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八百五十九章 私下提前会晤的必要性

第八百五十九章 私下提前会晤的必要性

第八百五十九章私下提前会晤的必要性
  获悉陈相爷终于可以接见他的消息后,皮埃尔泪流满面啊。赶紧翻箱子,找出一份精心准备的礼物,然后装上马车。话说这个礼物,准备的时候觉得很给力,但是到了大明才知道,这份礼物真的有点拿不出手啊。实在是,任何好东西在陈相爷面前,都不好意思说稀有。
  礼物的事情先放一边吧,还是用法兰西帝国的诚意来打动大明内阁总理大臣阁下好了。皮埃尔一个急迫的心情,早就被磨的没了脾气。极为虔诚的向主祈祷,能够通过交谈,打动这个大明最有权势的人。
  沿途的风景自然是没心思去看了,等他到了地方,除了通译之外,其他人都被拦了下来。至于礼物嘛,在门口接待的一个小姑娘不屑的歪歪嘴:“搁着吧,待会自然有人来入库。”
  皮埃尔可不敢小看这个女娃,小心翼翼的向身边随行的馆驿官员打听,这才知道女娃娃来历可不简单,是陈相爷最喜欢的孙女。据说,她的奶奶是一个波斯舞姬。陈相爷子女颇多,但是能够跟在他身边的孙子辈,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混血的孙女了。
  继续往里走,进了一个巨大的花园,总算是看见一个年轻的华服少年。这少年见了女娃,还是很亲切的招呼:“小妹怎么又跑出去了?叫我好找。”
  女娃娃对他颇为亲切,挽着手道:“哥哥又要走么?带我一起好不好?”
  少年肤色有点黑,一脸疼爱的对女娃道:“那可不行,老太爷身边离不开你。”
  这话陈燮听的真切,就算看起来只有四十来岁,依旧是年过六旬的人了。虽然依旧龙马精神,隔三差五的要宠幸一下几个年轻的小妾。但还是泡不到“老”字的笼罩。
  “你们两个,在背后说老夫坏话,当真老夫聋了么?”突然杀出来的陈燮一句话,把少年吓的哆嗦。女娃娃完全不在乎,扑上去抱住手臂,一顿乱摇:“老太爷,哥哥不带奴家出去玩。”陈燮一点脾气都没有。害得笑着哄道:“璞哥儿是修铁路的,你跟着他出去玩,回来能晒成一个非洲人。”一句话就把小姑娘的兴趣打没了一半,歪着脑袋问:“真的么?”
  少年陈璞赶紧补刀:“铁路学堂学制三年,第二年中期就得外出实习。餐风露宿的。晒黑一点算的甚么?身为陈家子弟,这点苦都吃不得,如何担负未来陈家事业。”
  这是郑妥娘的孙子,死活要恢复陈姓,他爹还姓郑呢。铁路学堂毕业后,少年不过十六岁,就已经参与到沪宁铁路的建设中。这次来京师,带来一些江南的土产,还有就是肩负另外一个使命,作为辽东铁路集团的接班人来培养。在此之前。陈燮的子女中,实在是找不到一个人对这方面有兴趣的。总算是出来了一个,陈燮接到郑妥娘的来信后,决定培养着看看。
  “你们下去说话吧,老夫这里有正经事情。”看见等在一边显得极为尴尬的官员和皮埃尔,陈燮收起笑容,打了两小,拱手道:“皮埃尔先生,这段时间休息的可好?”
