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40 北龙南鹰

040 北龙南鹰

  黑,纯粹的黑暗。肖乐天已经醒过来一阵了,但是他的眼前还是一点光亮都没有。手被绑在身后,脑袋上被蒙着黑布,甚至连嘴里都被堵上了一块破布。

  肖乐天只能感觉到自己是在一个摇摇晃晃的车厢里,而脚边有一个软软的东西好像是一个人,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虎妞。

  黑暗中人们的时间观念总是很混乱的,他不知道自己醒过来多久了,好像有一个时辰,又好像只过了一刻钟。

  在这段时间里肖乐天仔细的把事件梳理了一遍,拐子拍花这一条是肯定被否了,没听说拐子连二十大几的老爷们也一起拐卖的,这年头又没有器官交易。

  否定了第一条,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仇人寻仇。肖乐天在这个世界表面上的仇人有两个,一个是琏二爷而另一个则是王师正,巧的很两个人都让肖乐天给气的中风了。

  一个是败了家的内务府总管,一个是满嘴仁义道德的腐儒,怎么看都不像能请的起江湖大豪的主。能够从萧何信三人手里把两人绑走,这样的劫匪在绿林中一定是顶尖的角色了。

  “到底是谁呢?老子得罪什么人?难道是皇室,不可能啊,他们想杀我还用这么费事?湘军要杀我?不至于啊,我都当着曾国荃的面推辞官位了,他不至于对我下杀手啊?难道是那帮清流……”肖乐天摇了摇头,没听说晚清历史上什么清流人物这么心狠手辣啊?

  就在肖乐天一头雾水的时候,突然车厢剧烈的摇晃了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阵叮当的兵器撞击声,还有人受伤时候的闷哼。与此同时肖乐天突然眼前一亮,一个二十岁的伟男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海外孤客肖乐天……你小子人缘够好的啊,这帮长毛为了救你都不要命了!”这名男子剑眉冷目,整个人英气逼人。只见他一手一个拎着肖乐天和虎妞扔上马背,然后自己翻身上马向着太阳西沉的方向冲去。

  就在他们身后,肖乐天亲眼看见四五名太白顶的士兵已经和三名劫匪混战在一起,双方早已经杀红了眼。

  “军师……”打头的那名天国士兵,肖乐天虽然叫不上名字但是在太白顶讲故事的时候,他都是抢在第一排,是军师的铁杆粉丝,剩下的那几名士兵也都非常眼熟。

  嗯嗯嗯……肖乐天摇着脑袋想把破布给吐出来,但是实在是塞的太紧了。第一时间更新他眼睁睁的看着兄弟们在飙血,他们每一次冲锋都被敌人给逼退了,每一次出击都换来了累累伤口,要不是人数还有点优势,恐怕他们全要战死在这里。

  “先生……绑你的是项少龙,江湖号称‘北龙南鹰’的北龙就是他……啊……”一声惨叫士兵的肩头鲜血狂飙。

  肖乐天怒火已经爆棚了,他盯着项少龙怒目而视喉咙里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声。项少龙也不生气,反而伸手掏出那块破布“呸呸呸……放了我的弟兄,不然老子这辈子跟你没完,不死不休!”

  “哈哈,你能活几天呢?想用你的洋枪来对付我?”说完项少龙手中晃悠着从肖乐天身上搜出来的柯尔特左轮,一脸嘲讽的说道。

  这时候肖乐天突然回头高喊一声“听我的命令,所有人都给我退回去,不要无谓的牺牲……”随后肖乐天冷冷的问道“你要多少钱?开个数出来吧……”

  “哈哈哈,钱?老子要两百万两,你给得起吗?我知道你的老底,太白顶我曾经潜入过,就那个小破寨子能有十万两……”

  “好啊,你这是成心不想跟我谈了?后面的弟兄们听着,给山寨带话给我满江湖发帖子,老子开出200万两的高价,买项少龙全家的命,顺变把他家的祖坟给我刨了……”

  “是……”那几名士兵嘴上说的好,但是没有一个撤退的。肖乐天狂妄的语气,真的气着项少龙了。“行啊,老子等着你的200万两悬赏令!”说完把破布往肖乐天的嘴里一塞,打马向前冲去。

  当肖乐天的身影消失在山坡之后,几名太白顶的弟兄迅速撤退了,他们带着浑身血向最近的情报点跑去。

  太平天国毕竟曾是一个政权,他们在北京城的情报建设是不遗余力的,很快几名伤兵就已经把最新的消息绑在信鸽的腿上,第一站传给了京城的春十三娘,随后又用信鸽向易县城传递消息,不到一天的时间太白顶已经接到了最新的消息。

  可是现在的石达开已经易容离开了山寨,这么大的事情他必须亲自去北京城坐镇,现在的山寨里身份最高的除了刘琅将军之外,剩下的居然是范镰老掌柜。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没错,范镰掌柜在半个月之前就已经赶到太白顶了,与此同时他还带着一百多名工匠。

