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八百五十一章决战埃及(三)(有饭局就一更)

第八百五十一章决战埃及(三)(有饭局就一更)

第八百五十一章决战埃及(三)
  夜战这种事情其实很不靠谱,尤其是明军的装备以火器为主。有远程打击不用,端着刺刀去找拎着弯刀的土耳其人的麻烦,那不是犯二么?
  但是军令就是军令,下达了就要执行。下面的人一看这么不靠谱的命令,自然有相应的对策。不就是打夜战么?我用大炮轰过去,把机枪阵地往前推一点,然后拉几道铁丝网,让土耳其人没法子睡觉就是了。
  要不怎么说办法比困难多呢?只要不用端着刺刀去肉搏,一切办法都是可以用的。
  于是这天都黑了,下面的人还在忙活,沙袋堆起来的机枪阵地,铁丝网拉上几圈,辛苦一下炮兵的兄弟,在阵地内轮番**就好了。谁曾想这晚上的炮击才刚开始就中了头彩,一炮过去敌营之内出现了火情,照亮了半个天空。本来是瞎轰一气的炮击,这下有目标了。师属炮兵团,团属炮兵连,都把炮弹往着火的地方丢。为啥啊?道理很简单,能烧的这么猛烈,不是帐篷多就是粮草多啊,反正都是**,有价值的目标为啥不多丢几炮弹过去?
  就算是团属炮兵连的迫击炮射程不够,也都朝着那个方向丢炮弹就是了,炸到谁谁倒霉。
  穆斯塔法这个倒霉催的,糟心的事情堵在胸口没处泄。这一顿炮击,开始非常猛烈,噼里啪啦的一顿乱炸,点着的帐篷多不多不知道,反正一个装油的仓库不知道怎么被点着了。这一下火就没法控制了,埃及这地方,缺水啊。结果是火势越来越大。根本就不受控制,紧挨着的帐篷一个接一个的被点着了。整个夜空都亮了一大片。堂堂帕夏大人,就因为几没控制的炮弹,被几个亲兵扛着逃出了营地。然后站在火场之外,看着偌大的营地内,人奔马逃,骆驼乱窜。之前还说派骑兵去阻击可能出现的包抄部队,现在谁还提这茬啊?都在忙活着把没点着的粮食、草料、油脂往外搬。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接着又是几下小的,地动山摇,震的人差点都没站稳当。穆斯塔法一看方向。心口一甜,没止住上涌的势头,一口血喷了出来。爆炸的地点是穆斯塔法手里的杀手锏,火器营。这里头藏着刚运到的大炮五十门,这都是从欧洲佬手里花大价钱买来的,因为过于笨重,下午才运到的。没曾想。一炮未放,就被点了火药库,放了个大炮仗。
  连绵三四里的营地都被这个大炮仗给点了,红了半边天。这个动静,把尹杰都给惊动了,跑出来拿望远镜看了好半天,嘴都乐歪了。不要问。这是火药库给点着了。不然怎么也弄不出这么大的动静。
  一连串的大爆炸之后的营地太尼玛惨了,冲击波带着各种东西乱飞。一头骆驼都被吹出去几百米,落在地上嗷嗷的叫一声就断气了。正在忙着搬运物资的人就跟倒霉了,吹起来的不知道多少,有没有都摔死不好说,反正能住上万人马的大片营区,彻底的废掉了。
  更伤心的是,一声巨响过去骇人,隔着一公里之外的骑兵营地也出了问题,什么问题?马都惊了,狂叫乱踢的,好多马直接把缰绳给挣脱了,营地里胡冲乱撞的,搞的一地鸡毛。
  被亲兵按在地上的穆斯塔法和伊布拉欣总,各了好一阵才从地上爬起来,再看面前的营地,穆斯塔法又喷了一口老血。惨啊,实在是太惨了。方圆一千米之内,就看不到完整的帐篷了,断手断脚到时随处可见。没有死的人顾不上先救人了,都跪在地上不断的祈求神的宽恕,这么大的动静,不是神也搞不出来吧?至于救火,呵呵呵,谁还顾的上啊。
  “命令各部,停止夜战,抓紧时间休息,明天一早起总攻。”尹杰一看这动静,知道这仗赢下来轻松了。现在估计土耳其人那边也没心思休息了,逃跑的事情就更不要提了。这是十万大军好不好,小户人家搬家都得半天忙活呢。至于领军的贵族,跑就跑吧,抓到也没啥可炫耀的,一群土鳖而已。尹杰要的是轻松的获胜,然后占领亚历山大港的时候,大军主力基本都在就ok了。再说了,这个时候最担心明军起进攻的是对手,估计这一夜别休息了。天明时分,大概就是敌军士气最为低落的时候,加上一夜没睡的疲惫。
  尹杰猜的没错,穆斯塔法和伊布拉欣见面之后,看看对方都是一脸的狼狈,大胡子都被波及了。焦臭的味道都不去管了,脸上的黑灰也不擦,赶紧商量怎么办才好啊?
