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九百一十章

第九百一十章

第九百一十章
  内阁关于对法国的政策曾经有过争论,绝大多数人都在强调,要干掉法国,让这个国家永远无法翻身。最后陈燮说了一句话:“有独裁者和没独裁者的法国是两个国家,当这个国家有独裁者或者皇帝的时候,它会非常的强大。反之,这个国家则会废掉。”
  现在的法国虽然还有皇帝,但是贵族内阁掌权,开始推行“民主”政策的时候,这个国家的未来就注定了。这话别人说,肯定会被喷死,但是陈燮说了,大家都觉得好有道理,陈相果然高瞻远瞩。
  实际上现在的大明,陈燮已经基本不管事情了,虽然还在内阁总理的位置上,但是却很少就具体事务发表言论。各部门怎么作,议会怎么吵架,陈燮从来都不管。
  上一次的议会流血事件之后,议会制定了新的规矩,吵架可以,动手不行,谁动手就自动丧失议员资格。这一规定,大大的缓解了议会的紧张气氛。不过私底下,不同政见的议员之间的关系,照样是欲致对手与死地。
  现在的议会,第一大党是复兴党,也是媒体的矛头最关注的党派。任何时代都是一样,执政党和在野党相比,在舆论上肯定是执政党吃亏。做事的肯定没有看热闹挑刺的来的轻松,不做事就不犯错,但是现在的大明朝,官员不做事,议员不做事,那就是不作为。麻烦更大,被人揪住这小辫子,基本就政坛无望了。这是个很奇怪的现象,大明现在的氛围就是这样。什么时候形成这种氛围,大家都不清楚。
  这是大明政坛发生变化最大的几年。从咨议局到议会,现行制度谈不上多好。但从法律上确定了皇权不能独裁。这一点古往今来无人能做到,大明文人念兹在兹的垂拱而治,以这种形式得到实现的时候,很多人最初还是很彷徨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习惯了。如果再有人站出来说什么皇帝乾纲独断的话,大臣们肯定跟他玩命。
  实际上最可怕的还是资本的崛起,这个东西一旦占据了时代的主导地位,在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对手。工业化从纺织业开始,分工越来越细致的时候,义务教育制度的执行最热衷的不是什么文人。而是资本家。为什么这么说,很简单的道理,接受过教育的人才能算合格的工人。大文盲一个,顶多能算个匠。
  义务教育何职业教育,从最初的官方强制到后来的民间主动,整个过程真正发挥作用的不是什么政权,而是资本。读过书的人。就是能够批量产生合格的工人,学什么都快一些。而大明到了这个时期,产业工人的需求始终存在巨大的缺口。为了更大的利益,资本很自然的找到了方向。民办的职业教育,在沿海各省发展迅猛。
  这一时期的大明,还是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东西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但这是历史的必然。没有什么好办法能改变。制约西部发展的客观因素太多。根本就无法短期扭转。陈燮作为内阁总理,也没打算短期见效。只能慢慢来。这个事情就算是神仙,也改变不了。
  政府甚至现在都不具备资源倾斜的能力,只能看着东部沿海和西部内陆之间的差距不断的拉大。
  电话铃声响了,最为大明人的身份象征之一,电话在京师的普及速度很快。从最初的五百门到现在的五千门,陈凡赚的盆满钵满,寰球电信是这个时代最赚钱的企业。
  躺椅上的陈燮闭目养神,没有动弹的意思。身边的日裔萝莉侍女鹤子,小心翼翼的拿起电话,年仅十四岁的鹤子能伺候在陈燮身边,是无数少女羡慕的对象。作为大明的内阁总理,陈燮唯一的大概就是在这里了,身边的侍女都是精挑细选,每个年龄都不能大于十八岁。到了十八岁,就打发出去嫁人。如果哪天陈相兴致勃勃的办了事情,鹤子又很运气的种下了,那就有机会在一份合约上签字,拿到一份不菲的产业和每年一笔的定期款子,确保母子能一辈子不愁吃穿。往陈燮身边送少女这种事情,很多人都在做。但奇怪的是,唯独东瀛省送来的少女陈燮会收下,其他地方送来的,结构都是打回去。
