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八百九十四章决定世界归属的一战(七)

第八百九十四章决定世界归属的一战(七)

第八百九十四章决定世界归属的一战(七)
  路易十四的举动,彻底的激怒了一些人,他们串联起来,开始密谋一些可能。⊙。⊙国家利益这个东西,先得给个人利益让路。路易十四觉得自己赚大了,殊不知他走了一笔臭棋。
  遥远的欧洲生的事情,要传回国内最快也的两个月。查封大银行的事情生在法国宣布与大明断交之后,也就是说过去了半年多了。消息其实早就传到了大明,作为总裁的陈平,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端倪。但是有人已经急疯掉了,与大明商业利益极为密切的贵族们,派来的代表在京师已经待了两个月,就是见不到陈平。其中一个代表,还是陈平的法兰西美女姘头米拉,作为这次中法关系交恶的最大损失者,米拉在京师的宅子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朗布依埃夫人的损失也是百万计,在中法贸易的蜜月期,她赚了不少,不但换上了银行贷款,还有百万盈余。现在这些钱在银行里被封掉了,万一陈平不认账呢?
  至于米拉的损失,则主要集中在实业上。家族在法国的几个企业,水泥厂,毛纺厂,铁厂,先后遭到了军队的查封。银行存款倒是小事,他在银行还有百万贷款,被封了损失不大,关键是这些企业,每一个企业每年都能带来上百万的利润。停工一天都受不了,就不要说被查封了,现在变成了皇帝手里的企业。家族一直在努力,想要回来。但是都被皇室以有大明股份为由,迟迟不肯归还。
  两个女人在京师的宅子里,整天度日如年,她们的靠山们,却迟迟不肯路面。不管怎么联系,电话都打爆了,都没有任何消息。家里的管家和下人还是一如既往,这一点让米拉感到了稍许的安慰。至于大明和欧洲之间的战争。对她们来说没有对错之分,不就是抢钱抢粮抢地盘抢女人的事情没有谈拢么?
  午后的阳光正烈之时,隐隐的听到有马蹄声,这地界比较安静。住的都是有钱人,家家户户都有马车,但是每一次听到马蹄声,米拉还是从躺椅上坐直了身子,对面的朗布依埃服人无精打采的摆摆手:“别激动。亲爱的,最近你失望的次数还不够多么?”
  米拉嗖的站了起来,低声道:“不,去有预感,他来了。”说完便飞也似的往屋里走,叫来侍女道:“快,给我补妆。”朗布依埃夫人望着她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这都快成毛病了。该死的男人啊,穿上裤子就不认账的事情。他们真是做的出来。女人嘛,在这些大明的大人物眼睛里,真不算什么稀缺资源。以陈平和张广德现在的身份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米拉要想不明白这一点,今后在大明的事业依旧会步履维艰的。
  想是这么想,实际上通过征服男人来达到目的,一直都是朗布依埃夫人的管用手法。相比于米拉,在法兰西期间为了陈平,真是做到了守身如玉。
  简单的补妆之后。米拉往前院走,看见朗布依埃夫人依旧躺着,便道:“亲爱的,我建议你最好回自己的屋子。我能感觉到他已经到门口了。”朗布依埃夫人耸肩道:“好吧,我想我也该起来了,回去睡一觉,该死的,最近一直失眠。不过我还是建议你,不要抱太大希望。”
  话音刚落。一个下女小跑而至,口中低声道:“姨娘,姨娘,先生的马车到了门口。”
  朗布依埃夫人如同屁股上装了弹簧,从躺椅上跳了起来,惊呼:“哦,该死!”