  皮埃尔赶紧上前说话,一番寒暄之后。陈燮在前,两人漫步在花园中的小径上。这是非正式场合的接触,陈燮总归不是大明的皇帝。皮埃尔作为使团代表,最终要正式拜见的还是朱慈烺这个皇帝。在此之前。陈燮自然有些话要沟通到位。
  皮埃尔自然不知道这些,但是他带着耳朵来的,还有一些准备比较成熟的想法,自然要抓住机会表达。“阁下,法兰地帝国皇帝路易十四陛下,托本人带来对您最诚挚的问候。”
  客气话先来一堆。陈燮不在意的点点头:“多谢皇帝陛下的问候,明法两国的关系很重要,直接关系到世界的和平和稳定。……。”陈燮一堆套话说的很是熟练,皮埃尔则从中嗅到了一个味道,大明愿意帮助法兰西在欧洲的霸业,但是在世界殖民地格局上,法国就必须做出一些让步。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回答,法国的殖民地目标在非洲,大明帝国似乎对非洲的兴趣不大。目前着力点在美洲,只有奥斯曼帝国之间的战争,据说是因为奥斯曼帝国的使节,做出了不礼貌的事情,让大明帝国觉得受到了侮辱。具体细节无从得知,但是从大明帝国目前的展态势看,确实是把移民重心放在了北美西海岸。
  皮埃尔最近一段时间,可不是在玩的,还是弄到了不少消息来着。实际上看看报纸就知道,眼前的这位内阁总理大人,连续颁布的政策,都是针对国内。报纸上大肆鼓吹的消息,也都是来自北美殖民地的扩张。大明对欧洲没兴趣,这一点在报纸上能清楚的看见。但是皮埃尔还是从中察觉到了一个信号,大明有利用法国来牵制欧洲各国在美洲展的意图。
  作为这个时代杰出的外交家,皮埃尔看到了但是却无能为力。两国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不说,路易十四的重心在欧洲大6这一点,任何人都无法动摇。法国需要大明支持这一点,是谁都无法回避的现实。务实是优秀外交家的特性,所以皮埃尔很快就做出了调整。
  “受法兰西帝国皇帝的委托,本人代表皇帝陛下,向总理大人提出一些小小的要求。”
  陈燮对这个番话的反应就是:“只要是有利于两国的友谊,有利于两国的展,什么要求都可以提。”话是这么说,但是答应不答应,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法兰西面对一个展的契机,迫切需要大明帝国提供军事援助和经济援助。”皮埃尔也知道机会难得,现在不说,将来再说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至少要让陈燮知道,有这么一个事情,这位据说已经年过六十的老人,看着年轻的过分了一点。
  “嗯,这些问题,欧洲全权特使张广德向我汇报过,我的意思。军事援助的问题,可以在军火价格上做出一些让步。现有的价格基础上,降低一成不是不可以谈。说到经济援助,大明不是帝国。资本都在民间啊。而且法兰西帝国与大明帝国之间的经贸往来不多,民间的态度很重要。”这话说出来,皮埃尔是一点都不信的。是个大明人都知道,陈氏掌握了巨大的财富,可以说是这个帝国最有钱的家族。
  “阁下。如果法兰西帝国向贵国的大银行贷款呢?”皮埃尔抛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陈燮的眉头狠狠的皱了一下,实在是欧洲国家的信誉有点糟糕。这点看看荷兰人的下场就知道了,赖账什么的倒不怕,舰队开过去就是了。不是多了不少麻烦么?这个时代,欧洲真心没啥太大的利益可言。
  陈燮这一皱眉,皮埃尔就紧张了,法兰西帝国的财政状况固然还算过得去,但是路易十四穷兵黩武的态势已经出现了,能借到钱当然是一桩大功劳。
  站在陈燮的角度看。这个问题也不是不能谈。前提是这笔钱主要要用在采购大明的产品之上,这样一来呢,对整个大明很多产业来说,都能分润一笔。银行嘛,不把钱借出去,怎么财?以大明现在的强势,法国五十年内不敢赖账是必然的。
  “此事涉及商业运作,老夫也不能一言而决。这样吧,回头让财政部派员陪同一道。你去银行谈这个事情。”陈燮总算是松了口,皮埃尔大喜过望。连连点头道:“法兰西皇帝陛下一定会深深感激您的慷慨。”陈燮不以为意的摇摇头道:“你回去还是劝劝贵国的皇帝陛下,个人卫生和环境卫生很重要,这一点在大明的医疗界已经达成了共识。”
