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36 肖乐天献策

036 肖乐天献策

  僻静的书房里,一片死寂。肖乐天足足一刻钟沉默不语,到底应该怎么变革?说真的肖乐天穿越前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小白领罢了,无非就是个人爱好比较愿意研究军事、历史,在真正的政治家面前,他的这点水平绝对是不够看的。

  但是就是因为他脑子里多了这么几百年的历史,他才能从容不迫的面对眼下的局面。同治年间,正是人类历史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向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转变的时期。以蒸汽动力为代表的第一次工业革命,中国算是彻底的错过了,那么以电气化为代表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中国还要再错过吗?

  今年是1865年,再有三年日本就要改元明治,历史上重要的明治维新就要开始了,而且现在的日本朝野,已经有了一批如坂本龙马、高杉晋作、大久保利通等人在拼命的思考变革的方式,而且守旧派和改革派早已经杀的刺刀见红。

  三年之后,日本这艘小船就要开始进行现代化改造,而再过仅仅27年,也就是1894年甲午,小小的日本就可以战胜庞大的清国,从中华民族身上撕下血肉来反哺自己的民族。

  只有二十多年的时间,弹指一挥间的事情,这也正是肖乐天最为头疼的事情。时间真的不多,而且是三千年未有的大变革,想学习其他的穿越者搞军队推翻满清,再建立一个新国家,顺便还能让中国完成初步工业化?最为关键的还要战胜顽强的传统思想?

  好吧,我看看还有没有野生的奥特曼可以抓,我驯服两只或许更靠谱一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鬼子六和九帅以前所未有的耐性在静静的守候,那几名伺候的女人除了留下一名速记的,剩下的人全都退下了。

  肖乐天好像在做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就连他的额头都渗出汗水了,等到他一张嘴的时候,王爷和九帅当时就楞了。

  “我若是说不出什么来,是不是马上就要刀斧加身了?这门外是不是埋伏着八百刀斧手啊?”肖乐天真是太搞笑了,书房里刚刚积攒点的严肃气氛被他一泄而尽。

  在鬼子六的眼里,这话要是九帅曾国荃说那就是裸的宣战,但是在肖乐天的嘴里说出来,就只能是搞笑了。

  “哈哈,肖先生真是海外归来,看样子听了不少三山五岳的侠客传,都忘了什么是戏什么是现实……哈哈哈,您还真是只通西学,对母国的事情真的是一知半解……”

  奕?和曾国荃两人都笑了,心中暗叹还八百刀斧手?现在这世道杀人还有比洋枪更好用的吗?真要杀你个书生,早在你密谋对付王老翰林的时候就出手了,你还真以为那几名笼络的土匪就能保护你?

  肖乐天当然不是傻子,他只不过是在装傻,故意说一些外行话来证明自己这个海外孤客的身份罢了。第一时间更新只有自己身上没有任何国内势力的标签,他们才对自己放心呢。

  “好吧,既然王爷没有安排刀斧手要剁了我,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肖乐天仔细的回想着后世各个民族的改革之路,慢慢的将那个思考了很久已经日渐成熟的计划摆了出来。

  桌上三十年陈酿的状元红散发着浓烈的酒香,菜已经凉了很久了,但是没有王爷的命令,书房外的太监就是不敢进来换。

  “偌大一个帝国,想要进行变革是非常难的,他就像一辆满载货物的大车一旦朝着一个方向行进,就会产生一种强大的惯性,想要改变这个惯性就必须要施加更大的力量,而这两种力量如果冲突的过于激烈,很容易造成整辆大车的破损甚至解体……”

  肖乐天先从船小好掉头的原理开始讲起,他抛弃了一切的理想主义,而是把大清国所面临的所有问题一个个的摆清楚了,而核心的问题就是帝国对于西方思想的排斥。

  你说铁路一日千里,能拉动万斤货物?我偏偏要说火车声响巨大,恐怕惊动了先祖的庐墓。你说蒸汽机效率高、力量大,我却偏偏要说这个钢铁怪物与民夺利,坑害农工。

  还有你说地球是圆的?对不起,我偏偏不信那个邪,就算你请我环球旅行,我也没兴趣。至于说什么开海禁,建远洋商队做生意什么的,那更是不可以,打明朝就延续的政策我们不想改,也不能改,谁改谁就是千古罪人。

  看看吧,传统的力量何其强大,其实核心的矛盾就是以儒家代表的显学,从骨子里害怕西学的侵袭,假如有一天国家不用显学来选拔人才了,那么这些儒生们岂不是要喝西北风?所以西学兴起必定要面临数不清的阻力,甚至是血淋淋的阻力。

  说道这里,肖乐天不能不想到戊戌六君子,那是一个什么时期啊,那是让日本人刚刚打败,大清朝彻底连最后一点遮羞布都被撕碎的时代,是一个几乎所有文人都知道不变革就会等死的时代。

  就是在那么一个氛围中,谭嗣同等人想要变革图强的努力,最后居然沦落到菜市口斩首,用他们的血又一次镇压了国内文人的变革热情。可见传统力量之强大,那些当权者怎么可能放弃到手的权利。

