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32 晚清清流

032 晚清清流

  王师正,作为翰林院年龄最大的一员,向来都拿自己当清流领袖而自居,虽然大家只不过是因为他年纪大而应付一下而已,但是他自己不觉得,他还真拿自己当清流中的砥柱了。

  清流,这是中国古代对读书人所组成的在朝野议政团体的总称。他们手里没有太多的钱,也没有兵,但他们却有一张利嘴,这张嘴就是古代社会的舆论导向,是非黑白全在他们的唇齿之间,因为底层民众太相信他们了。

  当时的晚清政府,抛开洋人这个外部因素之外,一共是由三种政治势力所组成。满清贵族集团这是最大的一个,而第二个就是以汉臣为主的地方督抚集团。另一个就是所谓的在野清流了。

  真实的历史上,慈禧就是依靠巧妙的手法平衡这三方势力,才让自己的地位牢不可破至死都掌握着庞大的帝国。第一时间更新不是慈禧有多大的才能,而是因为慈禧已经看透当时的社会结构,用四两拨千斤的巧劲控制了整个帝国。

  对于洋人,那就一个字‘卖’玩了命的卖国,不就是要钱吗,给他们,不就是要地吗偏远荒滩人迹罕至的地方割出去几十万公里也没人心痛。

  但是洪杨之乱后的汉臣由于掌握了庞大的军事力量,却让满清政府越来越头疼了,想打还不敢打,想放任不管又睡不着觉。结果想来想去,少数聪明人把目光投向了清流。

  清流没钱也没权,但是清流有一张利口啊,他们就是传媒就是砖家。这些深谙儒家经典的文人们,可以将道德强行绑架到每一个人身上。你曾国藩想造反?你不怕留下个千古骂名吗?你子孙后代还想不想在圣人门下混了?至于那些墙头草,你们难道不怕背负贰臣的骂名?

  这种思想在肖乐天的眼里当然就是个笑话了,但是在儒家思想牢牢控制人心的年代,一旦让这些道德绑匪给盯上,你不死也得脱层皮。

  结果就是,曾国藩、曾国荃不敢造反,李鸿章甚至连想都不敢想,而张之洞、刘坤一这些人更是大清的忠臣。他们真的是忠臣吗?在他们的一生中难道就没有一次想过推翻这个昏庸无能的帝国吗?

  事实证明,在清流的道德绑架下,势力越来越庞大的汉臣督抚阶层,直到灭亡都没有动造反的念头,甚至连北洋系的武将们也都不敢动造反的心思。比如袁世凯,他规规矩矩当忠臣,直到南方革命党已经闹的半壁江山都不稳了,他这才逼迫皇室退位,而且最后还要给皇族一个优待政策。第一时间更新

  晚清清流之强大,就此可见一斑,这也就是王师正可以在百花楼随便骂肖乐天的原因了,他心里明白的很,自己骂二鬼子朝廷只有鼓励而不会有任何的斥责。但是今天,王师正有点傻眼,因为他已经看见最新的一章奇文。

  “诸位,今天我带给大家一个坏消息……那个沽名钓誉的二鬼子,那个恬不知耻的骗子,他的书居然进宫了!”

  北京南城太白楼,这是王师正老翰林经常和同僚聚会的酒楼。在二楼天字号雅间里,老翰林一脸悲愤向大家报告了一个天塌地陷的坏消息,他们的圣君同治帝就要被歹人给教坏了。

  “无耻啊,实在是无耻,这是犯罪,到底是谁把这等文字送到圣君的面前的,要凌迟处死!堂堂天子如果让这些歪理邪说迷了心智,我等就是千古罪人啊……”老翰林拍桌子哭骂,雅间里的人一个个如丧考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上本,我们联合起来上本参这个二鬼子,让朝廷严惩。如果在座各位还不够的话,我们就联合其他官员,百官轮参他,不把他治罪绝不罢休……”

  “可是这个肖乐天不是咱大清朝的人啊,洋人都承认他的身份了,咱们如果闹大了会不会得罪洋人啊?”

  “哎呀,你怕什么?难道你没有仔细看他的文字吗?这个家伙把洋人的老底,还有丑事都给翻出来了,我就不信洋人不生气……”

  “那就好,既然如此也算我一个……”

  不一会的功夫天字雅间里就已经达成了攻守同盟,十多名老翰林围绕在王师正的身边,群情激昂的准备写一篇奏章好好的参肖乐天一本。在他们的眼里,皇帝可以换,王朝可以兴替但是儒家治国、科考取士的制度绝对不能变。

  就在这群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突然在太白楼的门口怯生生的走来一名二十多岁的大姐,手里还领着一个七八岁挺白净的小男孩。当时那个时代,女人是不可以进茶楼、酒肆、戏园子之类的公共场合的,除非你是风尘女子,要么就是有权有势家的女人来包场子。一般贫寒家的女人可是不敢进这些地方。

  开始掌柜的还以为是落难的女人呢,赶紧让小二去后厨端一碗饭过去,可是没想到这个女人不是要饭的,她居然口口声声要见王翰林。第一时间更新

  “贵掌柜,我就打听一下,翰林院的王师正是不是在你们这里吃饭?在下……在下是来找人的……”女人穿着非常简朴,边角还有补丁,但是从她的眉眼上来看只要稍稍打扮一下,绝对是个美女。