  “不能再打下去了,命令所有骑兵集中起来,。连夜撤退。给其他部队下命令,务必坚守到天明。”伊布拉欣也怕死啊,拿出这么一个方案来。穆斯塔法也是这么想的,不是不好生意开这口么?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反正败局已定,立刻下了决心。给能联系上的指挥官都下达了坚守的命令,然后忙活了三四个小时,把能联系上的骑兵都联系上。忙活到凌晨,带着能跑的快的骑兵跑了。
  清晨时分,这边的炮火准备开始了,各种炮弹丢出去,就跟不要钱似得。基本上击溃这股大军,在埃及就没有像样的对手了。这时候也别省着过了,打完这一仗,亚历山大港就是一个不战而下的结果。
  这个时候,留下来的土耳其军队接近五万人,面对全面进攻的明军,这些留着大胡子的士兵,显得意外的英勇。挥舞着弯刀和标枪的士兵们,尽管力量对比悬殊,但是每个营地的官兵都在拼死抵抗。在他们的信仰之中,死了是上天堂,没什么可怕的?
  本打算来一次摧枯拉朽的尹杰,算是啃了一口硬干粮。还好对手装备差,没有造成太大的威胁。急功近利的十五师。攻的太猛,还吃了一点小亏。一个步兵营被遭到三千火枪兵的阻击,死伤了百余人。
  这一仗足足打到中午才算有了个结果,土耳其军队彻底的溃败了,两万败兵及近十万仆从杂役跑的漫山遍野。端着刺刀的小短腿在后面追,跪在原地投降的人也不少,主要都是仆从和抓来的壮丁,他们虽然也有相同的信仰,但是一个信仰内部的斗争往往更凶残。死人最多的往往都是内战,这个道理在哪都一样。
  这一场追击战,一直持续到天黑之前才停下。尽管没有抓到穆斯塔法和伊布拉欣。但是俘虏抓的真心不少,据不完全统计,天黑之前抓到的俘虏不下三万人。土耳其军留下的营地没来得及破坏,这些俘虏都是直接丢在营地内关起来再说。
  有一个意外收获是尹杰没想到的,那就是在追击的过程中,十六师跑的很快,抓住了一股乘坐马车跑路的车队。干掉了护卫之后,抓到了一群带着面纱的女子。那些日裔士兵野蛮不假,人也没少杀,但是有一条军纪他们不敢违背,那就是不得奸、淫妇女。这些被抓到的女子,只好全部上缴。师长崔兴浩一看这么多女子,他也头大了。谁知道这帮家伙打仗还带着侍妾啊?干脆。他也直接上缴了。结果这一百多人的女子,都被送到了司令部来了。
  尹杰一看这阵势也跟着头疼了。说实话弄几个女子来伺候的事情,也不是不能做。问题是现在是战时,你总的等仗打完了再忙活这些吧?这时候赵戈想出招来了,带着夜战医院的牛院长来了,老牛一看这么多嫩妹子,好事啊。医院正好缺照顾伤员的护士,这些女子总比那些粗汉子强吧?就这么着,全都给他扒拉走了。
  赵戈这个没节操的家伙,还特意交代了一句:“老牛,让阿卜杜拉帮忙鉴别一下,看看有没有姿色好,身份高的女子,回头送回大明京师,给公爷暖脚。”
  埃及这边的大捷消息,传到大明还有日子。陈燮肯定是不知道的,自打他在国会放了炮之后,这个内阁总理就变成了代理内阁总理。并且由顾炎武宣布,明年八月,开启第一次大选。这个大选的规矩很操蛋,不是每个人民都有选票,也不是看哪个人得票多。
  怎么说呢?就算你有选票,也只能给政党投票。然后是政党争夺下院的席位,哪个政党的席位多,就是哪个政党执政。至于上院嘛,本来这个议员的位置就是白来的,在谁当总理的问题上,基本没有言权。不过这仅仅是面子上的说法,实际上这些人都不差钱,家里人也多,爵位的继承人就一个。谁也不会嫌家里人在国会里太多不是?所以呢,拿钱出来搞选举,在下院里面找个代言人这种勾当,根本就不用人教的好吧。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国内的政党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头来,单单一个京师,随便数一数就不下一百个。然后各种拉帮结派,纵横捭阖,小政党抱团取暖,大政党招兵买马。这种事情,只要有钱有资格,谁都能做不是?
