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九百一十一章

第九百一十一章

第九百一十一章
  陈氏内阁的地位排名,总理一号,二号是副总理,教育部长排在第四号,财政部长排第五,那么第三是哪个呢当然是配合总理执政的内政部长。
  也就是说,孔尚任的排名是高于侯方域的。这就是大明内阁的一个特点,教育非常重要。内政部甚至出台了一个规定,如果某个地方官员的办公地点比公立学校的教学楼好,那么就乖乖的等着议员的弹劾吧。大明的官不好当了,议员监督就算了,媒体跟苍蝇似得见缝就盯。
  p股干净的官员不怕事,因为新闻法规定,捏造、风闻、没有证据的报道,可以列为诬告。就怕那些p股不干净的,官场多年贪腐的陋习,不是朝夕可改的事情。这么说来,当官看似没什么意思了。其实不然,一个县令每年的俸禄是六千华元,足够一家老小活的很滋润。运气好能活到五十五岁退休,每年有三千华元的退休津贴,国家一直发到你死为止。
  所以说,当官是很不错的职业,还有就是有些灰色的收入,比如政府工程什么的。不过这种事情呢,只要工程质量不出问题都没事。但是出了问题,轻则流放,重则坐牢。为啥说轻的是流放呢因为大明的流放地北美,现在根本就不是什么蛮夷之地,而是遍地机会的地方。大批官员犯了事情,一般都会找讼师要求,流放北美,争取在那边翻身。
  “三国合约交付,本该是外交部门的事情,怎么是你来了”陈燮的态度随和,照例问一句,顺便开场白。孔尚任恭敬的微微欠身:“回相爷,卑职正好有事求见,故而主动请缨。”
  “哦,你讲”陈燮微笑点头。示意他继续。孔尚任道:“回陈相,时下大明孔孟学院,遍布南洋、北美以及大明周边。卑职以为,欧洲蛮夷不知大明天威。盖因缺少教化之故。”
  啥意思呢欧洲那些番鬼呢,其实是缺少教化的缘故,不然怎么会跟大明打起来呢这个道理其实很扯淡,国家之间讲的是利益,为了利益动刀动枪太正常了。要不哪来的一战和二战。又哪来的冷战和美帝对华的遏制政策。说穿了就是利益在作祟,不过政治人物嘛,为了利益总是要披上一件好看的外衣,别人接受不接受是一回事,看上去顺眼一点就ok。
  这个意思背后的意思,就是两个字“要钱”很明显,教育部的款子,财政部一般不敢作怪,但是轮到什么孔孟学院之类的款子,你得另外打报告。这时候死对头侯方域就会哈哈哈的大笑三声,姓孔的,你落在老子的手里了吧嗯,就是这个意思了。
  那么问题又来了,教育部穷么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每年财政预算的百分之三十都花在教育上,这根本就是个土豪部门好吧。以前的报告,财政部都给打回来了,为何孔尚任这一次还是孜孜不倦的继续呢甚至还到陈燮面前来说目的很明显,陈燮怎么看不懂
  孔尚任的智商。也不至于蠢到在这里上一份眼药,就能搞定侯方域。那么简单的话,政治也太容易混了。其实说白了就是两层意思,一个是让陈燮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一个是碰运气。万一陈相心情好,来一句“报告拿来,我批了。”那就是意外之喜了。不但能得到经费,还能打击一下政敌,告诉侯方域,陈相很支持我的。你小心点。
  这点小心思,陈燮一目了然,他们斗他们的,陈燮不会往里掺和,也不会有什么助攻。
  “以前是怎么处置的”陈燮不动声色的反问一句,孔尚任被点了x道似得,不安的扭动身子。陈燮如果公事公办,那还好一点,现在一句反问,他有点慌了。陈相积威,他这个政坛老手都觉得不自在。好在还能实话实话。
  “回陈相,以往都是当地贤达赞助一些,教育部从经费里再抠出一些。”孔尚任赶紧回话,陈燮听了面无表情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惯例吧。有个事情,倒是要交代一句的。当下各地多有外籍人士,要来大明留学或者工作,这个事情教育部门可以管起来。出台一个政策,明确要求警察部门,外籍人士想长期留在大明,除非情况特殊的,余者必须达到一个标准。那就是汉语水平有一个标准,让他们考核,不通过的就不发签证。”
  说这话的时候,陈燮心里真是爽的不能再爽了。以前读个破三本,还要英语四级才能毕业。鬼知道是哪个制定的规矩,现在得给洋鬼子倒过来,不会汉语,别想签证。
  孔尚任就跟坐过山车似得,开始还觉得很不安,听到这一句真是大喜过望。好嘛,在些年对外的贸易繁华,洋鬼子没少在大明,周边一些国家也一样。现在有这么一个规定,那就好办了。想来大明读书么您得汉语过级别,想来大明定居么要考试哦。想来做生意么呃,资本家得罪不起,放过你了。
