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二十一章让股(求推荐)

第二十一章让股(求推荐)

    第二十一章让股  周氏回到登州已经是次日午后,找到张瑶说起陈燮的事情,不免抱怨了几句道:“老爷怎么也不劝住思华。这一但入了军籍,就再无翻身之日了。”  张瑶也没生气,胸有成竹笑呵呵道:“思华总觉得大明的官军不靠谱,一心想练些兵卒,将来也有个保命的手段!既然如此,那就不拦着他,免得思华心存块垒,反而不美。谁说只有入军籍才能练兵?”  周氏好奇道:“老爷何出此言?”张瑶就像摇着扇子的诸葛亮,一副淡然道:“前些年闻香教作乱,地方不靖,海防更是乱了一阵子。后来袁(应泰)大人巡抚登莱,修船练兵,打造器械,地方上平静了一阵。这两年,海上又不安生了,登州大户不少,拉上他们一道给新巡抚上个本子,自筹钱粮办团练维护地方,这兵不就有了么?至于那些大户,周家还得夫人辛苦走一趟,其他张、李、赵、王等皆有商铺,思华不是做了计划么?这么些货物,想要尽快出手,自然要给他们点甜头。届时不用我们张罗,他们比我们都上心。”  周氏可是个聪明人,不然也不能执掌家里那么大的产业。听到这个话,立刻反应过来了,联合商号要是吃独食,登州地面的大户没有不眼红的。陈燮的计划中就这个说法,将货物批给本地大户,由他们来做山东地面的生意,有钱大家一起赚,自然麻烦就没了。还有,就算是江南富庶之地,想要打开市场,也得依靠本地人。  “老爷高明,一眼就看出来思华计划中的代理人制度的妙处,有了这个代理人的制度,大家伙利益绑在一起了,就算是登莱巡抚,想要动我们联合商号,也得掂量掂量。”周氏一个马屁结结实实的拍过去,张瑶被挠到痒处,很是受用。这一天一夜,都在想这个事情,现在事情有了着落,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很是愉快的扶着胡须道:“不过拾人牙慧,思华才是真的有见地,为夫不过是做点拾遗补缺的小事。”  陈燮这边还有很多杂物要处理,货品的分类,运输等等,都要他盯着。回到登州,正常时间城门都关了,也就是张家人面子大,守门的官员收了好处,拖延了半个时辰,天都黑了,陈燮才匆忙进城。  跟着刘掌柜一道回到张家,水根等在门口道:“思华少爷,老爷有请。刘掌柜,夫人有请。”两人各自苦笑,忙活了一天呢,歇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啊。  “呵呵,商号初创,刘掌柜,咱就先拿自己当牲口使就完了。”陈燮笑着打趣,刘掌柜哈哈大笑,心里很是愉悦。联合商号采取股份制,一共一百股,陈燮和张家怎么分他不知道,但是刘掌柜是有一股的。这一股按照陈燮的说法,叫什么高管持股,不要都不行。  说是这么说,不要?你当我傻啊!这些稀奇货物,大明朝就这一家,上天入地你都找不到第二家,摆明就是拿源源不断的银子收刘掌柜的忠诚。  陈燮匆匆来到书房,张瑶端坐不动,看见陈燮来了,指着桌子上的一份协议书道:“思华,在上面签字。”这态度就像是绑匪拿着刀子架在脖子上说“把银行密码交出来”。  陈燮倒不会歪想,拿起协议大致看了一下,轻轻放下,朝张瑶长揖及地,颤声道:“张叔,恕晚辈不能答应。”  张瑶一瞪眼:“自家人,拿来那么都废话?这协议,你是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张叔,我要签了这协议,如何在世上做人?此事万万不可!”陈燮态度也很坚定,依旧弓着身子不肯起来。张瑶坐不住了,起身叹息,伸手要扶陈燮起来,结果就跟扶着一座山似的,陈燮纹丝不动。张瑶只好作罢。  “那行,你说改怎么办?别以为我不问买卖上的事情就不知道,这笔买卖做下来,张家就算按这个协议分润,也是五万两的进项。这才不过是第一笔买卖,今后这日子长着,你说,让我这个做叔叔的改怎么做人?张家祖辈辛苦三代人,才不过攒下总值不过三十几万的家当,就这还没除去一些投献的田地。这联合商号就算一年进两次的货,三年就能抵上张家祖辈三代的积累。”张瑶说的都是实话,实话往往意味着很打击人。  