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34 委屈的虎妞

034 委屈的虎妞

  肖乐天当时脸就苦了,心说我怎么知道百花楼的事情,我又没安排。就在肖乐天诧异的时候,在场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在他们雅间的隔壁,那名叫做老鹰的男人正贴在墙壁上仔细的窃听肖乐天的谈话,每一个字都记在了心中。

  肖乐天身边的几名亲兵都有绿林背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那都是基本功,不过这个叫老鹰的显然比他们实力要高明太多了,居然整个太白楼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存在。

  当天夜间,在北京西城一座低调的大宅子里面,老鹰正跪在地上向主人汇报“九帅,这就是整件事情的详细过程,包括肖乐天他们的密谈,我都记录在案了。”说完呈上一份厚厚的记录。

  那个叫九帅的,并没有看那些文字,好像已经全都知道了一样“你是不是很纳闷啊?为什么我逼迫百花楼非要去顺天府告官?呵呵,你不懂啊,现在的大清朝,只要我出手,那些满人大爷们就没有一个不关注的,给这个年轻人打上点我们的烙印,这也是个善缘了,阿弥陀佛,真是善哉善哉!”

  正说着呢突然从花园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当时老鹰的耳朵就立起来了“是赵管家,他怎么会在这时候来内宅?”结果却换来九帅的摆手。

  “老爷,刚刚恭亲王府送来请柬,邀您明日去府中听戏,说是新收了一个戏班子,让老爷您去挑挑错……”王管家就站在书房外面连们都不敢进。

  屋内一片安静,只有九帅茶碗触碰桌面的声音,足足过了一刻钟九帅才开口了“嗯……你说备多少礼合适啊?”

  “回爷的话,以爷的身份空手登门肯定是不行了,但是收戏班子也没有上礼的规矩,所以送银子肯定不好,最好还是珠宝玉器字画什么的……上月从范镰手里收了一匣子东珠品相很不错,价格也不贵才三万多两银子,送这种礼很是合适……”

  九帅摆了摆手“好了,就是他了,你下去安排吧,鬼子六的面子我怎么也得给啊。”当管家离开之后,老鹰眼里闪过一丝的杀意“九帅,这个老家伙太过分了,您曾经说过书房重地非经传唤不能擅自接近,可是他居然无视王爷的命令……还有,那匣东珠范镰就收了两万五千两白银,这家伙转手贪污了六千两啊……”

  九帅看着老鹰气氛的样子就笑了“哈哈,你也真是痴心,这个姓赵的就是慈禧的手下,跟奕?他们都是一派的,你以为我不知道?真当老子这些年的仗是白打的了……”

  “另外,六千两算个屁,总有一天老子要把这个大清朝的国库都搬回家里来,现在给他们点甜头,不过就是钓鱼的鱼饵罢了。好了,你继续去监视肖乐天吧……”

  老鹰离开了,而他所要监视的目标,现在可没什么秘密供他探察,肖乐天正在后花园调戏自己未来的小媳妇呢。

  “来,小娘子,给大爷我笑一个……哎呦!脾气挺倔啊,我喜欢,那大爷给你笑一个……哈哈哈,终于笑了你可算是笑了……”

  范府的后花园里,已经成了肖乐天的私宅了,也不怪外人嚼舌头,范家的内宅让肖乐天这么一个外人住进来还一住好几个月,不论白天黑夜的虎妞和肖乐天也没个避讳,这哪能不让人说三道四呢?l

  可是肖乐天和虎妞两人居然毫不在乎,半夜凑一起数星星看月亮的那是常有的事儿,甚至连范镰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甚至搬到前院书房睡去了,彻底把后宅留给了这两个人。刚开始下人们还看不惯呢,可是一看人家亲爹都没意见了,下人也就没有什么嚼舌头的兴趣了。

  不过对于那些愿意花钱打探肖乐天秘密的各方探子们来说,肖乐天的一举一动那都是能换成钱的情报,尤其是这种不尊礼法的行为,更是那帮腐儒们极力刺探的目标。

  “好了好了,这都三天了,从来没见你笑过,现在总算是一天乌云都散开了……”肖乐天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端起石桌上的茶壶咕咚咚喝了一大口。第一时间更新

  “肖……肖大哥,你教训那个老翰林,真的是为了我吗?”虎妞的眼神突然变的异常的温柔,带着刚刚的泪花看着肖乐天。

  “那是当然,敢让我家虎妞连哭三天,我就毁他后半辈子。”肖乐天说的异常坚定,他可不是随口糊弄虎妞两句,他说的是真心话,就在现在的大清能够找一个符合肖乐天审美观的女人可是不容易,最关键的是虎妞开朗的性格对了他的脾气了,这种性格在晚清非常罕见。

  不过,在满人群体里倒是还有不少,当时有一个绰号叫做‘满人姑奶奶’说的就是这些大胆、泼辣,比男人还能看,还能操持事的女人们。

  那时候的北京城里,每一个能悠闲的逛茶馆的八旗大爷们,背后都有一个这么能干姑奶奶操持着家,不然就冲他们那纨绔劲,早就上街要饭去了。

  等等,肖乐天脑子一想到满人姑奶奶那个形象,当时从心里钻出来的居然是富庆姐姐富慧的相貌来,会说话的大眼睛冲他一眨一眨的。

  “肖大哥!”虎妞好像鼓足全部勇气突然扑在了他的怀里“肖大哥,你娶了我吧,我当你的房里人……”

