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八百三十六章 交易

第八百三十六章 交易

bx
  第八百三十六章交易
  说到人口数字多少有点夸张,但是算上殖民地,则远远不止了。问题是,皮埃尔被吓着了,一个人口两万万的国家,这是个什么概念?要命的是,大明展现出来的不仅仅是经济的强大,还有军事上的敌姿态。
  皮埃尔没有多说话,而是要了一个房间,自己安静的呆着。黄昏时分出来时,表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再次充满了坚毅,面对朗布依埃夫人时很坚定的表示:“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那么请问夫人,您希望得到什么?”
  利益交换才是有效的手段,这一点大家都很明白。不曾想朗布依埃夫人微笑道:“我觉得自己首先是个法兰西人,然后才是一个女人。”皮埃尔叹息一声道:“尊贵的夫人,您这么说让我感到了惶恐。”
  这个风、流名声著于巴黎的贵妇,此刻微微一笑道:“尊敬的皮埃尔大人,我觉得现在还不是一个好的时机,这么说您放心了么?”皮埃尔坚定的摇摇头:“我不放心了。”
  “唉,大人物都这样,不如这么说吧,我的要求只是确保自己能继续眼下的生活。”
  这一下皮埃尔放心了,点点头道:“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感谢夫人提供的帮助,我想皇帝陛下不会让您的努力付之东流。”侯爵夫人微微欠身:“我正是这么想的。”
  英雄港的贵妇屈指可数。参与舞会的主流还是一些官吏夫妻。作为一个外来者,朗布依埃夫人举办的舞会,虽然有喧宾夺主的本质。但是架不住张广德这个大金主的存在。就算是捏着鼻子,不管就算是一些资格不足的商人,也都带着女人不请自来。
  如果在巴黎,朗布依埃夫人的庄园里举办的舞会上,是看不到那些可怜巴巴的小贵族的身影的。但是在这里,一些小贵族有机会参与,并且很卖力气鼓动身边的女人去邀请张广德跳舞。舞会举办地在花园内。张广德作为主宾,只是照个面就消失在大门内。碎了一地的玻璃心。张广德的战场在楼上的房内,作为密使的皮埃尔,没有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二位尊贵的客人,抱歉。我要暂时离开一下。”侯爵夫人真是善解人意,主动的关门退了出来,下楼去招呼那些“来宾们”。
  “张广德阁下,看来我们有了一个坦诚交流的空间。”皮埃尔知道没有任何优势的时候,抛弃了一切矜持,变的较为主动。对此,张广德也没有端着架子,而是回报了一个微笑,淡淡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阁下能让我感到自己的工作卓有成效,下一次给内阁报告中,我将会重点阐述一下。明、法两国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重要性。大明作为亚洲大的强国,在当今世界的格局下,需要一个欧洲大国作为朋友。”
  这话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张广德的利益。这一点,皮埃尔心知肚明,立刻做出了一个积极的回应:“我认为现在的明、法贸易关系需要加强。抛开税收问题不谈,法国西海岸应该有一个港口可以直接停泊来自大明的商船。而不是转到英雄港。”
  “这个提议不错,不过我认为,如果法国商人前往印度或者兴海城,把大明的货物带回欧洲来销售,应该是一个对双方为有利的局面。我这么说的意思,阁下应该很明白,欧洲对于大明来说,除了商业利益之外,没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
  “这个问题我想可以等阁下到了巴黎再谈,眼下有为迫切的问题需要解决。”
  “西班牙人采购价格我可以给阁下一份,作为回报,我需要总交易额度百分之五的回报。”张广德突然变得的很干脆的时候,皮埃尔的牙根痒痒的厉害,要回扣可以理解,你一点价格都不降低,我怎么可以给你那么高的回扣?
