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八百三十四章 将欲取之必先与之

第八百三十四章 将欲取之必先与之

bx
  第八百三十四章将欲取之必先与之
  客厅内采光极佳,早晨的阳光撒在地板上带来一股生气,心情很好的朗布依埃夫人靠在沙发上,慢慢的享受一杯来自东方的红茶。能在大明的租界内拥有一座豪宅,虽然是自家花钱买的,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办到的事情。
  交情这个东西说起来不靠谱了,靠谱的还是金币。朗布依埃夫人与卡侬的关系就是建立在金币之上,如果不是看在利益上,朗布依埃夫人不可能与一个教徒之间发生联系。不要说在大明的租界上能够拿到五折价格的豪宅,租界的范围可是有限的。
  “夫人,马车准备好了。”女仆过来通报,站起身来对着镜子照了照,转了一个圈之后侯爵夫人满意的笑道:“大明帝国的服饰穿着就是舒服。”水蓝色印着碎白花的长裙,单单这个图案,便足以让巴黎沙龙上那些贵妇人疯狂了,不要说卡侬送给她的香水和钻石胸花,都是有钱买不到的好东西。作为回报,卡侬顺利的打进了巴黎的奢侈品市场。
  一手扶着腰的卡侬脸上带着浓浓的母性光泽,面带微笑看着正在从马车上下来的朗布依埃侯爵夫人,两人一个热情的拥抱后,一番亲密的窃窃私语。
  “昨天刚到就听说,总督夫人今晚举办一个舞会,邀请张先生出席。”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侯爵夫人就成功的挑动了卡侬的不满情绪,不过却没有什么太过强烈的反应。昨天的事情,给了卡侬不小的打击。拉下脸来的张广德。又找到了当年在英雄港杀人如麻的气势。这让卡侬很的就看清了自己的地位,男人的纵容是有底线的。
  “该死葡萄牙婊砸!总是想往张的身边送贱女人。”卡侬也只能这么骂一句,并不能改变什么。张广德没有隐瞒过她家里的情况,也知道在遥远的大明有一个家,还有老婆孩子。当然了,在欧洲暂时只有卡侬一个女人给张广德生孩子。不过就那个家伙的风、流本性,谁知道今后会有多少女人抱着野种来找爹。
  “亲爱的。男人都这样。你应该知足,毕竟能呆在他身边。生下来的孩子不会没有爹。女人仅仅有姿色是不够的,你大的作用不在床、上,而在你手里的商业渠道。只要牢牢的掌握这个,就不要担心没有未来。”侯爵夫人低声的劝说着。卡侬听着点点头,沮丧的表情也好了很多。深知对张广德的行动影响力有限,也就是怀了孩子,张广德温和了许多。
  “我知道,但是想到那些婊砸围着他转,心里就不痛。”
  房里的张广德翘着二郎腿品茶,茶几对面坐着倪志高这个特务。
  “、旧教徒之间的仇恨太深了,很难化解。夫人是教徒,这点可以利用。路易十四主张宗教统一。教徒的压力很大。还有一点,路易十四主张技术引进,与我们的交易。肯定会有这方面的要求。表面上看起来,法兰西人在战场上吃了亏,实际上西班牙衰弱的太厉害了,双方在实力上差距很大,就算有我们的军火支持,西班牙依旧很难取胜。”
  倪志高的工作左右成效。这一点张广德必须承认,寥寥数语。就把局势分析的很清楚。
  “眼下在欧洲的宗教界,一个旧的说法再次浮出水面。”倪志高提到这一句,表情严肃了起来。张广德漫不经心的样子也收了起来,端坐着看看对面道:“什么说法?”
