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1831 不速之客

1831 不速之客

  夜半,大雨渐歇!尚泰王离开了密室,两名师兄弟达成了秘密的交易。而项英随后并没有离开暗室,而是坐在那里接着喝残酒。

  酒喝的非常慢,他不会让酒精麻醉他的神经,他所需要的只是稍稍放松一下神经而已,刚刚的谈判他看似已经掌控了全局,可是其中的风险也是很大的。

  所谓的冲锋队其实完全是项英和一批狂热军官们所自发组建的秘密组织,他们都是元首的狂热信徒,对肖乐天的一切都非常崇拜,唯一有点微词的就是肖乐天对载淳的哪一点不确定性。

  满清的计划其实早就已经出炉了,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看过这份绝密计划,项英就是其中之一。

  在惊叹这个计划的高超同时,项英心中也有些不安,他所忧虑的就是肖乐天对载淳的那份师徒情,现在已经隐隐有些向父子情转变了。

  关键时刻师傅会不会为了载淳而修改这个计划呢?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啊,项英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清朝必须彻底退出历史舞台,甚至连一省之地都不能给他们留,如远东华远王国那样的模式绝对不能套在满清的头上。

  应该得到清算的,就必须得到彻底清算!

  远东这场战争结束后,加盟国的模式得到了华族很多人的认可,甚至有些老臣在思考,未来是不是给满人留下一两个省的土地,自己成立一个国家,然后以加盟国的形式并入华族。

  持有这种想法的大多都是文官派系,听说范镰老掌柜和他所带领的商界精英们,很多都有这种想法。

  这种苗头是很可怕的,这完全是军方少壮派所不能容忍的!

  冲锋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而任何组织想要发展壮大,都是需要金钱的。找肖乐天要钱谁也不敢,找那些商界精英们要钱,他们害怕消息透露。

  想来想去还是找尚泰王来下手吧,毕竟隐龙计划给了尚泰王超多的利益,他根本就花不完。而且尚泰王失去了权力此刻他也不敢得罪军队里的派系,哪怕是花钱买平安这份钱也得掏。

  更重要的是,项英可以用师弟的身份来求,这就把敲竹杠变成了一场打秋风,看起来也更温情一点。

  但是风险不是没有啊,一旦尚泰王翻脸了,把所有一切都报告给了肖乐天,那么冲锋队最终的下场就是解散,而所有参与者都会受到严惩。

  说实话,此时的项英还真没有灭口的勇气。

  还好,谨小慎微的尚泰王最终选择了妥协,项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冲锋队的第一桶金终于到手了。

  “师傅啊师傅!您可不要妇人之仁啊!载淳我早就已经看透了,他就是一个昏君暴君的苗子,别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千万不要对满清留丝毫的怜悯,未来哪怕是一省一县都不能给他留!”

  说完项英干了一杯烈酒,扭头离开了密室,与此同时在外面警戒的士兵们开始分散,掩护项英离开。

  “怎么样?尚泰王答应了吗?”走上前来迎接的正是林震,他掀开湿漉漉的雨衣急切的看着项英。

  项英冲他点了点头“一帆风顺!”

  “ok!太棒了!我们去喝一杯,走走走,去我的外宅喝一杯……”

  林震也是官宦子弟,那霸城中属于他的产业也有不少,这其中很多都奉献了出来成为了冲锋队秘密聚会之地。

  两人披着雨衣在黑夜中穿行,更远处有很多士兵掩盖着两人的行踪,他们总能把巡逻的军警引开,让二位长官平安走过一条条小巷和街道。

  林震的秘密据点就在有名的丁字巷内,推开不起眼的黑漆木门,一栋二层小楼矗立在面前,楼上书房灯光摇曳,看样子林震的小妾已经准备好了酒菜。

  二人上楼推门而入,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正对着门一个身影作战八仙桌后,正不紧不慢的吃着酒菜,连头都没有抬!

  嘶的倒吸一口冷气,二人想叫可是第一时间捂住了自己的嘴。

  “王……王局长?”

  没错,在秘密据点内等候他俩的正是肖乐天手下第一情报头子,王怀远!

  “呵呵呵……好大的胆子啊!冲锋队?这名字够霸气……是不是杀人放火冲锋在前的意思啊?”

  “脏活、黑活你们冲锋队要包圆了?你把我的中情局当成什么了?摆设吗!”

  二人被骂的狗血临头,可是谁都不敢有丝毫的辩解,只是如钉子一样站着军姿,眼神中虽然有些惊慌但那一丝桀骜不驯也是隐藏不了的。

  王怀远足足骂了一刻钟,但是越骂项英的表情却越轻松,因为他知道肯骂你那就是有救的希望,如果连骂都懒得骂了,等待他们的自然是中情局的抓捕。

  “是!是是……局长教训的是!我等确实胆大妄为……但是我们对元首的忠诚天日可鉴,冲锋队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背叛元首的侍寝,请局长明鉴!”

  “哈哈……”王怀远都被气乐了“嘴硬啊!你们这种行为就已经是背叛了!没有元首的命令或者议会的授权,谁允许你们组建帮会党派了?”

  “报告局长!”林震也豁出去了“我们这不是帮会党派,我们就是一个军中沙龙!谈话会不行吗?大学生还能组建自己的社团呢,我们怎么就不行?”

  “屁!你丫的放狗屁!沙龙社团?要是搞沙龙社团,能花几个钱?竹杠都敲到尚泰王身上了,你们好大的胆子啊!”

  “别以为我不敢抓你们!”

  骂到这个份上项英反而笑了“敢!王局长当然敢了,不过临抓我之前,还是先给几杯酒喝吧!您总不能不让我们说句话吧?”

  两人没皮没脸的坐到八仙桌上,干了一杯酒直接抛出了一个大大的问题,差点没噎死王怀远。

  “局长啊!我请问你,我们华族将来究竟要选择什么样的政体?我们又要信奉什么样的国家战略呢?”

  “王局啊!树大要分枝,华族这颗大树已经到了分枝杈的时候了!我们所要努力的,其实不过就是未来军人在华族中的地位罢了!”

  本站请: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3376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