  不少人煞费苦心的研究陈相裤裆里的这点爱好,研究自然毫无结果。因为这个特殊的现象,东瀛省议员多次在议会叫嚣,陈相曾为东瀛王,这是东瀛少女温柔的胜利。然而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现在的东瀛在产业格局上,依旧是以农业为主,主要的农作物除掉水稻之外,就是大范围的种植甜菜,制糖业、渔业、农业,现在是东瀛经济的支柱。
  东瀛是除掉大明本土之外,对外移民最多的省份。东瀛是输出女子最多的省份。然后,没有然后了。几乎没有什么工业的东瀛省,现在最大的欣慰就是农业兴旺,土地税逐年减少。这是陈相在内阁对东瀛唯一的贡献吧,就是不断的鼓励东瀛的农业和渔业。
  陈燮到底有多少家产他自己都不清楚,现在是一个上千人的团队在打理他的资金和产业。该分出去的陈燮都分了,不该分的留在手里的,将来会作为一笔社会基金的存在。陈燮不打算捐给国家,但是会给那些确实需要帮助人提供帮助,这个事情现在已经在c作了。
  “相爷,相爷”鹤子轻声叫了叫,陈燮睁眼:“怎么了”
  “内阁来人了,说是葡萄牙、荷兰、瑞典、三国的合约到了,等着您去用印。”
  西山这一片现在是权贵的领地,陈燮的别苑最大,占地上千亩。新年一过,陈燮就来到这里,除了欧洲战事,别的事情一概不问。陈燮不在内阁,但是各部门依旧显得井井有条。除了欧洲战争的事情,也没啥事情大家处理不了的。这种做派,内阁大臣们欢欣鼓舞。谁也不想头上坐着一个指手画脚的老不死,还真的是个老不死。
  现在内阁在负责的是副总理陈子龙,年龄也不小了,一直在撑着。内阁的后起之秀,则以孔尚任为首,这哥们现在也不写桃花扇了,作为圣人后裔,他的崛起内阁乐见其成。现在的大明,圣人的学问已经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孔子和孟子的文章,被重新解读。
  孔尚任就是靠着重新解读圣人文章出头的,甚至还翻出汉代的公羊学说作为论据。圣人是肯定没有错的,错的都是后人的理解。是啊,你看看人家汉代的人怎么理解的总结出来大白话就是一句“不要怂,就是搞。”没有圣人的理论作为思想武器,我大明何来如今的疆域只有不断的对外战争,大明的疆域才会有今天的局面。不过汉代的人没有能从战争中获得财富,那是汉武帝个人的问题,跟圣人的思想无关。
  你看看现在重新解读后的圣人理论,大明高举圣人思想的旗帜,东征西讨的同时,一点都不耽误挣钱,大家都靠战争发财了。要不怎么说前车之鉴呢汉武帝就是前车之鉴,不能通过战争发财的理论,那就不是好理论。至于儒家为何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千万不要奇怪。儒家思想能够一统中华这么多年,靠的就是给统治者提供理论依据这一招。人家玩这个太熟练了,只要上面需要的,不管圣人有没有说过的话,这些人都能从故纸堆里给你重新找出来。
  现在的新儒学,打的旗号就是“格物致知”,这才是圣人思想的精华。你敢说不是你不怕我们人多么口水淹死你哦要不怎么说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什么动物,而是人呢人有思想,趋利避害,在利益面前,有几个人能坚持“真理”的
  等在外面的自然是内阁大臣、教育部长孔尚任,这个先生最近一直在推广殖民地的儒学教育。就是派人到世界各地的殖民地,宣传儒家思想。当然了,格物致知这样的精髓不教给那些土著,教的都是什么谦恭忍耐之道。总而言之一句话,要做顺民哦,不然用刺刀捅你。
  应该说他的推广还是成果丰硕的,在世界各地开办了一百多加孔孟学院。最近还在谋划着,是不是去欧洲也开几家。这不,拿到欧洲反馈回来的合约,立刻兴致勃勃的求见内阁总理大臣阁下。
  “给相爷请安”孔尚任极为恭敬的行礼,陈燮抬眼看看他,笑着招呼落座。这家伙很有意思,他的政敌是侯方域为首的另一帮人。这么说吧,新儒学也是分派系的,虽然打的都是格物致知的旗号,不过有的是复古派,代表人物孔尚任,有的是新派代表人物侯方域,双方在理论阵地上杀的不亦乐乎,在朝堂上也是处处争锋相对。一个是教育部长,一个是财政部长。手下各有一票兄弟,隔三差五的就在报纸上对喷。有趣的是,这俩都是尼玛复兴党的中坚,后起之秀。未 完待续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1529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