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八百五十七章不胫而走

第八百五十七章不胫而走

第八百五十七章不胫而走
  欧洲贵妇们不在乎多一个情夫,更不要说这情夫需要主动出击,因为他象征着大把用于挥霍的金币。出席各种舞会的张广德,身体很快就虚了下来,赶上回国述职,正好可以养一养已经快被榨干的身体。没曾想,刚刚养好一点,朗布依埃夫人就派人来请,昨晚上一场酣战,一直到凌晨才偃旗息鼓。眼下的张广德,觉得腿都是软的。
  “大洋马作风开放技术精湛,但是也不能总这么下去啊。”感慨了一声,在等候的接待室内,看见来了李明睿这个家伙。李大人最近的心情很不好,主要还是被法兰西代表团闹的。外交部是清水衙门啊,以前想弄点进项,那叫一个难。好嘛,法兰西代表团来了,内阁总理大人大方了起来。馆驿修缮的款子大笔一挥就批了,洗澡费和衣服费还批了二十万。
  要不趁这个机会,弄个百八十万的款项回去,这也对不起自己和上下的同僚不是?
  张广德走近了,正准备说话呢,李明睿自言自语道:“最后一项,办公用品,少要一点,有个五万元就差不多了,多了不好听。”噗,张广德这个名义上的下官直接乐喷了,还好没有在喝茶,不然就得喷李部长一脸的。
  “你?笑什么笑?你小子在欧洲呆着,又有海军的关系,又是自家的关系,还有联合商号的关系,怎么能理解京师这些清水官的苦?”李明睿自然知道这笑容背后的含义,不过这家伙其实是海军的出身,在外交部里就是个编外的人员,人家的俸禄都不走外交部来着。
  不等张广德出言,吴梅村出来了,对着李明睿做了个揖,笑嘻嘻道:“李大人,陈相有请。”李明睿整理了一下衣衫,回了个礼。笑道:“骏公,相爷心情如何?”这么赤裸裸的问,吴梅村晓得这老家伙是在故意为难自己,谁让他来的最早。年纪最大,又被挡在外面呢?这打击报复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啊。对付这种老家伙,吴梅村也只能赔笑道:“大人请!”
  李明睿哼了一声,大步进门。张广德赶紧对吴梅村道:“骏公大人,讨口茶来吃。”
  人跟人就不一样了。张广德这个态度就好的太多了,陪着笑,说是要茶喝,实际上是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吴梅村当然是晓得的,点点头道:“我那有今天刚炒的龙井,你在欧洲多年,喝的多是红茶吧?”
  这话一出来,就是内行的话。绿茶要喝新茶,在欧洲那么远,肯定是喝不到新茶的。就算是紧赶慢赶的。怎么也得喝三五个月前的茶叶。
  互相客气几句,进了吴梅村的办公室,落座之后一杯清茶在手,张广德便笑问:“骏公大人,公爷对法兰西代表团,具体是个什么章程?”这就是自己人说话的语气了,不提什么相爷了,联盟现在是纳入大明体系了,但是大家都只认兴海公。
  吴梅村惊讶道:“怎么,欧洲外交计划。不是你弄呢?怎么反倒问起我来?”就这么一句话,张广德吃了一颗定心丸,抿了一口茶水,笑道:“听说贵侄在海军服役?”