  “这个政策具体的实施,教育部回去拿个章程出来。暂定的实施范围在大明本土,海外领地主要针对那些长期定居者,汉语必须过关。”陈燮心里真是爽翻了,大有大仇得报的意思。孔尚任也很嗨皮,这都是权利啊。
  在三国合约上盖了总理的打印,陈燮打发孔尚任走人,回去之后,还要皇帝加一个印。不过现在皇帝这个印,根本就不在皇帝的手里,而是在内阁副总理陈子龙的保险柜,凑齐内阁排名前五的大臣手里的钥匙才能打开。当然了,这也是陈燮搞出来的规定,两个印盖一起,就能对外宣战的,肯定不能放在一个人的手里。
  陈燮手里的钥匙,直接丢给了陈子龙,这不是他在西山修养么陈子龙现在也不年轻了,虽然不是名正言顺的内阁总理,实际权力已经差不多了。陈燮基本不管事情,他做主的时候多。今后的副总理,基本上就没这个待遇了,陈燮是头一个这么干的,也是最后一个。
  陈燮为何要躲到西山来呢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他手腕上的“表”,最近一直在不断的微微震动,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也不见吴琪那个家伙出现,就是震动,没信息显示。看着就是一块普通的手表,但是一直在频频的微微震动。
  总觉得要出事情的陈燮,只好躲在西山,手里的权利不断的交付给其他人,甚至加快了资产的安置。这不,孔尚任走后,陈燮又回到了书房内,手上的表又在震动,却依旧没有任何信息,震动很轻微,别人看不出来。
  所有该处理的资产都处理完毕,陈燮看着最后一份资产,这是他多年积累的黄金和古董,本来打算是带回现代的,迟迟没有机会发挥作用,就那么搁置着。现在看来,是时候处置了。
  拿起电话,陈燮叫来一个人,已经年过五十岁的阿喜走进书房,这些年她一直在负责培养一些东瀛少女,作为陈燮身边贴身的侍女。这也是为何东瀛少女能被陈燮接受的原因。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离开了,你把这份文件交给内阁副总理大人。”
  阿喜默默跪下,双手举起接过文件,问了一句:“主人,我们怎么办”
  陈燮又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她道:“该交代的都在里面,到时候你会知道的。”
  如何安置阿喜这些人呢陈燮的办法就是让她们回到社会上,过正常人的生活。而且在北美西部,陈燮给她们买了一大块地盘,还留下了足够资金。
  对于陈燮的交代,阿喜这样的人只会不折不扣的执行。一直以来,她都知道陈燮可能会突然消失,神嘛本来就不该存在这个世界。
  张广德在欧洲的行动提前结束了,最后还有一个英国没搞定,这让他很不爽。非洲军团已经在制定计划,明年春天进攻英国本土,到时候欧洲问题才算彻底的解决。至于欧洲内陆的问题,大明不关心。扶持一个法国去折腾就好了,估计实力没有多少减弱的法国,成为欧洲公敌的时间也不远了。
  尽管提前回国,抵达京师的时候,已经是九月了。张广德和陈平道去了一趟西山,然后陈平留下,他回内阁述职。正式接任内政部长的职务,之前这个位置空了半年了,只有次长。正在履新的张广德,根本就不知道好友陈平的心情很复杂。
  陈平的心情为何复杂呢因为他发现一个问题,最近一段时间,陈燮不断的派人将散落各地的女人和孩子都接来,轮流在西山住上一段时间。陈继业这个一生都不会离开爪哇的兴海王,都乘坐军舰北上,有机会在西山别院住上一个月。公主阁下,也从总理府的庵堂里出来了,在西山别院等着陈继业。欧洲舰队司令叶海,也都接到了指令,回国出任海军部副部长,兼任本土舰队总司令。
  这一系列的变化,都在昭示一个含义,那就是陈平可能真的要失去父亲了。尽管这个父亲看上去,也就是五十岁的样子,实际年龄已经奔九了。一直以来,陈平对父亲的情感都很复杂,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的父亲会死在自己的前面,现在看到父亲似乎在安排后事,内心的情绪非常之复杂,真的没法说清楚他此刻的滋味。这个大明,有陈燮跟没有陈燮,完全是两个国家。陈氏家族,有没有陈燮更是天差地别。陈平从父亲的话语中,不难得到一些暗示,有的事情他可以做的稍微大胆一点了。今后的陈氏家族,主要靠他和陈凡来维护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1530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