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八百三十章 不是能讲理的地方

第八百三十章 不是能讲理的地方

第八百三十章不是能讲理的地方
  戈麦斯是个有梦想的冒险者流浪汉的组合,如果不是在巴西混不下去了,肯定不能来这里仰人鼻息。,事实说明了,在这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不找一根粗一点的大腿抱着,很容易被别人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尽管如此,戈麦斯还是希望能从大腿这里找到一个财的机会,比如他正在想的是如何打通从金山殖民地到日本长崎的航线,这是好听的说法,难听的说法是偷师。像荷兰人偷了葡萄牙人的航海图,找到了通往中国的航线。
  戈麦斯最想得到的机会是跟着大明帝国的船队走一趟,争取成为代理人,剩下的问题看上帝的安排吧。如果上帝不给活路,算大明帝国的战舰遇见了海上风暴,照样完蛋。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让人清醒。走进这个指挥部的大厅,看见两位大人坐着喝茶,戈麦斯赶紧上前,卑躬屈膝的问候。李恒板着脸不说话,戴志远则是一副嘘寒问暖的架势,吃的如何,穿的如何,休息的好不好,印第安女人是不是听话等等。
  感觉不错的戈麦斯还没能从领导的关怀中醒过神来,李恒一开口是一桶冷水:“行了,说正经事情吧。”三人都讲葡萄牙语,连个翻译都不用。戴志远看上去有点尴尬的笑了笑道:“戈麦斯,有个事情要你去做,。”
  半个小时候,戈麦斯走出这个门口时,觉得天都是黑的。戴志远出了一道选择题,二选一,第一个选择是渡过海湾往东走,接触土著以买卖的方式往回倒腾奴隶。第二个选择,则是回欧洲,不管用什么法子忽悠工匠过来,运来后按人头给钱。戈麦斯提出第三个选择。贩卖黑奴,结果遭到李恒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立刻断了这个念头。
  一番苦苦挣扎之后,戈麦斯做出了选择回欧洲。尽管这与他的梦想南辕北辙,却能让戈麦斯活着离开这个地方。这个现实告诉戈麦斯一个道理,算想做条狗,也要体现出应有的价值。唯一让戈麦斯意外的是,殖民地总督大人。决定派出两艘战舰和两艘飞剪船前往英雄港,戈麦斯这一趟回去的路上,安全性大大的提高,至少不要担心遭遇海盗,甚至还有机会进行一些黑吃黑,有益身心的活动。
  打了戈麦斯,剩下的两位多少有点沉重的交换了一些意见,打通到欧洲的航线,这个是必须要做的事情。这个事情也只能他们来做,这是他们的任务之一。至于为何要从欧洲弄人口。愿意很简单,总比本地土著强吧。如果能形成一股自愿来投奔的风潮呢这谁能说的准退一步来说,冒险精神而言,大明的人明显不如欧洲的番鬼。所以呢,在移民的问题上,还是多一个来源为好。至于戈麦斯怎么做,这俩一点都不关心,本来没打算白养活他。当初在欧洲的时候,张广德自作主张,无非是希望这家伙能在北美站住脚。谁知道这货跑南美去了,还没能混出点名堂了。冲这个,当初的投资白瞎了。
  马蹄声碎,清晨的原野上出现两骑。一人双马,缓缓的登上一处高地。
  伸手在马脖子上拍了拍,安抚了坐骑后,侦察兵雷春用望远镜观察四周的情况。身边的搭档柳三郎则根据口述的观察结果,用小本子和铅笔绘制简易的地图。
  经历了夏延人和科隆马人的事情后,殖民地总督府对待本地土著的态度生了根本的转变。最初的尽量争取与合作为基础。变成了一种比较灵活的策略。敢于挑衅者,残酷报复。北美大6上的土著,也不都是夏延人和科隆马人这类没法和平共处的种族。
  区别对待是必要的,但是先要保证自身的安全。一个人要从大明到北美,最快也要四十天,可想而知抵达北美的每一个华人,都是极为宝贵的资源。道理这个东西,在这片大6上不管用,至少现在是不管用的。
  远远的另一个山腰上出现红旗摇晃的醒目,放下望远镜的雷春,掏出一面小红旗也一番晃动,对面的骑兵立刻有了动作,策马下山。雷春松了一口气,拿出水壶抿一口道:“6战队的侦骑,我们迎上去吧,上面在等消息。”