  “老掌柜……闹成这个样子,您看还开炉吗?”刘琅犹豫的问了一句。而这时候的范镰,正双手哆嗦的看着面前的情报,想起女儿现在的遭遇禁不住热泪长流。

  在范镰的面前,两座平行的小高炉正矗立在哪里,炉膛内已经塞满了浸油的干柴,周围高薪聘请的工匠正等着老掌柜点第一把火呢。

  “当然要开炉了,俺姑爷说了,要二百万两买他项少龙一家的命,老头子我得挣钱啊……挂红、点火、放炮喽……”满脸热泪的老掌柜高喊一声,把火把塞入炉膛,紧接着十万响的鞭炮开始轰鸣,肖乐天的赚钱大业就在太白顶上开启了。

  肖乐天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要去哪里,他只知道大体方向是西北方,山越来越多了,路也越来越陡峭了,估计应该是奔延庆、昌平的方向前进,但是具体到哪里了?在这个没有路灯没有路标的古代夜晚,肖乐天想破头也搞不清楚。

  虎妞这时候也清醒过来了,小姑娘一脸惊恐的左右观瞧当借着火把的光芒看见肖乐天之后,小丫头当时就哭出来了“肖大哥,对不起了,要不是我非要缠着你去庙会,你也不会遇到坏人了……放了我的肖大哥,有什么你们冲我来……呜呜呜!”

  肖乐天想安慰几句但是嘴里堵的严严实实的,不过一会的功夫项少龙下令马队左拐进入了一所普通的茅草屋里面,这里看样子就是今晚的歇脚地了。

  当肖乐天站在场院向左右观瞧之后,才发现四周都是黑沉沉的大山,只有西面空旷一些,看样子那就是来时候的山谷了。

  “进屋去,看什么看,这里就算放了你也出不去……”一名项少龙的手下解开绳索,把肖乐天推入了屋子。

  项少龙还可以,没有虐待人质,居然一人给了两个大大的驴肉火烧,而且灶膛里已经点燃了,估计一会就有开水喝了。

  虎妞现在一口东西都吃不下,见到肖乐天进屋一头就钻到他的怀里放生大哭“都怪我,全都怪我,我就不该去转什么庙会,呜呜呜……我就应该老实听话,在家里乖乖的带着,我爹说的三从四德都是对的,我改,我一定改了这个野性子……我回家就缠足去……”

  虎妞一边哭,一边往自己身上揽责任,好像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一样。肖乐天苦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傻丫头啊,这群人是冲着我来的,不出所料应该是那些看我很碍眼的人干的……”

  这时候项少龙突然问了一句“那你猜猜他们让我怎么对付你?”

  “还用猜吗?当然就是一个死罢了,虽然我不知道雇佣你出手的人是谁,但是我能估计出是那个势力,他们这是害怕我了,害怕我的西学砸了他们的饭碗,他们已经没底了,在这个大时代面前,他们心虚了……哈哈哈……”

  肖乐天笑的狂妄无比,张嘴就是一口驴肉,古代人做生意就是实在,薄薄的火烧皮里全是肉,这才叫良心商家呢。

  项少龙饶有意味的看着他“既然你知道自己的结局了,我念你也是个人物,就让你选择一下死法吧!”

  选择一下死法?古人真的有意思,好像选择一种死法是恩赐一样,死都死了还有什么方法不同的意义吗?

  “我死成什么样无所谓,不过这个女孩是无辜的。我听手下说你是什么北龙,看样子也是有身份的人,难为一个女人不是好汉所谓……放了她吧,我保证我的弟兄们只找你一个报仇,不会为难你的家人……”

  “哈哈哈……”项少龙狂笑不已“狂妄,你可真狂妄,江湖人都说我项少龙狂妄,今天没想到你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二鬼子居然比我还狂,你还真以为你能对付的了我?”

  “当然了,你如果真有二百万两银子,你或许真能给我制造点麻烦,可是你想过没有,二百万两那可是中等州府一年的赋税了,就凭你?”项少龙一脸不屑的看着他。

  肖乐天一笑“就凭你们那榆木脑袋,当然不知道爷我是怎么赚钱的了。只要给我时间,别说两百万两了,就算两千万两我也能轻松聚起来……”

  就在项少龙不屑一顾的想要反驳他的时候,突然草房外传来一阵沙沙的脚步声,紧接着两声低吼彻底安静了。

  “谁?”项少龙如风一样飞了出去,睁眼一看院子里守夜的两名手下已经倒在地上生死不知了,一个黑衣人就站在院子里。

  “老鹰?”项少龙神情立刻紧张了起来。

  “龙爷!昨晚没分出胜负就分手了,我实在是想念你啊,今晚您总不会再溜号了吧?”

  “老鹰,今天这事情跟你没关系,你少插手,想要较量较量以后有的是时间……”

  “哈哈,时间?你还真以为自己能长命百岁了?我奉劝你一句赶紧放了肖先生,他不是你能够对付的,可别给你整个家族惹祸啊。念在武林一脉,我可以跟你明说,肖先生必将是能够开宗立派的大宗师,未来史书上的地位没准能和孔孟齐名,你真的要当这个千秋罪人吗!”

  项少龙听到这里突然紧张了起来,好像这句话戳中他的弱点一样,他双眼微微一眯突然闪身拳如雷动,直奔老鹰打去。

  “大宗师?你老鹰居然成读书人了,这是天大的笑话!”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