  能在四九城开下一座酒楼,那掌柜的眼力价绝对够毒辣,当时他心中八卦之火就冒起来了,这里面绝对有事儿。

  “这位大姐,您是王翰林什么人啊?就算是通报一下我也得有个称呼啊,要知道我可不能随意打扰客人用餐的。”

  女人幽怨的看了看二楼,好像知道王翰林就在楼上吃饭一样“劳烦贵掌柜了,您就对他说,七年前的故人春十三妹来看他了……”

  就这一句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一楼大堂很快就安静下来了,不光是老掌柜就连那些食客都来神儿了。第一时间更新

  这肯定不是亲戚,如果真的是远方亲戚的话,应该直接找到老翰林的家里去,门房不可能往外轰的。现在直接堵到酒楼里来了,说明这是一个恶客。

  掌柜的见这女人的目光坚定,知道今天这个事儿没法善了,如果不给通禀指不定还得出什么事情呢,赶紧蹬蹬上楼站在天字雅间门口笑声说道“打扰几位爷了,外面有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想要见王老翰林,她还说自己叫春十三妹,说是您七年前的故人……”

  “故人?春十三妹?从没听说过,她是不是认错了啊?”说完房门打开王翰林走了出来,探头往下看了一眼结果摇了摇头“不认识,从来没有见过,她说干什么了吗?”

  还没等掌柜的回来呢,门口那个春十三妹拽着小男孩居然进屋了,只见她冲到大厅正中拉着孩子普通一声跪在地上“快,快给你爹磕头……”听话的小男孩当时咣咣咣的磕起了响头。第一时间更新

  “王师正!你好狠的心,说了纳我为外宅,结果却始乱终弃,让我一个弱女子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日子。现在我已经穷途末路了,孩子我真的养不起了,我不求给我什么,你好歹给这个孩子一口饭吃吧,这可是你的种啊……呜呜呜……“说完伏地大哭。

  “爹……我饿了,我要吃包子……”

  这对母子一开口,整个太白楼就炸锅了,食客们甚至惊的跳了起来,虽说大清读书人风流不算罪过,可是这不要儿子的可太少见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要是闹大了,政敌可以说一参一个准啊。

  “哪里来的刁民,居然敢泼老夫的脏水……”王师正当时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他可真的太冤枉了,老头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是也没有老年痴呆,自己玩过的女人他都记得清楚着呢。

  老翰林气的就想往楼下冲,结果屋子里其他的大臣拦住了他“会之兄万万不可,宦海沉浮这么多年,您还看不出来吗?这是有人栽赃你,污你的清名啊……”王师正有点当局者迷乱,还是其他人一眼看出端倪了。

  “你是何方刁民,居然敢诬陷朝廷命官,你不知道这是杀头的重罪吗?还不速速退下,你们这种拙略的讹诈伎俩,还想瞒过我的法眼,再不走你可就走不了了……”

  那个年代的官威对草民的威压是现代人所不敢想象的,虽然只是翰林这种清贵官,但是依然震慑的大堂十几桌的客人谁都不敢说话了。第一时间更新这时候王师正也缓过神来了,仔细想了想记忆中还真没有这个女人,这下底气立刻就足了。

  “拿着我的帖子,去顺天府让他们赶紧派人来!反了,真是反了……”也许是王老翰林要报官的话刺激到了那个女人,她突然狠了狠心骂道。

  “王师正,算我看错你了,想当年你花言巧语给我赎身,说要买宅院养我一辈子。我这才把这个孩子给你生了下来,可是没想到你回了京城就把我给丢一边去了。你怎么能连儿子都不要啊……”

  说到这里,春十三妹也顾不得许多了,她站起身来指着楼上的王师正破口大骂“你个缺德带冒烟的,既然你如此无情,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了……你说我是骗子?那我问你,你的左大腿根内侧,是不是有一颗黑痣?你后心口的位置还有一个酒盅大小的胎记,还有你睡觉只要平躺就肯定打呼噜,我说的对不对……”

  那一刻就好像一个炸雷平地响起了一样,整个太白楼全疯了,就连偷窥的后厨大师傅都把炒勺给丢到地上了。这女人说话如此有底气,模仿她是真的?

  王师正就如同见了鬼一样,伸手指着那名女子浑身颤抖都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了“你你你……你是人还是鬼……”这句话更象是冷水泼入了油锅内太白楼彻底沸腾了。

  “会之兄!她说的都是真的?哎呀,你怎么如此糊涂,来人啊快把那个女人带到雅间里面来……”说话间这群翰林手下的随从们,一窝蜂的冲了下去当时就想抢人。可是没想到却吓到了那个小男孩。

  “呜呜呜……我怕,我不要父亲了,你们别抓我,我不要吃包子了……”小男孩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啊,坐在地上蹬着腿的哭闹啊。而春十三妹跪在地上抱着孩子拼命的求饶。

  “老少爷们,父老乡亲啊,救救我们娘俩吧,我们不想死啊,给我们一条活路吧,呜呜呜……”

  王师正当时眼睛一黑差一点就昏过去了,他心说这个女人太歹毒了,我什么时候说要你命了,你这不是成心给我抹屎吗。

  不过所有人都不知道,就在二楼甲字号房的窗棂上,一块窗纸已经被抠破了,露出了一个黑色的镜头,这时候的大清国根本就没有几个人认识这东西就叫照相机。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31.html