  尽管很恼火,皮埃尔还是很淡定的表示:“我认为回扣的比例不是问题,但是具体单价,是不是有待商榷呢?”张广德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回头望了望,站起身道:“对不起,我需要离开一下。”皮埃尔站头:“不客气。”
  大门关上的瞬间,皮埃尔听到张广德说了一句话:“该死,你没跟他说清楚么?”听到这话,皮埃尔的脸上露出胜券在握的表情,那个俏寡妇果然如自己所想。
  二十分钟之后,张广德回来了,面带不悦的微微点头道:“价格可以让百分之一,交易的过程由侯爵夫人经办,其他的事情,贵国就不要操心了。这是后的条件,我想阁下可以报上贵国需要的数字。”皮埃尔感觉到了张广德内心的不耐烦到了一个临界点,很清楚如果不是侯爵夫人的安抚,这笔买卖就不用谈了。卢森堡城下的战斗,足以让欧洲那几个野心不小的国家蜂拥而至。三十年战争结束不久,欧洲各国整军备战从来都不是什么短期行为。
  舞会结束了,皮埃尔混在来客中间,悄悄的登上马车,离开了这座豪宅。
  张广德这个“色、鬼”,在舞会结束后躺在侯爵夫人的大床上,很不讲究的抽着烟,对趴在身上激情未散的贵妇说话:“你的要求我都答应了,我的要求你要是做不到,别怪我不给面子。”侯爵夫人幽幽低声道:“晚上还回去么?”
  张广德狠狠的掐灭了烟头,做起身子道:“等我到了巴黎,有的是机会。大明不是法兰西,租界里有的是人在盯着我的行为,我可不想失去这个油水丰厚的位子。”
  半个月很过去了,租界内人来人往。但是都失望而回。这一日,两艘悬挂法兰西旗帜的战舰出现在英雄港的租界码头上,立刻引起了各方的注意。次日。一个惊人的消息传出,张广德作为大明驻欧洲的外交大臣,将亲自前往巴黎,就明、法两国的外交关系进行一次有益的访问。护送张广德出行的是两艘大明战舰,随行的人员中,巴黎上流社会社交界的贵妇人,俏寡妇朗布依埃夫人。在众人面前以胜利者的姿态,挽着闺蜜男人的手臂。登上了一艘让整个欧洲为之侧目的战舰。
  任何重大的外交关系,都不是一次两次接触就能完成的,不要说这个时代的交通,从欧洲到大明。不跑个半年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的船。获悉大明帝国的外交大臣在对法兰西外交政策出现一个倾向性的时候,路易十四果断的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以高规格迎接这个大明驻欧洲的权外交大臣的来访。
  张广德抵达巴黎郊外的这一天,道路两旁人潮人海,欢呼声不绝于耳。威武的法国骑兵,身穿绚丽的服装在前后开道护卫,高大的骏马拉着豪华马车,在人们的欢呼声中,缓缓的穿越人群。进入巴黎市区。
  马车的行进之间,陪伴在张广德身边的是被巴黎誉为成功的社交贵妇的朗布依埃侯爵夫人,这个女人还没有回到巴黎。整个上流社会已经才流传她的伟大功绩。五千杆大明造的燧发枪,二百门野战炮,还有十余人的大明军官作为教官队伍,被认为是本世纪法国外交伟大的成就之一。
  侯爵夫人满意的不是什么回扣,而是她在巴黎顶级社交圈子的地位达到了巅峰,就算是面对皇后。侯爵夫人也有足够的底气,不用卑躬屈膝的讨好了。
  法兰西皇帝路易十四满意的不是军火买卖。而是一桩来自大明的投资意向,尽管是挂在了朗布依埃侯爵夫人的名下,但是这家生产水泥的企业,拉开了大明向法国进行技术产业投资的序幕。尽管是否投资还需要谈判,但是对大明科技水平羡慕很久的路易十四,绝不会让这一桩投资黄了。
  卢浮宫进入视野的时候,马车不得不停下来,原因是路易十四带着皇后出迎。
  张广德一身大明海军军装(传统官服实在不喜欢唐装不够正式),肩膀上挂着将星,面对路易十四的时候,张广德摘下帽子鞠躬,行了一个欧洲的礼节。这让路易十四非常满意,当然这是因为他不知道,大明的官员以前在这样的场合见皇帝是要跪拜的。