  宽广的原野上,正在相迎的两边四骑各自卷起烟尘,看着近,实则距离不近,怎么也得走个十分钟才能碰上面。北美西部的荒凉,对这些来自大明的殖民者而言,有着深刻的体会。即便是当初在草原上练兵之时,走一天还是能看见一些蒙古包的。在这里,雷春和柳三郎走了一天半了,都没见着一个活人。
  一条向西延伸的河谷中,雷春和柳三郎停了下来,对面一里地外,能看见正在过来侦骑。哗啦啦的马蹄声变的急了,两人很有耐心的等了一会,对面的侦骑在宽度十米左右的河对岸停下,大声喊话:“步兵团的兄弟,有酒么”
  一种同类的彪悍迎面扑来,不管是6战队还是山地旅,侦察兵斥候都是一群亡命之徒。看看这个停下的地点知道了,四周都是开阔地视线极佳,两骑保持一定的距离,人不下马,有点风吹草动随时可以跑路,至少能跑一个。
  摘下水壶,雷春准备使劲丢过去的时候,对面笑道:“别丢,等着。”说完摸出一把弩,嗖的一下,弩箭飞过来,后面跟着一条细细的绳子。“找颗树绑上。”对面喊了一声,飞来的弩箭扎在地上,雷春回头做个安全的手势,翻身下马,捡起身前五米外的弩箭,看了一眼上面绑着的尼农绳,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声:“土豪”
  尼农绳这个东西,在大明不是没见过,不过一直只有海军才有装备。这东西没人知道怎么来的,流入民间的很少。绑在河边的一颗小树上,尽量的绷直了,对面滑过来一个水壶。雷春把水壶摘下,挂上自己的水壶,使劲一推滑回去。等对面回话后,松开绳子,摆摆手转身上马。上马之后,打开对面的水壶盖子往外倒,出来一张手绘的地图。
  “辛苦了,兄弟我是侦查连的雷春,干完这趟活,一起喝酒。”大声招呼之后,对面回话:“我们在安河镇,有机会过来的话,找李金贵。”
  “回了”雷春招呼搭档,换了一匹马往回飞奔。刚走一段,听到河谷对面传来了枪声,赶紧找地方登高远眺,现不下一百土著正在追杀两个6战队的倒霉蛋。这俩看来是走了狗屎运,刚刚翻上一个山包,遭遇了一股土著游骑。这地方距离安河镇不下五十公里,土著在这一块颇为活跃,尤其是这条小河,经常有土著来此饮马。
  “赶紧布几个诡雷,我去招呼他们过来。”雷春和柳三郎是老搭档了,配合的非常默契,一个转身走,一个掏出信号枪,装上2号弹,咚咚两响,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河对面的两位,立刻往这里跑,好在河水不深,减之后可以轻松涉水。这不刚刚上岸,对面的土著游骑追上来了,一顿弓箭追杀,这俩策马逃逸,屁股后面一溜烟尘和落下的箭。
  掏出弓箭的射程后,这俩停下回头,不慌不忙的用步枪点了两轮,河面上的游骑被打翻两个,换来一阵射程外的箭雨之后,这才继续调转马头跑路。看他们的样子,属于老油条了,长期在这片荒原上跟土著周旋的好手。
  雷春笑了笑,反倒不着急了。金山附近的地形并非一马平川,但也没有多少高山。属于丘陵地形,更多的是一些小山包。这种地形对于侦骑来说,活动的时候风险增大许多。看着正在跑来的两位,雷春笑嘻嘻的招呼道:“往我搭档那边跑”
  柳三郎在百米之外忙活完了,摆摆手招呼了一下,这边的两位匆匆而过,根本不停,只留下一句话:“多谢了,兄弟。”雷春摆摆手,端起步枪瞄准,三百米的距离打移动靶子,难度不小。不过对于专门训练过的雷春来说,扣动扳机的瞬间知道有了。
  砰的一声,也不看战果,雷春挂好步枪掉头跑。柳三郎这边等雷春过来了,赶紧挂上拉线,上马之后跟上。两人配合的极为熟练,雷春跑过去五十米停下,找到事先准备好的拉线,摘掉线头处的醒目红布,挂上拉弦。这时候柳三郎已经过去了,继续往前跑。
  如此三次之后,两人并肩往前跑了不到五十米停下,等在这里的李金贵和同伴笑嘻嘻的看着他们忙活,等这俩靠近了笑道:“活干的漂亮”雷春摘下步枪笑道:“过奖过奖”
  四人极为嚣张的在这地方停下来,仔细注意不难现,他们处在一个小山包的顶上,身后是一片不大不小的平原,加能跑上好一段。
  轰的一声,炸翻了一个土著,惊了几匹马,距离不过二百米,这边的步枪很有节奏的响了,一次两声,砰砰,砰砰,两边都极为熟练的开枪,装弹,再开枪。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1220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