  政党执政这个东西,最可怕的在意把人的野心放出来了。从今往后,只要你是个有资格参选议员的人,就有机会当选党,自然也就有可能去过一下内阁总理的瘾头。现在的皇帝就是摆设,当了内阁总理,呵呵呵。
  这就跟民、国一样,袁世凯为啥众叛亲离?不就是称帝么?你这一称帝,把别人当大总统的晋级阶梯断了,还有啥比这个更加遭人恨的?
  可以说陈燮放出这么一个猛兽来,整个朝野体系都炸了窝。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有人看到了机会,有人就得失去很多东西。尤其是那些既得利益者,现任的很多官员还有皇室,对陈燮恨之入骨都不过分。
  这一年的秋天的大明,真是太热闹了,登记在册的政党统计数字出来后,真是亮瞎了陈阁老的眼睛。全国加起来一共三百八十个啊!其中最大的政党,自然是先走一步的复兴党了,党魁自然是陈阁老,注册党员一百万。这个真是太炫目了,江南、辽东、山东、浙江、福建、直隶,这些省份的选举毫无悬念,每个省的十个国会议员的名额,谁都干不过复兴党。
  你还别不服气,这些省份在对外政策上吃的满嘴流油,他们不支持复兴党支持谁?支持复兴党,就等于支持陈燮。这还是在国会上怕引起众怒,没有将海外各殖民地算进来的前提下。还有就是其他小党派反对的也很激烈,每天在报纸上各种喷。最后连一心要“纳入”大明版图的朝鲜国、东瀛两国,都没能混到国会议员的名额。只能从下一届开始,朝鲜、东瀛两个省,才各有五个国会议员的名额。你还别说大明欺负人,给你名额就算看的起你了。
  偏偏这两个“省”还感恩戴德的,朱慈烺下了一道圣旨,两个国王直接从藩属变成了大明朝治下的朝鲜王和东瀛王。两国变成了两省,新的政府机构就跟国王没关系,这两个省是封地,跟别的王的封地还不能一概而论,只能是每年从省财政收入中拨款赡养。
  好在这两个王的名下都有不少产业,提前做了布置。各种矿山、工厂,都是两位王的。比如那个东瀛王,还是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产业中就有半座金山。
  政党政治,给大明各阶层带来最大好处的,自然是新兴的资本家们。他们的眼睛多毒辣啊?这年月你玩什么不需要钱啊?要比钱多,谁能比的上他们啊?大大小小的政党,你得有钱财支持,才能玩的转不是?这样一来,资本家们还不知道怎么做的话,他们就没资格成为有钱人,早就在生意场上陪的精光了。心情最复杂的当然是读书人了,今后是政党执政了,他们失去了很多东西。但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每一个官员,你都得有个功名,不然你就算钱多到能埋死很多人,都没有资格当官。没资格当官,你就没资格成为党魁。
  总而言之,这又是一个怪胎!尽管是怪胎,依旧把大明皇室架了起来,彻底的!(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14106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