  走进大门的陈平一脸的阴沉,如同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征兆。匆匆而至的米拉,看家他的时候,立刻蹲身道:“恭迎老爷。”好吧,这是跟大明人学的礼数,其实陈平没有明确要求。
  “学什么不好,学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陈平一开口就不是好脸色,米拉的心往下猛的一沉,抬头时脸上多了两行眼泪:“亲爱的,我一直在努力学习做一个大明女人。”
  “好了,你应该学习的是怎么抱住我们在法兰西的资产,而不是这些没用的东西。该死的总参,怎么都不肯松口。坚决不同意派地面部队登6法兰西。”陈平说完,米拉明白了,愤怒不是冲着她来的,赶紧站起道:“别生气,不值得。”
  陈平道:“加上法兰西贵族们的贷款,我在法国的损失过了一千万华元,你说我生气不生气?要不是法兰西的国家贷款已经换了八成,我的损失更大。”
  看见朗布依埃夫人出来,陈平勉强的笑了笑道:“前段时间,大家都需要避嫌,所以请多多理解。现在我希望你们尽快拿出一个态度来,不然我很难保证大家的利益。不过有一点二位请放心,只要你们的存折在手里,银行就会保证你们的存款兑现。当然了,仅限于二位。”
  “天啊!您真是太仁慈了!”朗布依埃夫人直接蹲在地上痛哭,现在她可不年轻了,算是人老珠黄了,再怎么打扮,也干不过那些十六七岁的少女。岁月就是一把猪饲料,再漂亮的女人,都扛不住时光的蹂躏。正是因为如此,朗布依埃夫人才感到了绝望,以为她被张广德彻底的抛弃了。殊不知,大明内阁对这些法兰西贵族的态度,根本不是她自己想的那样。
  三人进了里屋落座,米拉看看一脸不悦的陈平,心里转了好多念头,试探了一句:“亲爱的,为何总参不同意登6法兰西?”陈平摇摇头道:“成本太高了,总参的意思,在西班牙战场大败各国,迫使他们签订投降条约的目的,以海军的力量就能做到。该死的海军和6军之间的斗争,影响到了我们的利益。”
  “成本?”米拉不解的追问,陈平意外的有耐心解释:“没错,就是成本。总参算了一笔账,如果要登6法兰西作战,以法兰西帝国的兵力为五十万计算,至少要增加五千万华元的军费。这笔款子,国会肯定不会通过,但是仅仅以海军封锁地中海和欧洲其他国家,花费只要两千万左右就能做到。大明帝国已经开辟了西班牙战争,没有必要再开辟法国战场。如果从地面越过边界进入法兰西,我们的军队很难翻越比利牛斯山脉。”
  出兵法兰西?这个话题在这里谈似乎不合适,但是这两位法兰西贵族根本就不在乎,她们在乎的是自家的利益。“如果战争能迫使那个该死的穿着高跟鞋的矮子退位呢?”米拉咬牙切齿的问了一句,整个法兰西,没有人比她更恨路易十四了。家族的企业利益就不说了,辛辛苦苦来到大明,被搁置了那么久,女人要是恨一个人,比男人狠毒多了。
  “不不不,这不可能。你看看大明就知道了,皇帝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甚至主持过兵变,但是大臣们依旧没有废除皇帝的意思。你们不懂,在大明……。”陈平不以为然的解释时,朗布依埃夫人很不礼貌的打断道:“不不,尊敬的陈,您不了解法兰西的国情。皇帝如果受到人民的欢迎,他就是皇帝,如果人民抛弃了他,他就不是皇帝。”
  “人民?”陈平不露痕迹的笑了笑,这个词果然用途广泛。“对,人民。该死的矮子,他在法兰西执政期间,穷兵黩武,不断的对外战争。税赋一日重过一日,只要他手里的军队被打败了,人民就会站起来推翻他的统治。”
  “军队?”陈平看了过来,朗布依埃夫人解释:“没错,那个矮子靠的就是他的军队,还有就是宗教的旗帜。不过现在看起来,他更加依赖他的军队。不过在他的军队里,现在也有很多人不满他的统治。在法兰西受到巨大损失的人,可远远不止我们两家。大概有两百多贵族,在这次的风暴中几乎破产。”
  “因为战争,法兰西帝国的农民和手工业者的税收一再的增加,皇帝的税务官在每一个地方,用鞭子抽打那些可怜的人,逼迫他们交出最后一个铜板。为了人民,我们的家族愿意去联络那些愿意反抗暴政的人民。”米拉的语调突然变的神圣了起来,似乎感同身受,当仁不让的要扛起反对暴政的旗帜。
  陈平露出思索的表情,沉吟好一阵才开口道:“这么说来,我可以尝试一下,让听从于我的议员,在国会内提出这个话题。不过不能按照你们说的方式,要换一个说法。大明帝国受到了来自法兰西的欺骗和侮辱,必须要让路易十四那个矮子下台,你们觉得,这个说法如何?”啪啪啪,两个女人很给面子的鼓掌了,陈平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个世界,果然都是要讲利益的,个人如此,国家也如此。呵呵,尤其是这些欧洲人,更是不讲礼义廉耻,跟他们没什么可说的,直接提利益,自然会跳进坑里。(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14672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