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46 项家庄遇难

046 项家庄遇难

  太白顶的夜晚渐渐的安静了,夜风中远处传来零散的酒令声,而虎妞就坐在肖乐天的身边轻轻的用手帕擦着他脑门的汗。

  今天的肖乐天真的是把小姑娘给吓到了,她没想到肖乐天居然胆子这么大敢私铸银币,她也不清楚那个叫王爷的人是什么人,反正父亲和肖大哥都很尊重他。小丫头更弄不明白,这些曾经围攻过自己的土匪们,现在怎么一个这么温顺友善。

  虎妞在家里虽然不受宠,但毕竟是也是见过世面的,肖乐天的经济布局除了海外贸易那一块不懂之外,其余的她都听明白了。她知道这是火中取利,肖乐天所赚的每一分钱息,其实都是从火耗这个害民的虐政里抢过来的

  而出身商人家庭的虎妞更知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肖乐天这是要掘天下贪官的财路啊,这还了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就在虎妞为肖乐天担心的时候,房门轻轻的推开了,半醉的范镰走了进来。他看看沉睡的肖乐天,拍了拍闺女的肩膀带她出去了。

  “父亲,肖大哥这么干真的好吗?他这是和天下所有官员为敌啊!一旦让朝廷知道了,这是要诛九族的……”

  范镰苦笑着说道“闺女,自从咱们和你大伯分家之后,我就已经很清楚了,天下之大已经没咱们的藏身之处了。自从分家后,你知道有多少相与跟咱们断绝了关系吗?他们这是看不起我,他们觉得我净身出户就是在找死,他们不相信我能空手再创业……”

  “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我要让他们亲眼看看,没有家族了,我范镰依然是哪个呼风唤雨的晋商之首,我照样能再创出一个大大的家业出来。而肖乐天就是咱们的指望……”

  范镰有点不敢看女儿的目光,低着头说道“闺女啊,我也不知道选择是对还是错,不让你当人家的小妾,明面看是救了你。可是跟着爹爹我走这条充满危险的路,我又有些害怕。”

  “这个山寨的事情你不要多问了,你就当不知道,一切都烂到肚子里……尤其是哪个王爷的事情,你连点影子都不能往外泄露。知道为什么我没把阿丑接过来吗?就因为她大嘴巴,以后你就说这几天是在易县城里过的……”

  父女二人在夜色里商量了好久,时不时的虎妞还拿手绢擦着眼泪,在花丛后面石达开静静的看着他们俩,心中暗叹“如此胆大的商人,放眼全大清还能有几个呢?或许只有那个胡雪岩能跟他并肩吧。”

  石达开并不知道,现在坐拥千万身家的胡雪岩,表面上看风光无比,但是对于满清来说这就是一头已经越来越肥壮的猪,早晚有一天会被杀了吃肉的。现在各方势力都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只要稍有纰漏,群狼自然会把他撕的粉身碎骨的。

  而真实的历史也确实是那样,胡雪岩在和洋商进行生丝大战之后亏损了上千万两白银,而那时候,满清政府不说进行紧急输血保护住这个能够和洋商抗衡的大商人,反而各地官僚竞提存款,群起敲诈勒索。

  直到最后,慈禧下旨严加查办,胡雪岩身上所有的顶子全被扒光,从此潦倒不起最终病亡。

  肖乐天可不想步胡雪岩的后尘,他甚至都不愿意让自己老丈人替自己冒这个风险。满清高层都是什么德行,肖乐天在真实的历史上已经看的很清楚了,他们把所有人都当成奴才,他们视所有汉人都是待宰的羔羊,只要你肥了,入了他们的眼,你的下场永远是群狼分尸。

  所以肖乐天要造反,先从满清腐朽的金融体系开始造反,反正他也不想当顺民,先从火耗上挖出一大块血肉出来,反正这些钱交给你们也是白糟蹋。

  第二天一早,肖乐天告别石达开返回易县城,现在他在大清已经小有名气了,不可能长时间玩消失,之前柳县令已经暗中向他汇报过了,现在易县城中满是神秘的人物,初步估计都是各方的探子。

  多亏易县的官僚机构已经集体向肖乐天效忠了,这才把他偷偷入山的消息给隐藏了起来,在易县人的眼里,海外孤客肖乐天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庆三爷的宅子里。

  随后在易县的日子里,肖乐天开始抓紧写自己的《西行漫记》每一章写完都用快马传递到京师,当翰林罗浩还有军机章京闻秀,收到最新的一篇文章后,立刻带着十多名写手开始传抄,并第一时间张贴到北京城的各大书局内。

  现在满北京城的书局门前,全是等待的更新的读书人还有各家的管家下人们,每当最新的章节被贴出来之后,黑压压的人群会立刻把木板给包围起来。在同治四年的这个春天里,肖乐天真真正正的做到了名动京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肖乐天舌战王老翰林,再加上离奇的绑架案,甚至还有让朝野都议论纷纷的工业特区计划,这些事情都把肖乐天的名望给推到了顶峰,再加上满清高层莫名其妙的沉默,更是让各方势力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渐渐的西学这股微风居然真的开始刮动了。

