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48 赴宴六合楼

048 赴宴六合楼

  “这就是年前琏二爷追杀我时候的指挥部?果然好景致,一眼望尽易县城啊。啧啧,当时柳县令也在旁边吧?”肖乐天站在窗户前望着满城的市井风光,感慨万分的说道。

  这时候的柳三变,柳县令早已经在房里等候了,他规规矩矩的持下属礼,站在肖乐天的身边赔笑道“年前琏二爷说要带我看抓强盗,他哪里知道抓来抓去,抓的是您这条猛龙啊!常言说得好,不是猛龙不过江,哈哈哈……”

  七品县令这是官员阶层的最底层,在他之下就是不入流的吏,这些官场的基石们早已经把溜须拍马给锤炼的炉火纯青,三两句就把肖乐天给逗乐了。

  “坐吧,坐吧,要是让外人看见柳县令陪着我这个二鬼子吃饭,你还不得让人狠狠的参一本啊?哈哈哈……”肖乐天笑着坐在正座上。

  柳县令没有说话,旁边的捕头王虎笑着说道“我看谁敢!在易县城里,谁要是敢对肖先生和县令大人不敬,我王虎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行了行了,知道你们的厉害,都一起坐吧,让他们上菜……”肖乐天发话了,周围的人这才敢上桌,范镰、柳县令、王虎还有县衙的一些官吏一个个笑容可掬的陪坐在下手,等着酒菜上桌。

  这时候楼的老板腾腾走上楼来,亲自端了一个大瓷盘,那上面一对纯白色的白熊掌正冒着热气,那居然是一对从罗刹国进口来的北地白熊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老板把盘子往桌子正中一放,还没开口报菜名呢,先趴在地上咣咣咣三个响头“恩公在上,受小人一拜……”好家伙,这三个头磕的楼板都响了,估计二楼天花板都得落灰。

  柳县令发现肖乐天不解,赶紧低声说道“楼的老板常年受琏二的欺压,每年光孝敬钱不下千两,而且他的一个小妾也曾被琏二侮辱过,所以叫您一声恩公也是应当的,应当的……”

  这下肖乐天才算恍然大悟,那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好高大,真有一种当英雄的感觉,把琏二给踩死了,顺便还收获了一大笔声望值,这个生意真的是太划算了。

  肖乐天抬手示意老板起身,紧接着对席上的各位官吏说道“看看吧,百姓都是知恩图报的,只要你对他们有一点点好,他们就记你一辈子。琏二那个老东西,鱼肉百姓,现在怎么样?家财散尽而且中风不起,看起来好生可怜……“

  “可是这又怪谁呢?小人得意就张狂,甚至以欺凌弱小为乐,这种人怎么可能没有报应,诸位大人可要谨记啊!”肖乐天居然语重心长的教训起了这些官员。更为奇特的是,这些官员一个个伸长脖子就跟聆听上官教训一样,满脸谨受教的样子。

  王虎第一个拍胸脯表态了“肖爷的话说的在情在理,我也是百姓出身,自然知道百姓的苦,以前俸禄低没法子是收过点贿赂,不过现在领肖爷的钱每月都有三倍俸禄那么多,我已经够花了,再贪财可就真不是人了……”

  紧随着王虎的是众位官吏的纷纷表态,在他们的眼里既然肖乐天发的俸禄比朝廷还要多,那么他们心中的第一上峰自然就是肖乐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年头忠诚都是有价码的,谁开出来的钱多谁就是老大。

  在老板的指挥下,一桌上八珍席面被端了上来,无非就是山八珍、水八珍十六样菜,看着数量不多,可是这质量真是后世比不了的。

  熊掌、鹿茸、象拔、驼峰、果子狸、豹胎、鹿筋、猴脑,这是山八珍菜色。

  燕窝、鱼翅、大乌参、鱼肚、瑶柱、鲍鱼、淡菜、娃娃鱼,这是水八珍菜色。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山水八珍汇集一堂整整十六道硬菜,看的肖乐天眼花缭乱。不乱也不行,很多菜都是只闻其名可从来都没见过真东西。本来在恭亲王府,奕?给肖乐天准备的流水席比这个还要丰盛,可惜为了解释那个什么工业特区的计划,肖乐天根本就没吃到最后压轴的大菜。

  今天好了,老饕可算是要开斋了。

  其实自古传下来的八珍席面,菜色根据地域和季节都是有所不同的,一般想吃一顿真正的八珍席面,除了京城里面的大饭店之外,象楼这样的酒楼至少要提前一个多月进行准备。

  而楼老板为了报答肖乐天的恩情,足足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备货,尤其是那一对纯白的熊掌,更是从口外俄国人的商队里面采买来的,就那一对足足花了一百两现银子。第一时间更新

  坐在肖乐天身旁的范镰可是走南闯北识货的,他眼睛随便一扫就估摸出这一桌大体的价位了,没有五百两绝对办不下来。这个恩情还的可真够意思,看来以后有点什么好事还真不能忘了这位有心的老板。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正当肖乐天给这群官吏讲解欧洲一些有趣的历史之时,突然从窗外隐隐的传来哭声和人们的争吵声。肖乐天不解的往窗外一看,发现不远的一个拐角处,胡同里人影闪动,好像有很多人在争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怎么回事?”肖乐天不解的问道。捕头王虎一看居然有人大胆敢打扰肖先生吃饭的雅兴,这还得了他起身就往外走“先生您慢慢吃,我去看看,什么人这么大胆?”

