,钱思章把那根野山参出手了,京城一家老字号的药店,老板是多年的好友,死活哀求,最后花三千万收购走了。自觉挣了昧心钱,钱思章很是不安。一直盼着陈燮来,一是想补偿一二,二是惦记着能不能再弄一根野山参作为镇店之宝。  这都过去快两个月了,陈燮也没出现,这让老钱同志很焦虑,小伙子是不是记恨自己了?仔细想想也不会啊,当时小伙子还是很开心的样子。哎,毕竟差出两千万呢,人心难测。  陈燮步履匆匆的出现时,钱思章正好抬头看过来,兴奋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老远就喊:“小陈,这里,这里。”  钱思章的兴奋很不合常理,陈燮吃惊不小,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问候:“钱老好,您这是?”钱思章不顾伙们诧异的眼神,上来拉着陈燮的手道:“小陈啊,这几天一直盼着你来呢。是这样的,我们还是进去办公室里说吧。”  总算是反应过来,这里不合适说话。钱思章在前带路,陈燮随后,进了办公室,钱思章亲自动手泡茶,然后才落座说话。  “小陈,这次来有什么可以照顾小店的?”江城德高望重的老中医钱思章,竟然这么说话,陈燮已经不是受宠若惊了,是直接给吓着了。仔细看看,没现什么异常,钱老的眼睛一直盯着陈燮手里的包呢。  “钱老,您真是客气。”陈燮松了一口气,很配合打开包,取处两个木盒,轻轻的摆在桌子上道:“钱老,您先看看这两根野山参,看好了我还有点小事求您帮忙。”  钱思章自动过滤了后面那段话,蹭一下站起来,身手之灵活,打死都不能让人信服他都六十来岁了。拿起盒子,打开,又拿起盒子,再打开,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钱思章看完就开口了。  “小陈,上次那根参,我占了你不小的便宜,这两根参的品相,不在上次那根之下。这样,三千万,我拿下一根,另外一根,我推荐一个买家,价钱不在三千万之下。”钱思章也不说什么退款的话,那样就太虚伪了。深思熟虑之后,才说出最有诚意的话来。  陈燮心里狂喜,脸上却是很淡定的样子道:“这个都好说,我这里还有点东西,您给看看。如果质量还过的去,以后我能长期供货。”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木盒,轻轻的放下。  钱思章再次眼前一亮,随即又面露心疼的皱眉,抬头无语的看着陈燮道:“你就这样随便的堆着?没看见别人是怎么卖虫草的么?这么好的品相,被你这么弄,真是让人想揍你一顿。”说着轻轻地拿起一根,放鼻子下嗅了嗅,陈燮皱眉,“想说这东西臭的”。  好像闻到什么满意的味道,钱思章放下虫草,坐回椅子上,淡定无比的问:“就这些?根据我对你的了解,恐怕手里还有不少货吧?说吧,有几斤?按照现在的市场行情,这个品相的对外卖怎么也得四百一克起步。收购价格就没这么高了,顶多给你三百一克。”  陈燮伸出一个巴掌:“我有这么多。”钱思章点点头道:“五斤不多,我吃下了。”  陈燮道:“是五十斤!”实际上不止五十斤,因为是明朝的斤。当然陈燮没去算这个。  “啊!”钱思章一声惊呼,很无语的看着陈燮好一阵才道:“小陈,下次说话别留一半。五十斤可不少了,我记得你说能长期供货?”  陈燮点点头,老钱面露凝重道:“都是这个品相?”陈燮想了想道:“这个不好说。”  这样才正常,虫草现在越老越少了,市场上的虫草参差不齐就算了,还有不少假货。如果能有一个稳定的进货渠道,还真是赚大了。  “既然这样,小陈啊,看来我们要好好谈谈了,这生意要做的长远,就得先定下规矩,大家都守规矩,这买卖才能做的下去。”  钱思章可没精力跟陈燮讨价还价,一个电话,不到半个小时,一个身穿红色风衣的女子出现。很热情的朝陈燮伸手:“钱丝雨,合作愉快。”  手很软,长的也很漂亮,这是陈燮当时的感觉。一个小时后,陈燮的对钱丝雨的好印象被逆转了。觉得这个女人面目可憎,心肠狠毒。两根野山参,每根才出28oo万,虫草,一克才23o元。理由很强大,开店要交税。高价卖出去要包装,要宣传,等等。总之,陈燮看清了这个比自己大三岁的女人奸商的本来面目。  最可气的是,她说了一些实话很气人。比如有那么一句“不是每个店都有相应的财力,不是每个店都有我爷爷这种识货的老人,不是每个店都能平等的跟你谈判。”  说到底,陈燮还是实力不足,一个小青年,如果不是碰到钱思章坐镇,你去某个药店卖野山参,谁信你卖的是真货。现在这个世界,骗子多如牛毛的时代。  钱丝雨给送出门口时,笑容依旧保持的很好,陈燮眼睛里的忧伤,恰恰是她胜利的明证。等到陈燮消失了,钱丝雨收起了笑容,回到办公室里对爷爷说:“太嫩了,真是出乎预料。”  钱思章点点头:“没错,第一次的时候我就很意外,这小子哪来的这些货。现在看来,这个问题得到了有力的证据。不过话说回来,我看他一脸的坦然,不像非法渠道来的。”  钱丝雨道:“虽然他很肉疼,但是我的条件他还是接受了。这说明,他出货的渠道不多。手里货还不少,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必须牢牢抓住他。”  为老不尊的钱思章笑道:“我看这小伙子不错,你没有男朋友,不考虑一下?”  钱丝雨翻了翻白眼,没有搭理这个老不羞。心里却在暗想:“臭男人,哪里好了。”  走出钱氏药店之后,陈燮最直观的感觉就是,这他娘的才是奸商啊。比起钱丝雨,哥真是业界良心。哼哼,等着吧你,哥有了别的挣钱渠道,就让尝尝断货的厉害。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