  不提巴黎发生的欧洲震动的外交事件,这里头除了虚伪的外交和本质的利益交换,没有太多值得称道的东西。五个月后万里之外的华亭区,一艘蒸汽轮船停靠在码头上。船靠码头后,一匹马自码头而出,奔向宁园。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驻印日裔远征军整编完毕,不过要把这五万多人和装备运到非洲,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原定计划是两年的准备期,现在看来正式出征要等到明年中了。目前面临大的压力,还是来自运输。蒸汽轮船证明了自身的优越性之后,华亭区船厂、胶州船厂、旅顺船厂,三大造船集团,通过上市融资,解决了扩大生产的资金问题。但是要真正开始爆产量,目前看来也只有华亭区造船集团达到了预计的效果。大家商量一下,出于稳妥考虑,海军提出修改正式出征的日期,改在后年二月份。”
  陈燮端坐不动,一直在靠着椅背闭目养神,谁也不知道他在想啥。说话的陈子龙,表情也不太好看。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真正开始主持联盟日常工作后,陈子龙才深切的体会到,任何一个重大的举动,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远征非洲而言,陈子龙奉命视察各大船厂的时候,发现现在的各大船厂缺的不是钱和技术,缺的是蒸汽轮机的供应。而蒸汽轮机供应的不足的原因,不是什么资金问题,而是熟练的技术工人存在巨大的缺口。
  尽管陈燮一直在推动职业技术教育的发展,但是真的需要爆产量的时候,问题出现了。
  涉及到如此重大的问题,海军和陆军的高官们坐在一起,当着陈燮的面不敢互相拆台。这就导致陈子龙说完之后,陈燮等了半天都没有任何动静。只好坐直了,四周看看道:“海军先说说吧,你们的理由是什么?”
  海军司令蒋方成装哑巴,扫了一眼参谋长李敢当,这都是当初登州水师的第一批舰长。取代了葡萄牙人,成为了大明海军的柱石。不太甘心的李敢当站起来道:“回公爷,关键还是运力不足。帆船航海受到季风的限制,蒸汽轮船海军名下只有十二艘运输船,战舰只有一艘,还是您的旗舰……。”李敢当及时的闭嘴,陈燮的脸色太平静了,吓的。
  这帮家伙,屁股一撅,就知道他们拉的什么屎。如果是平常,陈燮还不会生气,在这种大事面前,还在玩这种把戏,这个真的没法忍了。
  “苏总参谋长,拟一条命令。”陈燮一开口,语气虽然依旧平静,但是大家都知道要出大事情了,苏浩辰站起道:“公爷,临阵换将,兵家大忌。”陈燮不动声色的继续道:“我可以容忍在座的诸位有私心,但是不能容忍因为个人的私心耽误了军国大事。”说完这话,一转头,蒋方成和李敢当都站的像标枪一般笔直,汗水如雨,顺着额头往下淌。
  “公私不分,主次不明,是不是都觉得,大明帝国现在的江山是铁桶一般?我没记错的话,建奴之祸,流寇之乱,从平定至今,也不过二十年吧?看来大家都忘记了,大明军队不堪一击的历史。身家丰厚了,不肯挣卖命钱就算了,还不愿意放弃手里的权利。身居高位,眼睛里只有小集团的利益,呵呵呵。”陈燮发出冷笑声的时候,在场的十几个将军,都站起来了。唯一还能保持淡定的,就剩下一个陈子龙。劝不是,不劝也不是,颇为尴尬,毕竟这些人呢,都是陈燮起家的底子。亲疏上不同,陈燮会指着他们的鼻子骂娘,对陈子龙不会。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1243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