不肯占陈燮的便宜,张瑶只好在其他方面极力的补偿。比如按照这个合约,张家庄和名下的一千多亩地,加上佃户什么的,今后就都是陈燮的了。还有,联合商号,陈燮占七成的股份,张家占两成五,剩下的作为今后奖励干的好的掌柜之用。  表面上看起来,张家吃了大亏。实际上只要不是太贪婪的人,就不难看出,张家占了大便宜。没有陈燮的货,张家在登州商界并不出挑,有了陈燮的货,别说登州商界,整个大明朝也没人能撼动张家商号的地位。张家离不开陈燮的货,陈燮却能与别人合作。利润都是明面上的好处,隐形的好处还有很多,通过这个买卖,张家可以在全国商界拉上一批合作伙伴。这个影响力,就不是银子可以衡量的清楚的事情。  “张叔,话不能这么说。没有您老在登州地面上的威信,我一个海外归来的人又算得什么?我可是一点都没忘记,当初自海上登岸,沿途所到之地,人人见我绕着走。为有张叔不弃,不嫌,主动攀谈,伸出援手。想我陈燮,自万里而回,处登大明,遭此境遇,其时心如死灰。如非张叔拉一把,可能就掉头而回,或者去海上找个海岛,干点没本钱的买卖去了。大恩大德,您不让我报答我活着还有什么劲?”陈燮一番话,固然是编的段子。但是他很投入,说的跟真的一样。这个原因嘛,跟他的身世有关,打小孤儿一个,在大明朝找到了亲人,自然格外的珍惜。钱财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难得之物,有穿梭机在手,想挣多少银子没有?  说到动情处,想起小时候在学校里,遭人歧视和白眼,被人欺负了只能躲起来哭着舔伤口,这都是没亲人的结果。想到张家人待自己的好,让自己有了家的反角,陈燮竟泣不成声,以身伏地,抽动不已。  再说刘掌柜去了周氏那里,见了面周氏便道:“夫人,招商一事,思华少爷早有准备。这是计划书,没别的事情我就下去了。”  周氏道:“辛苦了!”刘掌柜下去,周氏仔细看了看招商计划书,虽然文字不多,但是条理分明,奇思妙想令人赞叹,而且手笔也够大。只要这个计划顺利实施,联合商号在登州乃至整个山东,都是头等的大商号。假以时日,更是不可限量。  作为联合商号的合股者,周氏看罢心潮激荡,起身往书房而来。正好听到两人就股份一事有了异议,陈燮死活都不肯接受张瑶提出的分股方案。  听到陈燮伏地而泣,周氏也开始掉眼泪。大海上那年不沉几条船?登州城里只要做海上买卖的,哪一家的船上没死几十个人的?更倒霉的,船都回不来都是寻常事。陈燮自万里之外的“美洲”回来,期间艰辛可想而知,不是抱定一颗落叶归根的决心,万万不能回到大明。  期间遭的罪,受的苦,那真是海了去了。周氏不是那种在后院足不出户的夫人,海上之事还算清楚。很自然的脑补陈燮在海上的风险场面,听他说的动情,跟着掉起眼泪,这一下还停不下来了。  没能忍住自己的情绪,周氏推门而入,看见伏地不起的陈燮,母性大,再看张瑶,仰面不语,想来也是难以平静。要说这养气功夫,张瑶是几十年的修行了,此刻也难以克制激动。好在周氏进来,泪眼婆娑的伸手去扶陈燮。  “思华,你起来,大不了事情就按你说的来做,你张叔死心眼,都是一家人,非要见外。”张瑶扶不起,周氏的面子陈燮可不敢驳,缓缓而起,抹了一把脸,扭头平静了一会才转身道:“张叔,婶子,要按我说的,张家庄我不能要,这是张家祖辈的产业。联合商号一家各占四成五,余下的一成,留着备用。”  张瑶听了立刻摆手道:“不成,太多了,张家庄你必须得要,这事情不用商量了,再推辞就不要接着往下说了。”这个事情,张瑶的态度异常坚决,陈燮也确实需要一个这样的地方作为据点,本打算挣钱之后去买地,然后自己修个庄子。  陈燮看看周氏,一脸的为难。周氏笑道:“你这孩子,张家庄在你手里跟在张家手里,有什么分别?难不成你还能让老太爷搬出来住?”  “如此,燮就收下了。不过,这个股份,就得按照我说来的分,不然我就不签字。”这一会陈燮态度很坚决了,撅着嘴一副耍赖的表情。张瑶见了气乐了,笑骂:“竖子,学会耍赖了,神医的风范全然不顾。在外面要这样,我打断你的腿。”  这会陈燮笑了,周氏也跟着一起掩着嘴乐,皆大欢喜!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