  这句话就有点调侃的意思了,皮埃尔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来。人家说的事实好吧。
  这一次私下的会晤时间不长,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大的方向谈妥了,小的问题就不是陈燮该操心的。继续客气了一番后,说些场面话,陈燮就说自己累了,皮埃尔不想走都不行。随行官员紧张的拽着他的衣袖,给他拉出去了。
  官员还不断的抱怨:“你这厮好不识趣,总理大人能见你半个小时,这是天大的面子。大人道乏了,怎么还不走。非要落本官吃上司的挂落。”不管怎么说,皮埃尔是见识了什么叫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些下面的官员,难说话的很是全世界都一样的。说不得,塞过去一个金币,堵上他的嘴,这才有了好脸色不提。
  陈燮这边在花园里继续散步的时候,陈平悄悄的过来,披上一件外套,父子二人的容颜看起来,就像是年龄差距不大的兄弟。这对陈平来说,还是一个不小的压力。好在早就麻木了,大家都见怪不怪了。这位父亲大人,从来都不是能以常人论的存在。
  三十来岁的陈平,多年的培养和历练下来,成为大明顶级财团的负责人。这一点陈平内心深处对父亲充满了敬畏,每次站在他身边,总是会觉得很大的压力存在。
  “欧洲各国的大宗贸易,主要掌握在松江府的陈家。大员那边的红姨娘,执大明制糖业之牛耳。船运,集散贸易,则主要在兴海城。你作为老大,对诸位兄弟,不可存了偏心,要一视同仁为好。”陈燮开口点了一句,陈平点头称是。
  别看陈燮6续的放弃了很多产业的经营,实际上大明最赚钱的一些产业,还是掌握在陈家人手里。重工业这一块就不要说了,陈燮亲自盯着,谁都不要惦记。海外的产业就不说了,大明陈氏这个招牌,代表着登州陈氏,松江陈氏、大员陈氏、兴海陈氏。链接这些陈氏的纽带,就是陈平这个大银行的总裁和陈凡这个通信帝国的总裁。
  可以说,登州陈氏执天下陈氏执牛耳,相比之下,正室出身的陈继业,只能在兴海城的地盘上呆着。不过他挣的也不少就是了,兴海城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集散地,他掌握的是贸易港口,还是唯一有私人军队和王位的儿子。兴海城是他的封地,世袭罔替的那种,这是朱由检留下的遗产,谁都别想碰他的蛋糕。要说有钱,陈继业未必是最有钱的,但肯定是硬实力最强大的一位。他还是名义上陈燮留下的产业排名最靠前的继承人,出身决定了一切。
  陈燮不难想到,因为陈继业的特殊性,其他子女们对他的态度肯定不一样。说不得要抱团起来,防备也好,排挤也罢,反正就是要防着这货突然翻脸。某一天陈燮不在了,那家伙来一句:“产业都是父亲留下的,我作为嫡长子如何如何。”
  人都是有私心的,陈平也不例外。不过现在的陈平,也不是陈继业说能动就动的。
  兄弟阋墙这种事情,陈燮早就在防备了。怎么防备,自然是实力平衡了。就现在的局势而言,大员的陈氏实力最弱,红娘子那个性格决定的。不过大员最不起眼,也不是谁都敢去惦记的地方,那边都是军垦起家的,家家户户都有枪。红娘子威望极高,振臂一呼,拉出十万八万的暴民,那都不是什么办不到的难事。
  看起来弱势的,反倒是郑、柳、顾、李这几位,她们算是南京陈氏,不过怎么说呢,一直比较低调,影响力看起来不算很大。不过这几位的隐藏实力,一般人还未必能感受的到。掌握了全国最大的报业集团,还有先后管理影子这个陈氏私人情报机构的团体。陈燮都搞不清楚,这帮文艺工作者出身的女性,手里到底都有多少牌。以前陈燮还比较在意一些东西,现在也想开了,让她们去折腾好了。总的给她们留一点安身立命的东西,别让人欺负了。
  真正弱势的陈燮子弟,其实还是混血系,也就是小女娃娃陈姝这一条线。不过这条线没有多少人,陈燮还一直护着,将来就算陈燮不在了,估计也没人会想到来欺负。陈氏内部没人惦记的前提下,外人就更不敢了。(未完待续。)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1418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