  吴梅村确实有个侄子在海军服役。而且还是北美舰队那个鬼地方。为了这个侄子,家里人每次来信都要提一嘴各种想念,真是不胜其烦。按说现在的大明风气,年轻人都愿意去海军服役,这口饭虽然有点风险,但是在海外服役的军官。一旦调回来,前程自然有保证。就算不调回来,在美洲那个地方海军就是生物链的顶级好吧。
  “确有其事,年前捎回来一封信,现在是个上尉二副了。”吴梅村不动声色的回了一句,张广德的底细他自然是清楚的,与李恒那个家伙是穿一条裤衩的死党。有他一句话,李恒一准会照顾自己的侄子。按说吴梅村自己提一句也不是不行,但是海军颇为排外,要真是写一封信去求人关照一二吧,这事情没准还适得其反。已经是官场老油田的吴梅村,自然是知道这些门道的。军队那个地方邪性的厉害,跟地方完全是两个轨道。
  “哦,是叫吴立本吧?”张广德一句话,吴梅村就站起来了,没继续做下去的脸。都问到这个份上了,那自然是人家把事情坐在前面了。这个侄子在海军学堂毕业,上了战舰不过两年,别说二副了,枪炮长这个少尉不干满两年也好意思提中尉?现在都提上尉了,傻子都知道是什么原因了?朝中有人才好做官嘛,张广德这个事情做的漂亮,无非就是事先弄清楚关系了,先把人情卖出去。左右不够是让戈麦斯这个人口贩子带一封信过去就能搞定,说起这个人口贩子,现在是北美金山殖民地最大的皮肉买卖经销商。这王八蛋,回到欧洲之后经过总结现,金山那边最缺的就是女人了。土著女人不是说没有,问题大家都不喜欢,日裔女子倒是很受欢迎,问题是价格差距较大。欧洲女人做一次,只收五角钱,日裔收一元呢。
  “多谢!”吴梅村一句话,张广德从胡思乱想中回魂了。人口贩子这个罪恶的行当,现在他也有一份啊。朗布依埃夫人在卡侬的配合下,一门心思“解救”欧洲的新教徒。嗯,主要是解救那些年轻的女教徒。
  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张广德心情愉悦至极,尽管离开欧洲回国任职少了许多进项,但是架不住回国之后,能够在海军学堂混一个副校长的职务啊。劳累了这么些年,总算可以在大明过今后的舒坦日子了。怎么说呢,人家做事漂亮,拿出好几个职务让他挑选。京师的海军部固然清贵,但这地界少将就十几个(文职),头上好些个上司,都是一群老家伙,不好伺候。去胶州海军学堂就不一样了,离家近啊,权利也有保证。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吧?可惜的就是,这个中将的军衔,似乎拿不下来。想起这个,遗憾归遗憾。但是仔细想想整个海军部加起来,一共就五个中将,其中三个还是在家养老赋闲的番鬼。张广德心理平衡了。
  大明军队这个将军想晋级,太难了。到时李恒那个家伙。要是能在北美做出点大成绩来,没准就能混一个中将。遗憾归遗憾,张广德做人还是比较知足的。这些年在欧洲,跟登州的关系处的很好,就算人不在欧洲了。埋下的贸易渠道,还能有一部分收益。
  安心的等待陈公爷的召见时,门口进来一个人,腰间扎了一条醒目的黄色腰带。众人见了,纷纷起身点头,然后才坐回去,就算是意思到了,没有人上去搭话。此人倒也没生气的意思,反倒是笑眯眯的到处跟人打招呼。看的出来,他在这里的人缘不错。办公室里的一帮文员,对他的态度倒也客气。
  张广德赶紧把脸侧开,这个人他不认识,但是认得黄色的腰带,还有中间那块红宝石的扣子。不消说,这是个皇室的王爷。朱慈烺被架空之后,皇室的特权日薄西山,一帮姓朱的龙子龙孙,加起来怎么也有百万人口了吧?这些年呢,王爷是一天比一天少了。建新年间。就没有什么王爷世袭的说法了。
  正在琢磨这是哪一位呢?里头的门开了,陈燮亲自送李明睿出来,老家伙一脸得逞的微笑。刚才在里头,拿出一份报告。狮子大开口,要了八百万元特别费。他还真敢开这个口,一个法国代表团抵达,接待费已经批了一百万,又追加了二十万。好嘛,这又开口要八百万。杀了陈燮也不答应。陈相爷倒也干脆,用笔划掉一个零,然后在李明睿笑眯眯的眼神中,在报告上用了印鉴。拿着这个报告去找吴梅村,走的不是财政部的渠道,而是陈相的特别费用渠道。至于这个特别费用,相爷每年也就是二百万的额度。其他内阁成员,也就是五十万。
