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1832 军国主义

1832 军国主义

  “王局!你我都是丞相门墙下的弟子,有些话还是开诚布公的说一说吧!”

  “华族已经度过了萌芽期,就好像小树苗已经长高此刻就是分出枝杈的阶段,未来华族这个国家究竟走什么样的路,元首在思考,我们也要行动!”

  “放眼全球,资本主义的浪潮铺天盖地,基本上古老的国家都已经被冲击的摇摇欲坠了,而资本主义是一成不变的吗?不是的啊……”

  “师傅曾经说过,18世纪末到19世纪中叶,这几十年的时间就是资本主义向帝国主义过渡的时期!”

  “如果说资本主义代表的是自由市场竞争,而帝国主义代表的则必然是垄断!现在全球已经进入一个强者愈强的时代,大企业开始出现行业垄断而银行资本家又对这种垄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贫穷者将会越来越贫穷,富贵者将会越来越垄断,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根本脉络,元首早就已经摸透了!”

  “上到全球化的国家,下到一个国家内的企业和商团,无一不是走向垄断!在不久的将来全球将进入巨人相互厮杀的阶段,甚至有可能爆发世界级别的大战争……”

  “王局啊!元首讲的这些难道您全都忘记了?”

  王怀远捏着酒杯的手都僵住了,他好像隐隐的察觉到了项英要说什么,他的喉咙都紧张的发干了。

  林震放下筷子冷冷的说道“元首讲的每一句话我们都不敢忘记,欧洲的局势在元首的面前不过就是掌上观纹一般……”

  “法国现在所行的国策就是高利贷帝国主义,整个国家内部包括外部借贷成疯,整个国家机器不过就是要保障他们的资金安全而已!”

  “英国实行的是殖民地帝国主义,而普鲁士则是容克地主阶级帝国主义,沙俄则是军事封建帝国主义……至于美国现在还看不太清楚,但是元首说美国的模式很有可能走入托拉斯帝国主义的道路上!”

  “看看,这些西方强国都有自己的特色国策,那么我们华族的特色国策在什么地方?这就是我们必须要考虑的一点!”

  项英抬起了手阻止了要说话的王怀远“局长!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无非就是国策应该由元首来制定,我们就应该按部就班!但这是不对的,我们也应该有我们的声音!”

  “华族这个大宅门已经越来越大了,元首必须要考虑内部各势力的平衡问题,有时候他也无奈,咱们这个势力早就度过了早期的一言堂了!”

  “现在军方是一大派系,商团是一大派系,其他民族如扶桑等少数民族还是一大派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利益诉求,每个人都是在保护自己利益的基础上为华族献计献策,这就是一种内部的争夺!”

  “在这种竞争中,我们军方必须要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我们不能变成资本家的附庸,也不能成为贵族手中的工具,我们军方所忠诚的只有华族这个群体!”

  “军国主义!我们冲锋队全体成员所信奉的永远是军国主义,以军事为国家导向,经济文化要为军事服务……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元首说过,未来肯定会爆发世界级别的大战,我们华族此刻就得备战了!”

  项英激动的握住王怀远的手“王局!请支持我们吧!冲锋队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希望我们华族走上军国主义的道路,我们必须磨利手中的武器,随时准备迎接未来的世界大战啊!”

  “那些商人们想要的不过就是赚钱,所以他们天生倾向于殖民经济和高利贷经济,而六爵十八等中的无能之辈,更偏向普鲁士和沙俄那种带有封建残留的政治模式,他们只是在为自己的利益考虑,也只有我们冲锋队是为华族未来的生存所考虑!”

  “不信您就看着,即将到来的普法战争法国必败!为什么呢?因为整个法国已经走上了弯路,全国上上下下就想着发财吃利息了,没人深入研究如何引领二次工业革命的浪潮,也没有人愿意进行军事现代化……”

  “而普鲁士的容克地主阶级在国王和首相的团结下,已经接受了部分军国主义的思想,他们需要军队为国家经济进行突破,整个普鲁士榨干了所有民间财富进行拼命的备战!”

  “这样的两群人凑在一起打仗,您说谁会输谁会赢呢?当然是普鲁士必胜!元首压的宝一定不会赔本!”

  “我们华族也要深思啊!这个世界是狼群肆虐的世界,丛林法则左右一切,光想赚钱不想发展大军事的国家,早晚就是别人嘴里的一块肉!满清的遭遇还不够深思吗?”

  “王局!请支持我们吧!未来的华族只有走军国主义这一条路才能生存!请您体会我们的苦心……我们不是为了自己的权力而组建冲锋队的!我们为的是整个华族,以及未来的那场世界大战啊!”

  说到这里项英和林震缓缓站了起来,二人已经热泪盈眶了,在王怀远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二人推金山倒玉柱,居然跪拜了下去。

  “王局!为了我们华族的生死存亡!请您支持我们吧!求求你了……”

  王怀远急忙站了起来,拉完这个又拉那个,可是两人死活都不起来,最后逼的王局仰天长叹“你们这是要我死吗?你们这是要逼死我吗!这种事情应该是元首来决断,你们有什么权力擅自行动哦……你们可气死我了!”

  “王局!我们不是要背叛元首,我们只是想通过我们的努力让事态向好的一面发展罢了!如果有一天元首认为我们是叛逆,认为我们的思路是错的!”

  “放心吧!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们将自己饮弹自尽!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为难的!我们对元首的忠诚,天日可鉴!”

  话说道这个份上,王怀远已经彻底无语了,他只能悲哀的承认一个事实,华族这颗大树已经开始分叉了,至少项英这些人已经萌芽出了一个分支,那就是军国主义。

  肖乐天是华族的缔造者,他是整个华族的根脉和主干,但是人们也必须要承认,再强大的树根和树干也无法避免树冠上的分支,肖乐天也毫不例外。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33777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