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54 多方安排

054 多方安排

  “项家庄烧了也就烧了,我北地龙爷没那么眼皮子浅,钱财不过就是身外之物。如果让我跟你干,除了以上的条件之外,我还有一个额外的要求……”

  “我的侄子,项英因为受你的牵连,已经仕途无望了,科举这条路已经彻底堵死。所以我要你收他为徒,你甭给我弄洋人那种老师和学生的假把式糊弄我,我要的是行过拜师礼,入你门墙的关门大弟子,你答不答应……”

  还没等肖乐天说话呢,萧何信第一个疯了“你做梦……”一声大吼,整个人如同一只黑豹一样冲了出去,仓啷啷刀光闪过直奔项少龙的脖颈砍去。

  在萧何信的身后,几乎是同时又有两道身影冲了过去,一个是王怀远另一个就是司马云了。

  自从肖乐天在太白顶开始著书立说,这三名贴身亲卫就已经以弟子自居了,平日没有任务的时候,三人总是坐在一起研究《西行漫记》不懂的地方抽时间向肖乐天请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们三个人的西学知识已经在大清朝算是屈指可数的了。

  今天,项少龙居然敢抢内门弟子的大义名分,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不是你的对手,也要和你一战。

  肖乐天无法理解古人师徒之间的情分,在古代的律法里师徒关系几乎和父子关系画上了等号。甚至徒弟在法律是可以继承师傅的财产的,他是排在儿女之外很重要的一个法定继承人。

  不过这种继承可不仅仅是财产,更多的就是声望。肖乐天现在西学大宗师的身份已经能够预料了,那么谁是他手下的大弟子?排名又如何?这都是问题,这事关以后西学在大清的传播。

  圣人不是一般人能当的,但是当个亚圣还是有希望的,就算没有亚圣的命,当上72贤人之一,也足够青史留名了。

  项少龙这厮太嚣张了,要钱还不行居然连名望都贪吗?对于萧何信他们来说,刚刚技不如人被捆绑的那些耻辱,远比不上项少龙无礼所带来的耻辱。

  “你们这是干什么……”肖乐天还没说完呢,突然手中的刀鞘嗖的一声消失了,只见平地起了四团黑影,叮叮当当之间谁都看不清楚如何交手的。

  连半分钟都不到,只见三个身影倒着就飞了出去,砰砰砸在了河滩地上,项少龙以一敌三居然毫不吃力,瞬间占到了上风。

  “都想干什么?疯了!都给我住手,坐好了……”肖乐天都快气晕了,好好的怎么就动手了呢?要动手也行了,三打一都输了,真丢人。不过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来了,项少龙的身价绝对够高,能拉过来绝对是个宝。

  “萧何信你们三个是怎么回事?抽羊角风吗……”肖乐天气的都想抽他们鞭子。这时候项少龙手里捧着刚刚缴获来的钢刀,放在地上笑着说道“也许是我刚刚说的话不太严谨,我的侄子是要入肖先生的门墙的,但是不会抢老大的地位,我们武林中人还是讲究辈分的……”

  说道这里肖乐天才算明白了,原来这些人吧自己的西学跟显学划等号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明白什么叫开放式大学,更不明白导师制度是怎么回事。不过肖乐天现在可没空给他们洗这个脑,相反的有一些门派思想,对于肖乐天控制属下还是有好处的。

  “都起来,靠一边给我罚站去……老子将来要搞的西学怎么也得上万弟子,你们这点小心眼将来可怎么得了?别给我丢人了……”

  说到这里,肖乐天双手抱拳给项少龙行了一礼“从今往后,在下的平安就拜托龙爷了……”

  项少龙没有说话,只是正了正衣冠,一个千打了下去,半跪在肖乐天面前。北地大豪项少龙至此正式投入肖乐天的阵营。

  一天的乌云全都散了,一群人在小溪边简单的休整之后,大部队护送着银两继续向太白顶进发,而项少龙、萧何信等四人围着肖乐天在火堆旁烤鱼吃。

  江湖好汉都是不打不相识的,简短的攀谈之后龙爷感叹萧何信他们肚子里的墨水,而萧何信他们又佩服龙爷的好身手,两口酒下肚居然熟的跟兄弟一样。

  几句寒暄之后,项少龙言归正传“肖先生可能还不知道,现在您的身边至少有三波绿林人物在暗中窥探您,一个是内务府养的那些鹰爪孙们,这些人都是朝廷重金请来的江湖人物,虽然难缠但是显然他们只是刺探并没有伤害您的意思……”

  “第二波来历就比较杂了,而且也不相统属,应该是朝廷中一些重要大员的家丁、家将什么的,偶尔有几名江湖人士也不是顶级的高手。我猜应该跟我之前的雇主有关系……”

  “剩下一个比较难缠了,居然是曾国荃手下的老鹰,就是跟我齐名的南鹰。在这段时间里,我和他交手不下三次,每次都是平局。不过还好,先生重要的讲话情报,并没有让他们刺探走……”