  咦!房里人?难道不应该叫夫人或者媳妇吗?小丫头怎么用这么一个词来形容自己啊。不过转头一想肖乐天就明白了,那不是古人对妾室的称呼吗,还有通房大丫头也有这个称呼。第一时间更新

  肖乐天愣住了,他发现好像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弥漫在虎妞的身上。他可不知道,随着自己知名度的逐步提升,虎妞和范镰掌柜的之间也曾经密会了很多次。

  在这对父女的心中,也许在最开始易县城里的时候,还有和肖乐天平起平坐,让虎妞当正房夫人的念头,但是自从肖乐天进京后,一切全都变了。

  “闺女啊,做人就要认命,以前肖先生落难时候,我还真动过把你嫁给他的心思,但是自从入北京后,肖先生可就不是咱们能攀附的起的了。”

  “一个能驱使那么多江湖豪杰的海外孤客,一个能写出《西行漫记》震惊北京城的西学宗师,现在还能设下巧计摧折王老翰林……还有,还有泰陵那一场大火,你以为这里没有肖乐天的影子?”

  “闺女啊,咱家就算有几个钱,但是跟人家肖先生比一比,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闺女你细思量吧,如果你铁了心的非要跟肖先生,恐怕只能做小了。”

  范镰走南闯北一辈子,他对闺女的每一句话都是掏心窝的大实话,虎妞虽然有点叛逆可是她不傻啊,响鼓不用重锤敲当时她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几天虎妞一直在哭泣,一直都是郁郁寡欢的,与其说是王师正的原因其实根子还是肖乐天的原因,当女孩发现自己爱的男人越飞越高的时候,她心中的自卑情结也就愈发严重了。

  肖乐天可算弄明白症结了,他郁闷的直挠头“虎妞啊,虎妞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啊,既然如此我就给你一句实话,你今年还小等后年你十八岁的时候,我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让你当正房大太太好不好……”

  虎妞还没等他说完呢,整个人蹭的从他怀里窜起来了“真的?你没有戏耍我吗?”可是问完了眼睛里的神彩又暗淡了下来“你别骗我了,我一个乡下丫头,还不懂规矩,而且还是天足,当妾都不够格……”说完眼泪又掉下来了。

  肖乐天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抓住她的手“走,见你爹去,我当着他的面正式提亲怎么样?要是需要媒人聘礼,我明天就让庆三爷准备去,这还不行吗?”

  话说到这算是彻底把虎妞心中的疑惑给打消了,幸福都快把她砸蒙了,小姑娘居然知道害臊了,扭头就跑回自己房间里去了。就在肖乐天想追的时候,房顶上三声布谷鸟叫,紧接着一道黑影窜了下来,正是夜巡的王怀远。

  “军师,我刚从王师正家返回,那个老东西跟琏二爷一个下场,中风不起话都说不全了……不过在我回来的路上,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咱们范宅里有一个我不熟悉的人在出没,居然连我都无法锁定……”

  肖乐天一听脸色大变,王怀远和司马云的轻功是护卫里面最好的,都是正经江湖中名门大派的子弟,如果他说范宅里有陌生人那就一定会有。

  “进屋子里来,奶奶的这么快就有人盯上我了?莫非是狗鞑子。”

  “我感觉不太象,满清所笼络的江湖侠客大多是北方人,除了沧州燕子门擅长轻功和藏匿之法,北方绿林实在是没有太出色的轻功大家。另外,就算是满清把咱们给盯住了,就凭设计王师正这件事,鞑子不可能不来抓您啊……”

  就在两人感受诡异气氛的时候,突然前院的管家跑了过来“大喜啊,实在是大喜啊,呜呜呜……”管家都哭出声了。

  “恭亲王府下帖子了,恭亲王府居然下请帖啊!”好家伙,大半夜一嗓子把范宅所有人都给吵醒了,紧接着灯火通明范府居然比白天都亮堂。在这一阵喧哗之中,后花园一处屋脊上突然飞起一只老鹰样的黑影,迅速向北方遁去。

  “保护好肖先生,我去追……”一声大吼王怀远撞破窗棂,纵身上房一溜烟向北方冲了过去。

  “司马云,你去支援王怀远,这里有萧何信跟十三娘保护就够了!”说完肖乐天把上满子弹的左轮手枪给掏出来了“还真当老子是文弱书生了,让我抓住你非亲手打你三个透明窟窿不可……”

  前院的管家一进后花园就吓的跪下来了,他哪成想送喜讯居然洋枪迎接啊“先生别生气,是喜讯啊,是恭亲王府送来请柬了,让您明天过府听戏,王爷家新收了一个戏班子!”

  肖乐天一看管家吓的那个样子,真挺不好意思的赶紧动手扶了起来“管家莫怪,这家伙不是冲你……您跟我说说具体情况,赴这种宴用送礼吗?”

  “哎呦喂,我的肖先生啊,那可是恭亲王啊,皇帝的亲叔叔啊,怎么能空手上门呢,少说也得准备两三万左右的礼,那才拿得出手呢……”

  “放屁!给他三万两银子?我银子又不是大风刮来的,老子就空手上门我看他见不见我……”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