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八百七十八章筑路(六)

第八百七十八章筑路(六)

第八百七十八章筑路(六)
  北美要展,离不开资本。在就是北美铁路公司的底气所在,八百万元的投入,满世界你都找不到这么大一笔投资。但是铁路集团就能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可见家底之厚。还没等国会就北美增加地方军队编制的问题审议通过呢,铁路集团的大动作又出来了。
  这一次更凶残,拉上辽东重工在内的八个公司,一起召开新闻布会,宣布各公司在北美的投资计划。钢铁、造船、机械制造等相关产业,进行全面的布局,要把北美打造成第二个辽东的口号都喊出来了。
  这些大企业,一向都是国内投资的风向标。北美那个地方有啥可贪图的?除了地方大一点,是不是值得投资一直是个存在争议的问题。金山的繁华是因为现了金矿,现在这些大企业一窝蜂的都去了,目的何在?什么原因谁也分析不出来,但是这帮孙子是不会做赔本买卖的,这一点大家都明白。各种猜测的文章都出来了,写什么的都有。甚至连现北美土著的宝藏说都被写的跟真的一样。
  真实的原因是什么?其实就是陈燮给这些大集团的负责人了一份电报,告诉他们大举进军北美是国家的战略方向。并且重点强调,北美这个地方,展工业需要的任何资源都有。甚至很露骨的表示,国家不能做的事情,资本可以去做,只要做出样子来,国家就认账。
  而且再三强调了一点,北美人少地多,不像印度,地方虽然大,但是人口也不少。
  内阁很快就对北美的政策进行了调整,先是地方太大,一个总督府管不过来。另设洛杉矶总督。其次是北美兵力不足以控制那么大的地区,这一条颇有争议,但是在国会辩论的时候,某议员跳出来叫嚣。“从南京到广东,只有一个师的兵力,你能顾的过来么?”就这一句话,谁都没法反驳。对啊,人家北美就是大。于是这条也过来。最后一条比较凶残,大意是这样的。据调查,北美土地适合种棉花,未来将大力展种植园经济,为此推出一项政策,北美土地售价最低只要二元,最高五元,单位为亩。而且确定移民之后,该分的地一分不少。当然了,要买地有一个前提。必须是北美户籍。
  第二天报纸登出消息后,东南沿海各省沸腾了。南方缺什么?土地!缺到什么程度呢?因为纺织业的高展,整个东南的粮食缺口巨大,每年大量从暹罗等地进口稻米。什么湖广熟,天下足都是屁话。大明本土人口,现在已经过了三亿,算上朝鲜、日本等海外领地,人口已经过了五亿。大明土地的价格,以江南为例子,每亩地都涨到二十五元一亩了。就这还是最低价。土地涨价的原因何在?一个是高附加值的种植产业,一个是工业用地的增加。
  还有就是海外领地的土地,其实也是紧巴巴的,朝鲜和日本这两个国家的土地就没有够过。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人口的增加,粮食缺口同样也是存在的。
  北美土地如此低价,跟白送有什么区别?而且这一新政策,不仅仅是针对大明本土的,同时涵盖了朝鲜和日本两个新的省。这一家伙闹腾起来,整个大明的领地内到处都是准备打包去北美的人。这么便宜的土地。去慢了买不到了。也有议员就新政策表示了担忧,认为大量的人口移民,会导致大明本土的人口减少,影响工商业的展。但是这个提议,就像一个肥皂泡,风一吹就消失了,没人在意。大海无数波浪中的一朵都算不上。
  当然,这个问题确实是存在的,尤其是资本家们感觉到了压力。劳动力出现了缺口,想闹腾的人不是没有,但是陈燮执政的时期,这种闹腾的资本家搞不出任何动静来。无奈之下,很多东南的小资本家,只能转移方向,干脆去北美或者印度展。大资本家则不得不进行技术升级,降低对人口的依赖。由此引的诸多变化,就算是陈燮也想不到。毕竟陈燮的初衷,就是要抢在欧洲人之前占领北美。
  最先行动的不是什么东南的资本家,而是大批的东南自耕农。卖掉家里的土地,去北美当一个大地主不是梦想,而是就在眼前的现实。一个新的移民潮的起源地意外的不是大明本土,而是东瀛和朝鲜这两个新附的省份。大批两国农民,找到当地移民机构询问后,现移民确实能买到便宜的土地,甚至可以拿着证明在银行换取一张船票(贷款不给钱给票)。无数农民带着可怜的家当,去移民机构领取一份证明,去银行换取一家人的船票,登上了北美之旅的客轮。
  1675年的冬天,太平洋航线变成了最繁忙的航线。获悉这一消息的北美殖民地立刻做出了应对,刚刚出任洛杉矶总督的夏完淳,居然派人到金山码头蹲点,跟金山总督抢移民。金山总督府不甘示弱,开出各种优惠条件,目的都是要把人留下。
  感觉到了危机感的戴志远,一边跟洛杉矶抢移民,一边还要对付土著。以前那一套温吞水的模式明显不适用了,戴志远直接来狠的。把一群基本被同化的土著召集起来,让他们作为信使,通知各路土著部落。传达一个消息,要不就离开这一片土地,要不就选择归顺,按照大明的方式生活,接受大明的管理,期限为一个月。
  这也做法在北美土著中间引了剧烈的动荡,土著习惯了的生活方式,强迫性的改变真的很难。巨大多数的土著是不会接受这个条件的,但不是全部的都是,一些明智的部落领,在对比过去的生活和现在的生活水平,以及战斗力悬殊的现实后,选择了归附。
  更多的土著选择了反抗,主要原因不是什么生活习惯,而是那些掌握了权利的土著领和萨满们,他们不肯放弃手里的权利,归顺并按照大明人的管理方式生活。
  一个月的期限很快就要过去了。绝大多数土著的报复已经开始了。从金山到盐湖镇这一条遥远的通道上,到处都是北美土著袭击殖民点的事情在生。短短的一个月不到,各地汇报来的数据统计结果为三百三十六次,平均每天都在生十次还有富裕。
