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九百一十二章

第九百一十二章

第九百一十二章
  陆陆续续,只要还健在的跟陈燮有血缘关系的人,都来到了京师。这样的一个过程持续了半年之后,陈燮正式宣布辞职,陈子龙在人生的暮年,总算是达到了人臣的极致。
  辞职之后,陈燮卸任复兴党党魁一职,因为在欧洲外交成绩极为出色,为大明争取了巨大利益的张广德,出任党魁一职。实际上这就是在告诉天下的党员,这是接班人。并且在正式卸任之前,陈燮在党章中立了一个规矩,党魁必须有外交工作的经验。
  为什么会设这一条,外人无从得知。复兴党内部则普遍认为,大明现在最担心的不是内部环境,而是领导人需要一个面向世界的眼界。一个对世界了解不足,没有跟外国人打过交道的领导人,是很难带着政党乃至整个国家走向一个正确的方向。
  正式离职的这一日,陈燮出现在国会,发表讲话。该讲话纵论国际国内形式,指出大明的未来在于大海,在于海外殖民地,在于教育,在于科技格物。陈燮从三宝太监郑和开始说起,谈到了大明当初错过的机会。正是因为当时的政治人物缺乏远见,为了一己之利,打着为国家的高尚旗号,断送了大明走向世界,由此富强的道路。因为这个决策的错误,大明放弃了大海,放弃了海量的财富,差点断送了二百年的国祚。最后,陈燮抑扬顿挫的对满座议员和官员道:“我们已经打开了掌握这个世界的大门,将来如果有人以治内的借口,提出闭关锁国的政策,这里我要强调一句,此国贼也,人人得而诛之”
  之后,议会以立法的形式,两院上下全体通过了一条法案,凡有提议闭关锁国者。以叛国罪论处,不许保释。这一条,直接写进了宪法。
  陈燮离任之后,大明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一个政治上没有陈燮的时代。离任的陈燮不是锁在西山修养,而是带着一帮人离开了京师。乘火车到天津之后,转到辽东,途径平壤、汉城,抵达仁川。由此渡海前往江户。陈燮此行所到之处,百姓自发沿途迎接。抵达沈阳之时,沿途三十里,百姓设香案焚香,一日不散。辽东之百姓的心目中,陈燮就是万家生佛。当年的移民,救了无数人的性命。辽东民间有陈公祠上千座,都是百姓自发建造。
  抵达江户之日,城内万人空巷,码头上人山人海。几十万人整齐的跪地,迎接“东瀛王”。至今的东瀛人,还是以陈燮为王。在江户停留一周之后,陈燮转道长崎,乘新式战舰往北美。民间乃至整个大明对于这个路径,似乎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陈相要回家了。这一次,陈相真的要离开大明了,离开大家了。
  报纸上公布了陈燮的行程之后,民间无数百姓痛哭流涕。陈相自北美海外而回。民间的主流观点其实早就断定,陈相非凡人也,假托北美而回,如今将驾鹤而回也。
  反正各种说法都有。民间无数的版本,最终都归于一个地方,那就是神仙。
  紫禁城依旧暮气沉沉,手里捏着一封信,已经不年轻的朱慈烺,望着落日中的紫禁城。久久难做决定。这封信,要不要打开呢这是陈燮临行之前,让人送到皇帝的手里。陈燮走了,但是朱慈烺并不高兴,甚至有一些害怕。陈燮在总理的位置上,他的小命和生活都是有保证的。陈燮离开了,继任者是不会对他有半点纵容的。利益太大了,大到谁都不会心慈手软。可以说,自打议会诞生之日,国家就不可能回到过去,更不可能出现所谓乾纲独断的皇帝。大明的皇室,在过去的几十年中间,已经泯然众人矣。民间或许有凡夫俗子会认为他们高人一等,但是朝廷的大臣们和社会上的有识之士,是绝对不会对皇室有半点放松的。
  朱慈烺最终还是打开了信封,颤抖的手拿着信,默默的读了起来。
  “我走了,什么也不会带走。你我之间最大的分歧在于,你认为天下是一家之天下,我认为天下是天下人之天下。如果你想有一个善终,那就宣布搬出紫禁城吧,把这个过去象征皇权至高无上的地方交给内阁,对外开放,让普通百姓也能进来走走看看。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大明至高无上的象征将始终姓朱。临别的肺腑之言,接受不接受,在你。”
  这个建议,朱慈烺到底有没有接受,陈燮完全不知道。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在大海上,看着无尽的太平洋,吹着海风,向东,再向东。护航的战舰有五艘,都是最新式的巡洋舰。按照陈燮的意思,根本不需要护航,但是海军一再坚持,陈燮最终作罢。都到了这个程度了,再做儿女姿态就没意思了。
