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三章明朝第一日

第三章明朝第一日

  

  第三章明朝第一日

  很仔细的看完了这些文字后,陈燮心里感慨,这家伙也不是一无是处啊。屏幕上快的闪现一行字:不许再用贬义的词汇对待我,否则我将启动降低服务级别程序。

  “我保证!”陈燮心中一慌,举手表示妥协。屏幕上一个笑脸,渐渐的暗淡。

  呼!长出一口气的陈燮,总算是有机会审视自己的行李了,牛仔打背袋,打开一看,里头装的东西生了变化,箱子还在,方便面变成了一包,罐头变成了一个,各种药品和物资都只有一样。陈燮有点慌了,就这么点啊,其他的物资呢?

  陈燮的运气不错,贬义词还在酝酿的时候,手表震动了,屏幕再次显示一行字:所有东西都在包里,你不用看见,消耗完毕之前,你能看见的只有这些。好了,我将进入休眠状态,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如果你没有返回的现代社会的远望,不许打扰我休眠。

  穿梭机做出这种不负责的事情,陈燮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摸了摸腰间的枪套,想到那句很著名的“硬硬的还在”。老子军训的时候,用一包利群贿赂教官,打过手枪,哼哼!

  觉得自己总算找回了一点面子,陈燮鼓足勇气,背着牛仔大背包,奋力的往前走。走了几步才现,这重量似乎也就是三四十斤的样子,那么多东西怎么就这点重量?不管了!

  一路往前的陈燮,很快来到马车的跟前,一名电影里某某员外打扮的中年男子,两个身穿打着不少补丁短衫的下人,用诧异而不是警惕的眼神看着陈燮走过来。中年男子甚至主动的上前,拱手道:“这位小哥请了!”

  张瑶是登州城里有名的乡绅,在城外有庄子,一早接到庄子里下人的报信,说是老父亲的病又犯了。以前都是秋冬两季比较严重,今年盛夏季节就犯病,这一趟去可以准备后事了。

  急匆匆的往回赶,不想走到一半,车轴断了。走回去怎么也得十里地,张瑶肯定是走不动的,只好让下人快马回去再套车来接。正在等待时,看见一个奇装异服的少男走来,初看他不以为然,一身短衫想来是寻常行脚的贩子。等到走进了再看就不对了,这少男带着一种很特别的气质,怎么说呢?特别自信!而且再仔细看他的衣服,现异常了。别看是短衫,黑白相间的格子图案不是想染就能染出来的(格子T恤),再看裤子(牛仔裤耐磨啊),也是一种没见过的蓝色,整个登莱地区,就没见过这样颜色的布,而且一看就非常的结实。再看脚下,一双鞋子(特步运动鞋换季减价买的)的样式更为奇特,看他走路的轻松样子,就知道这鞋子不凡。再看身后背的一个大袋子,颜色跟裤子颜色相仿,样式极其古怪,背着这么也大袋子走路,也没见他露出疲劳的样子。而且这个少年初看像个和尚,细看身材高大,面色白净,身上更是干干净净的,一看就不是那种吃野菜窝窝头家庭出来的。再看打扮,也不是和尚,也不知道是啥来路。

  看见这年轻男子走过来,张瑶决定出动出击。

  “这位先生请了,在下陈燮,来自大洋彼岸的美洲,南宋遗民后裔。见先生在此,敢问先生台甫?”这是陈燮想好的身份,想来这个乡巴佬也看不出破绽。

  “登州张瑶,小哥说的一口好官话。”明朝的官话是南京话(一说是凤阳话),陈燮老家距离南京不过二百公里,口音上受到不小的影响。听在张瑶这个山东人耳朵里,就是官话。其实并不是很标准,有那么点靠而已。

  “原来是张先生,敢问此地是哪?”陈燮再提问题时,张瑶有点迷惑了,心说你这个样子也不是刚到,怎么连地方都没打听出来?仔细一想吧,觉得自己找到答案了,这小子的装扮,别说寻常百姓,就算自己看了也有点躲着走的意思。

  “呵呵,此处是登州府,转身沿着大道走十里地,就是登州。张某就是从那来的,正欲往自家庄子而去。奈何半道车轴断了,陈小哥不妨自便。”张瑶虽然好奇陈燮的来由,很想跟他聊一会解闷,等着实在是无聊的很。这小哥一看就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孩子,虽然打扮怪了点,但是身上的每一样东西都不寻常,比如手腕上的表,张瑶见都没见过。张瑶的话里还有试探的意思,就看陈燮的反应了。

  “原来是登州,那就是胶东半岛了。”陈燮的地理还凑合,自言自语后朝张瑶拱手:“如此,多谢先生了,在下这就往登州而去。”

  张瑶见他转身就走,绝对不会有什么企图,可见他说的都是真的,赶紧抬手叫住他道:“陈小哥慢着!”陈燮站住回头,疑问的眼神看过来,带着一点小小的警惕。据说明末很乱啊,土豪劣绅遍地,不少士绅勾结土匪,鱼肉乡里。崇祯朝更乱,又是女真又是流寇的,标准的乱世。

  “陈小哥就这么去,怕是进不了城。”张瑶笑眯眯的解释,陈燮不解道:“何出此言?”