  肖乐天当时就愣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项少龙消失的这段时间,居然是在暗中保护自己,顺便还帮自己刺探情报。

  更让肖乐天想不到的是,自己原来已经被群狼给包围了,可千万别小觑古代人,他们只不过是缺少现代自然科学知识,而且不明白历史的走向罢了。并不代表他们是笨蛋,这些沉浸在权力倾轧中的政客们,一个个面红心黑甚至杀人都不带眨眼的,对待政敌他们的手段极其毒辣。

  肖乐天暗中抚了抚胸口,心说万幸啊,万幸自己身边还有这么一群江湖好汉在保护自己,不然早就被这群狼给撕咬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还什么穿越客呢,钢刀砍在身上照样流血、照样死人。

  项少龙带来的不仅仅是探子的情报,他更带来一个让肖乐天哭笑不得的消息,那名中风在床的王老翰林现在已经快不行了,那些清流腐儒们居然暗中串联要在北京给肖乐天一个大大的下马威,他们居然要抬棺闯门。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吓傻了,先生您不回北京就对了,现在王师正就是一个活死人,等您回京后迎接您的绝对是发丧的队伍和大大的棺材,他们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把您的名声彻底的搞臭……”

  啪的一声,脾气暴躁的王怀远一拳砸碎了一块卵石“老王八羔子,这也太缺德了,我现在就进京弄死他……”说完就想牵马去,还是萧何信和司马云把他给摁住了。

  “别给先生找麻烦,你要动手了他们就更有说辞了,到时候屎盆子照样扣在先生头上,你给我坐下……”两人狠狠的把他摁了回去。

  肖乐天摇了摇头“这群腐儒,也就这么点出息了,整的好像我多在乎这点虚名一样,我就是一个海外归来的二鬼子,要的就是这股子邪劲……让他们闹去吧,我自有办法应对,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种恶心人的小伎俩根本就垃圾……”

  火堆旁的碰头会一直持续到天色擦黑,大家这才骑马往易县城里返。第一时间更新项少龙的加盟对于肖乐天来说真的是一个非常大的好消息。一方面肖乐天得到了一个顶级的保镖,安全问题得到了最大的保证,而另一方面通过项少龙又可以笼络一大批江湖人士,对于肖乐天的情报网建立是非常有帮助的。

  甚至龙爷还给铸币计划献出了一条连肖乐天和老掌柜都没有想到的妙计“先生既然想要私铸银币,那么为什么不去口外收集散碎银两呢?朝廷的政策向来都是满蒙八旗共治天下,草原上的王公贵族们根本就不用纳税,每年就是象征性的交点皮毛猎物就行了……”

  “在口外的蒙古牧民手里,有大量的银子可以征收,象咱们铸造的这么精美漂亮的银币,他们肯定抢着要……最最关键的是安全啊,您换多少银子也不会引起朝廷的注意的,这可比咱们关内方便安全多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啊,肖乐天这段时间正和柳三变商量夏季的税银该怎么上缴呢,到底银币和银锭的比例达到多少才合适呢?银币太多了,县里的火耗就少了,朝廷肯定要怀疑的,可是银锭的比例太多了,肖乐天又舍不得。第一时间更新

  正头疼呢,结果龙爷的计策可就帮了大忙了。口外的生意本来范掌柜就熟悉,只要派出几名二掌柜的在张家口开一间商号,专门干这个事情就行,到时候草原上有的是秘密的地方,随便设一个银炉就可以开工铸币了,肖乐天的金融帝国算是又伸出了一根触手。

  当范镰听到这个计策后,兴奋的直拍脑袋“糊涂啊!糊涂……口外行走这么多年了,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我这就派人去,不不不,我要亲自去……”

  最后还是肖乐天劝住了兴奋的老掌柜,口外生意虽然重要但是天津的洋行更重要,范镰现在可走不开。

  在肖乐天的安排下,两名二掌柜再加上十多名精干的伙计,在四十多名士兵的保护下,带着十多万银币的启动资金前往张家口。

  而范镰则带着最大的人力物力直奔天津,相信在刘易斯牧师的介绍信帮助下,和洋商之间建立初步合作关系还是没问题的,争取在五六月间把肖乐天的洋行给办起来。

  至于翼王石达开,居然也让肖乐天给派出去了,现在太白顶这两百多人手肯定是不够用的,能收拢多少翼王的老部下对肖乐天的事业可太关键了。

  在太行山的官道上,肖乐天握着翼王的手说道“王爷切记,咱们的人只要精不要多,我们这不是举旗造反,太暴力狂热的一定要慎用。另外,我托付您的秘密任务千万不要假手于他人,一定要王爷亲自去办,这件事太重要了除了王爷我谁都不放心……”

  翼王拍了拍肖乐天的肩膀“好兄弟,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现在我才算看明白了,跟你相比,我们以前天国干的事情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失败纯粹是自找的……你的这条新路,哥哥我陪你走到底……”

  说完,翼王带着十多名士兵,催马向着南方奔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