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二十八章要学会享受生活(求推荐)

第二十八章要学会享受生活(求推荐)

    第二十八章要学会享受生活  走到张家大院,现在是陈家大院的门口,看见一个男子推着一辆独轮车,前面还有个十五六岁的男娃拿跟绳子在那拽着走。陈燮对这个东西的印象很深刻,明朝的路况真是太糟糕了。上次运输货物,半道上好几次车轮子都陷坑里。独轮车咿呀咿呀的响着,声音听着很不舒服,陈燮皱眉凝视。  “等一下,让我看看这个车。”陈燮给人拦住了,蹲下仔细打量一番之后,觉得好像很不对劲,但是又一时想不起来。看见车轴的时候就问:“怎么车轴是木头的?咋不用铁的?”  “铁的贵着的呢,神医。”男子这么一说,陈燮看看车轴的时候,反应过来了。难怪!  轴承,没有轴承!难怪这独轮车推起来咿呀咿呀的响,根子在这个上头。  明朝的钢铁产量如何?这个陈燮不知道,但是张家庄待了些日子,知道百姓家里是多少铁器的。轴承技术什么的,就不要做梦了。  摆在面前的问题很现实,陈燮需要一种适合明朝道路的运输工具。独轮车无疑是一种不错的工具,一个人就能推着走,推个二百斤一点问题都没有。虽然人均二百斤的运输效率已经非常之低下,但是在明朝你能选择的只有这个。至少在短途运输时,性价比较高。  抱着这么一个短期目标,陈燮的采购清单里多了一样东西,轴承!从独轮车的问题,陈燮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能不能从现代社会弄几辆农用三轮车回来?顶多自带点采油,12匹马力三轮车拉个两吨货,一点压力都没有。  看看四下没人,陈燮低声问:“喂,美女!”等了一阵,没动静,又问:“吴琪,醒醒。”  这一次,手上总算震动了,屏幕上显示一行字:“干啥?不知道我在明朝不能出现么?”  “不知道啊,为啥不能出现?”陈燮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美女明显不耐烦的语气,回了一串字:“有事就说,有屁快放,在啰嗦灭了你。”  “我想弄几辆农用三轮车来明朝,烧柴油的那种。”威胁很有效,陈燮的回答简单直接。  “不行。”回答很简练,陈燮很想继续问为啥,但是又怕这货恼羞成怒,然后灭了自己。只好遗憾的问:“轴承可以吧?”屏幕上飞快的显示:“可以!行了,你也别啰嗦了,等你回现代,我给你一个文件,什么能运都写着呢,就这样了,我继续休眠。”  “跟个女人一样,说翻脸就翻脸!”下意识的,陈燮嘀咕一句,不料手上再次震动,屏幕显示:“谢谢夸奖!”然后再次沉寂,我靠!……。  陈燮觉得自己和这个家伙的斗争,已经完全看不到胜利的曙光了!生活就像那啥,既然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这话,听着糙,仔细想想,还是糙。  收拾收拾心情,现代社会的穷人陈燮,(呃,现在已经是有钱人了,就是钱花的快了点。)一脸的微笑,信步走进张家大院。直走是正屋,那里现在还是张老太爷盘踞的地盘,陈燮每隔三天,给他检查一次,身体恢复的不错。往左,就是张家庄医院,现在用一道墙隔出来了,对外的围墙上开了一道门,挂了个张家庄医院的牌子。这么现代的名称,可见某人之懒。  这个医院不大,也就是六个房间,一个房间是治疗室,一个是存放各种药品的药房(钥匙在玉竹手里),剩下四个房间就是病房了。明朝的女子很勤快,这些从春香楼来的女人们,非常珍惜这里的一切。走在石径上,看不到一片落叶,可见清扫之勤快。靠围墙边上,还有厨房,澡堂子(暂时只有自己烧水用桶洗澡的条件)。  院子里很安静,陈燮看不到人,慢慢的往里走,听到治疗室内有声音。走过去一看,现几个女人正在练习经脉扎针。这几个女人不识字,不像红果她们,所以陈燮没打她们的算盘。看了一会,陈燮就现问题了,她们手上都有一个小本本,还有铅笔。这本是陈燮给红果她们四个的,没想到在这里出现了。问题是,有一个女子正在拿铅笔写字,看上去很费劲,但确实是在写字。  “嗯,给我看看。写的啥呢?”