  当王虎走出包房后,肖乐天给旁边伺候的护卫们使了个眼色,紧接着两名护卫也匆匆的追上去了。

  一会的功夫,外面吵的声音越来越大,听着好像是一个女人在哭天喊地的叫委屈。其中还夹杂着不阴不阳的怪声音。

  “苍天怎么不开眼啊,你们这是把我们家往死路上逼啊,说好的事情居然都能反悔,你们还是人吗?我死给你们看……”话音未落,只听人群一阵惊呼。

  肖乐天这时候也坐不住了,他又站起来望过去,发现拐角的胡同处突然被一群人给围满了,而且还有不少人正往那里冲。

  正当肖乐天想要下楼看看怎么回事的时候,捕头王虎的一个徒弟突然跑了上来,跪在地上说道“是城东小王庄,痨病鬼的媳妇,她刚刚撞墙寻死了……”

  “这是为何?”柳县令赶紧问道,他可不想在肖乐天的面前丢了面子。

  “大人啊,这事咱们没法管,也管不了啊!”捕快一脸尴尬的说道“今天这事可跟宫里面挂着钩呢,是小刀刘哪里出事了……”

  一听小刀刘这三个字,在场的人都面色尴尬了起来,他们大体都猜到是因为什么了。第一时间更新而这时候,肖乐天的护卫也跑回来了。

  “启禀先生,这群混蛋太不是人了,简直就是畜生……”在护卫气呼呼的话语中,肖乐天总算是明白前因后果了。原来今天这事儿,跟宫里的太监挂上钩了。

  自从清朝建立之后,虽然跟明朝比大大减少了太监的数量,但并没有取消掉,每年宫中敬事房都要派遣很多太监出宫,在各地方去选拔小太监补充宫中。

  一般清朝的太监都是以保定、沧州、大名、廊坊一代的居多。一方面这里人口稠密,有足够多的适龄孩童可以选择,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口音、生活习惯都跟京城很接近,用起来没那么多的麻烦。

  所以,京城周边的这些县里,都有敬事房的分支机构,有哪些养不起儿子的家庭,狠狠心让孩子进宫当太监去,好歹能混口饱饭吃啊。第一时间更新

  小刀刘就跟宫中敬事房有联系,易县选的太监都要先从他这里报名,而且还要挨上一刀。其实按照规矩太监应该送到京城里由敬事房统一安排割那一刀,但是由于存在一定的死亡率,所以敬事房干脆图省事,让下面的人包办了。

  割了那一刀,十天后你挺过来了没有死,这才有进宫当太监的资格呢,要是你命不济挺不过去,那也只能怪你自己了。

  小王庄痨病鬼的媳妇,常年以种菜卖菜为生,由于家里实在是穷的过不下去了,为了让儿子能有口饭吃,她一狠心就带着儿子二毛来到了小刀刘这里。

  按说小刀刘这人还算是不错,他一看二毛这小子眉清目秀、五官端正没什么残疾,就一口保证肯定能进宫,只要净身后能挺过生死十天就行。正是有了这个保证,亲娘这才狠了狠心,让儿子挨了那么一刀。

  “可是没想到啊,今年敬事房里派来的太监实在是太可恨了,他居然向这些家长索贿,说一个名额必须给他五两,不然就甭想进宫。二毛他妈气不过,去找他们理论,可是那个郑太监二话不说居然把人给打出来了,二毛妈气不过,就撞墙了……”

  “人有没有事?”肖乐天今天的好心情算是全没了。

  “已经请大夫去了,我刚刚看了人还有气……”

  包房内死一样的寂静,范镰一个劲的对肖乐天使眼色,那意思是让他冷静再冷静。可是肖乐天的心口就跟长草了一样,撕扯着长袍上的盘扣,在窗前来回的踱步。

  这时候柳县令也开口了“肖先生自然是慈悲心肠,可是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您又能管几个呢?这样吧,我回头让这个女人去县衙里干点杂役的工作,也算是帮帮他们家吧!”

  柳县令说完,在坐的诸位全都叹息摇头了,别看他们都是官,但是在大清朝里有太多人是他们管不了的,宫里的太监就是一种。

  肖乐天阴冷的目光盯着窗外的人群“去请最好的大夫,我去看看……”

  范镰一听,心中暗叹“我的小爷啊,您又要管闲事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