  肖乐天可不想死,别看他想尽办法跟洋人建立关系,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二鬼子,然后又写书刷声望,企图以一个西学大宗师的身份换取某种安全感。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是,只要他敢触动既得利益阶层的权力,哪怕只有一点点,他都会死无葬身之地,就连洋人都救不了他。

  “所以说,大清国现在就如同一个衰弱的病人,虽然刚刚从洪杨之乱里度过危机,躯体开始有所好转,但是也不要忘记病人的身份。所以说,任何大的变革都是不可取的……”

  “在这,我只向王爷献一策,那就是特区……您没有听错,就是搞一个小小的国中之国,我当然不是要造反,我所说的国中之国,是想让大清用最小的代价得到西方列强所拥有的一切……”

  “广东、上海、福建、宁波、还有天津、山东等地,我们完全可以圈出一些地方来,紧靠港口,兴建属于我们大清的工业区。在这里我们可以建设钢厂,铺铁路,建设军工厂甚至还有造船厂……”

  “政治的革新可以慢慢来,但是咱们大清朝必须得有自己的工业基础,别的不用说好歹自己得能造出枪炮来啊,而这一切的一切需要的是我们的重工业基础啊!有了充足的洋枪大炮,我们面对洋人好歹就有了抵挡之力,就算有造反的出现我们也不至于现从洋人手里去买,那可太吃亏了……”

  肖乐天说的很详细也很慢。第一时间更新他渐渐的勾勒出了一个庞大的工业帝国的雏形,中国太大了,正因为他的大所以很难进行全面的改革,但是也正因为他的大让中国有了更多种选择和可能,也多了一个大大战略纵深。

  远的不用说了,中国只要有一两个省能够实现工业化,那么甲午战争时候单凭这两个省的人口、资源就足以和日本抗衡了。当年伊藤博文就曾经说过,甲午战争他的对手只是北洋,只有一个李鸿章,甲午战争其实是日本倾国之力和李鸿章一个人的战争,就这样都已经把日本的经济拖入破产状态了。

  鬼子六和曾国荃都已经听呆了,人才啊这是顶级的人才啊,我们怎么没有想到用这个法子建立工厂呢?早想到这个办法,也就不必在乎那些儒生们喋喋不休了。肖先生说的多好啊,大不了工业区建成了,弄围墙给拦住呗,一般老百姓咱不让他们进去,再派军队好好镇守省的出乱子。

  人为的把危害控制起来,就让有用的商品流入流出,剩下的一切都封锁在里面,这下还有谁能乱嚼舌根呢。

  恭亲王奕?居然兴奋的站起来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他一眼就看出这个计划的可行性了,各方势力对这个计划的抵触一定是最小的,只要稍微努力一定能通过朝会。

  曾国荃也动容了,虽然湘军现在也有几个修械所,甚至能仿造一些洋人的名枪,但是有一点是他们一直无法解决的,那就是工业体系的问题。钢铁厂、大型机械厂、精密零件生产厂……各种各样的工业基础现在大清朝几乎为零,寥寥无几的修械所只不过拿着洋人提供的半成品零件进行组装罢了。

  宝贝啊,这个海外孤客还真是个宝贝,两大势力的代表人物在那一刻眼中都射出了贪婪的目光。

  肖乐天当然知道他们心里都在想什么,他甚至知道曾国荃心中隐藏的造反。另外鬼子六肯定能听懂自己的潜台词,工业特区这种东西不仅仅是能够避免朝堂上的炮火,最关键的是容易掌控啊。

  满清贵族们只要在以上城市派驻最忠诚的八旗军队,他们甚至可以用城墙把工业区给圈起来。这些工业基地将成为满清的自留地,就如同东北的柳条边一样他们绝对会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当肖乐天把他的计划完整的复述一遍之后,天色已然擦黑,整整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王爷!王爷?这酒菜已残,难道您不想再管饭了吗?”肖乐天调侃道。

  这时候恭亲王奕?却正色对肖乐天说道“不知道肖先生是否有兴趣入朝为官?这个工业特区的大计划,本王委任给肖先生如何,从二品的工部侍郎,我想应该不委屈先生大才了,如果工业特区顺利的话,工部尚书的位子,本王也能在这许给先生您……”

  好家伙,奕?这魄力够大的啊,张嘴就是二品高官,可惜只是工部。曾国荃一听鬼子六抛出去的香饵,当时脸上的神色就不对头了,他真没想到奕?居然敢下这么重的本钱。

  不过很遗憾,肖乐天却笑着摇了摇头“王爷疏忽了,您忘了我现在可不是大清的子民啊,如果我当上了二品高官,恐怕朝堂上可是要吵疯了。再说了,我志不在朝堂,再过两个月,在下想在天津投资一处洋行,和外国人做点生意什么的,轻松悠闲还有钱赚的日子才是在下的心愿。”

  鬼子六眼中流露出一丝遗憾,不过紧跟着又说道“身份的事情还不简单,咱们大清还是承认双重国籍的,只要先生您回心转意,我的承诺永远兑现!”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