  “黄祸!”倪志高一字一字的吐出,语气异常郑重。“嗯?”张广德歪着脑袋,疑惑的看过来的时候,倪志高叹息一声,给这个心目中认为还算靠谱的上司科普:“四百多年前,古人西征时期的说法,当时古人打到了多瑙河畔。”
  “我艹,古人这么牛?”张广德惊讶的叫了一声,四百多年前发生的事情,跟现在真的没法比。按照现在的战争模式,打欧洲肯定走海路,不然单单一个药问题就解决不了。
  “不是古人牛,而是欧洲人烂,而且古人的战术比较粗暴,一路打过来都是以战养战,在战术上占了绝对的优势。怎么说呢,机动性足够强大,欧洲军队在本土作战,只能被动挨打。再说那时候欧洲还没有火器,对付古人的游动骑射战术,没有太好的办法。”
  “你的意思,有人在拿大明帝国与古那帮蛮夷相比?”张广德总算是回归正题,倪志高点点头道:“欧洲各国为了宗教问题,自己都能打出狗脑子。大明在他们的眼里,就是异教徒,矛盾不可调和。三十年战争平息后,欧洲国家一盘散沙,暂时这个说法还不会带来大麻烦,但是将来就不好说了。公爷的对外政策,大人又不是不知道。在南洋,在印度,荷兰、西班牙、葡萄牙这些国家,没有少吃公爷的亏。眼下大明踏足北美,在英雄港又占了这么一块地方,仇恨的根子早就埋下了。断人财路,杀人父母啊。”
  张广德点点头道:“我明白了,今后我们要低调再低调,尽量避欧洲国家联合起来。”
  倪志高摇摇头道:“大人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希望大人把这个事情尽的上报公爷。至于我们在欧洲的所作所为,其实影响不大。关键还是在于大明帝国的扩张与欧洲强国之间的利益冲突,这才是因果关系。”
  敲门上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张广德不悦的喝问:“谁?”门开,卡侬一手叉腰进来道:“亲爱的,朗布依埃侯爵夫人驾到,您是不是见一面?”看见来的是卡侬,张广德脸上的不悦稍稍收敛,走到门口时还是用狠狠的眼神盯了一下院子内的卫兵。今天的谈话是绝密,任何人都不得打扰,自己交代的话有人违背了,这个不能忍。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去接待,我等会就来。”张广德敷衍了一句,卡侬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过来道:“亲爱的,我错了,看在孩子的面上,不要生气,就这一次。”这么一说,张广德立刻明白了,这女人挺着肚子过来,谁敢真拦啊。
  仔细想想,没有这个女人,今后的计划不好推动,张广德点点头,依旧阴沉脸色,冷冷道:“下不为例。”卡侬立刻跪下,瑟瑟发抖道:“主人,您还是责罚我吧。”
  吃软不吃硬的张广德被弄的没脾气,伸手扶起道:“记住,我不是针对你。对于你来说,我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但是回到大明,我就是一个小人物。如果耽误了大人物的事情,我就算是想以死谢罪,也会连累在大明的家人。”
  这话说的有点重,一边是说给卡侬听的,另一边是说给倪志高听的。这个特务头子,看着牲畜害,张广德很清楚他的阴损狠辣。针对欧洲的布局,很多招数都是出自他的情报和计划。比如西班牙采购的军火,就是在他的计划下达成的。英雄港那个蠢货总督,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也才卖掉了一千多杆燧发枪,出售的对象还是维亚纳方面。
  听到这话,卡侬打了个寒颤,她可不傻,不然也不能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如果不是当初表现出来的能力,加上张广德确实需要一个帮手,卡侬不觉得自己跟别的姘、头有何区别。
  “今天到这里吧,我去见见那个俏寡妇。”打发了卡侬,张广德回来交代一声,倪志高笑道:“大人,这个寡妇在法兰西的上流社会可是呼风唤雨,不单单是一个奢侈品的经销商那么简单。这一点,应该不用卑职提醒您。”
  张广德立刻想到了那个撞了铁板的皮埃尔,向法兰西出售军火的事情,张广德不是不情愿,而是打算等其他竞争者出现,迫使皮埃尔妥协。已经走到门口的张广德站住回头道:“你的意思是,法兰西可以强大一点么?”
  倪志高笑着点点头:“路易十四野心勃勃之辈,只要大明不与之发生正面的利益冲突,法兰西注定成为欧洲的众矢之的。正所谓,将欲取之,必先予之。”这话的意思很简单,推出一个家伙来替大明拉仇恨。
  张广德笑了笑,转身就走。倪志高这个家伙太阴损了,说起来不是很对张广德的胃口。不过就眼下的局势来说,他的想法还是合适的。一方面助长路易十四的野心替大明拉仇恨,一方面利用法国的宗教矛盾,悄悄的培植一股内乱的种子。
  带着温和的微笑,张广德出现在客厅里,等在客厅里的侯爵夫人站了起来,挺了挺胸,饱满的部位微微摇晃。这个法兰西女人确实本钱雄厚,轻易的吸引了张广德的关注的眼神。
  “失礼了,尊敬的侯爵夫人。”张广德上千,入乡随俗的来一个吻手礼,低头的瞬间,两人的眼神在空气中交错,生出一丝电石火光。
  虚伪的寒暄之后,朗布依埃侯爵夫人笑道:“阁下,我特意来邀请您参加今晚的舞会。”
  “舞会?”张广德稍稍一顿,侯爵夫人道:“没错,就在租界内,我的宅子里。”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1240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