  能从这里榨出八十万来,李明睿没啥不满的。看见黄腰带的来人,拱手笑道:“见过绥远王。”就这么一句话,转身就走人了,根本不多话。
  朱慈灿一点都不生气,笑眯眯的回了一个拱手。当年他的封地是绥远城,去时候觉得是世界末日,出了张家口就觉得这辈子得死在草原上了。没曾想,这个王爷到了地方还能凑合,成年之后才现这是块宝地。这些年,要说皇室谁混的最好,那就数他这个性格较为温和,喜欢搞点生意做做的绥远王了。大明的王爷,都变着法子往京师跑,然后找各种借口赖着不走了。但是他不同,每次回京,跑的最勤快的就是内阁。京师的官员谁知道他是什么想法啊,本着赶紧打走人的心思,答应了他一些看似不起眼的条件。
  等到内阁回过神来了,这家伙已经是绥远城里最大的地主了。盖了市场盖商铺,单单收租金,就过的异常滋润。不少皇室子弟,过不下去了,跑到他那里去找份事情做的多了。
  陈燮对这个王爷的印象谈不上好坏,只是知道这家伙是田贵妃的儿子。当初为了封地的事情,田贵妃没少闹腾。现如今田贵妃不在了,这个王爷也快五十岁了。
  “王爷这是有事?”陈燮决定给这个颇具经商才能的王爷一点面子,这位可是第一个站出来相应陈燮的号召,大规模在草原上养绵羊的皇室成员。陈燮随意的也拱手,朱慈灿赶紧回礼道:“是有点事,就一句话,就在这说吧?”
  这人确实聪明,进去说话,瓜田李下,虽然陈燮不怕闲言碎语,但是他能主动,自然是求之不得。“哦,王爷请指教。”陈燮收起了笑容,露出公事公办的嘴脸。
  “是这样,本王凑了一笔款子,打算修一条从京师到绥远的铁路。前期的勘测还没开始呢,这就现还缺一个手续,交通部那边不肯批线路。”朱慈灿的野心露出来了,这是要插足铁路买卖啊。交通部那边怎么可能给他批手续?铁路建设和经营这一块,民间资本早就眼红了,但是你见过谁叫唤要自己集资修铁路来着?一个是技术你解决不了,一个是你敢从陈家的饭碗里夹肉吃?谁给你的胆子?
  陈燮当着众人的面,笑了。点点头道:“这是好事,交通部那边确实有整体的规划,内阁还是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领域的。这样吧,王爷明日有空再来一趟,我把交通部的人和铁路公司的人加来,大家坐在一起商议解决,您看如何?”
  朱慈灿直接就惊呆了,他是本着有枣子没枣子先打三杆子的原则来的,真没想过要插足铁路。这块肉固然肥的流油,但是你得有这个牙口。陈燮当着这么多的人面答应了下来,这就是一个强烈的信号了。至于陈燮为何答应?朱慈灿不明白,大家也不明白。
  楞了好一阵子的朱慈灿,总算是回过神来,赶紧拱手告辞回去找人商量再说。这事情太邪门了,难不成是真的?陈燮笑了笑,拱手相送,看看张广德,淡淡道:“你,进来。”
  铁路的事情,陈燮其实挺支持朱慈灿插一脚的,这话是怎么说呢?大明不是铁路多了,而是太少了。辽东铁路集团固然一直在修铁路,但是自身的盘子是有限的。如何推进大明铁路建设迎来一个新的高潮,这关系到国家实力的展。铁路可以集中规划,但是绝对不能搞出一个垄断的铁路集团来。就算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对手,也要有那么一个存在。
  办公室的门关上的瞬间,等在外面的人都坐不住了。纷纷起身出去,找人带信也好,叫仆人传话也罢,刚才那个消息,要以最快的度传回去。这里头谁知道有什么玄机?铁路啊,只要抢到一小口肉,就能吃的一嘴油。
  陈相有意松绑铁路经营的消息,经过这么一个小小的插曲,不胫而走。(~^~)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14153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