  朝堂上依然如故,垂帘听政的两宫太后小心的平衡着朝局,奕?和富庆再也不敢在朝堂上议论他们的那个工业特区的计划了,相反的在总理衙门的遮掩下秘密开启了前期的考察活动,至于那些八旗大爷们能考察成什么样那就是天知道了。

  帝国遥远的西部也不太平,就在这一年的开春,中亚的浩罕汗国的军事统领阿古柏开始插手新疆的回部叛乱,并在沙皇俄国的支持下公然派兵入侵,看来历史上左宗棠入新疆的大事件,是不可避免的了。第一时间更新

  至于说正在清剿天平天国余孽的曾国藩,竟然也借口清剿长毛余孽而推掉了原本计划好的回京述职,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曾家兄弟这是无声的在向朝廷抗议,看来江南的工业特区计划是绕不开这哥俩了。

  总的来说大清国依然不是很太平,这使得那些有志向的读书人越来越愿意研究肖乐天的西学,一些激进分子甚至开始私下串联,想要集体拜师当西学的头一批弟子。

  晚清的天虽然沉闷,但是总有一些人先醒过来,总是有一些人愿意接受改变。不过改变永远是痛苦的,就比如说放了肖乐天一马的项少龙。

  京西延庆县的大山里,有一座村庄叫做项家庄,这座纯粹由宗族凝聚在一起的村庄,族长和村长就是项少龙。

  村庄前的打谷场里,三四十号徒弟兵们正在扎马步,在师傅的注视下任何人都不敢偷懒,额头的汗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流。

  而坐在石碾子上的项少龙,表面上看是在注视着徒弟们,但是你仔细一看就知道他其实是在发呆。

  项少龙这几天在家里养伤,没事就回忆肖乐天跟自己说的那些话,还有《西行漫记》书里面的事情,经常被那里面奇异的言论给搞的茶饭不思。

  都说好奇害死猫,项少龙就是一个好奇心太强的人,不然也不会对肖乐天这种离经叛道的思想所蛊惑。可惜啊,正是因为他的一念之差,让他的项家庄陷入了深深的危机当中。

  那一夜的激战,自己的徒弟死的并不多,只有四五名,而受伤的可真是不少,足足有二十多弟子被铁砂子打成了麻子脸,光死者的抚恤和伤者的汤药费,这段时间项少龙就花出去一万多两。

  江湖豪杰,重义气轻钱财,项少龙外面看起来场面大,但是家底并不丰厚,如果不是指望从延庆通向张家口的商道上弄点保护费,光凭种庄稼项家庄早就饿死了。现在一万多银子花光了,项家庄的日子真的是越发的紧了。

  不过项少龙可没有后悔,顶天立地的江湖大豪,吐口吐沫是个钉,既然选择了放人那就绝不后悔。现在项少龙发呆只是因为肖乐天书中所讲的洋枪发展史,他被那个丰富多彩的火器世界给吸引了。

  “洋人居然这么聪明,还能发明出连射机枪,顷刻间发射数千弹丸,那场面得多壮观啊?”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庄子口突然跑来一个哭泣的身影。

  “龙叔……呜呜呜,龙叔啊……我对不起你,我被县里学堂给开除了……”跑过来的是一个十四五的男孩,噗通一声就跪在项少龙的面前,放声痛哭。

  在场的人一看,这不是项家庄的秀才,龙爷的亲侄子项英吗?他可是被县城里杨老举人满口称赞的项家麒麟子啊,读书写字就没有不精通的,现在正在杨老举人的私塾里上学,不是说明年就让他下场考秀才吗?

  在项英的哭泣声中,项家庄的人们一个个气的火冒三丈,原来今天项英一上学就被老举人当着无数的学生面一通臭骂,说项家庄土匪出身人品低贱,这样的人不配读圣贤书,当场就把项英给开除了。

  “走走走,去县上理论去,我们项家庄什么时候干过土匪的活?就算杨举人身份再高,也休想污我们的清白,去跟他打官司去……”人群乱哄哄的就要往外走,可是这时候项少龙却大吼一声。

  “都给我闭嘴,这里有我做主……项英你说仔细点,杨举人还说了什么?”项少龙问道。

  “呜呜呜,他还说,县衙里已经有人把咱们给告了,说咱们勒索商队……而且最后师傅还低声跟我说,让我死了读书这条心吧,咱们……咱们项家再过一百年也甭想出读书人了……”

  明白了,项少龙当时就明白了,这是京城里的那位大人物出手了。好狠啊,居然要断我们项家百年功名?不过项少龙知道,京城里的那位大人物绝对有这个能量。

  好快啊,这报复来的好快,就在项少龙浑身颤抖之时,突然一道乌光直奔他的面门而来,居然是一件暗器。

  “什么人?敢在我面前卖弄!”项少龙手一抄,一只小巧的袖箭就落入他的手中,可是定睛一看袖箭上面居然缠着一封信。

  “龙爷好俊的功夫,不过不知道你能不能对付千军万马呢?哈哈哈,这就算我们军师还你的人情了……”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项少龙记性很好,当时就知道这是肖乐天手下的那个司马云,轻功很棒的一个年轻人。他抬手阻止住了徒弟们的追击,打开密信。

  “马上逃离项家庄,官兵今夜围攻这里,有枪炮,切记不可螳臂当车,切切。”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