陈燮突然声,吓的里面三个女子脸上惊慌。写字的女子不过二十三四岁,陈燮记得她的病不轻,大腿两侧都出现了皮肤溃疡了,恶臭难忍。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这女子的病已经好了八成,记得她叫青青。  青青的相貌只能算还行,这不是陈燮关心的重点。重点是这个现让陈燮意识到,就算不识字,这个年龄再学也是来得及的。聪明一点的,学上千个常用字不成问题。做医生不用指望,做护士肯定是能凑合的。这里毕竟是明朝,能给陈燮的选择不多。  红着脸,青青从窗户里把小本子递出来,陈燮接过一看,字迹……,好吧,勉强能认出来是静脉注射的过程记录。  把本子递回去,陈燮鼓励了一句:“很好,继续努力。告诉姐妹们,如果大家都能识字五百个,就可以留下来当护士。当然,大家不要满足于五百字的成绩,一定要不断的努力。总有一天,你们能昂挺胸的出现在世人面前,没有人敢看轻你们。”  和蔼的笑着,丢下一串鼓励的话之后,陈神医很不负责的走来了。治疗室内的三个姐妹,脸都涨红了,激动的胸前不断起伏。神医的肯定,对她们来说,不啻天籁一般。都这个年龄了,谁都不想回春香楼去过那种生张熟魏的生活。  青青目送着陈燮的离开,心里默默的回忆在这个地方的一点一滴。开始的时候,她跟大家都一样,对未来充满了绝望。年老色衰的烟花女子,在码头边上搭个草棚子,坐一两文钱一次的皮肉买卖,在肮脏和饥寒交迫中苟延残喘。这样的未来,例子很多。  住进医院的第一天晚上,短毛神医给她治病之后,笑着对她说:“你还年轻,治好病以后,日子还长。不要整天愁眉苦脸的,要快乐的学会享受生活。”  很简单的一句话,让青青一晚上都没睡着,我还有未来么?走进春香楼的那天起,青青的生命中就从来没有过阳光的出现。十四岁上头被一个海商梳拢,那一夜喝高的海商折腾了一宿,把青青弄的三天下不来床,丝毫没有感受到任何生理上的愉悦。打那以后,每一次接客,都是一次折磨。本以为生活会这么周而复始,不但的朝下,一直到死了下地狱。  住进医院的第二天,清晨的阳光就像短毛神医脸上的笑容。床头摆着梳洗用具,不用任何付出就能用上大户人家才买的起的牙膏牙刷,毛巾是青色的,上面印了一个憨憨的小熊(姐妹们说神医告诉的)。  昨天还瘙痒的让人难以忍受的下身,已经没那么难忍了。每天起来都要洗一次的患处,流出来的黄水好像也没那么多了。梳洗完毕,出了澡堂子,厨房里飘来热气腾腾的香气。  早餐也是免费的,一人两个肉包子,小米粥敞开喝。午饭是煎饼管够,还有一碗肉汤,晚饭是面条,加一碗很浓的肉末卤子。住院第一天下来,青青相信了陈燮说的一切,并且在心里对自己说,短毛神医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打死青青都不愿意回去那个肮脏的地方,她要留下来,所以努力地学习。向红果她们请教,她要识字,要努力的做一些能做的活。这些事情,青青都是默默的在做,初衷不过是一种本能,留下来是一种奢望。  就在刚才,青青的奢望变成了触手可及的未来。就在这一刻,阳光照在那个高大的背影上,青青已经不能自抑的泪眼朦胧。扭头擦了擦眼泪,看见两个姐妹的反应跟自己一样时,青青上前拉着姐妹们的手,三个脑袋顶在一起,互相鼓励的喊:“加油!一定要留下来!”  住进医院的时间不过十天,但是每一个姐妹都像人生经历了一个轮回。或许大家都有一点私心,但是在面对短毛神医的时候,只要需要,姐妹们会毫不犹豫的为短毛神医去死。  在这个阳光灿烂的院子里,有平静的生活,有活着像人的尊严,有一个总是一脸微笑的短毛。从他的眼神里,看不到任何的负面情绪,感受不到一点已经习惯的轻蔑、不屑、肉欲,他拿姐妹们当人看,而不是当做泄欲的工具。  里里外外的溜达了一圈,又去给老爷子检查一番,陈燮交代了一番之后,表示又要出海一次。然后不让大家送,自己一个人,施施然出了庄子,沿着一条小路往海边走去。没有人敢跟着,神医不让跟着呢。  走到一个僻静处,装着要方便的样子,陈燮对手上的屏幕道:“喂,我要回现代。”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