  “陈小哥自美洲跨海而回,想来是没有路引的。登州乃军镇,城门处有军兵盘查,没有路引当心被当做东虏细作给拿了。这些个粗汉杀坯,没道理可讲,拿下陈小哥,能小一笔,何乐不为?”张瑶这话陈燮听懂了,明朝人出门是需要本地介绍信的。没这个东西,当兵的就可以合法抢劫。如果真是本地人还罢了,陈燮可是尼玛时空旅行者,到时候找谁来保自己?

  “原来如此,多谢先生指点。可是,在下该如何进那登州城呢?”陈燮有点晕了,尼玛该死的穿梭机,把自己丢在这个地方,还是什么军镇,进个城还要介绍信。

  “小哥如信的过张某,不妨跟在下一路,回头在下返回,顺带小哥进城。”

  “这样,不会连累先生么?”陈燮还是很有良心的,没有不管人家的死活。张瑶听了哈哈大笑道:“张某在登州城内,上上下下还是有几分面子的。小哥稍安勿躁,回头在下使人领小哥去衙门,说清楚来历,张某给小哥做包,担保登州地面上畅通无阻。”

  这时候对面来了一辆马车,张瑶见了笑道:“车来了,不妨上车,边走便谈。”

  陈燮也不客气,初来乍到的,两眼一抹黑,有人愿意带自己上路是好事。反正手枪在手,明朝的刀枪棍棒想来是拦不住自己的。这小子不是傻大胆,而是没什么好选择,暗暗告诉自己一路小心,走一步看一步。

  马车走的很慢,不是马跑不动,而是这个路太烂,坑坑洼洼的土路,也不知道多久没修过了。就这土路,一下雨就没法走车了,十有八九陷坑里。

  两人在车内闲聊,都是张瑶问来历,陈燮答。好在陈燮之前准备比较充分,大致意思就是南宋遗民后裔,万里而回寻根,历经无数艰险,总算是回到了故里。

  “想那美洲归来,一路辗转万里,艰险无数,随行人等皆死于海上,九死一生踏上故国土地那一刻,真是百感交集。”陈燮做总结陈词,张瑶听的很认真,还真的没听出什么端倪来。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美洲他不知道,但是西洋是肯定有的。登州城里就有一些来自广东濠镜的弗朗机人。

  “原来如此,如此说来,小哥一定知道弗朗机人了。”张瑶做最后的试探,毕竟陈燮来历不明,还是再试探一次吧。

  历史上明朝只有葡萄牙人靠骗的手段在澳门呆下去了,这个陈燮是知道的。至于澳门是不是以前叫濠镜,陈燮并不知道。知道不知道都不是重点,想忽悠一个对世界基本没什么正确认识的明朝人,陈燮觉得难度不大。

  “先生说的是葡萄牙人吧?西洋大大小小的国家近百个,什么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吉利、法国等等,这些洋鬼子长的都差不多,说的话却各自不同。总的来说,英语是只要的流通语言。”陈燮不懂装懂的忽悠,实际上英语在欧洲一直是尼玛土鳖说的话,法语才是主流语言。现在欧洲的霸主是西班牙,根本没不列颠群岛那些海盗什么事情。

  也就是张瑶完全不懂这些,被他这么看上去很内行的一说,也就信了。

  车子摇摇晃晃的进了一个村子,沿途看见几个面黄肌瘦的村民,弓着身子给张瑶见礼。张瑶甚是倨傲,端着架子点点头,就算是打了招呼了。

  车子停在一个大院子前的时候,一名老者疾步迎上来道:“老爷回来了,大夫留下话,是痨病,老太爷这个冬天怕是过不去了。”

  张瑶如遭雷击,身子一阵摇晃,差点没站稳当,富态红润的脸上没了血色。

  陈燮在旁见他如此,不由抬手道:“等一下,老太爷得的什么病?在下略通医术,手里倒是有些偏方,或许能帮的上忙。”

  张瑶面色一惊,随即就像落水的老鼠抓到救命稻草似的,抓着陈燮的手急忙问:“大夫说家父得的是痨病,小哥可有办法医治?”

  “痨病?肺结核吧?有治,我带着链霉素呢,就是治疗的时间比较长,估计没半年好不了,就算好了,也未必能断根,秋冬两季稍不注意,就会复。总之三五年内肯定死不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495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