  这个时候。预先做出的防范效果出来了,先是沿途各地的殖民点进行了收缩,组成一个又一个更大的居民点。修筑坚固的围墙,囤积足够的粮食和军火。这些居民点要做的事情就是固守待援,他们其实是被当做诱饵来使用的。
  北美行政区作为一个大区的历史过去了。现在是金山总督府和洛杉矶总督府并存的阶段。两位总督做出的反应完全一致,北美生涯告诉他们一个深刻的道理,“教化”这个东西永远需要一个基础,那就是作为强势的一方。绝大多数时候,言语上的教化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暴力,简单直接,见效快。
  北美全民皆兵的一面展示出其强悍的战斗力,不等国内的允许,两个新的步兵师分别组建完毕。向北美土著起了全面反击。表现在金山总督府这一边的办法很简单,沿着道路往东推进,度不快,但是铁路沿线两侧的二十公里范围内,肯定要犁地式的走一趟。
  一个骑兵师以沿途大的居民点为补给点,以连为作战单位,在北美广阔的原野上,主动出击。不求全胜,有机会就打一下,没机会就走开。寻找下一个机会。这种战术真是让土著头疼的很,原本土著的优势就是游击战,到处破坏的打法。加上欧洲人在其中搞事,声势闹的很大。但是随着大明骑兵的出击后。大多数的土著都感觉到了危机。他们出门去打居民点的时候,就得防备老家被人端了。经常生的事情就是前面去打殖民者,后面家里就着火了,赶紧回去现还晚了,家都被烧的干干净净了,老婆孩子也被抓走了。殖民者不要老人。但是女人和孩子是留下的。
  类似的战术进行的同时,通往盐湖镇的铁路修建度也不慢,之前准备充分的铁路公司,一旦施工之后,短短一个月内,向前修筑了三十公里,每天一公里的度在推进。同时步兵跟着铁路往前走,一公里修一个坚固的碉堡,作为护路队的栖身之所。
  这种搞法虽然效率不高,但是胜在稳健,土著只要敢于来破坏铁路,就会遭到沿途碉堡的打击,同时配合装甲列车的来回巡逻,确保修好的铁路不至于被破坏。
  看上去这个方式太慢了,但是要这么看随着时间的推移,土著和欧洲人的战斗力只会越来越差,这种战争打的越久,对大明殖民者来说,优势自然会越来越大。武力讨伐的同时,分化拉拢收买这些手段也是层出不穷,土著也不是一根筋要跟大明搞到底的。墙头草才是主流,一开始不接受,不等于后来不接受。被收拾了一顿之后,很多土著就老实了。更重要的是冬天来了,因为对大明殖民者的战争,导致土著没有足够的时间储存过冬的粮食。这一点实在是过于致命了,随着冬天的来临,大明殖民者在战场的局势彻底扭转了。
  依靠充分的准备和有计划的行动,大明取得了战场上的优势。土著面临的选择只有两个,继续战斗下去明显是不明智的,剩下的选择就简单了,多数部落做出迁徙的决定,往南方温暖的地方迁徙。这个时代的迁徙过程,无疑不那么轻松,一路上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另一个选择就是归附了,为了让这些土著彻底就范,每一个归附的土著部落,归附之后立刻以家庭为单位,分散安置在广袤的北美大地上的殖民点,让这些土著变成少数人,然后给予一定物资上的救济,让他们习惯规则之后,来年春天殖民点的官员会教会他们怎么耕种。千万不要小看这些在北美多年的官员,个顶个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土著要是不服管教,肯定会很惨。
  这种融合毫无道理可言,就是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都得按照我说的来做。整个冬天下来,大约五万土著选择了归附,更多的土著部落在战斗死伤惨重之后,或者南下,或者往东,甚至还有往北的。反正北美够大,现干不过这些殖民者之后,土著也不会硬拼。当然也有一些部落被没打击到,他们留下来了,继续要跟殖民者战斗,保卫自己的家园。
  站在北美铁路公司的角度看,整个冬天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战争的问题,还有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好在大量的俘虏缓解了这一问题,这里头更深层次的问题就不去说了。不是有一句话,“某某铁路每一根枕木下面,都有一具华工的尸体么?”现在的局面,不过是换了一个字眼而已,人类历史展的某个阶段,就是赤裸裸的人吃人。不是吃人者,就是被吃者。
  1675年冬天的第一个月,一艘蒸汽货轮在金山码头靠岸,从码头上下来的是一群衣衫破旧的日裔,在大海上漂泊了一个月之后,他们来到了北美这块希望之地。一共两千八百名日裔移民,在拥挤的船舱内生活了一个月,吃着猪一样的食物,途中因为生病死去的人十三人,最终抵达了目的地。
  大岛敏作为一个日裔移民,孤身一个人上路,因为年轻力壮,这一路扛了下来。站在码头上的时候,多少显得有点眩晕之后的茫然,人流在慢慢的穿过出口的时候,看见路边有人举着喇叭声嘶力竭的用东瀛方言喊话:“洛杉矶市热情欢迎阁下,出门之后往右拐,有吃的,有穿的,还有免费的车马送到目的地。”只有一个包裹的大岛敏犹豫了一下,出门之后右拐。(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1442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