  抵达夏威夷的时候,陈燮特意停留了几天,登上山头,居高临下的看着珍珠港。以前只是在电影里看过,这次亲临现场,自然是要看看的。不过现在的珍珠港,与电影里的差距可不小。建筑不多,没有机场,更没有航母和雷达站。
  海湾内的只有码头和兵营,山上有炮台,架设的是最新式的要塞炮,口径150和105。大明现在的度量衡还是有点乱,旧的尺码民间还在用。但是学校和工厂,因为工业的需要,全都改了。官府用的也是公制,陈燮相信,再过三十年,旧的东西都将消失。
  海风拂面,看着眼前的景致,陈燮没有壮怀激烈,更没有赋诗一首的心情。反倒是非常的平静,大明之旅,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一直以来,陈燮根本就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只是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或者说是根据实际情况,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很多人认为陈燮没有称帝是一个奇迹,实际上陈燮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当皇帝。只要有陈燮在,皇帝最终是要变成一个象征意义的东西,何必祸害子孙后代,让他们来做这个众人瞩目,又没有任何乐趣的皇帝呢民主这个东西,不管是一党指正还是多党轮流执政,最终都是要走上这条路的。却别在于党内民主和党外民主,好坏很难分清楚,至少陈燮觉得自己看不出来。大明的未来会走向何处,还是顺其自然吧。
  站在炮台上,一手扶着一门要塞炮,陈燮身后的人都离他十米之外,没人上前来打扰他的思绪。实际上这个时候的陈燮,没有任何思绪,他就一个念头。轻松的完成一次寰球旅行吧,另外一个时空的自己,没有那个能力,这个时空就不要错过这个机会了。不然谁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家伙会出现,嗖的一下把自己带走呢
  未来会怎样,未来会如何陈燮连自己的未来都搞不定,还管的了别人么
  没人打扰,陈燮很容易陷入胡思乱想当中,手腕上的“表”再次微微震动,但是并没有什么漩涡在空气中出现,依旧是震动几下就平静了。但是频率比之前快了很多,半年前一天震一次,现在一天震三次。这也是陈燮为何要不断的加快脚步,交接再交接的原因。不能等自己突然消失,整个大明一片抓瞎吧
  看完了珍珠港,陈燮继续往东,战舰抵达进山的时候,获悉一个好消息,不用坐战舰绕南美合恩角了。陈璞这个北美的大资本家,为了修太平洋铁路,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动用了五十“劳工”,其中主力是美洲土著,不乏从西方各国弄来的白人。
  陈燮下船之时,陈璞激动的汇报了这个好消息,太平洋铁路修到了芝加哥。再往前的话,也旅途还可以享受一下骑马的乐趣,实际上骑马一点都不舒服,但是美洲这么大,陈燮想看看。在进山,陈燮也受到了盛大的欢迎,其中最为狂热的不是华裔,而是那些日裔。
  在日裔的心目中,陈燮就是他们的神。没有陈燮这个东瀛王,日裔们就没有机会来到美洲,就没有机会分到土地,就没有机会顿顿大米白面的随便造。更没有机会成为大明的陆军官兵,挣一份军饷和家庭的社会地位。这么说吧,日裔是融入大明最快的民族,也是最为彻底的民族。一个日裔,在公共场合,最好称呼他为大明人,而不是大明日裔。不然这帮孙子真的会很不高兴,很不高兴。尤其是这么称呼他们的人是非华裔的时候,他们更加不高兴。
  列车在北美的原野上飞驰,陈燮一直安静的坐着,看着窗外的景致。陈璞则安静的站在一边,国内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他早就知道了。这个时候,陈璞是最担心的人,因为在北美,他的势力太大了,大到各个总督听说他来了,都要到大门口迎接。、
  作为北美最大的重工业巨头,陈璞能走到这一步,很关键的一点就是陈燮的支持,不然怎么从大发银行弄到三千万的资金,供他在北美发展。更不可能做到将陈燮手里的铁路股份变现,拿到北美来发展。
  “陈璞啊记住我说的一句话,北美,只能是大明的一部分。”陈燮很突然的来了一句,陈璞浑身发抖,缓缓跪下道:“孙儿记住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1532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